做廣播電話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九日】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大家好!

利用這個機會,我想要跟大家分享我一年多來做廣播電話的體會;首先談一下我在推動廣播電話上的心路歷程。一年多前,有一次在電話組的會議上,大家在談論電話在講清真相中所起到的作用後,主持人提到花蓮地區還沒有同修開始做廣播電話。我記得好像是隔天,跟我一直合作打迫害案例的同修正好到我家,我們就對這件事進行了交流,覺的很慚愧沒有做好,正好那時候有同修發過來的電子郵件就有電話方案,方案的介紹內容很觸動我。我們認為電話是一項很好的工具,可以大面積向大陸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因此我們應該要讓更多的同修知道有這項法器。我就跟同修說我們來申請,並且也要推動。就這樣我們踏上了推動電話項目的路,完全是自發性的。

在我們一開始推動過程中,就遇到了很大的障礙,舊勢力的干擾很大。不過我們兩個人一直以正念對待,我們總是互相鼓勵對方,我們認為這肯定是一個非常好的救度眾生的法器,我們應該排除干擾,所以我們絕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們互相說:舊勢力越是阻擋,我們就越要推動,更要把這項工具介紹給更多同修,讓更多的同修有機會完成救度大量眾生的大願。

在這一段推動的路上,對我的心性考驗非常的大。舉個例子;有一回有一位同修傳話說有幾位同修說我講話很強勢,造成別人的壓力,甚至害怕接我的電話。當我一聽到這些話時真的很難過、很受挫折,當時突然有一念在我腦海中閃過「我不要再推動了,我為甚麼要這麼累呢?我不是擅長講話的人,我不適合這份工作」那一念起時,我自己都感到很洩氣。那一關我真的沒過好,不過,很快的,師父的許多法就不斷的在我腦海中湧出。我警覺到那一念不對,師父在《轉法輪》裏說了:「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每當學到這段法時,沒有實際碰到也不會有甚麼特別感受,但真的刺激到心靈時的那一刻,要做到不動心,還真的是不簡單,這也才真正的了解自己的心性還得要多多的提升!

感謝師父的慈悲點化,經過這一次心性的考驗,沒過好的關,下一回我相信會過的好一點。也很感謝花蓮同修幫助我提高心性,讓我看到了許多不足的地方,否則我還不知道要到甚麼時候才能看到自己隱藏在內心深處的許多執著心呢。師父在《轉法輪》裏說:「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我想師父是看到了我有很多的執著放不下,為了提高我的心性,才會設這個關讓我過。我想通了,我的心也就很快的放下了。

就在那天晚上我一通一通電話打給同修,電話一接通我就跟同修說:先跟你說一聲對不起。當然接到電話的同修都很訝異,都問我為甚麼這麼說?我大概是這樣說的;我聽到有同修說我講話很強勢,造成別人的壓力,我因為是第一次推動一個方案,可能因為我比較急,如果我講話造成你們的壓力,真的很抱歉,我向你們道歉,希望你們不要介意。經過我誠意的跟同修說明,跟同修之間的矛盾自然很快的就化解了,並且本來對我有意見的同修也願意跟我談他們的想法以及提供他們的意見。師父在《洪吟(二)》〈斷〉裏說:「修不難 心難去」,這件事讓我體會到要放下怕丟面子的執著心,真的一點都不難,在修煉人面前,面子一文不值,只要放的下這顆心就會體驗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界!

現在,當我再碰到許多矛盾、挫折的時候,我的心情已不再這麼容易波動了。做證實法工作做的不順時,我也不會再將其歸咎於是同修的不配合,而是選擇面對自己的內心世界,是不是自己有哪裏做得不足的地方?並且努力用正念去對待每一次出現的問題。我從法理上清楚的知道,這都是放下不同的執著,去掉人心的好機會。我不再輕易的把提高自己心性的大好機會往外推了。

我參與電話的撥打已有一年多了,在這段時間裏,感觸特別深的是撥打電話的效果跟自己的修煉狀態,跟發正念之間緊密的關係。

我想只要有些用心關注電話的同修都會發覺,只要修煉狀態好、發正念狀態好的時候,撥打的效果都會很好。舉個印象最深刻的例子:一個電話新功能剛推出兩天時,有一位同修打電話給我說她那裏有好多聽眾反應,她說這功能設的真好,並且問我這邊撥打的情況如何?我告訴她我這裏都沒按鍵的,她說怎麼可能,應該有很多反饋才對啊!當時我心裏感到很慚愧。第二天一想到我就發正念,結果呢,第二天居然有六個有反饋的。

師父在許多經文中都一再的提到要重視發正念,師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裏面有一段話說:「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說實在的,以前我就從來都沒感受到正念的威力有多麼的強大,而電話表現出來的超常效果,讓我真正的體驗到了正念的威力,這也讓以前對發正念都沒特別感受到甚麼效果的我,有了新的認識,那當然就開始真正重視發正念了。不過呢,修煉狀態不好的時候,發正念過程中就經常會走神,撥打的效果也就跟著不好。師父在〈排除干擾〉中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從這裏我意識到了只有法學的好,自己修的好,才能做好證實法工作,才能救度更多眾生,法要是學不好,法的威力就不會體現出來,正念就不會強。認識到這以後,我開始督促自己不管多忙都要多學法多學法。

另外,偶然間我也發現,學法越專注、時間越長,電話的撥打效果就越好,反饋的多,聽完的比例也高,而學法的時間少,電話的撥打效果也會跟著成比例的降低。那為甚麼電話的撥打效果會充份的反映出個人的修煉狀態呢?初期注意到這種情況時讓我非常驚訝!以前常看明慧網上文章談到一些神奇現象時,因為不是自己切身的感受,所以也沒甚麼特別的感覺。而電話體現出來的神奇現象,這一下可就讓我親身的見證了大法的威力。我自認不是大根器之人,這明明白白的顯現在我眼前的現象確實增加了我許多的正念以及煉功的信心。

從電話的撥打效果完完全全的反映出了我們個人的修煉狀態上,恰恰的說明了所有的物質都是有生命的。從這裏我相信這些為證實法而工作的工具必然也都會為能參與救度更多眾生而感到幸運。也因此它們總是那麼貼切的提醒著我要多學法、多發正念,才能做好證實法的工作,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現在我那裏有四台電話在同時撥打,每天看著好幾百個大陸眾生從那兒發出的訊息聽到真相,我就感到很欣慰,也很榮幸能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是的,我們都不承認舊勢力的這場安排,但也因為這場迫害之邪惡、手段之殘忍,使得我們必須大量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而我能有這樣的機會在證實法中、在揭露邪惡中體現出了我們大法弟子的偉大、慈悲。這不是感到很榮幸嗎?

電話除了廣播真相外還有其它許多特點,它可以突破邪惡的層層嚴密封鎖,把訊息快速的傳遞到對岸的電話中,同時設有反饋渠道,它也可以把《九評》廣播頻道廣泛的傳達給大陸眾生,讓更多的人能收聽到《九評》。師父在經文《濟世》中說:「廣傳九評邪黨退」,可見《九評》的真實是邪惡最為害怕的,《九評》的威力是可以解體中共惡黨的。目前大陸人口多達十三億,據統計顯示,目前大陸上使用市話及手機的數量約有接近八億,透過電話大面積的電話廣播,就可達到傳遞《九評》及主動回撥電話為大陸眾生退黨的作用了。

電話大面積的覆蓋,可以遍及鄉村每一個角落,只要有電話的地方都可以到達,而且機動性強,可以在很短的時間針對特定的地區快速的大面積撥打。舉個例子:電話可以針對迫害案例嚴重的周邊地區大面積廣播。我們知道邪惡迫害大陸同修都是在陰暗裏幹,它就是怕惡行曝光,一旦把邪惡的罪行在附近鄰居全面傳開,就可以起到窒息邪惡的作用,就有可能救了同修。前一陣子明慧網就登了有多位被關押的同修因為國外的大量撥打電話而被放出來的例子。

最近明慧網報導了幾篇電話廣播起到很好效果的文章。大陸眾生在同一個地區很多人同時都聽到了廣播電話後,大都會互相的傳遞訊息,雖然大部份人並沒有立刻退出黨團組織,但真相的傳遞會越多越廣泛,起到的一種連鎖反應,讓邪惡的暴行全面傳開,讓退黨訊息全面鋪開,這就是中共最為恐懼的了。

中共連活體摘取器官這樣的邪惡都能做出來,還有甚麼做不出來的?中共一天不解體,迫害一天都不會停止,但要中共解體就唯有退黨大潮了。電話在揭露邪惡、廣傳《九評》勸退黨上發揮了巨大的作用,讓中共惡黨非常害怕,甚至要求下邊說:對法輪功打來的電話不要接聽,具體電話內容是甚麼卻不敢提,這就足以表明它們對電話講真相的恐懼,而電話的大面積撥打就更讓邪惡膽寒了。

師父在《在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裏說:「學員的每一個電話都使它們震驚的睡不著覺──怕。」而今天一台電話一天就能撥打出幾百通電話,那就讓邪惡更睡不著覺了,那我們還有甚麼好猶豫的呢?如果現在就有一萬台電話同時向大陸廣播,據估計,一個月大約可以撥通八千萬個以上電話號碼,一年就是九億六千萬通以上的電話號碼,這是多麼龐大的一個數量,會有多少眾生可能透過電話反饋退出共產黨。那麼電話的威力就可以發揮到最大了。

(二零零六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