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懵懂到清醒──我們家的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29日】我在1999年初得法,我的太太在同年9月21日台灣大地震那天得法。得法後我們僅是在家自修,在生活上儘量要求自己符合「真、善、忍」的標準去實踐而已。那時對大法的理解只是覺得師父說得都是有道理的,「真善忍」本來就是對的,但是對於「修煉」並沒有嚴肅的認識。

雖然我們夫妻都得法了,但是在台灣安逸的條件下,每天我們依然照著以往的習慣作息,閒時就看看書,忙於人世間物質享受的事;有時我還會和我周遭的人相比,那時我覺得我在很多觀念及個人的心性上,已經是比一般人要好的很多了,所以對於師父所要求的修煉人心性的標準,還僅是止於了解而已!現在想想當時自己的認識真是坐井觀天,膚淺得很。直到2000年的年底我們因為一個機會去了北京天安門,這整個狀況才有了180度的大轉變!

在天安門廣場上,我親眼見到了大法弟子正氣凜然的站在天安門上,一句句「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的吶喊,劃破了嚴寒的北京,也震碎了我的自以為是。站在廣場邊,我和我的太太四目相望,忍不住內心的澎湃洶湧,證實真理的想法在腦中起伏不定,面對這一刻我該怎麼做?一剎那熱淚在我的眼眶裏打轉,恐懼與擔心佔據了我的腦中,在一番內心掙扎後,我用弱小而又顫抖的聲音喊出了我的決定-「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啊」。沉默取代了我與妻子之間的對話,在巨大又無形的壓力下我離開了天安門,我決定回來台灣做好一個在海外的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事。

師父在講法中不只一次的提到多看書、多學法的重要,於是我就著工作之便,只要在車上就聽師父講法,每天工作完回家後,我們常利用晚餐時間一同分享這一天中對法的體會與洪法的心得。然後一同學法後上網講真相,才會去休息。在這樣的一個過程裏,我們覺得對法理的認識與個人在心性上的提升是非常快速的,連帶的也影響了我們的兩個孩子,全家人溶於法中,「真、善、忍」成了我們對每一件事情的衡量標準。

我的大女兒在幼稚園大班時就跟著我在車上聽師父的講法,我常會用淺白的方式讓她了解甚麼是「真善忍」,有一天在接送她放學的時候她用童稚的聲音跟我說:「我今天在學校裏幫老師的忙做到了一個善,我沒有和小朋友打架做到了一個忍。」我對她的話感到驚訝,後來我們父女的對話常在這樣的交談中快樂的結束。那時我總覺得如果她能夠快點認字學法那就太好了,所以當她上了一年級我們就開始試著讓她他讀《轉法輪》,雖然那時還沒有注音版,但是她竟然都可以念出大部份的字,這又讓我們對大法展現給我們的神奇感到驚喜。

我的母親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在家居士,雖然我們很早就跟她說了大法,也買了講法錄音帶給她聽,但是她一直都還是堅持在她的法門中修煉,沒能走進大法裏,因為母親沒讀過書不認識字,所以有的時候她會希望我們能念一些佛教故事給她聽,有一次我們去參加洪法活動,因為覺得孩子太小不適合去所以請她代為照顧,等到我們回來接女兒的時候,卻看到女兒扁著嘴不說話,問她怎麼了她也不說,直到後來我們帶她到房裏她才哭了出來,她說:「當你們出去後奶奶就一直要我念佛經給她聽,可是我不願意,我跟奶奶說要念書可以,但是要念《轉法輪》,奶奶說都是佛教的有甚麼不一樣?奶奶說的話要聽,可是這是不對的呀!」接著她又說:「我記得師父不是說不能兩個法門嗎?」我對於她懂得考慮別人的感受,又不願違背師父說的話而動容,也對大法在她的心中紮下了根感到高興。

以前還沒學大法前我總會設想要如何教育孩子,常會對社會新聞裏的人倫悲劇而感到憂心,但是當我們將「真善忍」作為我們全家對待事情的唯一標準之後,我們不再擔心這些問題,我們的認識變得非常簡單,遇到矛盾了先用大法來衡量一下就會知道對錯,雖然時不時的還會有矛盾出現,但是每一天我們是如此的快樂,對生命的感受是如此的美好!而這全部都是大法所給予我們的。

隨著師父指導弟子修煉的新經文一篇篇的發表,我們越來越能體會「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深刻內涵。於是我們決定利用我們身邊所能運用的方法來講清真相,剛開始時我們邀請學有專長的同修來公司的早會中演講,在演講的內容中說明大法真相,我們也邀請我們的同事和朋友到家裏來觀看師父的九天講法錄影帶,順便讓他們了解中共惡黨自導自演的所謂「天安門自焚」疑案的錄影證據;在九天後這些朋友一一改變了他們對大法的態度,有些對他們的親朋好友宣揚起大法的「正」與「好」,更好的是現在他們之中有幾位也開始主動的學法,這些轉變看在我們的眼中真是為他們高興。

我們有一位從事旅行業的好朋友,自我們得法後就常常利用機會向她說明大法真相,因為她常常帶團往返中國大陸旅遊,所以總是對大陸抱持著美好的憧憬,對大法在大陸所遭受的迫害十分冷漠而且不以為然。雖然如此,我們還是盡可能的提供她真相資料,送她《轉法輪》,定期寄送大紀元時報給她看。前年她當上了桃園縣旅行業同業公會的監事,並負責策劃整個桃園縣旅行業的年度活動,她很熱心的邀請我們去參加旅行業的年度尾牙,我們體會到這是一個寶貴的機會,台灣與大陸的交流越來越頻繁,讓旅行業的業者明白大法真相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我們決定去和這位朋友要求在宴會中分發大法資料,在交談中她以「會議中規定只有合作廠商才能派送資料,你們不是合作廠商所以不能在會場內派送資料」來回絕我們,這時我突然想起了一個念頭就跟她說:「那只要不在場內發送就可以了吧?」,她停了一下,回答我:「場外我管不著!」於是我和太太商量好,一家四口準備好真相資料去參加這次的尾牙。

在舉行尾牙的這一天桃園縣許多從事旅行業的人都來到了會場,朋友告訴我以往辦這樣的活動來的人都不多,頂多開個1~20桌,今天卻開了50幾桌,她真是非常的驚訝,但是在我們的心底卻非常的明白這是甚麼原因。

在漫長的等待中,原訂晚上9:30結束的活動一直延到了10:00才結束,奇怪的是沒有多少人提前離席,我們趕緊帶著兩個孩子到大門外等待著,這一天天氣很寒冷,天空中下著雨,但我卻看著孩子拿著真相資料,笑嘻嘻的發送到每一位經過他們面前的人的手中,有些人沒拿到資料他們還追著遞給他們,一個也沒落下,絲毫沒有被這樣的天氣所影響,有個人帶著全家四口走過我的面前,又回過頭來問我:「為甚麼我在美國看到你們,在歐洲也看到你們,你們到底要做甚麼?」我看著他手中拿著的資料,跟他說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敘述了中共惡黨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所用的殘酷迫害手段,他動容了,臨走時他告訴我:「你們加油!」

我的弟弟是一位專業的錄音師,他的女朋友是唱片公司的宣傳,當他們說要結婚的時候,我們全家人都很高興,不過我們的高興是又有一個好機會可以講真相了,在結婚當天他們邀請了和他們在工作上有往來的朋友來參加,演藝界中包括一些名流都到了現場來為他們祝賀,我們則利用在送客的時候將真相資料一一的送到了所有來賓的手上。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談到「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在我們證實法的過程裏,師父的這句話對我們的啟發很大,我和我的太太在共同處理很多事情的時候,我會的剛好就是她不會的,而她所擅長的卻又是我做的不太好的,在交流中我們常常發現當我們對一件事情的認識不同起了矛盾的時候,往往這件事就沒法做的好,當我們不去思考誰對誰錯,只就這件事怎麼做最合適而去討論的時候,往往就會很快找到最好的方法,這樣的簡單思考印證在我們證實法的每一件事情上。

從得法到現在,從我們對修煉的漫不經心到能夠清醒的對待,內心已經沒有了情緒上的感激,而是對自己的生命意義從懵懂到返本歸真後清醒的認識,在修煉前我不知道自己的思想中有那麼多不好的思想,我還覺得自己所思考的就是自己真正的想法,但是在修煉與證實法的過程中我們見證了大法的洪大與自己的渺小,也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未來。雖然有時候思想中還會跳出不好的念頭,雖然兩個孩子時不時的還會為了一點小事起矛盾,但是在「真善忍」的標準下,我們可以很容易的分辨那些是不好的念頭,可以在互相的提醒與向內找中去掉它,生命中還有甚麼事比讓自己的生命清醒還要好的事呢?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5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