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七十才開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29日】

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七十三歲,得法已經四年多了,得法後我發現這個功法實在太好了,所以一直要求自己保持精進的狀態。有人說人生七十古來稀,我說人生七十才開始。雖然我年紀大,可是師父交代的三件事樣樣不落人後,有同修認為以我這把年紀能做到這樣很不容易,就叫我把自己修煉過程講出來,希望能對同修會有一些促進的作用。聽了同修的話以後,回想自己的修煉過程,以我這個年齡來說,能走得過來真的是很不容易。當然這都是大法的威力所起的作用,相信不管年齡有多大,只要正念正行任何人都可以做得到的。以下是我修煉的一些過程與體會,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首先談一談學法。師父要我們學法、學法、再學法,因此我知道學法很主要不能不重視,何況我們由美好的世界掉到骯髒的地方,只有同化法才能回去美好的世界,因此我都儘量抓緊一切時間學法。剛得法時,我每天都保持看三、四講《轉法輪》,其中有一天還一口氣把九講《轉法輪》全部看完。看完整本《轉法輪》以後,不但不會覺得累,反而感覺很輕鬆、很舒服。

早上往返煉功點的路上,我都是在背《論語》或《洪吟》。煉完功回來,為了避免吃完早餐看書容易打瞌睡,我都是先看完一講《轉法輪》,然後才開始吃早餐。最近因為參與網路講真相的工作,時間沒有那麼充裕,不過我要求自己每天至少要看兩講《轉法輪》,有空時就看新經文或師父各地的講法。

我認為學法的姿勢很重要,為避免走神,在學法時我大部份都是盤著腿,不是單盤就是雙盤。有時候學法會困,當發現自己有這個狀態時我馬上就否定它,並且堅定的告訴它:「你不是我,要困你自己去困,我要學法,你不要干擾我。」往往這樣就能突破睡魔的干擾了。

有一次先生要去參加三天兩夜的團體遊覽,叫我陪他去。那時我產生的第一個念頭是:我陪你去遊覽,那這幾天我不是就不能學法了嗎?可是轉念又想:得法後,我幾乎沒有陪他出去玩過,大法弟子要為別人著想不能太自私,所以只好答應了。在這一段時間,我一上遊覽車就抓緊時間學法,他們在車上大聲的唱歌、講話,我幾乎完全不受影響。兩、三天下來,我竟然也看了五講的《轉法輪》。感覺真的就像《洪吟﹒道中》所說的「視而不見──不迷不惑。聽而不聞──難亂其心。」的狀態。

接著我再說一說煉功。煉功時,我都儘量把自己的姿勢做正確,再怎麼累也要求自己絕對不能打瞌睡、不能破壞法。有的大法弟子很忙,睡覺的時間很少,因此一閉上眼睛就容易想打瞌睡。我認為煉功除了改變本體之外,也是在洪法、救度眾生,所以不管怎麼累怎麼困,也應該要儘量做得更好一些才好。有一回,在曼哈頓煉功洪法時,有一個小孩子一直吵著要跟我們一起煉功,他家人叫他走他也不願意離開。我想是因為當時我們煉功時讓人感覺很祥和、很舒服,所以常人看了就會想要學、想要跟著煉。

關於發正念我也講一下。我發正念時,雖然沒有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可是我知道發正念是在救度眾生,如果正念發不好就會使有許多眾生得不到救度,所以我發正念時都要求自己心裏要儘量保持平靜,不能受任何事情的干擾。上次去馬來西亞時,有一位當地的學員說他發正念會打瞌睡,我告訴他這應該是沒有認識到發正念的重要才會這樣,只要能認識到發正念在正法中所起的作用,相信一定可以改善這種狀態的。有一位開天目的同修說他有一次看到發正念打瞌睡的學員的蓮花合起來,然後一片一片的掉下來了。我認為正念發不好,不但邪惡沒有鏟除,也會影響自己修煉的層次。

接下來談一談我講真相與洪法的過程。我長期在故宮博物院洪法、煉功,夏天時中午大太陽底下煉功很熱很熱,可是故宮又指定我們要在一個固定的地方煉功,那裏沒有任何的遮掩,直接在太陽下燒烤著,要是換成常人可能一刻都呆不住,可是那裏經常有許多可貴的中國人來來往往,所以為了救度眾生、為了證實法,我們不能收拾行李回家去。那時我經常在心裏默背 (《精進要旨(二)•位置》):「一個修煉的人所經歷的考驗是常人無法承受的,所以在歷史上能修成圓滿的才寥寥無幾。人就是人,關鍵時刻是很難放下人的觀念的,但卻總要找一些藉口來說服自己。然而一個偉大的修煉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驗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為在能否圓滿的考驗中走過來的大法修煉者祝賀。你們生命不滅的永遠以至未來所在的層次,那是你們自己開創的,威德是你們自己修出來的。精進吧,這是最偉大,最殊勝的。」有的時候我也會背(《洪吟(二)•正念正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在大法的引導下,我堅定的走過來了。

除了在台灣參與洪法、講清真相之外,我也曾經到曼哈頓、芝加哥、華盛頓DC、馬來西亞及香港等地參加正法活動,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我想要去美國曼哈頓參加反酷刑展,可是當我報名時已經額滿了,我就想雖然不能參加反酷刑展,但也可以去發傳單或參加其它活動,同樣也是證實法,所以不能不去。到了曼哈頓以後,台灣有兩位報名參加反酷刑展的同修沒有來,我和另一位同修就去遞補了。這一件事證明了只要我們正念足,師父都會有安排的。

參加反酷刑展期間,我一直在默背《論語》。那時曼哈頓的天氣時好時壞,而且前後的溫差也很大。有一天太陽好大,但我卻沒有任何熾熱的感覺。另外有一天,下著傾盆大雨加上寒風刺骨,我也都堅持了下來。事後聽同修說,那時候有很多人來圍觀,有一個美國小孩看到我扮演大陸學員受中共酷刑迫害的情景以後還傷心的說:「不要這樣,她好可憐,怎麼不放她出來呢?」

無論在國內、國外,我發的傳單或資料大部份的常人都會拿,我想主要是我都是笑瞇瞇的而且保持有禮貌的態度。比如遇到外國人我會說: 「Good Morning」或「Thank You」,遇到中國人就說 「您好」或「謝謝」。雖然很簡單的幾句問候語,但是只要我們能釋出善意,就會讓人感受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慈悲心。記得有一回在曼哈頓時,有一位同修說他發傳單的效果不好,另一位同修就叫他臉色要保持好看一些,常人才會願意接受我們派發的傳單。正如那一位同修所說的,我們面對常人時是應該注意自己的表情和態度,才會得到好的效果。當然有時候也會遇到有些人不拿傳單,碰到這種情況時,我都會先找一找自己有甚麼不足或須要改進的地方,接著再發正念鏟除邪惡的干擾,然後漸漸的又有許多人願意拿傳單了。

還有一次在香港時,當地的同修叫我和另一位台灣學員負責發正念鏟除干擾,讓其他的同修發傳單、講真相。後來發傳單的同修告訴我們,因為我們在那裏發正念,使他們發傳單的效果特別的好。這一件事使我認識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整體如果能配合好、協調好,威力就會很強大。

我現在也利用電腦證實法,我是憑著自己對大法的正信和救度眾生的願望,從搞不清楚滑鼠左右鍵到現在能上網講真相、救度眾生。我的電腦也安裝了自動講真相的工具,負責安裝電腦的同修說,他都是先去會電腦的學員家安裝好了以後,再來像我這種不太懂電腦的學員家安裝,他認為這樣比較不會浪費時間。可是後來他發現這種作法不一定對,他說雖然我不太懂電腦,可是想證實法的那顆心很堅定,因此到我家安裝反而覺得特別順利。在電腦運作的過程中,如果發現螢幕顯示來了解真相的人很少時,我會先查找自己心性上的不足,然後發正念鏟除電腦背後干擾證實法的一切邪惡因素,這樣做了以後,來了解真相的人就又多起來了。

除了參與正法活動外,平時我也充份利用各種機會洪法、講真相。有一次要去台北洪法,在搭公車時司機口氣很不友善的對我說:「你怎麼可以買半票呢?」說完後要求我拿身份證給他看,我拿給他看了以後,他說:「啊!你有這個年紀了,真的看不出來。」我就告訴他,我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會越煉越年輕。接著把洪法書籤拿給他,並且告訴他如果他想要進一步了解法輪功,書籤背後有網址,可以自己上網去看,他很高興的把書籤接了過去。我坐公車時經常遇到這種情況,我不但不會覺得煩,反而認為這是洪法的好機會。

我沒有上班,除了參加活動或到煉功點煉功之外,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呆在家裏。一天這麼長的時間很容易鬆懈,浪費許多時間而不自知,所以我覺得有充裕的時間,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否則有時候多睡一點,電話多講一會兒,電視多看一下,一天很快就浪費掉了。而這一刻值千金、值萬金,失去就永遠失去了,以後想要後悔也來不及了。

經常有同修說我看起來很年輕、修煉的很好,或者說我很精進等等,當聽到這一類讚揚的話時,我就警惕自己:任何讚揚都是考驗,同修的鼓勵只能作為自己更加精進的動力,不能生出任何歡喜心。因此人家越說我好,我就要求自己要越精進越抓緊時間學法、講真相,如此才能避免自己鬆懈下來或產生求安逸之心。

以上是我的修煉心得,這篇心得講來講去好像都是在說自己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精進,其實我也有許多不足和常人心沒有去,只是寫這篇發言稿的目地是希望與同修共同促進、共同提高,所以不知不覺就都寫自己好的一面,不好的一面就沒有寫了,可是畢竟是還在修煉中的人,怎麼能無過呢?

最後以師父在《越最後越精進》中的一段經文,與同修共勉:

「其實大家想一想,過去的修煉人要耗盡一生才能走完的路中都不敢怠慢一刻,而要成就大法所度生命之果位的大法弟子修煉中又有最方便的修煉法門,在這種證實法修煉最偉大的榮耀瞬間即逝的暫短修煉時間內怎麼能不更精進呢?」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2005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