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的心得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日】

師尊好!大家好!

得法

我今年37歲,得法六年多,1999年7月24日在書店讀到《轉法輪》後得法。得法前尋覓正法修煉法門一年多,但遍尋不著,找了很多法門,都覺得徒具形式,記得當時曾在心中吶喊著:為甚麼正法法門這麼的難尋?那一段時間真是如同行屍走肉般非常痛苦!終於,我在書店看到了《轉法輪》,當我讀到第一講中:「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頓時,心中一陣狂喜:就是這個,我找到了。此時,一股暖流從頭頂進來,通透全身!繼續讀下去,心中真是欣喜連連,這就是我要找的,這就是我要的。就這樣開始了我的大法修煉之路。

跌倒了爬起來

約在2002年5月以後,因為自己沒有體認到舊勢力的干擾,沒有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慢慢的常人工作開始忙了,它一點一點的滲透進來,自己完全沒有意識到,學法也因為忙而沒有保持穩定,學法少了,正念當然也少了,講真相變得被動了,學法組開始沒去,少了清洗自己的機會,就這樣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承認了它用忙框住你,讓你忙,讓你沒有時間出來證實法,而名利心及爭鬥心沒去也被舊勢力鑽空子放大了,有了想出人頭地的心。當看到師尊說「可貴的中國人」時,邪悟了,感覺不太重視台灣學員而有點喪氣,殊不知這是對師尊非常非常的不敬,想「得」的心沒有去。

我沒去學法組,也沒跟同修交流,甚至以為了博士班口試要有實務經驗為藉口而玩起股票,根本就不是修煉人了。但是,在這麼退回到常人的狀況下,師尊還是沒有放棄我,還是一直在點化我,這期間就是會有人來問我法輪功的真相,我雖仍能講清真相,但其實只是常人在維護大法而已。

終於有一天我問自己,我還是修煉人嗎?我是要來當常人還是要來修煉的?此時師尊《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剛好出來,當讀到「可是,也有許多學員,對不起自己」,這段經文就像一記重錘,重重的錘向了我的心,突然間感覺到衝開了一團迷霧,頓時清醒了,這一年多來自己是在幹甚麼?心中非常的慚愧、悔恨與難過,但是我感恩的是:師尊並沒有因為我邪悟而放棄我。師尊在《精進要旨﹒驚醒》中提到「人要想被高級生命重視,那就修!也成為高級生命!」我終於悟到就是自己想要得的心太重了,一直想從大法中得到,卻沒有問問自己修得好嗎?做得好嗎?修得這麼不足還想要「得」,這顆心真是醜陋啊!心中慚愧萬分!慚愧與悔恨交織著;但想到師尊說:「我不喜歡你們自責,一點用都沒有。我還是那句話,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就這樣去掉自己的執著,並且發正念排除干擾,我絕對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絕不讓舊勢力框住我,我就是要證實法。就動了這樣一念,周圍的環境開始變化,常人工作不再那麼忙了,而且師尊開始開啟我的智慧,原本要三天才能做好的常人工作,一天就可以完成了,我體悟到:甚麼是時間的限制?開啟你的智慧就可以突破時間的限制!

講真相救眾生

由於得法之初也是迫害初始之時,一般台灣同胞也不太明白真相,我說我煉法輪功時,他們往往投以異樣的眼光,更由於之前修的法門讓我很失望的離開,朋友及家人會善意的擔心,但我告訴他們,法輪功不一樣,況且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豈有不更謹慎的道理,法輪功修的是「真善忍」,是如何如何……就這樣一點一滴的開始講起真相來!

有一次原本想找同修一起出去講真相,但轉念想到師尊在《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中說:「不要等,不要靠」,是啊,為甚麼要等有同修一起才能去講真相呢?我自己不能去嗎?就這樣下班後一個人拿著材料到捷運站去發資料講真相。開始時人的觀念很重,心裏會先想這個人會不會接受。後來有個打扮很時髦的小姐走過來,心想她或許比較重物質,可能不會關心法輪功被迫害的事,但當我告訴她法輪功在大陸被迫害時,她聽了也拿了材料,我看到她聚精會神看材料時眼神中的那股善,讓我一驚,我錯了,是我錯誤的分別心,是我錯誤的先入為主的觀念,師尊讓我發現了自己的常人心,讓我明瞭絕不可因自己的觀念而障礙了眾生明白真相的路,我們就是告訴眾生真相,而他動甚麼念,那就是他自己的選擇。

將一年多這段跌倒的過程當作自己更加精進的動力,我從新走了出來,積極做好三件事,講清真相方面,從網路小組到電話組,到去香港講真相,到國外參加法會及證實法活動,積極參與,打電話過程中,從一開始克服怕心,從用常人心斥責惡人到後來就是想要救這個生命,制止行惡也是在救這個生命及救度眾生,後來終於深深體會到就是要用慈悲與正念講電話,至此不管甚麼時候拿起電話來再也不會害怕,心態穩定的想要救度這個生命時,話語自然源源而生!

一次到香港講真相讓我印象很深:那次一群中國人搭遊覽車在車上等著開車,我跟同修們在車外舉著真相展板,那些可貴的中國人在車上聚精會神的看著展板。就在此時,一輛小巴剛好要進停車場來,小巴前座坐著駕駛及車長,因為我擋到了他們的路線,兩個人面無表情比著手勢要我讓開。我一想不知道看著展板的中國人看完了嗎?我側頭探了探看,他們正一群人聚精會神的圍著看呢。我不能讓,這是他們的重要時刻,而且後面也沒有其它車輛,於是我轉過頭來對著小巴車長及駕駛他們兩人一笑,結果我笑了,他們兩個人也笑了,就這樣他們也一起靜靜的陪著車上的人看完展板,車上的人看完展板後眼神充滿感謝並對我們點頭致意。

遊覽車離去後,我再次對著小巴的駕駛及車長點頭微笑感謝他們,他們也對著我微笑的開著車離開,我的心中很是觸動,大法弟子講真相時散發出來的善真的能感化人,甚至不需要言語,師尊又再一次讓我見證到了法的偉大。

擔任協調工作修去私心

在積極參與電話組一段時間之後,網路小組幾位同修找我交流,有一項網路講清真相工作極需要將同修整合起來,發揮更大的力量,而我也體悟到它的重要性,就在我動念想要做的同時,我看到了一個法輪在旋轉,我悟到,就是要將同修之間整合起來,大家一起共同運轉,發揮更大的講清真相證實法的力量,救度更多的眾生。

開始做這個項目時,因為同修都在等著我的進度,我自動的將學法減少來做工作,甚至有時候整天都沒有學法,結果,心性開始守不住了,矛盾衝突大了,而我的進度卻沒有因為我將時間完全投入而有所進展,反而卡在一個我完全不知該如何進行下去的境地。我知道不對勁了,趕快學法,穩定的學法,結果最後解決的方式竟是如此的簡單。這次的教訓讓我更深刻體悟到決不可以因為忙大法的事而不學法,那是常人還是大法弟子在做大法事的區別,一定要保證每天學法的品質與時間。

雖然如此,在跟多位同修一起做大法工作時仍會有很多意見不同及產生矛盾,師尊《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中提到:「矛盾是很難免的,沒有矛盾就沒有提高。」又說:「這個環境大家誰都沒有矛盾了,那誰高興了?魔高興,我不高興。因為你們失去了修煉的環境了,你們提高不了了,達到不了回去的目地。所以你們不要把矛盾看作不好。」

好幾次同修提出工作要求,我大都花了幾天的時間,熬夜趕出來,結果同修說你做出來這個不能用,怎麼沒有好好考慮清楚。常常那時候心裏生氣,這不是你叫我做的嗎?還怪起我來了,但隨著學法,多向內找,自己的認識提高了:如果這個工作要求不能為證實法所用,達不到救度眾生的要求,那根本就不該用,怎麼能用自己花的時間多而成為一定要用的理由呢,這不是執著於私嗎?其實這是心性問題而不是心血花的多少的問題啊!

在擔任協調工作時,開始時對同修提出不同意見時心裏總有點排斥感,後來意識到這也是一種私,同修願意提出意見是好事,因為自己的認識不見得是對的、是夠全面的,而且一開始容易認同跟自己做事方式雷同、步調及想法接近的同修,後來也意識到這其實也是認同自己的觀念,認同自己的私,這些都是該修去的心,不同的同修,不同的生命特點,不同的考量,才會更圓容,才能做得更好。

努力去掉情

在此期間我喜歡上一位女同修產生了情,但女同修不接受,讓我覺得很痛苦,這個執著冒出來時很苦,這常人所說的失戀的痛苦常常時不時的就冒出來,一冒出來就讓我的心很痛,有幾次半夜睡夢中還會突然心痛醒來,痛醒,但我告訴自己,我是修煉人,我就是要修煉,我咬著牙告訴自己一定要去掉這個情,強力的排斥它!

雖然一直努力做著但仍是會持續的冒出來,往往強力排斥完後,查找內在也發現它不見了,但是隔天它又冒出來了,並且常常夾雜著孤單及感覺被否定的情緒,心裏很苦,我知道自己沒有去得很完全,我還要加油,我要好好學法,並強力的排斥它,我要修煉,我就是要修煉,這個執著就是要去掉它!

一天坐捷運回家時,車上人很多,很嘈雜,那個情又冒出來,心又痛了起來,我仍是咬著牙一直強力的排斥它,排斥著排斥著,突然,進入了一個非常寧靜的狀態,非常的祥和、非常的神聖美好,四週人們依然在談笑著,但寧靜中我看到了其中的情,也看到了情中的私。突然想到《轉法輪》中講的:「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

我不敢說我那時體悟到了慈悲,但師尊讓我清清楚楚的體會到了一個情帶動不了的更高尚的境界,這是一個點悟!但是也是一個提醒,我一定還放得不夠一定還沒有去乾淨!

不只是要去掉對那位女同修的情,不管對像是誰都要去掉情,要從根本上去提高自己,就這樣的,在一直愈往內找的過程中,我找到了更多的人心,一點一點的去掉執著,終於找到了內心中一直存在著想要找一個好女孩組織一個好的家庭,有這樣一個人生嚮往的根本執著,去掉了它。

學法中同化真善忍

前幾個月一次學法中,經文表面上的文字是寫著九評及退黨相關的內容,突然,從經文中浮出了「真、善、忍」三個字,我心中一陣很深的觸動,到目前為止仍是無法用言語形容,個人體悟:雖然在正法進程中表面上或許有不同的面貌,但其實內涵就是真、善、忍,一切就是真、善、忍,就是在同化真、善、忍中、做著證實法的事情中,救度更多的眾生。

以上是我的心得體會,如有不足之處,還請慈悲指正。

謝謝大家。

(2005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