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背法與證實法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30日】去年一月有緣與香港同事接觸,相處的一週我受到很多震動,記得聊到中醫,她一說:「中國古代的科學是針對著人體、生命、宇宙,直接奔這個東西去研究了」(引自《轉法輪》)時,我立即感受到一股能量打進來。她氣宇非凡,才得知她學煉法輪功多年,因此我開始對法輪功充滿好奇。我問她《轉法輪》三個字是甚麼意思?她回答說:「不同層次有不同的理解」,而這「層次」二字卻深深的吸引我。

那時正逢過年,除夕一早才讀幾頁《轉法輪》,我便覺得欲罷不能,一口氣就把整本讀完了。當我讀到「他的一生中有對真理、人生真諦的追求,在琢磨。他一旦學習了我們法輪大法以後,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在人生當中許許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可能伴隨著他的思想會來個昇華,他的心情會非常激動,這一點是肯定的。」當時真是有通了電般的感受。之後我上網下載師父講法,聽完一講後我明顯感到一股強烈的能量流在體內盤旋,接下來的一週,我不斷看到卍字符在眼前旋轉,眼睛看物體的顏色變了,整個身體的細胞像是全被更換了。

接著我開始通讀師父在海外的講法,除了上班外的時間都在學法,那時沒有甚麼比學法更令人開心的事,我常常受到觸動,有一回學法竟像是在神仙世界般的美妙。第一次參加學法組的時候讀《導航》和《北美巡迴講法》,那時一點也不明白正法的意義。然而師父沒有落下我,即使晚期才得法,也不斷將我拔起來再往前送。不久我參加紐約法會,短短兩天我聽了師父講法及同修的寶貴心得,這對我的提高起了很大的作用,我感受到自己沐浴著法光。回來後學新經文時,句子一個個飛入腦裏。我一邊讀著一邊落淚,我感受到師父的洪大慈悲及救度眾生的急迫性。

因為得法晚,心裏很著急,覺得自己落後很多。看著許多同修都能背頌《洪吟》,都在講清真相,於是我也開始背《洪吟》,才背幾篇,《洪吟(二)》就出版了。我看著自己與同修間的差距,更加強了背法的決心。於是我坐公車、捷運、走路都在背法,慢慢的對正法的認識愈來愈深,我感覺到正法已在最後了,講真相不能再等了,於是去了香港講真相。

開始時覺得開口很難,不知道如何切入。因為有怕心被邪惡鑽了空子,第二天我就被封喉了,發不出一點聲來,如此我更是認為自己不能講了。第三天同修與我交流說:「你一定要說話,即使只講法輪大法好」。於是我嘗試著喊法輪大法好,慢慢的聲音出來了。隨著一次次的突破,我漸漸有了正念,有時主動拿著展板對著等車的中國人講自焚案的真相,面對愈是受毒害深的人我愈是跟得緊。一次遇到一位中國人對我說:「我告訴你他就是公安局局長,你不怕他抓你嗎?」我看著他心裏卻平靜的說:「沒甚麼好怕的,我們講的都是真的,我們做的是最正的事。」我看著他們的眼神,我知道他們是明白的。

在學法組裏、明慧網上,我發現很多同修學法都能溶會貫通,我再次發現自己學法的不足。為了能記住更多法理,每回學法我就針對那些觸動我的句子重複背上幾次。隨著時間久了,能記住的句子就多了。有時候走在路上,法會自然顯現。師父在《精進要旨•溶於法中》說:「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再說清楚點,只要看大法你就在變,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 。因為學法的堅持,修煉的第一年路上,悟到的法理多,那時每回打坐都感覺全身動不了,經常出現坐在雞蛋殼裏的感受,非常舒服非常美妙。

然而今年情況大不同,是真正走入修煉了。常人工作因公司組織變動,突然間我要負擔一些雜項工作,不但吃力不討好也不受重視,於是我的名利心、妒嫉心越滾越大。我經常感到不平衡,產生了失落感。我知道是師父要安排去我的執著。師父說:「忍中有捨,能捨是修煉的昇華。」 (《精進要旨•無漏》)有時我背頌著師父《2004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為一個人想得度,人就必須親身在這個艱苦的環境中、在困難中、在利益中、在情慾中走出來。任何事情都會牽扯到修煉人的切身利益,任何事情都觸動著你這個人、你的思想情緒、你的心性、你的思想中執著的東西。你怎麼去走、選擇甚麼,那就是不同。相反的,那就是常人。你能夠從常人的理中走出來、從常人的執著中走出來,你就是神。」有許多時候因此堅定正念,過去了,但由於不知如何去「捨」,根本執著沒放下,同樣的關難就不斷重複過。再加上學法已不如從前入心,常常拿起書覺得沉重,整個修煉呈現不穩定狀態,心裏覺得很苦,但卻找不到突破點。在執著心群起圍攻的時候,覺得好累修煉好苦,好多心都去不掉,甚至有了想放棄修煉的念頭。

後來發現是學法出了問題。當時輔導站開始每月背頌《轉法輪》,我心想既然讀不下去,那就用背的吧!初期很順利,背法心又能靜下來了,開始時一天只能背兩三段,但眼睛閉上時,能看見光,發正念時能量場也強,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但進入第二講時,背法開始出現許多思想業力的干擾。它說你背這麼慢還不如用通讀的,或說你看你背也沒特別體悟嘛等等。白天工作的煩心加上業力干擾,這一段我沒堅持,一斷又斷了幾個月。而常人工作由於心性守不住和同事吵起架來,我意識到自己成了一個常人,心裏很難過。

為了強化提高心性的意識我挑了第四講背。我發現自己用觀念在挑法背,於是我又回到第二講。這時我和一位同修交流了學法問題,並找到了我的執著,我有求,想求有體悟,求有像以往入心美好的感覺,這不和求功能一樣了嗎?找到執著後我繼續背,思想業力還是不斷的襲擊我,有時要我想一些好吃的東西,有時拉著我去想執著的事情。背到第三講時又出現困難,但我已決心這回說甚麼都不中斷,即使只背進一句我也要堅持。就在苦無突破當天,師父讓我在明慧網看到兩篇同修的背法心得,受到很大的正念鼓勵。記得其中一位提到他在背分子排列程序那段時,背了幾天都背不進去,和同修交流後發現可能是體內生命體受到干擾,於是他背法時,先對著體內細胞說「讓我們一起同化大法吧」,之後再背,那一段很快就背起來了。我受到很大的觸動,於是我不斷修正背法的心態,讓自己和體內生命體一起同化法。

如此,隨著每日堅持下來,對法的體悟多了也深入了,當背到師父把自己的思想和四、五個層次極高的大覺者、大道連在一起那段,我掉淚了,想起在《真修》經文裏說的:「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得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對「佛恩化天地」的內涵也有更深一層的體悟。而背到「在那個大的空間當中,我們這一個時辰就是他的一年,比他的時間反倒慢」時,我體悟到每個人的時間空間不同,因此不應該以個人觀念衡量別人,這與「一萬個人中也許能夠找出兩個人在一個層次之中的」(《轉法輪》)法理是相通的。隨著背法有一些執著心不見了,有的削弱了,負面想法愈來愈少,正念愈來愈強了,向內找的速度也變快了,有時候可以一把抓住幾顆執著心。對於去執著的正念強了,難度就變小了,我終於明白甚麼是「捨」。我體悟到背法要有長期的決心,現在我背到第六講了,背的速度變快了。此外,我搭配著背《越最後越精進》、《成熟》等新經文,整個思路變得清晰。常人紛擾的工作環境又整個順應過來了。

隨著正法的快速推進,我認識到香港是正法時期向中國國內傳遞真相的重點入口,真相報紙的發行在正法上有重大意義,於是我主動參加排版的工作。完全新手的我,從軟體安裝使用到版面的配置,一切從零學起,一直到熟悉為止花上了幾個月的時間。

漸漸的我發現排黑白版很容易,那時心裏燃起想要挑戰彩色版面那顆證實自己的心,我意識到基點不對,重新擺正,心想這都是有安排的,我只要照著師父的路走。沒想到我的心放下後不久,同修問我是否願意接一個彩色版,搭配的學員是個專業的編輯。由於我對色彩配置構圖的不靈活,排出的版面很單調。編輯同修的妹妹是專業的設計師,她給了我很多建議與指正,句句都落在實處,我感到打擊,因為當時自己達不到那樣的標準。於是她排了一個版面給我模仿,即使模仿也很難,但是我告訴自己要努力達成。

接下來幾次每當我拿到稿子時,都很害怕,怕自己達不到要求,怕自己排不好。於是我開始尋求技術上的突破,我去上photoshop的課、閱讀美編書籍及研究報紙,詢問是否有速成的方法,只是希望自己不會被退件重排、心裏不想受傷害,我忘了內找提升自己。後來當我轉念一想:同修的妹妹雖不是修煉人,但卻誠心的指導我,給我忠言還花時間做好版給我模仿,而身為一個修煉人的我卻忘了正念,於是我決定放下執著,心想著盡自己最大能力為法負責吧!沒想到,那一次很快就完成了。那次的版面讓我驚訝,我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做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由於我排的是副版,一開始時對副版的認識僅止於是為了平衡新聞版的硬度,是整體的一部份。有一天我打開了早期自己排的版,雖然技術不成熟,但是當我一打開很用心排的版面時,突然間有一股能量湧現讓人感動,而當我打開草率心態下排的版面時,就感受到浮躁的心情,我突然明白了原來一個版面是一個能量場的存在,「構成我們宇宙所有空間的物質,幾乎這個功裏邊都有」(《轉法輪》),在編輯排版時,我們所溶入的能量與真善忍能夠使讀者受益,只要他能靜下來閱讀,他頭腦裏不好的思想都會被我們的功及能量場淨化下來,我悟到了這也是一種證實法。我意識到副版背負的責任,因為一般人喜歡先閱讀輕鬆的話題,而我們的副版又是全球共用的版面,可以救度的人很多,此後,每回排版我都歸正為一個純淨的心態。

這是我修煉一年多來的體悟,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5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