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的心得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30日】

尊敬的師尊好!同修好!

我在2001年偶然機會得了法,是人生的轉折點。當我知道大法書籍還有近20本師父在各地講法時,就請輔導員幫忙全部買回來,大約30-40天左右看完。記的看到第二本時,書中神奇的往我腦中打出「他是度人的」五個字。以前我對自己說:我一定要修出三界,不再受輪迴之苦。沒想到今天真讓我碰到了度人的大法了。那時內心真是充滿喜悅,心想,我怎那麼幸運!怎那麼幸運!

年幼時,家裏做生意,家境不錯,但後來父親學會喝酒、賭博,沒幾年就變成貧戶。就靠母親辛苦的獨自養活五個子女,因此養成她能力好、個性強。因此會跟媳婦發生摩擦,我也常會為此唉聲嘆氣,心裏很苦。以前在別的法門裏,被母親干擾。這次喜得大法,知道一定不能錯過,也一定不能再被干擾。當時認為,干擾都是因為有前世恩怨,讓大法來善解,讓母親同化大法,是最好方法。於是就鼓勵母親和太太來學。聽講法錄音帶時,調大聲點,也讓她倆聽到,並發正念鏟除干擾她倆得法的邪惡因素。另一方面,媽媽一向很聽姐姐的話,姐姐也很孝順,母親身體不好時,帶她四處求醫,也沒看好。我就寫信給大姐,大致內容說:你夫妻倆最孝順,但媽媽年紀已大,身體狀況也不好。我學法輪功後,發現很多人煉了法輪功,居然病好了,身體很健康。如果你們真是孝順的話,就應該你們也來煉,同時鼓勵媽媽也來學,那才是真孝順。結果隔天她倆就來了,說:她倆被這信封內容感動,就勸母親也來煉,就這樣家裏人都得法了。

我很注重母親對法的認識。她不認識字,我常一個字一個字,手指著,和她一起學法,讓她提升對法的認識。學了大法後,母親改變很大,心性也提高了,整個家庭和樂多了。我參與證實法的工作,也少了來自家庭的干擾。

講真相,剛開始是郵寄。後來發現為何不收集大陸傳真號碼,效果更好。於是就自己收集號碼,利用星期六、日,優惠時段,用二台傳真機,手動撥號做真相,邊傳邊發正念,10幾小時下來,也不累。一天半可傳一千多通。收集的一萬多個號碼,共傳了好幾次循環。有一次傳到晚上11:30分左右,去洗澡,脫掉藍色寫有「法輪大法」字樣的外套時,衣服一瞬間感覺是金光閃閃,感應到天上神仙都在羨慕我能做講真相工作,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

白天上班時,在店裏放映自焚真相,每天找機會切入跟客人講真相,一天下來總有一、二十人。有天夢到,我在睡夢中被吵醒,看到店裏一群年輕人。我說:我還沒開店門,你們怎麼進來的。他們不理我,手指著電視說:我要看電視,我要看電視。由此可見,眾生都很急迫想要知道真相。

在這過程中,我已把自焚疑點,講的、記的很熟練,對後來走入電話講真相,幫助很大。那時候,台灣北部剛開始利用電話講真相時,有一次其它地區來樹林學法組交流打電話講真相,他們說請我們實際打電話。學員要我先示範打給大陸公安,當時也膽膽突突的,在同修發正念,師父慈悲安排下,我把自焚、大法洪傳、文革等都講完時,耳邊同修有的說:講的好、講的到位。當下一直提醒自己不要起歡喜心。

後來就在我家成立了星期六集體打電話小組。有個同修,給大陸打電話時,對方罵的很兇,她要我接手,對方說的都是惡黨那一套。那時發出一念,我要救你。我把聲音放慢放輕,我說:「你說法輪功怎樣如何,你親眼看到嗎?」她說:「電視報導的。」我說:「其實我以前也曾經誤會過朋友,當他需要我幫助時,我還落井下石。當我發現我錯了的時候,已無法彌補,我很後悔,躺在床上常想到要哭。我希望你不要跟我一樣。當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死了那麼多人,很多人在勞教所死亡邊緣上,你也不要和我原來一樣,落井下石。」當下她就變了,願意把真相聽完。她說:「我知道了,我以後不會誤會法輪功了,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也跟你太太說聲謝謝(她誤認開始打電話的同修是我太太)。」她還勸我越洋電話費很貴,現在天冷,保重身體。

隨著家裏做真相用的電腦越來越多,後來我又走入網路講真相,在聊天中,將聊稿打好,聊時複製貼上,一次能跟很多人聊。在講大法真相時,有幾個學員打字慢,常要我支援聊天稿。我就儘量改成很容易聊的方式。

我們這區有位年長的學員,也想聊退黨,滑鼠抓不準。第一次我教她的過程中,她總是問為甚麼,為甚麼。簡單的複製,她也問為甚麼?問多次了,我守不住心性,口氣漸漸急了起來,我意識到要鏟除它,這不是我,這不是我。事後想,明天教她時一定要做好。第二次教她,先跟她說:「教學時,要是我耐心不夠,心性守不住,請你原諒。」講出後,教起來,彼此互動就更好。學法組談到這過程時,還引起同修一陣笑聲。

師父說:「修煉,你的提高、去你的執著心是第一性的。至於說你叫別人得法那都是別人的事,那都是第二性的,你的提高才是第一性的。無論你做任何事情都不能夠脫離開你本人的提高,那麼你遇到這些事情就要從心性上找一找。」(《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

九評出現,開始聊退黨時,很不適應。有時對方明白了真相,但不退黨。有時沒退半個,有時只退一、兩個,那時候聊的很沒信心。甚至認為只要把破網軟件和九評發給對方,讓對方明白真相就好了,現在不退,以後他還有機會退。但一方面,學員又會向我詢問,有沒有新的聊稿,也促使我思考,向內找為何講不好,是因為準備的資料太少,新形勢出現時,不很用心去積極做新的聊稿。於是,從新找聊退黨的資料,再整理出面對各方面問題的聊稿。由於常思考如何提供更方便、更簡單的材料,可以讓不會打字的同修,也能聊的很好,於是資料也找的很全面,因此其它地區的同修也開始用此退黨聊稿,而且無形中自己聊退黨成功的機率提高很大。在近期的電腦教室教學或其它縣市地區邀約前去交流教學中,更反思自己教學缺點的改善,學員對聊稿的建議,反而促使自己在此過程中也是在成長。感到與其說幫同修,倒不如說,同修在讓我們提高,每個部份都有讓我們修煉的因素在裏面。

講退黨時,我會讓網友感到我很有中國心、很愛國,我是真心為他好。相對被罵的機率就少。設計幾個主要聊退黨的主軸,話題儘量由我們引導方向。在回答網友問題後,隨時拉回主軸議題,一次跟十幾個聊,都能應付的來,很多網友就在這主軸議題裏就退了黨。退了後,再把九評和破網軟件發給他,讓他能更清楚真相。最後跟他說:要跟家人講退黨,再找我替他們退好嗎?讓網友也來當退黨義工,也因此常遇到網友留言要退黨。

師父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說:「所以你三件事都做好是修煉,三件事只做一件事就不是修煉」。看到身邊沒走出來講真相的同修,真為他們惋惜,讓我聯想到師父在《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說:「最可惜的是甚麼呢?已經走進了這個法,擦邊而過,甚至給他,他也沒要,這才是生命永遠永遠痛悔的!永遠都不知道怎麼痛悔了!」沒走出來講真相,另一個角度看,不就如同放棄了師父給的威德嗎?師父說:「因為你們要成為那麼高的神,我就要給予你們那麼高神的榮耀和你們那麼高層次上所具備的一切福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如此看來,那不也是生命永遠都不知道怎麼痛悔了嗎!

一位學員讓我幫他大陸親人上大紀元退黨時,我說:你退這麼多人,你很認真喔!她說:現在才退幾百萬人,太慢了,要退到甚麼時候。十億多人,都帶過紅領巾、入團入隊過,到時候法正人間時,淘汰多少人。說著說著,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嘩啦嘩啦掉下來了!當時我猛然被震撼住,心裏很難過。

是啊!在邪惡毀眾生中,那麼多眾生急需我們救度,我們更要抓緊時間救度快講。可貴的中國人,每個人都代表著龐大天體無量無計的眾生,我們是他們唯一得救的希望。邪惡在做著比殺人放火更壞的事,我們漠視,那豈不是心性問題?《在華盛頓DC國際法會上講法》中師父說「我們的講清真象是在挽救眾生,同時還有你們修煉中的個人提高與去執著等因素,還有大法弟子們在修煉中為法負責的因素,同時還有你在最後圓滿中怎麼樣豐滿你自己的那個世界等等這些問題。」

從法理中我們都知道我們在講清真相中所做的一切,和我們將來所得到的都不能成正比,是歷史賦予我們的責任,是很神聖而偉大的。

大法真相項目很多,很需要學員主動投入、配合、協調,才能做好最偉大法造就的生命,完成該完成的歷史使命。

以上所言,層次有限,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2005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