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電話講真相修煉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12月30日】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打電話的過程

會用電話講清真相,一開始純粹是人心,想找較容易做的,不用花很多時間,又可以快速做的方式,認為打電話誰不會,也沒甚麼技術問題,而且是最直接最快速的講真相,還有大陸電話很普遍,面對的眾生很多,不怕沒對像講。剛開始打電話就碰到對方問:你說法輪功獲得八百多個褒獎,哪八百多個,說說。這我一個也講不出來,上網查,很快的再打過去,我說:我是剛才您問我八百多個褒獎的那個人。可是他卻說了幾句我聽不懂的家鄉話,我整個人又愣住了。事後冷靜的思考,自己對天安門自焚案怎麼造假,迫害的情況並不清楚,怎麼去和人家說真相。

連連被掛電話後,自己的怕心也就表露無遺,一段時間都拿不起電話,當時並沒有認識到怕心也是要去的執著,對法的認識也不深,只是不服輸的個性,想這不是如了邪惡的意,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何況這還有個面子問題,怎能讓自己的師父被邪惡笑話「看這是你的弟子,你撈起來的生命嗎?也不過被掛電話,被罵兩句,就連電話這麼輕的東西都拿不起來。」想到這,不行,不能繞開走。

為了講清真相,開始看真相資料、迫害案例,準備講稿資料,先把劍磨利,才能「揭穿爛鬼謊言」,但還是拿不起電話。同修說講清真相要重視學法,為了突破困境,因此規定每天晚上七點開始先學一小時的法,也不曉得過了多少日子,終於強迫自己打。

剛開始打電話講真相,沒認識到「用智慧去講清真相」,只要對方沒掛電話,就劈里啪啦的把準備的資料強灌給對方,深怕少說了對方不能理解。直到有一次,對方應該是個初中生吧,以顫抖害怕的聲音叫我不要再說了,心想那怎麼行,還沒講完呢,還和他說有人是如何被迫害折磨致死的,結果電話被掛了,心想我的資料還沒說完呢,再打,是那小孩的父親來接的,開口就叫我不要再打了,再打要報警。頓時腦袋嗡了一聲,事後冷靜的思考,這算是在講清真相嗎?這不就像要救一個快渴死的人,也不管對方能不能承受得住,拿來水,就給他猛灌猛灌的,不但人沒救到,還把人家灌得背了氣,還告訴對方,報警也沒用,又抓不到我。

有一通電話,對方是個研究生,對大法有誤解,完全被邪惡的宣傳所誤導,我們談了一個多小時,她問了很多問題,以當時自己打電話的經驗不足,對法的認識不深的情況下,是很難和她說清的,但我竟然能用《轉法輪》和老師是怎麼說的來回答她的問題,還能用常人的著作來引導她,最後她表示何時才能看到《轉法輪》。我知道是法在起作用,是自己堅持每天先學一小時的法所致,雖然那時不清楚這樣對講清真相能有甚麼助力,經過這件事,我才真正體悟到學法的重要,為甚麼師父經常要我們多學法。

打電話有時會遇到對方了解真相後,不願放下電話,要求再給他多說一些,或要求以後有空要再給他打電話,感覺自己像是他們在大海裏的浮板、一根繩子,是他們最後的希望,頓時感到自己責任的重大。

回首這段過程,打電話講清真相,自己付出的少,獲得卻很多,看到自己很多的執著和不足,對法也有了比較深的認識,認識到自己歷史的使命與做好師父交代的三件事情的重要性,也從中體會到慈悲的內涵。

《九評共產黨》剛發表時,由於不知如何講,因此就直接念九評內容給對方聽,念著念著就心虛起來,這樣有效嗎?怎麼對方都靜靜的,該不會睡著了吧。問對方,你有在聽嗎?會不會覺得很無聊。沒想到得到的答案是「不會,我很愛聽,你趕快念」。有的還會指定要聽哪一評,有的在聽到第五評標題「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時,自動就問起法輪功的真相,而且只要有聽一點九評內容,大多會表示很想看,甚至想看《轉法輪》,這才驚覺到九評的威力,這不是又多了一項救人的利器,真是「佛法無邊」。

有一次電話是個小孩接的,他告訴我他讀小一,剛加入少先隊,退隊他不知道,要問媽媽,媽媽在洗澡,聲音很稚嫩純真,聽得我一陣心痛,那麼小那麼純真,甚麼也不知道,由於九評效應讓邪惡膽寒,邪惡竟讓加入少先隊從七歲降為六歲,還叫一百多歲的老人入黨,這讓我感受到救人時間的緊迫。

有一個電話最讓我震撼和看到自己的不足,對方退了黨,也要我寄九評給她,她問這信幾時可收到,我說因為是國際的,所以十天左右吧。她大聲的說:啊!要這麼久哦。她的話音一落,我感到全身一震,眾生要了解真相的心是那麼急切,自己救人的心怎麼就不曾這麼急迫過呢?有時還白白浪費很多時間,我感到一陣羞愧。她還很珍惜的一再叮嚀,要寄這麼遠的路,要好好的包好,以免造成破損。

最近一些工具的應用,使九評真相能更大面積的廣傳,搭配打電話,效果是好的。有的電話說,他們那裏是很偏僻很偏僻的高山上,沒聽說九評退黨的事,沒人入黨,但言語思考卻透著受黨文化的毒害。有的說他們那裏很偏僻,是農民,生活很苦,只圖個溫飽,別無所求,不知道退黨事情。

在與這些眾生接觸中,感受他們都是善良的,生活不容易,每個人在中共惡黨的控制中,卑微的活著,體會到「廣傳真相」的迫切,而電話在大陸真是無遠弗屆,哪怕是山之巔,水之涯,或是窮苦人家,都可以透過這個工具獲得真相。

我想如果我們都能拿起電話,只要告訴對方「法輪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或告訴對方「《九評共產黨》一書,引發中國數百萬人退黨」,每天一通不算少,每天一百通不算多,那麼「法輪大法好」是不是很快再次響遍神州大地,邪惡還能存在嗎?

二、就迫害案例打電話的體會

以往每看到迫害案例,雖然覺得應該要有所作為,但總是以這樣的藉口那樣的藉口的,最後仍未能即時的拿起電話制止邪惡行惡,劉成軍事件如此,高蓉蓉事件也是如此,次數多了也不禁要懷疑自己修出慈悲心了嗎?是不是迫害案例看多了,變得麻木了?何況這還有個「心性問題」。直到今年九評效應,邪惡再一次的瘋狂抓捕,在一次交流上,整個晚上的議題都圍繞著迫害案例,有同修說二年前迫害案例有五千多個,現在已經增加到三萬多個,可是就迫害案例打電話的同修卻愈來愈少,是不是我們整體有漏,那裏做得不足。

隔天早上煉功中,心一直靜不下來,甚至動作都做錯,想到昨晚的交流,回想起自己得法以來,師父無微不至的呵護,從沒吃過甚麼苦,也沒過甚麼大關,自己卻不懂得珍惜,安逸心特別重,沒能嚴格的要求自己,以致老是做不好三件事,沒修好自己,在推動打電話,也就起不了觸動同修的作用。想到大陸同修承受的苦難,自己卻不精進,不知不覺,眼淚掉了下來,我知道就迫害案例打電話是自己責無旁貸的事。

在打電話中,也是去執著心看到自己不足的過程。由於迫害手段的殘酷,碰到的情況不一定,有時對方不聽,或惡言的,有時電話不通、沒人接,自己的心就跟著起伏,也會懷疑,電話都沒人接,只發正念,這樣有效嗎?卻忘了師父說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進要旨(二)》)。沒做到「一個不動就制萬動」,還跟對方起了爭鬥心,只想說服對方;有時會起了氣忿心,覺得這麼殘忍還講不聽,恨不得拿鐵錘把他敲醒。

一段時間後,發現跟自己想的不完全一樣,有些人不一定真的惡,只是被矇蔽的太深,他們還以為自己做的對,甚至有人咆哮著「你不要在那胡說八道,我不相信。」我知道他不是不相信,只是一時接受不了事實,我感受到他們深沉的悲哀。師父說:「我告訴大家,如果沒有緣份,今天在這個世上就當不了人,一個沒有緣份的人都不可能在世上。(鼓掌)只是在歷史過程中,他們把自己安排了不同的角色。」(《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師父也說:「如果當今世上的人,真的絕大多數都是高層次上來得法的,大家想想,他們可就不是簡簡單單的一個生命了。」又說:「可是進入常人社會中他們都迷在這裏,甚至於在這場迫害當中也參與了對大法的迫害。那麼這樣的人如果被銷毀了,大家想想,那就不只是他自己被銷毀了,銷毀的就將是一個龐大的天體。」(《北美巡迴講法》)我的心慢慢的沉靜下來,那麼自己是不是應該要用更寬容和善去對待每一個迫害案例背後的眾生呢。

有一次打電話到一個洗腦黑窩,起先他站在對立面,我告訴自己不要動心,要以善心對待,最後我只輕輕的告訴他,「某主任,你知道今天我為甚麼要打這通電話嗎?表面上是為了同修,可是我真正關心的是你們,我的同修修真善忍沒有錯,他們俯仰無愧於天地,但是你們很多消息被封鎖,江某還製造假錄像帶和假新聞欺騙你們和善良的百姓,其實這場迫害受害最大的是你們,因為你們還以為自己是對的。」突然他嘆了一口氣說,「是啊!謝謝你給我打這通電話。」我體會到是真心為他好的善意喚醒了他。

自從《法輪大法學會公告》發布後,講迫害案例又多了一項利器,其實他們有的不是真的不想聽真相,只是他們也有害怕的一面。我決定珍惜每一個電話,被掛了要繼續打,除非不接,如果接了,不就是他們選擇了再給自己機會嗎。這樣做後,發現縱使一再的掛,最後通常能聽完公告的大部份,甚至有的在聽到公告的最後段「即使曾經做過錯事的人,也還有機會棄惡從善」時,自己都可以感受到對方原本焦躁不安的心靜了下來,他應該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吧。這讓我再一次體會到,師父洪大的慈悲,不曾放棄任何一個生命。

每一個迫害都是同修血淚交織,還有同修冒著生命危險傳遞,也有同修默默的努力付出,更有師父深深的掛念,自己有甚麼理由藉口不重視呢?師父說:「你們的同修大法弟子一定要救,不能被邪惡肆無忌憚的迫害。」(《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那天有同修說,她是用網路講清真相,想再加進打電話這個項目,聽了很感動,同修真了不起,每個人都在默默的作好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事,也在不斷的擴大自己的容量。我想如果台灣有一千個煉功點,每一煉功點每個星期只要針對一個迫害案例,那麼每星期不就有一千個勞教所、公安局、派出所、法院等,接到真相電話了,同修形成整體的去講真相,這樣並不會佔很多時間,不會影響目前其他大法工作,但卻起到減輕大陸同修的壓力。師父說:「學員的每一個電話都使它們震驚得睡不著覺──怕。」(《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大陸同修也親口告訴我們,打電話震懾邪惡、制止行惡起到很好的作用,希望我們多多打電話,是不是同修能花一點點的時間,關注這部份呢?

以上粗淺體會,不足之處,請不吝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2005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