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修煉過程中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日】

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由於自己得法一年半,老覺得自己是新學員,寫出體悟來會不會被人笑,「會不會修很久的老學員早就體悟到這些事情了,還用得著自己寫出來嗎」等等顧慮心,其實說穿了都是自己的怕心、愛面子及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的常人心在起作用,然而深知交流是相當重要的,也是師尊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當得知法會修煉心得徵稿時,想想還是破除怕心把近期自己的修煉心得寫出來與同修們一起交流促進。

對背法的體悟

首先想談談自己最近背法的體悟,今年4月我開始下決心背法,剛開始背不很勤,一直到最近明慧網上同修們背法心得不斷出來及同修間相互的鼓勵,才開始天天背,背法過程中確實更能深刻體會大法的每個字,一背書,書中的佛道神就點悟很多我那個層次能明白的理,舉兩個最近背法過程中我能體認到無邊宇宙大法的其中一點理,當然同修們都知道大法還有更高更深的內涵。

背法中對「時間」的體悟:一天我背到「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的講法中講到「現在科學認為時間是有場存在的,不在時間場的範圍之內就不受時間的制約。另外空間它的時空概念和我們這邊都不一樣,它怎麼能制約另外空間的物質呢?」(《轉法輪》)當背到這兒時心頭一震,我們修煉人最終不也都要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嗎?如果我們修煉人體內都漸漸轉化成高能量物質,這個人類社會的時間怎麼會那麼容易制約我們修煉人呢?不是不在人類社會時間場的範圍之內就不受人類社會這個時間的制約嗎?雖然還在修煉過程中,但我們體內的物質的確不一樣了,那我想我們或多或少都能突破時間對我們的制約,怎麼還會學法時發睏想睡呢?

另外一個例子是背法中,對去掉根本執著的體悟:「以前你有過病的地方可能覺得練氣功練好了,也可能哪個氣功師給看好了,但又重新翻出來了。那是因他沒給你治好,只是給你往後推了,還在那個位置上,叫你現在不犯,將來犯。我們都得把它翻出來,都得給你打出去,全部從根上去掉。「(《轉法輪》)當背到「我們都得把它翻出來,都得給你打出去,全部從根上去掉」這一段時,雖然字面在談病,然而執著心不也是一樣嗎,師尊定對我們負責,不斷幫我們翻出來,讓我們發現不好的心,修煉過程中以前去過的執著心可能以為自己放下了,但是可能還沒找到最根本的執著,只是很表面修去了,當不好的心再翻出來的時候,就一定得再認真仔細向內找並從根上去掉,因為就是必須全部從根上去掉。

接下來談自己如何背法,我是一個句子一個句子背,整段背完後,然後再把書合起來整段背1至3遍,之後接著背下一段,背下段時就不要再去想上一段的內容,以免覺得為何剛背就沒背熟而失去信心,同修可以視檢自己的狀態而定,這只是我的情況。另外有一點很重要,不管一天可以背多少,背法時一定得知道自己到底在背甚麼,主意識要清楚,要一個一個字背入心,如果背的狀態很好時就應該一直背下去,千萬不要被人的觀念擋住覺得自己一天只能背幾頁。

背法時,有雜念時一定要強力排除,可能是讓你想起有甚麼重要的大法事情要去做等念頭,這時可能是干擾,背法時就是背法,儘量甚麼念頭都不能干擾背法。

還有就是背法不是目地,背法只是形式,真正背進去同化法進而去實修才是最終的意義,不以背完了《轉法輪》幾遍或以我背的比你多幾頁作為修煉的好不好的依據。這些是我的背法體悟。大家都明白法的珍貴,不要被人的觀念擋住背法,一起來背法共同精進。

對「色」的體悟

接下來談最近對色的體悟,由於處於適婚年齡,在沒意識到一些不好的念頭之前,一方面想著師尊說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是沒要我們未婚弟子當和尚當尼姑,但最近由於一個故事讓我對情與色有了更進一步認識。例如找對像過程中,看到外表長相好的異性總會多看幾眼;我悟到這也是一種色,喜歡看好看的東西,有分別心。另外如果發現異性對自己傾心、不管我喜不喜歡他,心裏頭會感到有些高興。

然而,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舉個封神榜的故事,紂王有一回對著女媧神像自言自語的說:「這樣美麗的女子,何時能陪伴我左右呢?」於是女媧就派了狐狸精來禍亂紂王的朝綱,以懲罰紂王對自己動邪念。看完這個故事,我認識到修煉中對修煉人的要求是更嚴格,發現有人喜歡,在常人的理中或許是高興事,但在宇宙有可能是反理,能不能按更高的心性標準去做,一念都含糊不得,一點不正的念都不能有。故事中神都不容常人對神產生邪念,認為那是褻瀆,如果我們都能在色方面修得無漏,不管是自己一時動邪念還是自己使別人動邪念,都可以說自己修得不夠正,只要修得正,都不會招惹不正的東西,也能制約常人的邪念。

師尊在《轉法輪》中講:「只有正法修煉的能量場,才能起到這樣一種作用。所以在過去佛教中有這樣一句話,叫做『佛光普照,禮義圓明』。」因此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不該動的念都不能有,應該非常嚴肅對待。

之後找找自己對找對像的執著,發現或多或少有出於追求常人幸福生活的常人心,想想這不也是一種安逸心,追求著常人中的所謂幸福,其實甜也好、苦也罷,都是過眼煙雲,千萬年得個人體不就是用來修煉的嗎?師尊在《2005年舊金山講法》中講「求安逸,求安逸那就求安逸吧,作為一個常人求安逸,師父甚麼話都不說,因為常人想求安逸也不能說人錯,因為人他就是在這樣的追求中生活,目前人類的社會就是這樣的。」但悟到這不是叫未婚弟子不能結婚,是不能因而陷於情中,結婚若能更好圓容周圍環境那也行,師尊在《轉法輪》裏教導我們「煉功人講:有心煉功,無心得功。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關鍵是有沒有這方面執著心要修去的問題。

不是工作是修煉

自己是利用網路講清真相的,由於自身條件學習在網路上講清真相很快上手,就因為對我而言簡單,把真相貼到大陸網站久了,每天變成只是應付去做複製和貼上二個動作,不知這其中有師尊在《精進要旨(二)》中所講「一個修煉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會與你們的修煉、圓滿有關,否則絕不會有」的法理,每天走形式而未立於救度眾生基點去做,但仔細體會大法工作中都是有修煉因素,只是看有沒有悟到,有沒有正視做大法工作時所出現的矛盾是衝擊到自己那一顆心。同時從一開始做講真相工作,師尊就讓我看到自己對講真相用心不夠,但隨著不斷講清真相,漸漸的就真的知道要怎麼去做,也知道怎麼主動去做了。

再講前一段時間網路上大法工作陸續開展,需要有人每天負責一定的工作,原本除固定上大陸網站上貼真相及不定時去網路上幫忙退黨的我,覺得這都是網路上的大法工作,可互相支援,貼這裏也可以貼在那裏,是我要走的路,便主動認領一些工作,我明白是師尊要求我加大容量,加大力度做好救度眾生的使命;但起初每天就忙著去各種不同形式網站上貼文章,有要貼常人喜聞樂見的文章,有要貼真相文章,一個晚上的時間,腦子裝滿了要貼甚麼文章的念頭,造成學法、發正念時無法靜心,發正念時還在想發完正念後怎麼去網站講真相、或學法學到一半冒出那篇常人文章怎麼適合貼在那個網站,一定會吸引很多眾生去點等各種念頭,現在想想這些都是干擾我學法、同化法的。

就在狀態不對時,師尊即時點悟我讓我體認是師尊與大法開啟了我們講清真相的智慧,一切都是從大法中來,做正法工作時,千萬不能忽視學法,就如師尊在《轉法輪》中所講「你光去煉那些動作,心性提高不上來,沒有強大的能量加持一切,談不上修煉,我們也不能把你當作法輪大法的弟子。」不學法是談不上修煉的,也不能當作是法輪大法的弟子,不就是常人做大法工作嗎,認識到後我便努力排斥不屬於我的念頭,一天看師尊一講錄像帶,之後慢慢把心調整回來。

另外再談自己對網路在證實法上所起作用的認識,前些時間認為是不是應該去講真相媒體幫忙,一次與同修的交流,一位同修的體悟觸動了我,目前媒體訊息要如何才能讓大陸眾生看到,其中以網路方式可以快速即時送到對岸,師尊《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中講到「直接講清真象和媒體講清真象是互補的,不能夠靠一種形式去講真象。」此時我認識到了,每一項大法工作其實是環環相扣,是個圓容不破的整體,做媒體同修花時間精心製作這些媒體真相如不能即時傳送到中國大陸,就不能發揮更大的效用,師尊說過大法弟子主體在「中國」,海外大法弟子都圍繞這個主體在做,網路的確是大法弟子整體證實法不可缺少的一環,網路為何說其無遠弗屆,就是不論遠在天邊訊息立刻可送到對方手上,這是被師尊安排做網路講清真相弟子的責任,被安排在這塊做講清真相的自己怎能不好好用心講清真相呢?

目前網路講真相,同修們製作了檔案,其中從破網軟件、九評到大法媒體的新聞都包在一起,等於把「真相整包」送到眾生門口,師尊《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中講到「大法弟子做的每件事情都別小看。你一句話、一個傳單、鍵盤上按的一個鈕、一個電話、一封信,都起著很大的作用」,曾有同修在大陸網站上傳突破網路封鎖軟件,短時間軟件被下載了許多次,怎能小看一個附件檔上傳動作;又一位同修談夢到很大一片空白公布欄,覺得師尊在點悟她還有很多大陸網站都沒人貼真相,到大陸網站貼真相不就像大陸同修出門張貼真相嗎,況且我們只是坐在電腦前貼,不像大陸同修冒生命危險或得等到半夜才能出門張貼,我聽了覺得還很不足,還得加緊腳步救度眾生。我們的生命是用來修煉的,讓我們精進不停吧。

因層次有限,若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2005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