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召喚

——曼哈頓講真相的修煉心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1月2日】2004年8月,當我知道有曼哈頓講真相之行時,心裏就想著這一定是意義非凡的……而身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是該前去救度眾生的。

但是,當時的我有著各種的難題橫在眼前,讓我向家人開口提出要求去曼哈頓3個月,我覺得這實在是十分的難。第一,當時我母親因為身體不好,所以我必須常陪伴母親上醫院做診療;而我父親年事已高,姊姊們也早已出嫁,家中的弟弟雖然已結婚,但是他自小受到母親的寵愛,令我擔心如果我離開母親身邊,他會沒法做好照料母親的責任。

我一邊看著母親,一邊思索著,生命無法擺脫生老病死,面對她的病痛,而我又真能為她做甚麼?在我的內心深處不斷地呼喊著──救度眾生是我和師父在史前就立下的約定,我一定要去實踐它。也許是因為我想救人的心擺在最重要的位置上,所以,當我開口央求母親讓我前去時,母親竟意外的答應了。另外,拖欠我一筆錢的友人也正好在此時將一筆錢還給我。因此我能順利的踏上曼哈頓講真相。

(一) 發英文報紙的心得

去年9月份,來到曼哈頓的初期,由於我們每個星期一的清早都要去發大法弟子辦的面向常人的報紙,但在初期也有許多的難題。例如:我們學員大多是來自台灣的東方臉孔,使得大多數忙著要上班的紐約人不願意接我們的報紙。於是我就去思考,我們的報紙不僅有世界的新聞、科學的新知和古老的中國傳統文化,而且版面設計的清新而優質,這樣好的一份報紙會帶給人們多麼大的幸福與美好呀!於是我就帶著這樣的想法來發報。說也奇怪的,當我帶著這樣的想法和想與人分享的笑容來派報,這樣,發報紙就變成一種很令人愉快的大法工作。因為這樣的笑容使得經過身邊的人不管是拿或者不拿,都會用著相同的微笑回饋給我,不僅如此,派報的速度還加快了許多呢!

(二)在曼哈頓一場轟轟烈烈的正邪大戰

有一天下午,天空一片亮麗的湛藍,是個晴朗的大好天氣。而揭露迫害的反酷刑展那裏卻出人意外的刮起一陣大風。大風不僅吹倒了展板,搖晃整個簽名台。而且狂風吹起陣陣的飛沙走石,使得反酷刑展前堆積一片沙土,也吹的同修們個個灰頭土臉。等到大風才剛過,竟然就在清朗的天空裏,就下起雨來了。我一邊蓋上雨具,心裏想著,這天氣驟然的巨變,是如此的不尋常,彷彿有甚麼大事將要發生似的。

不多久,我就明白了是怎麼回事。由於那突如其來的雨驅散了來看反酷刑展的人們,在人們紛紛離去後,只剩下一位白人女士悲痛的哭紅了雙眼,佇足在雨中看反酷刑展。她悲傷的問我說:在中國,為甚麼有如此殘酷的迫害?而我們到底能為你們做甚麼?我告訴她:請立即向你們的媒體要求報導法輪功在中國所遭受的迫害,或者寫信給你們的國會議員。而我的話才剛說完,那位女士就看我一眼,回答說,她的父親就是一位國會議員。她沉痛的指出:這樣殘酷的迫害不該再繼續發生,而她會轉達給她的國會議員父親知道中共是如此的違反人權,剝奪人民的信仰自由,用這麼殘酷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在今年的4月初,反酷刑展裏出現青黃不接,人員極為的短缺,只剩下4位同修撐起一個反酷刑點。由於人員少,抽不出人手來替換煉功和扮演酷刑。因此,我們每個同修所負擔的工作都非常的沉重。

那時,由於全世界各地的同修們長期聚集在曼哈頓講真相,已經使得愈來愈多的紐約人明白了真相。而我們每天出門辦反酷刑展,吸引了許多來自全世界的觀光客和上班族們前來看展。在那裏,也發生了許多令人感動的故事:有些學生們知道真相後,在他們班上發起為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募款;也有電影的製作人想將迫害的故事拍成電影,播放到全世界去;有的是報社的編輯,主動幫我們刊登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的事;也有的是來自人權組織,前來拍攝酷刑和收集資料,以制止中共的迫害。當然,也有許多人看到殘酷的迫害,當場哭紅了眼睛,或者到反酷刑展來幫我們講真相,來幫我們發資料。

一方面,我為每天有著大量的人們湧進反酷刑展來了解真相而感到高興;而另一方面,由於人員少,所以學員的工作量就很大。而我能說英語,就需要不間斷的向人們說明真相,又因為會講英文的同修少,所以無法輪替著休息。而這樣長期的下來,我感到身體極度的疲憊,喉嚨常痛的說不出話來。雖然有幾次因為身體過於勞累,想逃回宿舍休息,但一想到自己是花了時間和金錢從台灣到曼哈頓,而父母親都忍著自己的病痛和不便讓我來曼哈頓證實法,再怎麼辛苦我也得撐下去呀。

另外,也有許多同修在曼哈頓因為精進起來而快速轉變的例子:

在宿舍,有一位阿姨主動幫我們煮飯和帶便當。我知道,她是帶著一顆無私的心想要幫助同修分擔工作和省錢,但也許是因為她煮飯的方式容易引起油煙,或者是業力和邪惡干擾的緣故,總是會惹來其他同修對她有意見。但我看到阿姨每次都是默默忍下來,看書學法找自己的不足。也許是因為在魔難中,她依然付出她的善心,堅持為大家煮飯。結果有一次,我看到她煮的一碗麵裏,竟閃耀著金光。

另一位是一個77歲的老伯伯,是位退休的老兵,曾在戰場上殺過人。他每次煉第5套功法時,看他都腳痛的咬牙切齒,淚流滿面。由於他的年紀大,身體又受過傷,所以走路和動作都很慢。而他的經濟情況並不好,為了到曼哈頓講真相,餐餐省吃儉用的吃泡麵與餅乾過日子。但他的毅力一點也不輸給年輕人,在曼哈頓,無論颳風或下雨,從早做到晚,白天做完反酷刑展,晚上又接著到中領館發正念,從來沒有抱怨喊過辛苦。也許就是因為他的堅忍不怕吃苦,使得他在短短10多天裏,快速轉變的生龍活虎,像個年輕人的樣子。走起路來還虎虎生風,而且他的眼神也變的很慈悲。

另一位75歲的鐘老太太,滿頭的白髮,長的很和善,也很精進。那時,在中共黨魁訪美期間,她老人家一大清早就和我們一起出門。白天頂著烈日,參加各項的抗議活動,晚上又自願到酒店前發正念,直到凌晨4點多鐘才回宿舍休息,第二天大清早又接著跟大家一起參加活動,到了晚上又繼續到酒店前發正念,直到隔天清晨才回去。看她為了幫助制止迫害法輪功,這樣辛苦的堅持2天2夜沒睡覺,在她75歲的年紀,卻從臉上看不到一絲的疲憊,只有一種對法的正信與堅毅。真的很令人敬佩。然而有趣的是,當第二天的凌晨5點多鐘,她問我「現在是幾點鐘」時, 我被她發出的聲音嚇了一跳。因為她在2天2夜沒睡覺之後,開口說話的聲音竟和年輕人一樣,從此以後,我們的學員都善意的笑稱她為「鐘小姐」。

(三) 用正面的觀點看同修

有一次,我們到中領館發正念。那時,我突然感到身體輕飄飄的,好像在飛一樣,而且感覺到自己在無限的擴大。雖然,那時我是閉著眼睛發正念,卻看到我隨身攜帶的行李推車變的越來越大,最後擴大到幾條街之外的第9大道上來了。我仔細的想了想,為甚麼會這樣呢?我們知道曼哈頓是清除邪惡的主戰場之一,救度眾生是隨時隨地,一刻也不容緩的。由於我考慮到許多的老年同修會提不動隨時都需要的簡介,於是我將行李推車補充滿簡介並隨身攜帶展板和橫幅,以便和同修們在搭地鐵,或等車時,可以隨時拿出來向人們講真相。而我這樣做,並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救度眾生,所以我想是慈悲的師父為了鼓勵我,讓我看到我的行李推車變大吧!

然而,在當中,我也學到一些深刻的教訓。因為有一陣子,在我的思想中,如果想的是無私的利益他人,那麼,行李推車就會變的越來越大。假如念頭裏,為的是滿足自己的私,帶有指責或妒忌心,那麼即使是很輕微的一點想法,行李推車就會立刻縮小,小到像指甲那樣小。這使我深刻的體悟到,要做到真正的無私。凡事以救度眾生為考量和使整體發揮出最大的力量來。在同修集體的生活中,要不斷的找出同修更好的特質,並讓大家能夠同心協力,使同修之間能相互協調,而我們在當中不僅要包容別人的缺點,看其優點,而且要真正的溶於法中,修出真善忍來使整體提高。

(四) 注重個人修煉是辦反酷刑展重要的一環

同修們從台灣到曼哈頓講真相,辦反酷刑展,所過的日子是非常緊湊而充實的。因為我們每天不僅要一大清早起床,集體學法、煉功、發正念。接著出門辦反酷刑展,到了傍晚,有的同修還繼續到中領館發正念。

然而,在忙碌的生活中,還得自己做飯帶便當,打掃環境和洗衣服等解決各項民生問題。加上有時住宿的人多,廁所浴室和廚房就得輪流使用,還得注意公共環境的衛生等。這樣雖然很辛苦,卻也是個修煉的好地方。因此,溶於法中使同修間能發揮互助合作的精神就極為重要。

令人感動的是,在我們宿舍的生活中,有的同修幫忙採買伙食,有會料理的同修幫忙煮飯菜,老年的同修幫忙倒垃圾,能幹的家庭主婦幫忙清理廚房和廁所。默默圓容大家的不足。而這些都沒有用人為的方式規定誰得去做甚麼。我們只是自然的發揮著每個人的所長。透過學法修煉,我們互相友愛,互助合作,不僅讓我們擁有一個乾淨舒適而溫馨的家。也不需要誰特別的做管理。

我們辦反酷刑展,講真相,注重個人修煉是很重要的一環。因為當我們一修不好自己,有矛盾不向內找,就會立即反映到反酷刑展上,使得反酷刑展受到方方面面的干擾。而要讓眾生明白真相,是需要同修的每顆心共同來促成。因此不論是在扮酷刑、煉功,或者發資料、講真相,每個都是重要的角色,沒有誰比較重要,比較不重要。同時反酷刑展也是一個整體,是需要同修們共同的配合與協調。因此我們平時在和同修的相處中,能多看對方的優點,包容缺點,隨時修正自己的不足,多為別人著想,就能使反酷刑展發揮更大的效用。

以上是我的心得體會。若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2005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