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歷經魔難師看護 無怨無悔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在二十多年的修煉中,歷經許多魔難和考驗,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有驚無險的走到了今天。回首走過的修煉路,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師父的慈悲偉大,大法的超常神奇,每每想起,我都會激動不已,對師父的感恩,我真的無法用語言表達。藉此次法會之機,我把自己修煉路上的部份經歷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讓同修們也見證師父的慈悲偉大,大法的超常神奇,也以此來表達對師父的無限感恩。

流離失所期間幫同修建立家庭資料點

二零零四年,我地在政法委、「610」的指揮下,公安局對我地大法弟子實施大面積的綁架,關押到洗腦班迫害,最後多位同修被非法勞教、判重刑。當時邪惡綁架我時,在師父的慈悲點化和看護下,我安全走脫了,從此我走上了流離失所的修煉之路。

我走脫後,在同修們的幫助下,去了某市一同修那裏。該同修自己開了一家工廠,白天我在廠裏幹活,晚上與同修學法,做救度眾生的事。期間,我學會了電腦操作、打印等技術,做各種真相資料供同修們救度眾生。

Advertisement

當時,各地資料點很少,周圍縣市的鄉下幾乎沒有資料點,各縣市的資料點一旦被邪惡破壞,真相資料馬上就供應不上了。隨著我對做資料技術的逐步成熟,我就萌生了幫助同修建立家庭資料點的想法。有此想法後,我就馬上行動,由當地同修引見,找到鄉下可以做資料的同修,然後跟同修從法上交流,等同修認識提高上來、答應做資料後,我就先幫同修買電腦、打印機、大小切紙刀、塑封機、各種耗材等做真相資料所需的一切。

那時,我沒有交通工具,從某市科技大市場買好物品後,我就坐客車到鄉下,有時還需倒幾次車才能到達。那時到鄉下的車次很少,每次我都要計算好時間,才能趕上車。到鄉下下車後,再到要去的村莊就沒有車了。沒有車,不管路途多遠,我背著東西步行到農村同修家。每建立一個資料點,我都要往返背兩、三次才能備齊所需的一切。

那時,我流離失所,外部環境又比較邪惡。同修告訴我說,某市科技市場有便衣蹲坑,叮囑我千萬注意安全,甚至有同修直接告訴我不能去科技市場了。我就想,做救度眾生的事,師父法身每時每刻都會保護我,邪惡不敢迫害。每次去科技市場我都正念正行,不動怕心,當然也採取一些必需的防護措施,所以每次都很順利快速的買好所需物品。神奇的是每次坐車都順利到不可思議,有時好像車停在那就為了等我,我一上車,車馬上就走,有時我一到站點,不用等,車馬上就來了,真的是師父提前都給我安排好了。

由於流離失所,安全問題是我最注意的問題,所以每次到同修家送設備,耗材等只要天沒黑,我都在同修村附近的山林裏、溝壑中等著,等天黑了,甚至人們都睡下了,我才進同修家。我要離開同修家時,天不亮就走了。這樣村裏人都不知道我去過同修家,同時也保護著同修。

備齊做資料所需的一切後,我就一步一步的教同修做資料,有的是從電腦的開關機開始教,直到做出成品的真相資料。我把自己掌握的技術毫不保留的、耐心細緻的教給同修,常常忙到深夜,同修們都認真學,有時怕忘了都記下來,一般一、兩週的時間同修就能獨立運作,做出精美的真相資料了。

當時,我在同修廠裏幹活,同修每月都給我四百元的工資。四百元在當時也是不少的數目。這筆錢我都是用於坐長途客車。到科技市場買耗材,在市裏一元錢的公交車我從不捨得坐一次,一律步行。夏天背著沉重的物品,無論多麼口乾舌燥,一元錢的礦泉水我從未捨得買一瓶。因為從我開始建立資料點後,就再沒上過班,沒有經濟來源,所以能節省就節省。

就這樣,在流離失所的八年間,我重複著上述的過程,在一個地級市及周邊的四個縣市方圓幾百里的範圍內,先後建立了三十多個家庭資料點。八年間,我利用晚上的時間穿梭在這些資料點間,默默無聞的幫同修背設備、背耗材,解決著技術問題,做著救度眾生的神聖的事。因流離失所,安全的弦繃得很緊,在同修家過夜,我從未脫過衣服睡,有四、五年的時間我從未睡過一次踏實覺。

在建立這些資料點的過程中,心性的考驗也不時出現。有的同修家人反對,對我態度不好,出言不遜的情況經常遇到。不管他們對我怎樣不好,我都當成提高心性的好機會,都以修煉人的博大胸懷包容他們,總是笑臉相迎。這其中還有一個小插曲:我到一同修家商量做資料,同修同意,可她不修煉的老伴不同意,可是同修頂著壓力,讓我幫她建起了資料點。後來,一次我到該同修家,她老伴臉色就不好看,同修讓我不用搭理他,我們就說著關於做資料的事,說著說著,她老伴就對我拳打腳踢,同修讓我趕快走,我出門還沒等騎上摩托車,他又趕出來了,將摩托車拽倒,並抓著我不放,我掙脫他跑了。在遠處,我看到他情緒失控,當即把我的摩托車點上火。眼看著車被燒毀,我真的不捨得,因為這摩托車來之不易,是同修們湊錢給我買的,它給我帶來了方便,也節省了我不少時間。雖然不捨得,我也不生他的氣,畢竟他是常人。為此同修非常難過,後來她出去打工兩個多月,非要把掙的錢給我另買輛摩托車,我執意不要。

從洗腦班神奇走脫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的一天晚上,某市公安統一行動,對該市大法弟子實施大面積的綁架。那天晚上我也被綁架到派出所,後被轉到洗腦班,雙手二十四小時被銬著。一進洗腦班,我就加強發正念,心裏對師父說:「師父,這不是我待的地方,我要出去做我應該做的事情,請師父加持弟子走出去。」我就這樣一直發著正念。

在第三天晚上,我順利的拿下了手銬。這時,眼前突然出現一道金光,我馬上順著金光來到一窗前,我悟到是師父讓我從這裏出去。我沒有多想,也沒有考慮這是三樓,立即用力將窗戶的鐵棍扒開,縱身跳了下去,然後穩穩的站在地上。

更神奇的是,那時已是凌晨一點多了,洗腦班位於郊區,照理路上沒有任何車輛,可當時卻馬上來了一輛出租車,我坐上車順利走脫了。整個過程既順利又神速,簡直不可思議。我心裏感激著師父,都是師父提前給我安排好了,保護著我,只需我正念去做就行了。

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因手機被監控,我被地級市、縣級市公安局的十多名警察綁架,當時他們來了四、五輛地方牌照的轎車和一輛中型麵包車(車上有監控設備)。一國保大隊長抓住我說:「這下可抓到你了。」我被拉到一派出所地下室,審問了兩天兩夜,我甚麼也沒配合他們。他們說:「你是某某省第一大案,你不說,一切都掌握在我們手中。」

第三天,他們把我轉到縣市看守所。在去看守所的路上,我一直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看守所,我不配合他們的任何要求,甚麼穿號服、出早操、點名報數等等,與我沒有任何關係,因為我不是犯人,我只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背師父的法、講真相救人、煉功、發正念。我還每天不定時間、不定遍數的大聲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整個看守所裏外都能聽得到。

進看守所三天後,我就絕食反迫害。對期間接觸過的人,不論是犯人、獄警、提審我的警察、檢察院人員,全部講真相。對於他們的任何要求,我一律不配合。一個國保中隊長對我說:「我們一問你甚麼事,你就閉上眼睛,一跟你說法輪功,你就睜大眼睛。」我說:「是,因為一說法輪功,我就要和你們說明真相,叫你有個美好的未來。」

看守所獄警每隔三天就讓五個犯人將我四肢和頭按住,強行給我灌食一次,每次我都用盡全力反抗。後來,他們就把我關在一間屋裏,不管我了,我在裏面愛幹甚麼就幹甚麼。裏面的犯人都說:法輪功有勇氣,警察都不敢動。有的犯人伸出拇指向我點頭。一個號長說出去後要找我看法輪功的書。

就這樣,在看守所裏我絕食二十六天。在被非法關押二十九天後,在慈悲偉大師父的看護下,在外面同修的正念加持下,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所謂的某某省第一大案、已預謀好迫害我的一切解體了,我也從此結束了長達八年之久的流離失所的生活,堂堂正正走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

協調本地同修,整體走正修煉路

十多年前的一天清晨,當地公安局同一時間、統一行動,對我地市區和鄉鎮的大法弟子大面積迫害,非法抄家,綁架了大法弟子及家人二十多人,關押到洗腦班迫害,後來多位同修被非法判重刑,損失巨大,教訓慘重。

迫害發生後,幾位協調人馬上召集同修交流,大家一致認為整體修煉路偏離法了,才造成了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分析查找造成此次迫害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1)供應耗材的同修賺錢的問題;2)存錢存物的問題;3)手機安全問題;4)資料點沒有做到遍地開花。

我從二零一二年結束了流離失所的修煉後,開始承擔了本地的主要協調工作。針對以上存在問題,我與其他幾位協調同修一道,在市區、鄉鎮組織交流,對照師父的講法一一剖析,讓我地同修整體上認識提高上來,並做了以下工作:

1)重建家庭資料點,真正做到遍地開花,各自獨立。我們找到能做資料的同修後,一一跟同修交流,常用耗材一律自己想辦法解決,徹底根除了以往耗材由市裏同修統一購買供應的做法,讓同修去掉依賴心,並且杜絕網上購買耗材,不留安全隱患。建議同修到實體店購買也是多個店輪換買,避免一次性大量購買(不存物)。跟技術同修、接資料的同修單線聯繫,注意保密。並且我還在鄉鎮教會技術同修,讓資料點的技術問題儘量就地解決,一些簡單的技術問題我都教給做資料的同修,簡單問題自行解決。

2)做與修煉有關的事,一律不帶手機。關於手機安全問題是前幾年我們每次組織同修們交流的必提話題,由於重視該問題,我地同修都卸載了微信,QQ等軟件。多年來,同修們只要做與修煉有關的事,都能做到不帶手機。

3)不給亂法、破壞法者市場,堅決杜絕亂法、破壞法現象。十多年來,我地也出現過多種形式的亂法、破壞法現象。每次發現後,我都及時和同修們交流,針對亂法、破壞法現象對照師父的法衡量,讓每位同修都有一個清醒的認識,不給亂法者市場,保持大法的純潔。

在大法的指引下,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地同修密切配合,走正修煉路,十多年來,我地沒有發生大的迫害,尤其在邪黨搞的幾次大型迫害,如「訴江」、「敲門行動」、「清零行動」中,我地同修整體上沒有受到迫害和騷擾,平穩地做著三件事。

結語

回首二十多年來走過的修煉路,我感慨萬千。從二零零四年我流離失所失去工作到現在,我一直沒有再找工作,絕大部份時間我全身心的投入到三件事中,經歷的魔難太多太多,其中的艱辛也是常人無法承受的。

我的家人也因我承受了很多,尤其在我流離失所的八年間,當地警察多次到我家騷擾、抄家,並安排不認可大法的鄰居監視我。有一次警察誤以為我回家了,將我家所有的地方翻了遍。值得一提的是,妻子同修和孩子多年承受著巨大的精神壓力和經濟壓力,但他們默默的支持著我,從未有過怨言,這都令我非常感動。

但最令我感恩的是慈悲偉大的師父!二十多年來,無論經歷多少魔難,無論多麼艱辛,在師父的慈悲看護下,我都有驚無險的走過來了。每每想起師父從地獄中將我撈起,替我消去無量業債,又重塑了一個敢於走真理之路的新我,我都會激動不已,所以,無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都無怨無悔。能成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蒼宇間最神聖的事──救度眾生,我無上榮耀!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