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抓緊時間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八日】我從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在二十多年風風雨雨的修煉路上,我始終對師父和大法堅信不疑,無論迫害形勢如何嚴酷,我對師對法從沒有過絲毫的動搖。有師父的慈悲保護,有偉大的法作保障,我生活的踏實快樂,在神的路上,我一步步在兌現著下世時立下的誓約。

修煉前,我是一個性格要強的女人,年輕時人生不如意,結婚後生兒育女過度的操勞,年紀輕輕就把身體搞垮了,疾病纏身,全身上下幾乎沒有好的地方,被病折磨的生不如死,想輕生又捨不得兩個沒成年的孩子,真是度日如年。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得法了,苦盡甘來。修煉大法時間不長,我就變的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世界觀都發生了變化,性格開朗,渾身充滿了活力。那時除了上班及必要的家務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用在學法煉功和洪法上。我活的陽光充實,做夢都在笑,看甚麼都順眼,看誰都可親可愛。那時我就在心裏想:師父把這麼好的法傳給我們,我今生就是甚麼都不要,也一定要這個法,大法深深的紮在了我的心裏。

一、維護大法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風雲突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集團和中共邪黨互相利用,發動了對教人向善、福益社會的法輪大法的殘酷打壓迫害,欺世的謊言毒害了無數的中國百姓。我心急如焚,那幾天,我吃不下,睡不好,難過的天天在家裏哭。與同修交流切磋後認識到,師父和大法蒙冤被迫害,我們作為在法中親身受益的大法修煉者,要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維護大法是大法徒義不容辭的責任。於是,我放下了生死,先後五次堂堂正正的進京為大法討還公道。

第一次進京,女兒小同修非要同去,我告訴她去後危險,也可能回不來,女兒聽後表示:死也不怕。在天安門廣場我們被非法抓捕,關押在北京體育場,在烈日下暴曬,後被本地公安拉回。我和一個同修決定用寫信的方式向中央領導人反映真實情況。我們把法輪功是甚麼,我們自己修煉後身心的受益和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情況認真的寫了出來。

二零零零年元旦前,我和我們本地不少同修又去北京證實法。這天,天安門廣場有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同修,大家彼此心靈相通,一個眼神就知道是同修,我們和成千上萬的世人一同見證了二十世紀最後一天世紀交替之夜的壯觀場面。那天子夜十二點的鐘聲響起了,廣場上的人們歡呼聲雷動,人們潮水般的湧向了天安門的方向,此刻有上百名大法弟子們聚到了紀念碑下,齊刷刷的坐下打坐,很快又從四面八方湧來的大法弟子也不斷的加入了其中。一會兒的工夫,很多警察也撲了過來,開始施暴抓人。我坐在前面,被四、五個警察拳打腳踢,揪著頭髮往警車上拖,頭髮被扯下了一大撮,全身被打的青紫一片,被拉到了天安門派出所,隨後被拉到了當地駐京辦,又被酷刑折磨,被背銬一個多小時,胳膊和手麻木,失去知覺,小手指頭半年後仍無知覺,但無論身心承受多大的痛苦,我仍對師父和大法堅信不疑。

我還幾次被綁架到本地洗腦班迫害。二零零二年我被綁架到洗腦班後,因不轉化,被四、五個惡人毒打酷刑,被綁鐵椅子,被打毒針,洗腦班的女頭目喊著號子,指使打手們圍毆我,我就認定大法就是好,堅信不動搖。他們妄圖從精神上摧垮我,把我綁在鐵椅子上八天八夜不讓我睡覺,這些都動搖不了我信師信法,堅修大法的信念。

在那嚴酷的歲月裏,我就是憑著一顆信師信法堅定的心,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才一步步的走了過來。

二、抓緊時間救人 兌現使命

通過不斷的學法,明悟法理,我知道今生能得到這個萬古難遇的高德大法,個人修煉提高圓滿不是來世的目地,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這些年來,我聽師父的話,在學法修好自己的同時,抓緊時間,利用多種方式爭取多救人。

這些年,我在面對面講真相的同時,大量的發真相資料是我救人的一個主要項目。我住家周圍幾公里的樓群,我基本都已發遍,也經常到比較遠的地方發。《九評》一書發表後,我認識到了這本書對揭露中共邪惡,讓世人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遠離邪黨,生命能夠得救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所以十幾年來,我很重視發《九評》,大概發了有上萬本。《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發表後,我也認識到了此書對救人作用也是巨大的。所以我也很重視發放,估計到目前也發了超過三千本了。在發放過程中,明慧大冊子和其他資料配合的發,每週發一百二、三十本到二百本。我珍惜每一份救人的資料,每當發出一份資料時,我都會加上一念:資料啊!你一定要充份發揮救人的作用。每天上午,有時中午、晚上和下雨天,我沒有特殊的事情要做,都要外出發資料。

發資料時,我的心態平和,沒有怕。我知道,師父時刻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我們是在救人,是在做最正的事情,只要我們做事的心態符合了法,邪惡是不敢靠近我們的。我們和所有眾生的關係都是救度和被救度的關係,而不是迫害和被迫害的關係。所以,我發資料時沒有負面思維,心裏只有一個純淨的想法:盼眾生快明真相得救。今天來到世上的人都是層次很高的生命,多數都是盼大法救度的,但也有少數是來起負面作用的。

上樓發資料如碰見人時,我總是面帶微笑,大大方方的主動和對方打聲招呼,覺的這人挺可親。下樓碰到人時,我會熱誠的招呼:回來了。人們一般都客氣的回應。此刻我也會很自然的在心裏發出強大的一念:我是來救人的,你們回家後一定好好看看救人的資料,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在疫情期間,在封路封小區的情況下,我沒有受到任何影響,資料照發不誤,一天也沒有耽誤。

近幾年,明慧又增加了利用展板講真相的項目,展板設計的圖文並茂,美觀大方,內容豐富全面,將其貼在乾淨顯眼的地方,眾生看了之後,一般都會明白真相得救,我覺的這個項目很好,對眾生得救作用一定是巨大的。我想,只要能多救人,我就應該去做。於是,我和兩個同修配合,我們三人大量的貼展板。幾年來,我們從市區到全市鄉鎮幾乎都貼遍。在市區貼時,白天先選好地方,晚上出去貼,都是貼在人多顯眼的地方。如:趕大集的地方,市公安局的牆上,法院公告欄上,公交站點,商場外面等,貼的範圍廣,為叫更多的眾生都能看到。去農村貼時,一般是晚上九點鐘開車去,十二點前回來。我們一路發著正念,念九字真言,心情愉悅,沒有怕心,有時碰到夜間巡邏的也都從容應對,雖然貼的數量不少,但在師父的看護下,未曾出現過問題。

前幾年發神韻光盤,需求量很大,我不等靠要,不給做資料的同修增加壓力,我自己買了設備,動手自己刻錄光盤,刻好了再自己出去發,刻多少發多少,發完了再刻,不浪費和積存資源,也不耽誤救人,根據情況自己把握,既安全又方便。那幾年,每年我都大量的刻錄光盤,大量的發光盤,人們都願意要,在救度眾生中也發揮了一定的作用。

三、九字真言溶於生活中

二零一七年冬天,我騎電動車直行,突然一輛轎車從一側路口衝出,朝我撞過來,我被撞的從路一側飛到路中央,轎車的保險槓都撞碎了。那一瞬間,我腦子裏閃出一念:我是煉功人,沒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真的是沒有事,渾身也不疼,我自己爬了起來就要走。司機嚇壞了,又掏錢又說好話,非要叫我去醫院檢查,叫我記電話,我走都不讓走。我想:這是個有緣人,來聽真相的吧?我告訴他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有師父保護,真沒有事。又講了大法真相,他很接受,並痛快的做了三退,最後我叫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走了走給他看,他還是不放心,我騎上車子走了,他在後面開車跟了一段路才走了。幾天後我洗澡時,女兒發現我臀部青紫一片,我才告訴她車禍的事,她連聲稱神奇,說是師父保護了我。不光我自己重視念九字真言,我們一家三代十口人,平時都誠心敬念九字真言,三個家庭平安幸福,都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

四、全家支持大法 ,受益匪淺

我家四口人,丈夫和兩個孩子,都從我身上見證了大法的美好和超常,都相信大法,支持大法,也都很支持我修大法。我進京上訪,兒子打出租車送我上車站,兒子還為保護我被公安綁架關押。女兒是小同修,年紀不大,對大法卻很堅定。沒有修煉的丈夫那時經常因工作出差,一次還把一個打壓後放棄修煉的學員講的又開始修煉了,在家裏他主動多幹家務活,讓我有更多的時間做大法的事。

那年,我第四次進京上訪回來後,單位帶著上面的紅頭文件逼我放棄修煉,我不配合他們的無理要求,他們把我從單位除名了,並說停發退休工資。丈夫知道後背著我,多次找市委書記,市長,信訪局,勞動部門,要他們拿出開除和停發法輪功學員退休工資的法律依據和有關文件,他們拿不出來,就互相推諉。丈夫不灰心,也不讓步,就一直不停的找,最後申請了勞動仲裁。開庭那天,我當庭堂堂正正的講大法真相,邪黨部門和單位狼狽為奸,我們當庭沒有贏。後來不長時間事情出現了轉機,他們主動找到了我,快速給我辦了退休手續,並發了工資,我心裏清楚,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管著。

丈夫雖不修煉,但他很尊敬師父,每逢過年過節,他都是主動的給師父發賀卡,還能寫幾首小詩歌頌師父和大法。他樂觀開朗,七十多歲的人身體健康無病,甚麼活都能幹。

兒子相信大法,支持我修煉,無論我進京上訪,被關押,還是他自己被無辜的關押,從未對大法說三道四,走到哪裏都說大法好。他自己開了個飲食店,多年來,每逢過年,都貼上大法對聯,兌換大量真相幣向外找零錢,店裏生意紅火,家中一切順利。去年一家四口移民國外後,常到真相點聽真相,看資料,還想參加九天班。現在發展趨勢很好,生意日漸興旺。

女兒從小跟著我修煉,十幾歲的孩子,自己選擇兩次隨我進京上訪。第一次,隨我一起被關在體育場。第二次,她到廣場打開了橫幅。又隨同修被綁架到本地駐京辦。回到學校被老師在全校師生大會上點名批評,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壓力和傷害,但她對大法始終堅信不動。抽空就學大法。大學畢業後,很順利的找到了一份稱心的工作,收入可觀。現在她已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全家人都誠念九字真言,一家四口生活美滿。

我簡單的回顧了一下修煉經歷,好像有說不完的話,感觸太多了。師父為我們付出太多了,每時每刻都在看護著我們,期待著我們。弟子感恩慈悲偉大的師父!叩拜偉大的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