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 從「為我」變「為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名工科高校理工科教師,於一九九八年七月開始正式修煉法輪大法

修煉大法 瘦弱變健康 抑鬱變開朗

當時我看到本市各大公園、路邊廣場有人煉法輪功,個個都是很祥和的面容,就十分羨慕,心想:我要像他們一樣該多好啊!

當時的我,正處在家庭魔難中,那種內心的痛苦,簡直是一刻也不停歇,覺的喘氣都費勁,整個人顯得疲憊、憂鬱、無助;身體也是弱不禁風,吃稀飯都是一個米粒一個米粒的撿著吃;不願意上班,不想見人,世界對我來說是灰濛濛的,一切喧囂與熱鬧都與我無關,感覺似乎與世隔絕。

自從讀了《轉法輪》,我一下子明白了,人的所有不幸與痛苦,都是人的業力所致,人與人之間都是業力輪報。誰對誰好或不好,都是有今生或累世的因緣。而之前的我,是按照人對家庭幸福的理解:我就應該得到對方的關心,對方就應該按我期望的那樣;無限放大自己的付出,眼裏只有別人的不好,看不到對方的好;不如我意,就認為命運對我不公,就抱怨不平,陷在這樣一個思維怪圈裏不能自拔,身心疲憊。

明白了這個法理,我的心結一下子就打開了,每天變的樂呵呵的,吃飯也香了,身體也胖了、有勁了,以前板書寫幾個字就累,現在寫幾黑板都行;也願意主動與人說話了,從家到單位可以一路騎車子上班了,看著天似乎都比以前的藍,我又可以溶入人世間了,但變的快樂無比!

修煉大法 開智生慧

邪黨迫害大法後,我因堅持修煉大法、傳播法輪功真相,曾被非法判刑,被單位開除。出獄後,我面臨如何謀生的問題。因以前是教師,也就想幹教師的行業。由於自己英語比較好,也喜歡英語,也想著將來有可能出國,就想做英語課後教輔工作。我雖是博士畢業,但是學工科的,也沒有英語的教學經驗,教英語也就是個想法。

二零一七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聯繫到一家英語課後輔導機構,開始只能做打雜,有空的時候聽聽課。好在一年後,機構開始面向小學生招生,主管不拘一格,給我做了簡單的培訓、試課後,便讓我上崗了。

大法修煉以真善忍為準則,這在當代急功近利的社會裏,真是一股清流。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大法給了我很多智慧,使我在觀察、認識和解決問題上有著與常人不同的視角和出發點。

我在教學中發現一個現象,現在應試教育的環境下,家長為了孩子出人頭地,學校為了本校的升學率,忽視了孩子的認知規律,把孩子變成了學習的機器。為了成績,無論是家長,還是學校,或課後輔導班,都只注重孩子的詞彙、語法的掌握,忽視了語言是人類表達思想與情感的工具這最基本的功能,割裂了語言與人性的關係,把活生生的語言肢解成一個個冰冷的英語單詞、一條條生硬的語法規則去機械的記憶、機械的重複,從而違背了孩子對語言的認知規律,使得很多家長為孩子搭了不少金錢、時間和精力,學了很長時間,反而走入了英語學習的瓶頸,使得英語學習成了一件痛苦的事情。

我在教學實踐中,在大法的引領下,拋棄常人追逐利益的目地,心中想著怎樣真正符合孩子英語學習的認知規律,給現在學業日益繁重的孩子一個輕鬆愉快的、高效學習英語的方法,避免孩子英語學習走上歧途,同時還要照顧學校的學習內容,因為成績是壓在家長和孩子身上的一座山,這個問題也必須解決。

國內英語教材小學部份,是在邪黨的所謂教育方針下編的,沒有英語國家正常社會的人文氣息、沒有國際視野,是個四不像的東西。我們選的教材是國外編的,展現了一定的人文氣息與國際視野。閱讀課文展現了國際正常社會生動的家庭生活和社交場景,對話體現了人與人之間的尊重,並配有具體、生動、形像的圖片。

大法修煉,開智生慧。逐漸的,我摸索出了適合孩子心理的教學方法,先領孩子對課文或對話的情境有一個全面整體的理解,或是日常生活,或是各種活動;分析其要表達的情緒,隱含的資訊,就像找寶一樣,激發孩子們興趣;展現給孩子對話或課文中積極向上的、幽默樂觀的、理解、尊重他人的善與和樂的氣氛,讓孩子們感到喜樂;從語言學習上,先看課文中描述事件的整體時間決定主體時態,再引導學生分析整個事件順序、人物關係、各種邏輯,學生有了整體的認知後,再對照情境,由詞到句引導他們試著用英語表達。在這種和文中人物、事件有了情感的溝通和共鳴後,學生就會積極、主動、自然的表達,老師在學生的表達中提示語法點。一篇課文下來,簡直就是學生自己在說文了,為了表達,一切詞彙、語法、時態、習慣用語,都水到渠成的被他們自動的去應用了,學起來既快又有興趣。在我的英語班裏,孩子們都積極主動的表達,很有興趣。

我從開始英語教學到現在,從教一個學生,到現在二十多個學生,幾乎一半都是本市重點中、小學的老師的孩子,很多還都是英語老師的孩子。在英語課後教輔機構競爭激烈,網絡教學日益成熟的今天,走到這一步,實屬不易。

而這些成績都是我在大法的引領下,一步步走過來的。沒有大法做指導,我做不到這一點。當然孩子個體區別是很大的,家長的對教學理念的認知也各有不同,還是有很多需要進一步改善的地方。我相信在大法中修煉,一切都會有更大的突破!

修煉大法 從「為我」變「為他」

一天回家,發現廚房上方沿煤氣管處往下漏水,以為樓上可能洗衣服不小心出水,滲完就好了。可是觀察一天,不見減少,便去找樓上的住戶。樓上住著一對七十多歲的老年夫婦,他們說話客氣,也下來看,但對我說要觀察,我說好。觀察了一天,漏水還不見小,又去找他們。他們還是拖著不動。我就有點急,耐下性子說:咱都不懂,得找水暖工,您歲數大,我去找。找來水暖後,他們說那水暖工沒有經驗,要等他姪子來,而姪子在外地,暫時回不來。這一拖就已經三、四天了,棚頂都成塊的掉白皮子了。

後來老太太看拖不下去了,就說,這錢得咱們一家一半。我當時就說:「我們家那年給樓下漏點水,不僅自己花錢把洗漱間從新做了防水,還賠了人家五百元。您這麼說好像不太合理吧?」但老兩口就是一口咬定要對半劈。我瞧不起人的心起來了,賭氣的大聲說:「那就我們全掏!」然後又說:「大娘啊,您歲數大了,您還是找您家孩子來處理這事吧!」

這時大娘打電話給他姪子,我想那姪子在社會上處事,不能像老人這麼糊塗,可電話那邊傳來那姪子的聲音說:「他們既然說掏錢,就讓他們掏!」我聽了心裏升起一股火,冷著臉、摔門就出去了。但出門的一瞬間,餘光瞥到那位大爺坐在沙發上搓著手,很不安,顯然受到了很大的壓力。我回到家,冷靜下來,心想,那老人就像我父親一樣,我怎麼能這麼不善呢?老人節約慣了,怕花錢,人老也容易脆弱,一遇事就會緊張,我怎麼能這麼惡呢?!真、善、忍咋修的?心裏升起對老人心疼的心。

穩了一下情緒,我又上樓去了,真誠的說:「大爺、大娘,我剛才錯了,我不應該對你們吼,還摔門。剛才看到大爺搓著手緊張的樣子,我想起了我父親,我真不應該對你們這樣,對不起,你們不要緊張,你們歲數大了,花錢仔細,這個錢我掏,我現在再找一個有經驗的去。」說著,眼裏竟然噙著淚水。剛說完,眼看那大爺輕鬆的鬆了一口氣,大娘也熱情的說:「咱一塊兒想辦法!」就又打電話找他姪子,電話遞給我讓我說,我也沒想錢的事,就說:「咱共同想辦法怎麼能解決好這個漏水的問題,不要找個沒經驗的,給老人家裏東砸西砸的,給老人增加負擔。」結果電話那頭說,他的一個朋友搞水暖,給他打電話,他會來。我們打電話聯繫那位朋友,那位朋友活多,約第二天早上五點多就來,我告訴他們和我們聯繫,我來接他們,不要打攪老人休息。

第二天,那朋友如期來了。他們很專業,有設備,很快就找到漏點,小半天就解決了,沒要我們一分錢,因為他們和老人的姪子是朋友。讓我倍感遺憾的是我曾因講真相被非法判刑,自我保護的心障礙著我沒有抓住機會給他們講清大法的真相。

我在大法中修煉二十多年了,每當我想起在大法中的受益,想到我在工作中一點一點的領悟與靈感,想起在經歷魔難中,在大法法理的引領下,由惡到善、由為私到為他的轉變,就會從心中升起對大法與師父感恩的心;每當我沐浴在大法祥和的煉功音樂中,聽著世尊那慈悲的法音,體會著祥和、殊勝美妙的感受,每當學法時靜下心來詠誦著師尊那充滿智慧與慈悲的話語,都會從我內心深處發出這樣的感歎: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