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干擾 柳暗花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至今修煉二十多年了。在正法修煉回歸的路上,雖然走的磕磕絆絆,但在偉大師尊的保護下,還是走到了今天。談一下自己在正法修煉中的幾個片段,互相交流。

一、背法

二零零三年,從勞教所回來之後,我更體會到了學法背法的重要性。修煉人離不開法。在那邪惡的環境裏,我們看不到師父的《轉法輪》,只能背誦師父的《洪吟》和經文。還有同修冒著危險傳進來的新經文,同修互相傳遞直到背會為止。

那時候,我每天無數遍的背誦:「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心中有法才有正念,使我放下了怕心,在勞教所裏敢證實大法了。獄警用腳踢我,我照樣寫上落款:大法弟子。

我出冤獄之後,就抓緊學法,可是學《轉法輪》時總是心不靜,嘴裏念著法,腦子裏卻在想其它的事,思想業力嚴重的干擾我學法。我這不是白學嗎?而且對法也不敬啊!所以,我決定背法。

那時候,我也很精進,簡單的做一下家務,再做好三件事之外,有時間就背法,我開始一段一段的背,反覆的背,直到背會為止,然後連起來背,在背的過程中得集中精力,因為思想一溜號就背不下來了,所以能做到靜心背法。但是就這樣背完一遍之後,再從第一講背又忘了許多。丟字、錯行那就更不用說。這樣背法背了十多年。

師父講:「我的書字字都是我的形像和法輪,每句話都是我講的」[2]。

這部法是我們回家的天梯,儘管是用心背法,但背法時丟字、錯行,那也是在間接破壞了法,改動了法。因為我們在小組都是通讀學法。我聽說我市有個同修法背的好。我心想,要是也有個同修和我在一起背法多好,互相看著,糾正背錯的地方,就好了。心想事成,有了這個願望,師父就安排了這位同修到我們學法小組學法,她背法就和我們通讀法一樣流暢。我想:她是把法真正的裝到心裏去了,現在,我有緣和這位同修在一起背法、學法,真好。

二、善意、正念可清除干擾

二零一三年,由於女兒生孩子,我到了外地。在家鄉時,我都是面對面把真相資料送給有緣的人。來到外地大城市,人生地不熟,真有放不下的人心,所以,我就採用了另一種方法,把翻牆小光盤放在每輛私家車前面兩個雨刷中間,很顯眼。我一般都到鬧市去發,因為車輛流動量大,這樣光盤很快就能被車主拿走,而且車來車往效果很好。在師父的保護下,一切都很順利。

但不知不覺中我就起了歡喜心,結果被邪惡鑽了空子。那天,我在一條馬路的右側發小光盤,然後,橫跨馬路到了左邊,沒等再發,忽然聽到後面有人大聲喊叫著:「你站住!你站住!」我感覺這是在喊我。當時,我想事情發生了,不能跑,不能害怕,我有師父在管。師父講:「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3]。師父的法給了我正念,我很沉穩,開始時沒回頭,就當他在喊別人。後來,忍不住一回頭,人們的目光就都集中到我這來了,這個人從大路那邊一直追到我跟前,喊了一聲:「站住!」我盯著他問:「您在喊我嗎?」我用了您的稱呼,「不好意思。」我雙手合十,滿臉的善意,打量了他一下,他是一個中年男子,很胖,這一追我,累的滿臉通紅,氣喘吁吁。我輕聲的問:「您有事嗎?」

看到我滿臉善意、鎮定的問他,沒想到他態度來了一個180度大轉彎:「你這老太太,我在車裏坐著,你就直接給我唄。」他說道,我雙手合十,發自內心的對他說:「真的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在車裏坐著,我要知道就直接送到您手裏了。對不起,讓您跑這麼遠。」他看到我的善意,又說:「你走吧!」我雙手合十說:「謝謝您,您好好看看這光盤吧!」他走了。背後的邪惡解體了。

那一年,我記得和同修發神韻晚會光盤的時候,執著於一個地方發光盤,春季農民進城要購買種子、農藥等春耕農用品。他們大多都是三個、五個的結伴買東西,我們就利用這個機會,把精美的神韻光盤送到他們每個人手裏,然後簡單的介紹神韻的內容,他們都非常喜歡要,拒絕的人很少。所以,我倆每天上午九點至十點必去。

有一次,剛給幾個農民青年發完光盤,還沒走呢,突然來了一個商店的老闆,他大聲喊:「你們天天在這裏發光盤,趕快走,再來這裏發,我就打電話叫警察來。」嚇的其中一個人把光盤隨手扔在地上就跑了。我上去把光盤撿了起來。過後我倆向內找:光盤發的快,起了歡喜心。師父也在用這個老闆的嘴點悟我們安全第一,更不要執著於一個地方,容易出現危險,並且悟到:在講清真相、證實大法的過程中,沒有師尊時時保護,我們甚麼都做不了,更談不上甚麼救度眾生。

還有一次發台曆。精美的台曆世人都喜歡要。我那天發的很順利,而且還勸退了幾個人,心裏挺高興。然後,碰到了一個環衛女工,給她台曆,她沒要,而且臉上冷冷的,我看到她從兜裏拿出手機打電話,沒有多想,其實她是給派出所打電話,報警了。(派出所就在附近)我沒注意還是往前走,又給一位婦女一本台曆,並且把她勸退了。這時,有個修車的小伙子在我身邊看著我,笑嘻嘻的對我說:「警察來了。」我以為他在嚇唬我,也沒在意,他又說:「警察來了。」我一看,一個警察已經從道路那邊直奔我走來了,這時想走都來不及了。警察走到我身邊,從我拎著的包裏把剩下的幾本台曆拿出來,問我說:「從哪弄來的?」我說:「那能告訴你嗎?這都是好東西,你看看吧!」說完,我才發現這不就是我家原來住的那個地方的片警嗎?這時,他也認出我來了。他又問:「你是不是從外地拿來的。」我說:「從哪來的不重要,這都是救人的。按真、善、忍做個好人不好嗎?你接觸大法弟子這麼多年了,你是清楚的。」我叫著他的名字對他說:「你甚麼樣,我心裏可是有數的。」他沒有再說甚麼,就讓我走了。是偉大慈悲的師父又一次替我化解了這次魔難,感恩師尊。

三、打語音電話,救度有緣人

在外地女兒家,我也經常回家鄉。家鄉的同修都很關心我,生怕我跟不上正法的進程。一次回家鄉,有個同修跟我說:「咱們現在有了打語音真相電話的手機,你要不要?不是實名制的電話卡,有緣人聽了語音電話真相內容,聽明白了同意三退就能得救。你空閒時間又不多,對你來講很實用。」我聽了之後,非常高興,這太好了,能直接救人。我當時就買了五部語音手機,又買了卡,而且卡裏沒錢還能充值,這多好。

同修教會了我如何撥打語音電話。但是,打語音電話涉及到一個安全問題,手機容易被定位。聽說有的同修帶著手機坐公交車輾轉來回,這個辦法好,也很安全。我哪有那個時間啊!我就在家裏打吧,我選擇時間是晚間七點到八點這個時間段,這個時間段,人都吃完飯了,還沒睡覺。我求師父加持,正念加持,五部手機同時打開,放到陽台上。這樣一來,每晚打一個小時的真相電話,有一次最多退了七人,每天都有幾個退的。我把三退的名單,讓我的孩子用電腦發送到退黨網站。用語音電話講真相,大概退了六百人。

回想二十多年所走過的修煉路程,我能順利的走到今天,化解危難,不懈前行,每時每刻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看護。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謝謝偉大的師尊!不管正法時間的長短,我會一直堅定的走下去,直到正法最後,圓滿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