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政法委書記點頭 公安局長笑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一日】我修煉法輪大法最大的受益就是身體輕了,喘氣順了,心境好了。想當年我臥病在床的時候,曾經和女兒說過這樣一句話:「人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是最大的幸福。」學大法,健康、幸福我都得到了。

修大法 身心受益、親友受益

修煉前,我在家一手遮天,家中所有事都我說了算,沒有丈夫說話的地方,他的工資我全拿過來,他連休兩個班我就和他吵架,把他管的死死的。我不缺吃、不缺喝、不缺錢花,身體卻垮下來了。十年前,我家買了房(樓層六樓),從此結束了租房漂泊的生活。剛剛爬六樓有點怵,每天回來都要在樓門口抬頭望望頂樓停頓一會兒再上。

我慶幸修煉了法輪大法,《轉法輪》使我第一次知道了生命順應真、善、忍做好人會有厚德,否則做壞事會造業。讀完最後一頁的時候,想這個法教人怎樣做好人,我要學這個大法,自己管好自己。

對照大法師父的要求,對照真、善、忍的理念,我發現我多年來爭鬥、強勢的思維、為私為我的人生價值觀全是錯的、背離的、擰著勁的,所以生命走進了死胡同,沒路了!

學大法使我輕鬆的把煙戒了。以前我幾次決心戒煙都戒不了,有時戒一個多月又抽上了。修煉使我身體的變化也很大。有一天我盤坐的時候就感到氣管擴寬,感到有兩釐米多寬,上下呼吸特別舒暢,那舒服啊,太好了。到現在,我也是底氣十足,全身是勁。

我今年五十五歲,前幾天我去看望小姨,她臥床,我把她抱到沙發上去了,把床品換乾淨,整理好後,讓她年輕的兒子把她抱回來,他說:「我抱不動。」我上樓跑著上,身體輕飄飄的,心情愉悅,充滿活力。感謝慈悲的師父,感謝讓我得到大法的同修,我要把世間最美好的事情與人分享,告訴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母親家的鄰居小雲結婚多年也沒有孩子,又黑又瘦。我告訴她:法輪大法是佛法,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中共幹了很多荒唐的事,欺騙愚弄百姓,拉著眾生謗佛謗法,罪無可赦;退黨團隊,別給它背黑鍋。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能祛病健身保平安。她聽明白了真相,退出了加入過的團隊組織,常念九字真言;同年抱上了大胖小子。她見到我這個親熱,叫著「姐姐」 樂的合不攏嘴。

外甥女結婚三、四年了也不懷孕,婆家條件好。姐姐搖頭對我說:「她要沒有孩子,這把椅子坐不穩哪。(兒媳的位置)」我母親有病時見到了外甥女,問她有沒有念九字真言,她笑而不答。我說你念了,不管用是不是?她點頭。我說:「你呀!心不誠,帶信不信的,你看小雲家孩子,大法師父慈悲,對眾生都一樣,你誠心的信,真心的念就管用。」她早就明白大法真相,做了三退,還騎摩托帶我發過真相。她回家同月懷孕了,生了一個兒子。她剖腹產,在醫院見到了我,她說:「刀口疼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現在她公公哄孫子,婆婆做飯,她經營著買賣,春風得意。

講真相 書記點頭、局長笑了

一次同修被非法開庭,那天我們去了很多同修發正念。我在法院左側,國保警察拿手機給我們錄像。我迎上去:「不要這樣,對你不好。」他躲我、又制止我說話,要打電話叫人。我不吱聲了,與他同向向法院門前走,相距五、六米,我祥和的說:「我其實為你好。為了我自己我早跑沒影了,誰找那個麻煩。」他嘴角微動,臉不那麼兇了。我用頭示意法庭內:「這是一個冤案,請把槍口抬高一釐米。」他點了點頭。

我向前走去,那裏有很多警察,來到了法院右側,這裏還有很多同修,我們站到了一起。從法院那邊過來一個穿西裝革履的人,正是我們曝光過的市政法委書記,不乾膠上有他照片。他用目光巡視了一遍警察,向我們這邊走來,走到我身邊時,我閃出一念,救他。我笑著說:「您是領導吧!」他否認:「不是!你是哪裏的?叫甚麼名字?」我笑了:「你太專業了。」他也笑了。我說:「大法弟子是修煉人,這是一個冤案!」他說:「你們上中南海鬧事,還說共產黨不好,換給你,你也得管!」「遇到不公的待遇,上信訪辦找國家領導人反映事實情況,沒有口號,沒有標語,就被誣陷鬧事了。」他說:「你看見了?!」他既嚴肅又嚴厲。我一停頓,「善惡是有報的,你看周永康咋地啦!他官挺大的,錢挺多的,坐大牢去了。不重德沒有福份!法律是維護道德的!現在中國法律是統治階級意志的表現,那麼統治階級要是有了問題,那法律不就是惡法嗎?」他「撲哧」笑出了聲。我說:「明慧網是大法公開網站,憑你的智商上明慧網不是問題,在你面前出現了這麼大一件事情,你說你不知道,被矇蔽了……」我搖了搖頭,他點了點頭,離開了。

在關鍵的時候,是大法給了我智慧,包括說話的語氣,語調都不是我的能力所為。謝謝師父慈悲加持保護!謝謝同修們幫我發正念!從中我悟到,對大法弟子行惡之人是不明白真相的,當他感應到我對他的善心,他就會聽我在說甚麼,他就會明白真相,就會停止造業,得救。

醫院處置室來了一個輸液的患者,後面跟了三個人。一看抬腿邁步就知道是訓練過的,一個留下陪護,兩個走了,我說:「您是領導吧!」他說:「你怎麼知道。」我說:「氣度非凡,與眾不同。」這話他很受用,也想向我炫耀一下,指著留下那個人說:「這是我的警衛。」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是司機。」「您是局長。」他點了點頭,我們的心拉的很近。

我一看處置單上的名字就知道了,他是被曝光過的市公安局副局長,他輸了十多天液,我們有很多機會說話,我叫他局長,他說:「你別這樣叫,你這樣叫我不自在。」我說:「那我就叫你兄弟吧!」他高興的說:「行。」我緊接著說:「兄弟呀,姐跟你說個事,你們別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是佛法,是被冤枉的。」他一怔,收起了笑容,「法輪功開始的時候,沒人管,群眾鍛練身體祛病健身。練練的去圍攻中南海、上天安門自焚、搞政治,不管不行。」我說:「自焚那幾個人是演員,不是煉法輪功的,你可能不信。退一步說,法輪功傳出這麼多年了,就一例自焚的,能說煉法輪功的就自焚?就得消滅?學校兩個學生打架還有出人命的呢,能說學校是培養殺人犯的地方,把學校關了?大法弟子是修煉人!那個中南海那麼容易圍攻下來?甚麼『搞政治』、『現行反革命』、『反動派』等,這些大帽子同出一轍。」「你們抓大法弟子這麼多年,哪個警察因為去抓我們修煉的人被打傷打壞了?」他一下軟了下來。我們誰都不說話了,我知道此刻大法中的慈悲感動了他。過一會兒,我輕輕的說:「這僅僅是一場運動!你們卻糊裏糊塗的和神佛較量上了。」平靜了一會兒,他說:「那政府不讓你們煉,你煉別的吧,別的法門讓煉。」我說:「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怎麼能一瞪眼、一跺腳,都嚇跑了?」他笑了。

過兩天,他主動和我說,他告訴手下兄弟們:「別幹違紀違法的事,別幹傷天害理的事,別幹那個損人不利己的事。」他跟我說最後那句話的時候語氣都是很嚴厲的。講明白了一個人救了一片人。

我只是大法中的一粒子,二十多年來大法弟子就這麼向世人講訴著大法真相,知道身份的,不知身份的,我把他們當成親人,喚醒他,傳給他們大法福音,做好神的使者,走出人,走向神。謝謝師父!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