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女婿變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我丈夫過世早,女兒成家後我就與他們在一起生活。

一成家,人的品性就都暴露出來了:女婿不上班,不說真話,天天上網吧,還拿結婚時收的錢當工資。

女兒發現後說:「媽媽,這日子沒法過了,和他離婚吧!」我說:「我們是修煉人,不能有這個想法。」

在學法中我和女兒知道了一切生活中的苦,都是自己業力所帶來的輪報,是有原因的。女兒、女婿之間沒有緣份也成不了家,只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向內找,修自己的心。

得大法是有福份的,人只要在大法中都能改變。師父說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這樣我暗下決心,一定聽師父的話,走正修煉路,無條件找自己的不足。他倆在錢上有紛爭,我就去我的利益之心,不參與女兒家庭的事,多幹活,少說話,不被常人的情帶動,心中要時時記住師父講的:「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2]。我總像沒事一樣,打掃衛生、帶孩子,做家務。

一次在做好一切家務後,在他們平靜時我單獨和女婿說:「你已經當父親了,你是有義務和責任的,要養育你的女兒長大成人。你得去上班!」這時女婿說:「媽,我得去看心理醫生。我小時候被嚇著過,噪音一大就鬧心。我在家在地裏拔草時腰受過傷,不能幹重活。」我說:「你不用看心理醫生,生活上我有退休工資,現在你就在家呆著,哪裏也不用去,沒事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是修宇宙大法的,你真心念,你就會受益。你甚麼時候覺的好了,你甚麼時候找活幹,行嗎?」他說行。

就這樣他在家呆了兩個來月。一天我的同事到我家說單位招工,你給你女婿送去上班吧。招工頭你也認識,都是我們單位的。

回家我問女婿,這段時間呆的怎麼樣?有班你去上,行嗎?他說行。我就帶他去找承包的同事。女婿上班了。我對同事說:「我女婿到你這上班你別擔心,他幹好了你就留下,幹不好你就開除他。我的目地是讓他學會怎麼樣做人。」

結果幹了不到三個月被開除了。

師父時刻看護著弟子,都把一切給弟子安排好了。就在女婿回家的第二天,同他在一起上班的同事打來電話跟女婿說:「哥,你知道為甚麼把你開除了嗎?」女婿說,知道。對方說:「以後你到別處上班可得改啊!」女婿說他知道了,一定改。

師父讓他身邊的人給他指出的不足,讓他認識到自己的過失,沒過一週,班上的同事又幫他找到了個工作。

現在他當上了合同工,腰病沒治療也沒發作。一切都改變了,我家一切都沐浴在法光中,真是宇宙大法,佛光普照。潤物細無聲,一切都在悄然的發生變化。

「我兒子是給你養的,他聽你的,不聽我的。」每一次親家母來,女婿總是躲閃,說話沒好氣。在外孫女六個月時親家母來看孫女,買的鵪鶉蛋和蝦松。女婿一看沒好氣,說:「買這個小孩能吃嗎?」一摔門就走了。把他母親晾在這不管了。

我忙上前留她吃飯。親家母眼裏含著淚說:我有事回家,坐都沒坐轉身就走了。

女婿回來後我問他:「你喜歡你女兒嗎?」他樂了說喜歡,我說你像她這麼大的時候,你母親像你喜歡你女兒一樣的喜歡你。她買的鵪鶉蛋你能吃不?他說能吃。我又問我女兒能吃不?她也說能吃。我說:「你們不都是她的孩子嗎?誰吃不是吃,她把你養大,吃了那麼多的苦,又給你成家,不易啊!她高高興興的來看孫女,你卻讓她抱著冰冷的心回去了。真要一氣一急得了病,這話傳出去你怎麼見村裏人?!你不落個不孝嗎?你是不是因為沒上班心情不好,又沒錢給她,就這樣對她?」

他把頭低下了,我說下一次你母親再來我拿錢,你給你媽做飯,你能做到嗎?他說能。

打那以後女婿對她母親的態度真變好了。等親家母再與我見面時說:「我兒子是給你養的,他就聽你的,不聽我的。」我告訴她,從前我與她一樣遇事愛吵,不停的絮絮叨叨,愛發牢騷,還把自己氣的一身病。現在我學大法後按照真、善、忍大法去修心,大法給了我智慧,教我理性的看問題,處處為別人著想,每做一件事情要考慮別人能不能接受,別人有沒有難處,看看自己哪裏沒做好,理性的和孩子溝通,他就聽了。

現在親家母在我們不斷的交談中對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也相信大法好,並做了三退,並且也給她姐一家做了三退。弟子在宇宙大法中實修,大法改變了我,也改變了我身邊的人!

在此弟子雙手合十,手捧真心,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法輪大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