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師尊救度 正念面對清零行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五日】二零二零年秋末,邪黨又搞起所謂「清零」,村支書告訴我兒子說,他要「轉化」不了我,鄉政府就來人「轉化」我,鄉政府「轉化」不了,就送到縣裏去。並說我是個重點。這可嚇壞了我老伴和兒子,勸我答應人家。有一天,村支書把我叫到村部去,威脅我:如果不「轉化」,你在這個社會上永遠是個黑點,你的孫子考大學、找工作國家都不要。我告訴他不用擔這份心,他們的前途命運不是中共能說了算的。

我找到同修們給我出謀劃策,一位女同修告訴我:「正念面對,我們是師尊的弟子,站在審判的位置上,掌控話語權,給他們講真相。」一位男同修告訴我:「放下生死,過好這一關,他們來了後,熱情招待,沏上茶水,擺上水果,拉近距離,真心為他們好,全面講清真相。」我心中增強了正念,有了思想準備,感謝同修們的幫助與提醒。

一天晚上,全家正在吃晚飯,院裏闖入十來個鄉政府的人,我對他們說:「大家好!你們辛苦啦,你們多次來我家,我都在班上值班,沒能見一面,今天你們來啦,我們終於能有緣相會,相識就是緣份,如果你們不幹鄉政府這份工作,我不煉法輪功,還請不到你們來我這茅屋草舍。」他們說:「說的太對了。」

老伴兒給他們倒上茶水,擺上水果,我坐在炕沿上,叫他們坐在下邊凳子上,他們拿著水果吃了起來,我趁此機會向他們講真相,我用師尊給予的智慧,從青海上空的臭氧漏洞為甚麼不在沿海發達城市上空出現,到我們家兩門親戚記得上世的事,有村名,有人名,人現在在哪個村莊出嫁,把這些事實都講給他們,證明師尊講的法是千真萬確的正法。

接著又從古羅馬帝國滅亡的教訓,到文化大革命共產黨卸磨殺驢的事實。又講到古今中外各大預言的警示,最後講到江澤民為了一己之私,利用手中的權力,迫害法輪功的前前後後的真相事實,還講到全國公安人員積極替江澤民賣力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的真實情況,給他們講了不退出中共黨、團、隊的後果。

他們幾次想打斷我的講話,我說:「你不要剝奪我的話語權,我講的真相對你們有非常大的意義。」最後,他們說:「我們今天來做你的思想工作,怎麼把話都叫你說了,今天我們到點了,下次再來交談。」臨走的時候派出所所長握著我的手,默默點頭。從那一次以後,這個所長和一警察再也沒來我們家。

後來,鄉政府每隔三五天晚上來幾位人員,從黨委書記、鄉長、到各科室人員輪班來我家,來了一個月後,他們都明白了真相,政法委書記告訴我:「是上頭給下達的任務,我們完不成不行,我們也很為難,你就幫一幫我們吧,給你一張白紙,你在上面按個手印就行啦。你該學的學,該煉的還煉。」我說:「這樣做既害了我,也害了你,我不會答應你的。」他說:「讓你的老伴兒簽名也行,你家小孫子也行。」我說:「我們全家誰也不會答應你的。」旁邊一個賊眉大眼的說:「你不答應,把你弄到縣裏去。」我說:「這樣吧,我在大喇叭裏向全村村民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講完以後,我打坐,你拿刀把我腦袋砍去。我要答應你簽這個字,我就不是中國人。」政法委書記忙說:「不敢,不敢,我們自己想辦法去吧!」那個賊眉大眼睛的從此一句話也沒說,這個清零行動就這樣結束。

幸運得大法

一九九九年春季,我去三嬸家串門,正碰到嫁到市裏的二妹回娘家來,給三嬸家全家播放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和妻子一起坐在沙發上聽了一堂課的師尊講法,我被師尊的講法內容所感動,我覺的這就是我人生追求的真理。

妻子聽了一會兒就睡著了,我明白她腦子有毛病,一身的附體。我們家當時供了好幾個牌位,這仙兒那仙兒的,她平時又燒香又磕頭的,誰也管不了,誰也不能碰一碰那香桌香爐。妻子鬧起來神神叨叨,顛三倒四的,鬧得全家不得安寧,日子也沒法過啦。我們從三嬸家聽了師尊一堂課的講法,回到家後,妻子完全變了一個人,精神和正常人一樣了,同意我把香桌從廚房裏搬了出去,把狐黃牌位也燒了。

寫到這兒,我再一次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救了我們這個面臨破碎的家庭。我從此以後也改正了家庭暴力、罵街、在各種環境中勾心鬥角的惡習。

得法前,我有嚴重的鼻竇炎,家裏藥不斷,晚上睡覺經常鼻子不通氣喘氣憋悶,白天鼻涕不斷,經常流鼻涕流的頭痛,這個頑疾至今已經痊癒。得法前我經常做些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心胸狹隘,和四鄰打的不說話,喜歡睚眥必報。做買賣跟同行勾心鬥角,進貨時偷拿人家貨物,在無知中造了很多業。過往還有太多的做錯的事情,這裏不一一贅述。幸運的是我遇到了大法,得到了師尊的救度,知道了人生的意義!

講清大法真相,還大法師父清白

我得法時間不長,江魔集團就開始了對大法和師父進行全方位的造謠誹謗、抹黑,對大法弟子進行慘無人道的迫害。我把寶書《轉法輪》這本書連續讀了幾遍,從內心把對大法的信仰堅定了下來,我覺的這就是我人生真正所需要的。

後來,我就利用在集市上擺攤做生意的方便條件,向周圍做生意的人們講清法輪功的心性要求,別說自殺和殺人,大法書上告訴連其它生命都不能夠隨便亂殺。他們聽後都說:「講的很有道理,我都想學一學這本書。」

後來,我們得到了一份真相資料,揭露電視上所演的全是欺騙世人,為迫害法輪功找藉口,煽動仇恨。我看過以後非常氣憤,我們商量後,由我把這份真相資料拿到鎮上一家私人複印部大量複印分別去散發。到了二零零零年秋季,這家複印部不敢複印了,說是政府下了命令。後來,市裏同修自己買了複印設備。

到了冬季,下了一場十來釐米厚的大雪,一天晚上我正準備睡覺,市裏二妹給我打來電話,叫我去她那裏取東西。我步行二十里路趕到她家,她告訴我,現在市裏形勢很緊張,警察到處亂搜查,有的同修被綁架,她那裏有一紙箱真相資料要轉移到我家。我回到家後已過半夜。我每天晚上把資料一份份疊好,等到夜深人靜後,自己背著一書包資料,踏著積雪步行去周邊村莊發放。

在魔難中

到了二零零一年的春季的一天,我把剩下的一百多份真相資料帶到一個村莊去散發,剛發出去十幾份,被一個蹲坑的警察綁架,給他講真相,他不聽。他把我綁架到鎮派出所後,我給所長講真相,他也不聽,把我全身衣袋翻了一遍,只翻出五角錢來,回頭氣急敗壞的一拳把我打倒在地上。等到天亮後,他們把我綁架到縣看守所,在看守所每天五點起床幹手工活,晚上十點才停工,中間只給吃一點飯的時間,大小便不自由,還經常挨犯人們的打。我從小到大第一次吃到這樣的苦頭。

家人發現我失蹤後,到處尋找,後來到鎮派出所詢問,知道了我被綁架到縣看守所去了。三個兄弟和我妻子心急如焚,三個兄弟把自己的生意停了下來,到處求人托門路,人家一聽說是法輪功的案子沒人敢管,後來托到了一個和縣政法委認識的好心人,每天領著三個兄弟買好禮品,等到晚上在辦事人的門口邊等著,等到人家逛完了夜市,玩夠回家後,賠著笑臉,跟著人家到屋裏去,低三下四,看著人家臉色說話,最後人家把禮品收下後才告退,來回三十多公里。

後來,家人和我在看守所見了面,家人看到我後都哭啦,看到我人也瘦的非常難看,告訴我說:「如果你不配合寫三書,我們錢也白花了,時間也白費了,人家說把你轉到新疆監獄去,你也就死在那裏了。」我當時沒有了正念,就這樣違背內心,配合邪惡寫了三書,從黑窩裏逃了出來。

回家後,家人們讓我恢復身體後,再去做生意去,讓妻子看著我,功也不讓我煉了,更別說出去揭發江魔集團的醜陋。我跟妻子發生了激烈的抗爭,要求恢復煉功,經過一段時間的抗爭後,妻子管不了我,我恢復了煉功。我雙腿跪下向師尊認罪,請求師尊原諒,我說:「我對不起師尊,我不是發自內心的,心裏感到非常慚愧,我以後要認真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繼續做好證實法的大事。」後來聯繫上市裏同修,在網上聲明所有寫的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尊的言語全部聲明作廢。

在後來趕集擺攤的日月裏,我背著妻子再講真相,往人們車籃裏放資料,弟兄們知道了我繼續做證實法的正事,他們說:「我們吃盡了求人辦事的苦頭,黑白為你奔跑了一個月的時間,為把你辦出來花了近兩萬元的錢,耽誤我們多少收入不說,求人辦事多難呢,低三下四的。」我只能向兄弟們講清真相,理解他們的心境,請他們理解這件事情的重大意義。

環境的好轉,堂堂正正證實大法

隨著師尊正法向前推進的形勢,過了二零零三年後,鄉政府的各級迫害人員,不再來騷擾了。家人對我的阻攔不那麼大了,我利用做生意的方便條件講真相,勸三退,向趕集的人們發台曆、掛曆等各種真相,還有護身符、小扇子等物品。我自己也買了VCD。

二零零九年,我家蓋房子,利用中午工人們吃午飯的機會,給來蓋房子工人們播放天安門自焚偽案,工人們都明白了真相。鄰居們有蓋房的,我也過去給建築工人們講清法輪功的真相,有入過黨的並給作了三退,有來我們村賣東西的人,也把真相講給他們,在各個環境中,碰到有緣人就講。

這些年甚麼樣的人都遇到過,自己也沒記錄講清多少真相,勸退多少三退的人數,反正方圓十里八鄉的都認識我是煉法輪功的。

二零一五年,我狀告江澤民的訴狀被退了回來。從此我一下成了被迫害的重點,鄉政府司法人員到集市上穿著便衣監視我,說我還在繼續做宣傳法輪功的事情,說再看到我宣傳法輪功的事情,就把我送到縣洗腦班去,並且要求我到鄉司法所去寫保證書

這種情況把家裏人嚇壞了,逼我到鄉政府認個錯,兒子和兒媳也向我施加壓力,兒媳說:「你如果不去鄉政府寫保證書,我就和你兒子離婚。」同修知道了我的處境後,建議我離家一段時間,看看情況如何發展,我去了外地同修那裏呆了一個星期,回到家後一切風平浪靜,家人也沒再逼迫我去鄉政府寫保證書。

後來,我也不趕集做生意。兒子在市裏給我找了一份做保安的工作。我在那裏給自學考試的大學生們講真相,給同事們講清了真相,有的給退了黨員,我在那裏上了三年半的班。在這期間鄉派出所,司法所沒少來我家騷擾,向妻子要我的手機號碼,問我在哪裏上班。後來上班的地方的領導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把我解雇了。

後來,我在市裏找了一份清潔工的工作,比之前工作條件寬鬆多啦,我所負責的這段路旁,二十多棟樓房正在建設中,每天中午來路邊小吃攤位前吃飯的有近百號人,我覺的農村人樸實,講真相、勸三退比市裏人容易多。在這裏給他們講清了真相,有的作了三退,他們很容易接受。

悟道與心得

我遭到騷擾與麻煩,有多方面原因,最主要我覺的在修煉心性方面達不到修煉人的標準和大法的要求。特別是我自己愛發脾氣,尤其和家人,沒把自己完全當作一個修煉人去面對家庭矛盾,把師尊講法拋到了腦後,發生矛盾時完全混同一個常人。有時候如果注意守住心性,打坐一兩個小時都能忍受下來;如果和家人發生矛盾後,大吵大嚷起來,把自己完全混同常人了,打坐幾十分鐘腿都疼的難以忍耐。

最後,再一次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感謝全體同修們的幫助,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們給予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