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真是見到活菩薩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二日】千百年的輪迴,億萬年的等待,我於二零零三年底終於清除一切障礙走進法輪大法修煉,成為了宇宙眾生都羨慕的大法弟子!回首十九年的風風雨雨,我盡力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每走一步,全都是在師父的看護下走過來的。

寫出修煉中的點點滴滴,與同修交流,證實大法的神聖和美好。

一、「真是見到活菩薩了!」

二零一零年的一天,我們四個中老年同修(最大的一位70歲,其餘的50多歲)去鄉下發資料講真相。那天我們發的是《九評共產黨》和真相小冊子,還有能掛的真相橫幅和粘貼的不乾膠,每人一包。

做完後坐車返回。車上一位農民老大姐抱著孫子同兒媳坐在我的前排,小孩哭得很厲害,小臉蛋通紅。我問那位大姐:「你的孫子為甚麼哭的這麼厲害?」她告訴我小孩在發高燒,剛從醫院出來。打了好幾天針了還不見好,又不肯吃奶,一天到晚就是哭,真是急死人!

看她婆媳倆急得不行,我就先在心裏求師父救救這個孩子,然後就對那位大姐說:「我告訴你一個好辦法,就看你信不信了。」她說:「只要能救孩子,我甚麼都信!」我說:「那你就跟我一起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這是宇宙大法,是救人的法寶,你對著孩子耳朵念這九個字,我也和你一起念。」我告訴幾位同修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

大概念了六、七遍時,小孩不哭了,小臉也不那麼紅了,燒退了,還能吃奶了。大姐和小孩的媽媽那個高興啊,無法形容。大姐說:「真是見到活菩薩了!」

我就開始給婆媳倆講大法真相,講「三退」保平安,講所謂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是江澤民一夥栽贓陷害法輪功、讓老百姓仇恨法輪功,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製造輿論,其實是在加害老百姓。我告訴她們法輪功是佛法,不是迷信,更不是甚麼×教。

這段經歷車上的人都聽到、看到了,也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了。其中有三人退了團隊,一人退了隊。婆媳倆抱著孩子下車時一再說謝謝,我告訴他們謝謝大法師父吧,都是大法師父的慈悲救度!她倆都說:「謝謝大法師父救命之恩!」

車上的人都說:「法輪大法太神奇了!」

二、正念走出派出所

二零零八年我們三個老年同修去物流貨運站發資料講真相。那裏人很多。我和一個同修發完資料,另一個同修還沒發完,就等她發完後一起回家。

突然聽到警車喇叭響了!接著看到它直奔我們而來。我們都沒慌,也沒害怕。我就想不能讓他們抓走,要趕緊離開。一個警察追上來說:「你往哪走?跟我們走一趟。」我說:「我們沒犯法,你抓我們幹甚麼?」他說有人舉報了我們。

一上警車,我就求師父救弟子,然後一直發正念向內找,並跟警察講真相,告訴他們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法輪大法是佛法,洪傳全世界上百個國家和地區,唯獨中國不讓煉,這正常嗎?按「真、善、忍」做好人,為別人著想,沒做壞事,發資料講真相是合法的等等。

在派出所,我們被一人一個房間隔離非法審問。問我和那兩位同修互相認識嗎?資料是從哪裏來的?資料點在哪裏?還跟我要了我丈夫(同修)的電話號碼。我反問他:「發資料有罪嗎?資料是讓人明白真相得救度的。就是救人的。你們拿去也認真看看,看明白了,知道該怎麼做了,你們也就得救了。」

我們幾個都不配合他們,都是零口供。

後來他們又要我們寫所謂「保證書」,說寫了就讓我們回家。我說我沒犯罪,寫甚麼「保證書」!保證甚麼?我就寫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警察看後就兇我:「誰叫你寫這個的?」我說:「我師父叫我寫這個的,我只會寫這個。」

他說他能背《轉法輪》,我說:「你背得出《轉法輪》,幹嘛還抓我們大法修煉人?那你就是好壞不分。你現在就放我們回家吧。」

我知道師父就在我們身邊,那個時候另外空間真是正邪大戰。

警察又打電話給我丈夫,告訴他我在派出所。我丈夫問警察:「為甚麼抓她們?她們幹了壞事嗎?」警察說:「是別人舉報的,我們例行公務。」丈夫告訴警察,他在鄉下照顧有病的老娘,家裏只有個讀書的小孩還等著我回家做飯,讓他把我們放了。我們都是好人,讓警察把槍口抬高一釐米,功德無量。

我也一直給他們講真相,發正念清除迫害我們的邪惡勢力,心裏說:「這不是我們呆的地方,今天一定要回家,我們還要救眾生呢!」

下午一點半左右,警察說:「現在放你們回家,今後注意點。」並告訴我們怎樣從派出所走到公路上乘公交車。我們說了「謝謝」之後離開派出所。

三、幫病業中的同修闖關

二零一六上半年一天上午,一位做資料的大姐同修去集市發資料,發完資料回家時覺的不對勁,渾身無力。第二天早晨煉動功時,手抬不起來,舉不上去,感到整個身體很吃力。幾天後,狀態越來越差,她很著急,就想到我家來。

她告訴我她做了個夢,要到我家來。因丈夫到外地女兒家去了,我當時就答應了。因在我家有個學法小組,一個星期學法兩次,堅持了七、八年了,場很正,能量也很強。我心想我一個人能力有限,就找了一位學法組裏的同修來幫忙。

過病業關的同修是被兩個同修攙著上樓到我家的,進門後就癱坐在地上,無法坐到沙發上。我倆把她硬拉到沙發上。我們三人天天高強度學法、聽講法錄音、背《洪吟》、學經文、煉功、發正念,各自向內找提高心性,形成一個整體,不給舊勢力迫害同修的機會,只走師父安排的路。

既然同修選擇到我家來,而且是在夢裏點化她到我家來的,這其中有甚麼因緣關係呢?既然選擇了我,那麼我就有責任去幫她闖過病業關。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1]我跟大姐說:「我們要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你把一切都交給師父。修煉人沒有捷徑可走,只有多學法,學好法,在法中提高,多發正念,向內找,另外搞好營養搭配,你一定能闖過這一難關。」她說:「是!」

結果她真的一天比一天好,人也有精神了,過了七、八天完全好了,這一關闖過去了。她很高興,也很感激我和幫助過她的同修。我們都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我們三人繼續出去講真相,勸三退。

同修完全好了,她丈夫(也是同修)來我家把她接回家。信師、信法十天闖過一大關,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

四、資料點是熔煉人的好場所

我家的這個資料點建了四年了。知道做資料是個很神聖的事,是要吃苦、修心性的。從建立資料點那天起,我就為自己設立了一個目標:聽師父的話,以法為師,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與同修協調好,不要有任何不好的心。

但在過程中也確實遇到過心性關的時候,有時為一點小事,協調不好,就會與同修產生矛盾。有一次,一個同修要我幫她做九十多本師父的經文和四本《轉法輪》。上次已幫她做過四十本《轉法輪》了。於是我和一位同修大姐就先幫她做好四本《轉法輪》並給她送了過去。可過了一星期,她卻說她沒收到。因她那裏是個學法小組,當時不知是被誰拿走了沒告訴她,她就要我們補做四本《轉法輪》。同修大姐一聽就不幹了,說那位同修:「連大法書都守不住(即保存不好),以後不跟她合作了,她要的九十多本經文也不給她做了!」

我和另一位同修都覺的大姐說法不妥,我就向內找,看看自己有甚麼不好的人心?然後我對同修大姐說:「建立資料點的目地是甚麼?就是同修需要甚麼我們就做甚麼。她要的經文還是給她做吧!」大姐還是說不做。我說:「你怎麼這麼固執呢?」這時我想起師父的法:「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2],我守住自己的心性,做我該做的項目,我沒再說甚麼,不跟她爭,當天做完事我就回家了。

過了一段時間,那位同修催著要書,這時大姐就跟我說:「還是幫她做了吧!」大姐終於想通了,一場風波就這樣過去了。我真為她高興。我們是個整體,同修需要的大法書也好,真相資料也好,都是為了弘揚大法,講真相救人,我們就應該儘量根據同修的要求按時做出來。

十九年的修煉中,受益無窮。我切實體會到:只有靜心學法,才能明悟法理,才能指導自己修煉;只有真正向內找,才能寬宏大量,包容同修;只有學好法、提高心性同化大法,精進再精進,用實際行動回報師父的苦心救度之恩!

我的女兒、外孫女都在大法中受益。外孫女小時候能背《洪吟》、《論語》,還和我一起出去講真相、送真相小冊子。我們全家叩拜慈悲偉大的師父!

讓我們在最後這段時間裏,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兌現自己的誓約,讓師父多一份欣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