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堅持和選擇

——寫在「七•二零」的時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五日】母親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得法的老大法弟子,剛學法時,她看到《轉法輪》書中的句號是一碗水,再學法,看到句號又變成旋轉的小法輪。打坐中,她有時會起空,抱輪時,看到兩手之間一個大大的「佛」字顯現在眼前。

母親從內心知道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法,不斷學法中明白了許多道理,感歎自己沒有更早些得法。在我的印象中,母親每天的學法、煉功、發正念從不間斷,在家裏,她身邊永遠都放著《轉法輪》、小鬧表、MP3(再早些時候是大播放機)。她常給我講大法的美好,大法洪傳和修煉中的事情,那時她每天都開開心心的,生活充實又美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開始後,母親心底裏知道大法是好的,大法師父是清白的,明知道有警察,還是選擇走出去煉功,當她一個人默默的站在煉功點上抱輪時,無聲的表達了自己的心意和她反對迫害的決心。母親告訴我「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也告訴其他人。為了揭露迫害講清真相,樓宇間胡同裏街頭巷尾,母親開始發傳單送資料,為了世人不被謊言欺騙,能夠躲過劫難,街道上、集市中、城裏鄉下、田間地頭,母親開始講真相,送福音,一輛自行車、一個人,忙的不亦樂乎,紅光滿面。母親退休了,我說,你可以好好休息,好好享受生活了,母親對我說,她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做呢。

母親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被非法判刑、抄家,非法關押迫害,因她堅定信仰,拒絕「轉化」,被吊銬、打罵、體罰虐待、關禁閉、強制超負荷勞動……在邪惡的黑窩裏(非法關押迫害大法弟子的監獄)承受著精神和肉體上巨大的痛苦。

隔著厚厚的玻璃,看著母親一頭黑髮慢慢花白,日漸消瘦的身體佝僂著的腰身,漸漸消失的笑容和一臉凝重的表情,我既心痛又無奈。即便母親被迫害到不能行走,需臥床休養,監獄方仍以「不符合保外就醫條件」為藉口,拒絕家屬的申請。

母親曾告訴我,大法師父是「佛」最大的「佛」,無所不能。不知多少次夜深人靜時,我捧起《轉法輪》,望著大法師父的照片,心裏一遍遍的問:「大法師父啊,我的媽媽甚麼時候能回家?我們的家甚麼時候才能團圓啊?」

月圓月缺,數不清祈盼了多少個日夜,終於盼來母親冤獄期滿回家的日子。站在監獄的大門外,遠遠看著母親緩緩的向我走來,不再是那個身體健碩、走路生風、紅光滿面、笑聲朗朗的母親,殘酷的迫害使她的身體受損。母親行動遲緩,微微含笑的臉上寫滿了飽經風霜的滄桑,唯獨不變的是眼底裏清澈如初的光芒。

母親惦記著當年舉報她的年輕人,因無知的參與了迫害佛弟子而斷送了自己的未來,卻不自知。母親說讓一個生命明白大法真相很重要,拜託我去找一找。

母親面對家人親朋的指責、埋怨和不理解,只是平淡的反覆講著道理,絲毫不影響她對大法的堅持和正信。即便十幾年的殘酷迫害使她承受了常人無法想像的痛苦,母親仍然堅持信仰無怨無悔。我知道母親的生命在大法中熔煉、洗滌、被昇華,了悟真理,從為私到為他,逐漸去除自我,已融入大法中。

在母親身陷牢籠的日子裏,我慢慢走近大法走入修煉,理解了母親的堅持和選擇,也見證了母親所歷經的助師正法之路。中共邪黨的迫害使我們全家多年來身心疲憊,飽受煎熬,再無團圓,如今母親已經不在了,但她對大法堅定的正信正念深深觸動並時刻鼓勵著我。

媽媽,今年是師尊洪傳大法三十週年,反迫害第二十三週年,在「七•二零」這個特殊的日子裏,女兒依然想念您,多希望我們的家還是團圓的,多希望修煉的路上有您的陪伴。

媽媽,您曾經不厭其煩反覆講給我的大法真相都沒有白費,如今女兒在大法中更加精進了,也如您那般,真心希望眾生都能早日明白真相,看清邪黨本質,在天滅中共之際,順天意而行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都能擁有光明美好的未來。

為此,女兒一定會遵師囑,修好自己兌現使命,堅持不懈精進實修,傳遞真相,走好自己的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