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法上修 身在世間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四日】在修煉這條神聖的道路上,真的不能含糊,不能蒙混而行,一不小心很容易走上舊勢力安排的路。當一思一念離開法時,那就在沉淪,就在墜落而不自知,還誤以為比自己過去好百倍千倍而輕飄飄。當我意識到自己是大法的一粒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時,我的心沉重起來,我做好了嗎?我那些有緣的眾生,我那些擦肩而過的眾生,因我自己的顧慮而錯過了得救的機緣,我該負甚麼樣的責任?

當我看到《明慧週刊》交流文章中的同修,他們能夠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三件事都做的很好,和同修相比我很慚愧,雖然每天我也在學法煉功,發正念,時而講真相、時而寫真相信、時而發真相資料,我知道這個「時而」就是差距,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不能眼看著眾生被假相迷惑,被謊言毒害,被邪惡導向危險境地而不知道抓緊時間。

得大法是我人生中最幸運的開端,是我生命的根本保證。大法將我從一個自私自利強調自我的人,改變成了一個基本能為他人著想的修煉者。

得法前,我曾經全力以赴為學習,可哪裏知道我在學業的關鍵時期(高二、高三)墜入了愛河,淹沒了我的學業和心智,這感情耗盡了我所有精力和元氣。在畢業前夕的高考壓力面前我倒下了,我回到家裏昏睡不醒,面對外界我視而不見,只有淚水像雨水一樣伴著我,我已經成了一個有氣無力的無心人,我失去了所有,嘗到了神經衰弱和胃病的折騰。時隔幾月,經人介紹,和我命中註定的陌生人成了家,而丈夫的前妻因病離世留下了一個九歲多的女兒,女兒由於聽信外人的煽動,與我走向對立,自己剛開口向丈夫說一句話,即招來「不要給我講這些」,我的淚水只能往肚裏吞,丈夫除了工作就是打麻將,我的家庭夢想破滅了,我麻木的抱著懷中的小女兒,麻木的盡著媳婦、母親、妻子的責任。

我無力又無助的走到三十一歲,也就是一九九七年的五月左右,我無意間走進了離我家不遠的法輪功煉功點。我這不經意的行為便成了改變我人生的開端。

走進煉功點,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有好幾十人坐在自帶的墊子上,手捧一本書讀,讀完後,大家開始煉功,錄音機裏放出祥和的音樂,動作跟著音樂緩慢而行。看完後,我想學,有幾位熟人留下來教我動作,他們耐心細緻講解,宜人的語氣,充滿善意的熱情,我感動許久。他們還告訴我:「只要你真心學法煉功,師父就會給你清理身體,不用吃藥,身體自然好。」我聽進去了。

我開始看大家看的那本書《轉法輪》,看著看著我心裏越來越舒服,頭腦越來越輕鬆,和我看其它書完全不同,其它書我看久了,頭昏腦脹。當時我哪裏知道《轉法輪》就是救度眾生的宇宙大法,只是看了一遍還想看二遍、三遍,百看不厭,沒想到《轉法輪》是法,看這部法時就在清理我的身體,大法的法理就在解體我不正常的思想。甚麼煩惱、痛苦在漸漸離去,換來了平和安靜的心態。

從那以後我真的再也離不開大法。當時除了做生意之外,有空就在店裏或家裏抄寫《轉法輪》,因我母親看不清字也不太識字,我就用毛筆一筆一筆寫下去,希望母親一字一字念下去。

不知甚麼時候,我忘掉了自己的身體狀況,我沒吃藥,我的身體越來越好,短短的時間裏,我身輕如燕、心靜如水,吃飯香香胃不脹,安靜睡眠頭不沉,好長時間我也沒弄明白,師父講的修佛修道的法理,我只是希望天下所有人都來學法煉功該多好,這樣,全人類就會維持在一個較高的道德水準線上,不至於下滑到人心失控的惡性循環中。我個人就是一個例子,如果沒有大法,我的身體向惡性循環不用說,思想也肯定墮落無底,因為這是一個沒有道德底線的時代,是個物慾橫流有錢就是老大的時代,我知道自己的靈魂早已在這個污濁的紅塵中飄盪,沒有歸宿,沒有甚麼東西可以依附。唯有大法能夠讓我身神合一,找回真正的我。原來我的靈魂還可以如此純潔而美好,我的家庭還可以從新和睦而溫馨,我的心態可以如此平和而面對外界萬變,這些都是我曾經想像不到的如此美好。

慢慢的我懂得了以「真、善、忍」法理來衡量自己的言行。從點滴做起,當矛盾衝擊我時,我想到了忍;當我無意中談別人長短時,我想到了善;當我要和別人斤斤計較時,我想到了真善忍。當鍋內有陳飯新飯,自己就主動吃陳飯;買菜時我不再精挑細選,不再仔細看斤看兩,而是告訴商販:價錢賣夠,斤兩稱夠,不虧別人也不虧自己,心要正,上天看護正念人。

將大法救人的福音帶給眾生,讓迷中的世人儘快得救。當我看到有人生病時,我會本能的著重去講真相。因為病人發自內心聽我講,有不好講的人,我就寫上長長的真相信,讓病人的親人給帶去,教他(她)將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聲明貼出去,只要照寫三退貼出去的有緣人,他們的病都得到了控制甚至恢復了健康,當我知道一位因病花了十幾萬元的人也因此離開了川醫,現已和家人團聚,快樂的活著,我流淚了。為那些不聽真相的我的親人而流下遺憾的淚水,為這些被大法救度的生命而欣慰,更為那些還沒選擇生命機會而又失去了生命的人而痛心,那些走了的何時再成機緣?他們的生命走向了何方?我將真相講給世人,我說:人家煉法輪功的人都告訴我:心中牢記「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天災瘟疫遠離我,我相信人家也不會無故對我講這些,人家把救命法寶告訴我,一念就能在生死大難中保住生命,那是何等的大事啊!一般人都會點頭稱是,我乘機告訴說:你也記住吧!也許是機緣,也許生意興隆離不了,事事順天相助。

我寫這篇文章的過程,也是我提高的過程,過程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更加明確了在這條修煉的路上,只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時刻「以法為師」,才能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其實我們最大的魔難不是外界因素,而是自己的人心,每一顆人心都是回家路上的絆腳石,我們修煉的過程就是解體自己的觀念,同化大法,生出真念,救度眾生的過程。我相信自己不斷學法修心,會做的更好!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個人淺悟,請同修指正!

下篇是我以寫信的方式,將信和資料折在一起發給世人。我這種手寫體的字跡,我相信世人會更加珍惜自己得到的真相資料。下面是我發給世人的一篇屬於介紹的一類信:

親愛的朋友:

您暫不知道我是誰,沒關係。其實我離您不遠,時常默默地祝福您,願你們全家平安快樂!或許有人認為這是一句空話。我知道一個人能夠真正得到上天的保祐,才真幸福,我也知道一個人一生離不開機遇和幸運。

今天我非常幸運,幸運的得到了一份法輪功真相資料,我雙手捧著資料,讀著讀著,禁不住的淚水滴在了資料上,我明白這資料來之不易,凝聚了多少善良的無私的偉大的大法弟子的心血,凝聚著多少大法弟子慈悲的希望,他們為了我們平安度過大難,為我們有選擇生命得救的機會,為了我們不要被假相矇騙,不要被謊言毒害,如果我們不清醒而犯下了天大的罪,有可能不自覺的就去了被淘汰的生命範圍裏而不知道。真相就是給我們選擇的機會,慈悲的大法弟子不願看到無辜的人被大難淘汰掉,他們付出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艱辛,他們的句句真言打動了每一個善良人的心。

我一生最幸運的就是得到了法輪佛法的看護,幸運的走過了大災大難,我無法感謝大法師父的救度之恩,願我的淚水化作紙一張,望大姐及更多的親人有緣同享大法的救度之福,有緣見證佛恩浩蕩。我生活在這個不許講真話的時代,也許我身邊有許多人因此會失去得救的機會,這是我遺憾的事。大姐請諒解我,我也只能悄悄的將這份救人的資料用這種方式傳給您。您能明白真相,就不會被假相帶動,心中就能生起正念,這麼好的法輪功還遭到迫害。大姐啊!明白真相得福報啊!上天也就看人的心啊!這些年天災瘟疫不斷,就是在警示我們,天機不輕顯,真相幫您忙。請您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救命的法寶,一念就能在生死大難中保命,佛法的慈悲您就能夠感受到!

請諒解我沒能親自幫您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但您自己可以用小名、化名寫上「三退」聲明、張貼到公共場所或寫在錢上用出去都行,先表態,以後有機會再上網辦三退,因上天看人心,早退早平安。遇到險情心念法寶,總之一句話望您平安!

當真相大白於天下時,我會來您身邊慶賀!珍惜上天賜給我們的機緣,幸福長伴!我不落姓名,只願您我有緣同乘大法救命法船。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