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登歸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日】一九九五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朋友向我介紹了《轉法輪》,由於我看的書太多了,當時出於禮貌接過來。到家我打開書一看興奮不已,這不正是我要找的嗎?連續三個晚上看完一遍,我立即找到煉功點,從此後真正走上了一條修煉路。

一、機緣

我小時因家中孩子多,父母又都工作,母親從我懂事起就把我當作小大人一樣,看孩子、洗衣、做飯。放假,主動出去拾柴,做針線活等。記得我還沒有炕沿高的時候,在家中哭著想家,那時沒有家的具體概念,就覺的委屈、想家。從小到大我吃了不少苦,挨打罵,忍受病痛,無休止的勞作,我從「小說」和「佛經」中知道修煉可以成仙,成佛,盼著有這樣的機會,修煉成神仙,大自在。

參加工作時,儘管處在文化大革命高潮,我勤學苦練技術,在三十多歲時,我已成為本市本行業的技術能手,為本行業培養了大批技術骨幹。然而由於長期的有毒有害作業使我四十歲出頭就疾病纏身,最後病倒在車間,不得不提前病退。由於單位不景氣,婆家在經濟上也有拖累,身上哪不舒服也不敢吭聲,強挺著,忍受著數種疾病的折磨,我只是等待著死的到來。我時常感到一直都在為別人活著,活的太苦,活的太累,如何解脫?

在氣功高潮中,我尋找著,先後學了十多種功法,總感覺很多東西沒找到,我想皈依,於是到居士那學佛,可看到的是爭鬥、慾望、貪婪。到那裏落腳的僧人也大談兒子、孫子如何,舉止粗俗,目光貪婪,為此我心灰意冷。

一九九五年一個偶然的機會,朋友向我介紹了《轉法輪》,連續三個晚上看完一遍,我立即找到煉功點,從此後,真正走上了一條修煉路。

二、比學比修 全家受益

我真正找到了回家的路,我珍惜這個修煉的機緣,每天清晨到煉功點去煉功,晚上同修到我家來學法,大家比學比修,共同精進。在不知不覺中,我的世界觀發生了變化,心胸開闊了,委屈、牢騷沒有了。

隨之帶來身體的巨大變化:渾身風濕症好了,腳後跟的骨刺不見了、慢性腸炎自癒了、冠心病康復了。乳房切除纖維瘤後,長出的大量腫塊不見了。尤其是自小不明原因的頭痛,讓我前半生不敢仰臥的腦後的肉墊,上顎內的瘤子,讓我頭痛難忍。一天,發現自己可以仰臥了,我興奮極了,發現那個肉墊,連同瘤子不知何時消失了。我渾身輕鬆,走路生風,從小到大從未有過的愉快。

我沒想到病退五年後,我又迎來了第二春,又可以去做臨時工,而且後來又有人聽到我身體恢復健康後,親自上門聘我解決技術疑難問題。我以自己身心的巨大變化證實著大法,並引導我的母親、姐妹以及朋友修煉大法。

母親修大法後拉下很多血塊,肚子不脹了渾身有力了。大姐的斜眼不知甚麼時候正過來了。小妹渾身風濕痛痊癒了。兒子脖子後的牛皮癬沒了,斑禿長出了頭髮。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丈夫的眼底出血也令醫生奇怪的好轉了。

那時我已在工廠做臨時工,按照大法的要求積極工作,認真積極的完成每項工作,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修自己,得到領導和工友的好評。一次,我為了查看工件,與另一男工抬起二百多斤的工件,對方堅持不住,一下放了手,工件砸在我腳面上,我當時疼的兩手在空中亂抓。誰都會認為發生粉碎性骨折了,同事嚇的趕快推責任,我說不怨你。全車間的人都跑過來急著張羅去醫院。我忍著痛說沒事,並堅持不去醫院,也不坐車。領導知道我修煉大法,不會給別人找麻煩,只好依了我。告訴我安心養傷,休多長時間也不影響工資收入。我用後腳跟走出車間,工友用自行車將我送回家。我坐在老師法像前,不顧傷痛將腳搬上來打坐,一團熱氣始終包圍著我的傷腳。我堅持學法煉功,第二天腳腫的發亮,第三天就消腫了。我當時認為是我的業力太大,這是在消業,師父在幫我消業。為了證實法,讓更多的人了解大法,我第四天就去上班了。大家都感到很驚奇,我用親身體會向大家講述大法的神奇,因是大家所見所聞所以收到很好的證實法的作用。

三、證實大法 從幼稚走向成熟

在九九年、二零零零年,我為證實法進京上訪,均遭到拘留迫害,後又將我送勞教,體檢不合格,未達到目地。為此,邪黨又利用街道不明真相的人不斷監視我的行動,每逢邪黨「敏感日」,他們就到家裏騷擾,為避免迫害,我不得不流離失所兩個月。後來「六一零」夥同單位邪黨領導將我非法拘入洗腦班進一步迫害。先後關押一百多天。

在被迫害的初期,對法學的不好,害怕邪惡迫害,跟頭把式的被同修拉著拽著走過來,但我從沒有對師、對法有任何懷疑。以後這幾年在大法中,經過風風雨雨的考驗,使我正念足了、怕心消了、講真相也堂堂正正了。

我的丈夫以及婆家人因為害怕邪黨的迫害,一再勸我放棄大法,在我第一次被拘留時,丈夫探監時,對我拳腳相加,平時也極力反對我學法煉功。由於我堅持修大法心不變,不但努力工作,還孝順公婆,同時操持好家務。我的一貫表現,加之不斷採取各種方法向他講清真相,終於感動了他,在我被洗腦迫害而被送外縣時,他為了保護我,一直陪在我身邊,直到從洗腦班放出來。不明真相的同事藉此來取笑我在那「度蜜月」。我藉此向他們講真相,嚴厲的告訴他們:難道你們聽到過這樣「度蜜月」的嗎?被人關押、沒有言論自由、每天強迫聽造謠誣陷的所謂「轉化」報告,強迫你放棄自己的信仰,不「轉化」就採取沒完沒了的攻勢,讓人感到身心受到煎熬,生不如死。你們想試試嗎?在我強大的正念作用下,他們啞口無言了,後來一個將我騙到洗腦班的頭頭跟我講;他再也不做這樣的事了。

在邪黨的奧運前,警察又到我家打探,企圖迫害我。他們問我還煉不煉,並聲稱他們是專政工具。我對他們說:「我還在煉,大法把我救活了,我不能放棄,我們煉功影響誰了?干涉誰的利益了?你們的責任是維護最廣大人民的利益,而不是甚麼專政的工具,你們是有頭腦有思想的人,我們之間沒有根本的利害衝突。」他表示不管了。我為他正確的選擇感到高興。

這中間我闖過幾次病業關。第一次半夜正看書,突然看到本來紅彤彤的雙臂從雙手一直黑到肩膀並且麻起來。我知道不好,有魔在干擾迫害,馬上發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聽從李老師安排,誰干擾誰是罪。僅十分鐘就不麻了。但從此,再也看不到雙臂紅彤彤的景象了。隔了兩個月,半夜又出現了右半側身體麻木。我馬上發正念解體邪惡。這一次相當困難,大約兩個小時才好過來。隔月餘又犯,我想是不是我欠誰,討債來了。就勸道:某某,請不要干擾我,將來我修成了給你一個位置,比現在要我還帳不強嗎?稍後,恢復。偶然得知原來自己命中應有這一劫。緊接著又來了,這是舊勢力的安排,我絕不承認,

我堅定信師,信法,求師父幫助。同時利用從明慧文章中學來的方法,用原子彈炸,闖過了這一關。

在邪惡嚴厲的日子裏,我都在師父慈悲的關懷中,跌倒了鼓勵我爬起來,讓我看到大法弟子的果已熟了,成隊的車拉到門前來了。不要灰心。師父送我一塊點心,這是點化我,師父知道我對法的一點心。又演化出景象:不修就會被封在地牢裏出不來。

大法弟子的前途是光明的,我一定堅定修下去,隨師登歸途。

自己想到哪就寫到哪,不足之處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