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好證法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中學教師,現為學校領導班子成員之一。我於九七年初得法。十多年來,在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下,在與同修的「比學比修」(《洪吟》〈實修〉)中,正念正行,不斷修心去執著,認真做好三件事,在神的路上,沒有澎湃起伏的波濤,沒有動人心弦的故事,平平淡淡,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

一、機緣至、喜得法

我原是一名氣功愛好者,曾涉獵過多種氣功。那時,我習練氣功並無目地追求,既不為祛病健身,也不求功能功力,只覺得要去練練,每每走進書店,總會在氣功書架邊看看。一次某書店裏僅有的一本《法輪功(修訂本)》給我買回了家,書的內涵把我吸引住了,我一口氣讀完這本書,然後按書上的教功示意圖習煉,覺得與眾不同。不久,我幸遇到了本地的法輪大法煉功點,請到了《轉法輪》、《大圓滿法》等李洪志師父的著作及煉功音樂帶,心裏興奮不已。讀完一遍《轉法輪》時,我心裏亮堂堂的,於是,我處理了家裏原來所有的氣功書等資料,一心一意修煉法輪大法。

說來也奇怪,一向對我學氣功不聞不問的妻子,一看到我對其它的氣功資料又是燒又是賣,只煉法輪大法時,就表現出極大的興趣和關注,不久,沒有讓我多說,她很快就走入了修煉,還表現得相當積極和精進,學法煉功從不缺席和遲到早退,還積極向親友洪法。還有我當時讀初中的兒子以及我的父親都先後得了法。我的母親、岳母、兒媳、小孫女,還有好幾位親友都聞到了法輪佛法,沐浴在大法的法光裏。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一切都是師父的精心安排,都是我們億萬年等待的結果,感謝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

二、修心性、去執著

九七年,我得法不久,我們單位搞集資建房。正當辦好手續破土動工時,一位沒有分到建房指標的退休老師爭著要房,並且還上下活動,不肯善罷甘休,但原定建房戶誰也不願退讓。當時,我作為學校領導,感到左右為難;但作為法輪大法弟子,師父關於大法弟子要做好人,為他人著想的法理時時在我腦海裏顯現,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在常人複雜的環境中,在人與人心性的摩擦當中,你能夠脫穎而出,這是最難的。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我立刻明白了,我讓了出來。當時有人說我傻(因為這房子轉手隨便可以賺得上萬元),我還真覺得有點虧,有點捨不得,骨子裏還是有些放不下,但我堅信師父說的,覺得這就是修煉。

二零零六年前,我們這裏有連續三年年終考核評為「優秀」的教職工可以受到嘉獎,晉升一級工資的規定,但由於執行起來變了味,某些並不優秀者靠拉關係走後門每三年就可以長一級工資。於是年終考核幾乎人人都陷入了爭優、買優之中,但我記住自己是李老師的弟子,心不動,放棄評優,把優秀讓給他們,沒有捲入爭鬥之中。最近幾年,教師坑害家長、坑害學生現象嚴重,手段五花八門,其中之一就是教師規定學生到指定書店購買教學輔助資料書(書價是正規書的二至三倍),然後再從書店拿取書價百份之五十以上的回扣,我也沒有為之所動。

身為學校領導,有時為老師、為家長解決了一些實際問題,對方要送少則上百、多則上千的禮物或禮金,我均一一謝絕或事後如數退回。雖然這些不足一提,但它是我的修煉過關當中的一部份。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以後,我和妻兒一家三口便自然而然的成了一個學法小組,在輔導員的倡導下,建立了家庭資料點。在集體學法和做真相資料的過程中,我有不能被說和要面子等強大的執著自我的心。集體學法中我們輪流每人朗讀一段,說來也慚愧,我讀法中,有時漏字、加字、讀錯字或打瞌睡的現象,每當此時,妻子會直言指出,我心裏立刻就不平衡了,不滿情緒油然而生,認為閱讀中出點小差錯是自然現象,不必大驚小怪,甚至心裏頭還產生一種希望妻子也出現讀出差錯的念頭;在做真相資料過程中,有時會因主張不同,觀點不一而與妻子同修爭執不休,有時自己不小心將資料印張的正反兩面印錯而造成浪費,被妻子同修發現指出時,還不樂意妻子同修說,認為自己不是有意印錯的,還片面的認為妻子同修是在指責自己,說話欠善,心極不舒服,而當妻子同修也出現印刷失誤時,還揶揄的說「請你記住,某月某日印刷出錯,浪費紙張多少張」,時不時為這些事情發生爭吵,兒子聽到爭吵後,常提醒我們注意學好用好師父向內找的法,但我卻沒往心裏想,只是覺得妻子同修說話語氣不好,眼睛盯著別人,不向內找。直到學了師父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後心中才猛然醒悟。

對照師父的法,我十分汗顏,靜心思考,認識到同修說我也許是無心的,也許是師父借她的嘴巴點化我,自己有那顆心才會遇到那樣的事,人家說話的語氣、說的對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要從中得看到自己的錯誤和不足,並改正之,不斷的把自己沒修好的那一部份修好修紮實,才能不斷的提高自己,昇華自己。

在修煉過程中,我發現自己有許多不好的心,如妒嫉心,面子心,爭鬥心,名利心,自私心,冷漠心,固執心,自高自大的心,自以為是的心,好高騖遠的心……還有受到了思想業、色魔的嚴重干擾等等,我毫不猶豫的排斥它,克服它,抑制它,去掉它,心性在不斷提高,不斷昇華,心地越來越清純,越來越明亮。

三、做資料、講真相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的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本地在協調人員的多方努力下成立了資料點。在前面的資料點被邪惡發現抄了後,我們便成立了家庭資料點,兒子負責電腦操作,我和妻子負責油印、裝訂等其它工作。為了安全高效起見,資料點運轉過程中我們嚴格做到:第一、多學法、學好法,及時發正念,不斷提高心性,做到堂堂正正,心不被外因帶動;第二、不向同修收錢,同修自願向資料點捐的款,我們一分一釐記載清楚,全部用於做資料。寬帶網費,用電用車等費我們都自己掏錢(因我和妻子同修都有工資收入),用好每一分錢,耗材能批發的就批發;第三、保證資料質量,內容均從明慧網上選取,本地稿件一般先向明慧網投稿,刊登後再印發。資料裝訂做到美觀,大方;第四、時時事事有安全意識和安全措施,不魯莽行事,資料點與聯絡員單線聯繫,同修之間不懷好奇心,不互相打聽不該打聽的情況。為了資料傳遞的安全,我們事先找好一個比較合適的公共地方,我們把做好的資料送到那裏,負責取資料的同修及時按事先規定的時間到那裏來取資料。我們和取資料的同修一般都不輕易見面,資料點的地方和具體情況他們都不太清楚。十餘年來,當資料點遇到有甚麼疑惑時,都能及時從明慧網上找到問題的答案和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們深感師父無時無刻不在看管著我們,保護著我們。

我們資料點做的資料有:小冊子、傳單、不乾膠、絲網印刷、條幅標語、對聯、PVC護身符、DVD、VCD光盤、MP3、MP4下載,師父的著作及其他有關書籍等等。我們做的資料在資料點遍地開花以前,供應到了本縣及鄰縣、市等好幾個地區。我們印製的資料有些可與印刷廠的出版物媲美,這是大法帶來的美好。十餘年來,資料點一直能很好正常的運轉,感謝同修對資料點的付出,感謝同修對資料點的愛護,感謝師尊精心的呵護。

我們除了做真相資料,還注意利用恰當的時機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我們的親戚絕大部份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只有遠地相會機會少的沒有)。我在學校裏除了利用各種機會給有緣的同事講真相、送真相資料,做三退外,還在教學中,在學校全體學生大會上的講話中巧妙的融進大法的內涵,滲透大法真相。講江澤民因迫害法輪功而被國際法庭判有罪,並發出一念讓他們都能有緣有機會進一步了解大法真相做好三退。

四、堅信法、心不動

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使法輪功學員受到了生死抉擇的考驗。師父教導我們:「助師正法這是你們的心願,只有用正念才能做得了。」(《警醒》)我們深信;堅信師父堅信法是修煉出正念的根本,學好法理智智慧行事是講真相多救人的保證。十多年來,在否定舊勢力安排,清除邪惡方面,我們始終做到以法為師,精進不停,助師正法,正念正行,做師父要做的,逐步學會了正念對待在修煉中以及常人社會中聽到、看到的有關事情,第一反應要建立在慈悲為懷、善念為先的基礎上,不盲目順常理往下推測,因為那樣也可能是求,儘量做到對邪惡的干擾不動心。同時,我們平時時刻注意審視自己的一思一念,看是否脫離了法,若產生了不好的念頭立即清除,不留餘地。邪惡迫害大法開始那陣子,聽到哪位同修被邪惡迫害了,或看到某某地方的大法學員出事的報導了,總會不自覺的往自己身上聯想,甚至還有一連串的假想,後來通過學法,我悟到了這種狀態不對,於是予以堅決否定,現在我們基本做到對李洪志師父對法輪大法的堅信,就像人要呼吸一樣自然,沒有刻意的勉強,因此我們對做好三件事,對助師正法沒有怕心和擔心,只有細心和精心。資料點一直平穩正常。

前段時間,我的兩鬢看起來花白的比較多,一進理髮店理髮師就勸染髮,我依據情況堅定的告訴他們:學法輪大法就能使自己的容顏變得年輕,我有信心讓我的白髮變成黑髮,再趁機講大法神奇的故事,講大法真相,並視其情況勸三退,或發出一念讓其再有緣聞到真相,及早三退,一般對方會會心而笑。我堅定的一念帶來了奇觀,現在我的頭上基本上沒有白發了,頭髮烏黑發亮。今年暑期,我家二樓洗漱間的自來水管埋在地板裏和嵌在牆上的部份不知何處漏水,帶來諸多不便,家人提議挖開檢修,我不為所動,沒有同意。一是資料點不便讓外人進入,二是我們有無所不能的大法,我相信我們的問題能自己解決,於是我一邊關掉這一層洗漱間的水源,通過三樓連通二樓的熱水管向二樓供水,一邊向內找,尋找心性上的漏洞。通過認真查找我找到了自己放鬆了學法煉功,放鬆了講真相,有時完全陷入了常人的瑣事之中的漏洞,真是嚇了一大跳。於是我一邊改正,一邊發正念請師父打出修補功能修好水管的漏洞,結果一個多月後打開水源,一切完好如初。

十多年來,我們雖然在修煉路上,在證實法,助師正法中有很多收穫,但在各方面還存在著不足,我們將抓緊時間,迎頭趕上,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