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師父讓做的就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看了明慧網第七屆網上法會徵稿啟事,我想再也不能錯過這次交流的機會了。前幾屆法會自己總覺得年齡大,文化低寫不好(只上小學三年級)。文化低,寫不好,這不是常人的觀念嗎?作為師父的弟子,我要珍惜這次交流的機會,寫出自己的修煉體會,向師父交上一份作業。

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年弟子,今年五十九歲。因當時身體不好,有風濕,子宮肌瘤,嚴重的頭痛、失眠,骨盆摔傷過,只能吃飯,甚麼活也幹不了。我是抱著治病的想法走進大法的。當時大法書很少,還沒開始學法,只學了五套功法(也是學了很長時間才學會),慈悲的師父就給我清理了身體,從此我精神起來了。後來請了《轉法輪》,通過學法懂得了這就是修煉。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惡的迫害開始了,電視,報紙,電台鋪天蓋地的對師父,對大法造謠,污衊,我堅信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沒錯,大法是正的,師父是正的,邪黨一言堂的宣傳全是造假,謊言。一天,我家來了幾個政府部門的人,當時桌子上放著錄音機,一個人把錄音機打開,看看裏面甚麼也沒有(他們知道我煉法輪功),就說法輪功怎樣不好。我說你們說的不對,我們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不幹壞事,以前我全身是病,煉法輪功後身體好了,幾年來沒吃過一粒藥。那人又說,他有個鄰居煉法輪功都自殺了,我說他沒按《轉法輪》書上說的做,我們師父說煉功人不能殺生。天安門自焚都是假的,那人也就不說話了,一會兒就走了。

我們這裏是山區,很難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要步行到外地去取,很不方便。一次在《明慧週刊》上看到一篇文章《從鋤頭到鼠標》,我很受啟發,同修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不能再等、靠、要了,我也要開一朵小花,可是家裏經濟條件差,兒子上大學,女兒剛上班,每月工資只有幾百元,買電腦,打印機要幾千元,確實拿不出。

資料點遲遲建不起來,很著急,心想要是女兒工資高了就好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轉法輪》)。後來,女兒找到了一個比較不錯的工作,工資也高了。給我買來了電腦、打印機(女兒也是同修),教我上網,下載,打印。第一次打印出精美的真相資料和週刊特別高興,心裏說謝謝師父。要是沒有師父和大法,這些都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為了資料點的安全,注意修口,除了家人(家人暫時還未修煉,但很支持我做資料,有時還幫著發資料,貼粘貼)從沒對周圍同修說過資料是我做的,一切費用都是自己承擔。平時省吃儉用,買菜都是挑最便宜的買,也很少買衣服,別人給的舊衣服,改一下就能穿了。

做資料的過程也是去怕心的過程。剛開始學電腦,雖然記了筆記,但點錯一個鍵啥也找不著了,一弄幾個小時,著急上火。特別是晚上,一聽到狗叫,怕心就上來了,心咚咚的跳,馬上把電腦關上,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隨著做資料,怕心漸漸少了,也敢發資料了,出門或趕集裝上幾份資料,隨時就發出去了,白天出去還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很方便。

二零零八年奧運期間,邪黨瘋狂封網。一天想上網下載《明慧週刊》、明慧網真相小冊子,怎麼也上不去網,出現一個對話框「六九一錯誤」,試了幾次也不行,開始有點著急,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的呵護,邪惡甚麼也不是,第二天三點起來再試,順利的上了明慧網,下載了《明慧週刊》和小冊子,以後每天想甚麼時間上網就上,不被封網假相迷惑。

自從師父肯定用真相幣講真相,我就開始用真相幣。家人看我用真相幣,他也要用帶字的錢,結果買東西人家不要,說這錢到銀行都給沒收,不敢要,回到家就說以後不要往錢上寫字了,沒人要,花不出去。我沒有被常人帶動,趕集買東西照樣花真相幣,花之前,先發正念:解體干擾真相幣正常流通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讓真相幣一傳十,十傳百,流通到更多有緣人手中。實在不要的,給換一張不帶字的。開始用手寫,後來有了小印章,就更方便了。家人看我總花真相幣,就說也給我幾張,也順利的花出去了。現在我們家四口人都花真相幣。有時買東西多了,真相幣花完了,就等下次有真相幣的時候再買,不願花沒有真相的錢,捨不得浪費機會。

大法化解了我和大伯哥的恩怨。我丈夫的父母早亡,只有弟兄三人。各自成家後不在一個村裏居住,不知甚麼原因,弟兄之間不合,見面就吵,特別是和我丈夫(他是最小的)更是勢不兩立,為此我也對他們產生了怨恨,就不想再理他們了,十幾年沒來往。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師父叫我們講真相,救人。二哥是我們的親人,我應該救他們,但他們在外地,離得很遠,我又沒時間去他們那裏。

我心裏想,如果他們能來我家就好了,結果時間不長他們相繼來到我家,我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美好,「天安門自焚」真相,講了我修大法後身心健康的奇蹟。姪子明白真相後,當時就用真名退出了中共邪黨。哥哥明白真相後,把大法的真相講給他周圍的人,讓他們也都記住法輪大法好。明真相的人,也在主動傳播真相。

我雖然做了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但離師父的要求還差得很遠,跟精進的同修比還有很大差距,面對面講真相做的還不夠。在正法修煉最後階段所剩不多的時間裏,我要抓緊講真相,多救人。

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