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真相資料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首先感恩師尊給了我修煉的珍貴機緣,我現將這幾年從一無所知到得心應手做真相資料的經歷簡要彙報如下。

回想這幾年我做真相資料的經歷,無不是在師尊無微不至的慈悲呵護下,一路走過來的,有苦有累但更多的是欣慰。我有工作,做資料只能在節假日和晚上空餘的時間裏進行,常常是顧不上吃飯和休息。但我是大法的一個粒子,做資料是我份內的事,因此我還是感到無上的榮光,現在做資料已成了我日常生活中頭等重要的事情,家庭中的一切瑣事都要為這件事情開綠燈。

可是說來慚愧。我九三年得法,九四年參加了師尊親自在石家莊辦的講法傳功班,大法「真、善、忍」的種子已由師尊播撒在我生命的最本源處。自此之後,我與同修們到處去洪法、教功,樂此不疲,一九九九年還參加了北京「四•二五」上訪,可以說很精進。可是自「七•二零」之後,儘管我生命深處的大法種子還在,內心也從未動搖過對師尊的正信,但是在那樣邪惡的恐怖氛圍中卻漸漸懈怠了,一拖就是幾年,虛度光陰。

是師尊慈悲於我,不捨棄我,看到我有做資料的願望,就給了我做資料的機緣和能力,也給了我彌補過失的機會。我在做資料的過程中,不斷修去執著心,尤其是怕心,心性在魔煉中不斷得到提高。在做資料的第二年,也就是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份,在我家室外的鐵門上還綻放了二十一朵優曇婆羅花,我深信這是師尊對我的鼓勵和肯定。可是自己總覺的與精進的同修相比做的實在不夠,唯有用心做好我所應該做的,才無愧於師尊慈悲救度的洪恩,在此深深叩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一、從一無所知學起

當我消沉之時,弟弟和母親曾多次催促我走出來,我這樣的狀態他們很為我揪心,也在警醒我趕快投入到助師正法的洪流中。我也悟到不能只管獨自學法、煉功、發正念,我應該做大法最需要做的,助師正法,講真相救度眾生。現在是正法修煉時期,只有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才配做正法修煉時期大法弟子。

當我第一次看到《明慧週刊》時,第一念就是:這些資料我也應該做啊。這願望是好的。但究竟是如何製作,我卻是一無所知,更不用說破網軟件的使用、資料的下載了,甚至連常人的網我都沒上過。我在企業上班,是轉業幹部,雖說上過軍校,有一定的文化基礎,但是對於電腦和上網卻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從沒接觸過技術同修,只有自學,我就買了一些操作電腦的書籍,進行研究摸索。

由於崗位的變動,我在工作中結識了一位精通電腦的同事,這為我進一步學習電腦提供了方便,為我電腦操作的日漸成熟打下了鋪墊。仔細想想,這都是師尊的慈悲安排。因此我就向他討教,不錯過任何一次學習的機會。次數頻繁了,他有時不願教,我就發正念,直到他把疑問一一解釋給我。

我辦公室裏正好有一台舊電腦,並裝有網線可以上網,我就反復利用它進行練習、重裝系統、上網等等。這樣慢慢的,我對電腦操作總算有了一些眉目。一次從《明慧週報》上看到一個網址:www.wujie.net.我就試著打開它,很快打開了無界瀏覽,又上到了明慧網,更可喜的是見到了師尊的講法近照,此時的我眼淚奪眶而出,多少年了,終於能見上師尊一面了,我就像是一個迷途多年的孩子突然見到親人一樣,激動之情無以言表。我被師尊洪大慈悲能量場所包容著,這更堅定了我繼續學好電腦、學會上網的決心。

我將這種上網方法告訴那位同事(後經乙同修和我給他講真相,他對大法有了正面認識,也「三退」了),他也上了無界網,並下載了一些破網軟件。沒幾天我用這種方式就上不去了,而那位同事卻說他用無界軟件還能上,我就趕緊詢問無界軟件的使用方法,這樣我就學會了使用無界上明慧網,隨後自己也學會了自由門的使用。

當然這期間經歷了數次的封網和破網過程,每一次都是網路上的正邪大戰,最後都以邪惡的失敗而告終,明慧網是永遠封不住的,無界和自由門也是永遠封不住的。每一次封網,我都能在很短的時間內很巧妙的找到最新版破網軟件。就說二零一零年九月份的這次邪惡封網,我就用百度搜索「自由門」,很快就得到了自由門7.03,順利突破了這次邪惡的封網伎倆,這過程耽擱了兩天時間。因為我目前負責我們這片資料的下載和上傳,尤其是「三退」名單的上傳,所以時間耽擱不得。

二、修去怕心 堅持上明慧網學做資料

其實很多時候的怕,只是一種假相,只要能識破,就能去除它,當然前提是首先要學好法,這是做好一切的根本保證。自從有了破網軟件,上明慧網方便多了,但怕心也隨之而來,特別有一段時間,只要一打開明慧網不長時間,就能聽到外面的警笛聲響起來,由遠而近。我對邪惡的監控也不大懂,以為只要一打開明慧網就可能被邪惡監控到,便嚇的趕緊退出明慧網,連辦公室的門也不敢出。其實網頁都是加密的根本就檢測不到,可邪惡的舊勢力就抓住了我這點技術上的不足,進行多次干擾。當我心性漸漸提高上來後,情況發生了好轉,竟發現那警笛聲原來是公司的保安巡邏時鳴放的。

類似的事情遇到不少,一次我正在上明慧網,突然看辦公樓大門的老頭進來了,我已來不及退網,他竟站在我電腦桌旁邊瞅了起來,而後甚麼也不說就走了。我心裏緊張的很,以為他甚麼都看到了。可是過了幾天他卻對我抱怨說他眼神不大好使,報紙上的字都看不清。我說你那天不是對著我電腦還看了半天嘛。他說倒是想看清呢,可費了半天勁兒還是一片模糊啥也沒看清。至此我那顆懸著的心才如釋重負。

其實怕就是一種物質,自己頭腦裏沒有了怕,也就沒有了讓自己怕的因素,也就不會招來讓自己怕的事情。之所以遇到了怕,說明自己身上還有怕,就需要我修去它。此外,上網之前要發正念,並做好必要的安全措施,這都是登陸明慧網時所務必要做到的,就這樣我一直堅持到現在。

在明慧網不僅能下載真相資料,更重要的是學會了很多電腦、打印、網絡、刻錄等所必備的知識和技能,也掌握了許多相應軟件的使用。如今電腦的重裝系統、更新補丁、防毒殺毒、加密系統等等,都已經是得心應手了;而只要是天地行論壇推薦的有實用價值的軟件、方法等,我也務必要儘快的學會和掌握。

三、籌建家庭資料點

二零零五年在乙同修的建議和資助下,我開始秘密籌建家庭資料點。那時我家中的設備只有一台式電腦和一個愛普生的彩噴「一體機」。當時還不會從明慧網上下載資料,就只能將乙同修從市裏帶來的資料,用「一體機」一張一張掃描到電腦裏,然後再在電腦上用愛普生的編輯軟件對掃描的文件進行加工、整理、補字、美化等,這是一道不可或缺的工序;如果直接打印掃描文件的話,打印出來的真相資料會帶有許多大小不一的斑點,並有筆畫不清、丟字、模糊等現象,所以務必要把這些缺陷處理好。當然這很費時、費工,白天上班,只能在晚上妻子(常人)休息以後才著手,在電腦跟前一坐就是五、六個小時,時常能整理到凌晨兩、三點鐘甚至是通宵達旦,而後拷貝到U盤上,帶到我的辦公室打印或交給乙同修在她辦公室打印。就這樣大概堅持做了有一年左右,直到二零零六年七月份才徹底扭轉了這種做資料的方式,正式從明慧網直接下載真相資料。

二零零六年九月,我因工作變動離開了辦公室,經常外出,七、八天才回來一次,如何才能保證資料的延續就成了一個問題。與乙同修商議此事,乙同修就贊助我購置了一台筆記本電腦和一套無線上網卡,這樣就保證了資料的正常下載。這期間我也使用過電話線上網。二零零七年我購置了一台黑白激光打印機,二零零九年添置了一台愛普生230彩噴、一台塑封機。這樣資料的下載、打印,光盤的刻錄、打印和護身符的製作等,我全部都能勝任了。

四、提高心性 突破技術障礙 精益求精做資料

做資料也是一個由生到熟的過程,也是一個魔煉心性、提高心性的過程。有山重水複疑無路時,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時,但不管是順境還是逆境,都要把握住心性。打印機一直很好用,可有一段時間,要麼夾帶白紙,要麼堵打印頭,要麼漏墨等等,每次打印時總要浪費幾張紙很可惜的。我於是就搜集、整理維修技術資料,很快問題便解決了,但也因此陷入只圍著技術轉的執著中,要麼就嫌機子不好用,也不向內找,也不為機器發正念,機子時好、時不好,其實是有人心。後來就靜心學法、學《明慧週刊》,逐漸認識到了這些干擾的根本原因所在。

做資料畢竟不是做常人的事情,不能只注重技術的提高,心性的提高才是最關鍵的,心性提高上來了那技術障礙也很快就突破了。擺正心態以後,還要為機器多發正念,漸漸的那些干擾也就消失遁形了。

但考驗是會反覆的。突然有一天,我怎麼也破不了網了,試了各種辦法還不行,馬上我的人心也上來了,急得抓耳撓腮,真有走投無路的感覺,自己也明白這是邪惡的干擾,就靜下心來學法、反思自己,才意識到這一段做的不錯,生出了歡喜心、做事心,趕緊去掉吧。而後只重裝了一下系統就甚麼問題都解決了。正是「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別哀〉)。

隨著技術上的日臻完善,我做出的資料也越加精緻了。從二零零九年起開始下載神韻晚會(DVD),並刻錄、打印。我是用相紙打印上圖案製作包裝袋的,與普通紙相比有三點好處,其一圖案畫面清晰,其二圖案防水,其三增加了講真相的效果,同修們十分喜愛,世人也樂於接受,不會輕易的被丟棄。製作出的護身符經過塑封後也很精緻,世人也都樂於接受,在講真相中起到了較好的輔助作用。

當然在整個過程中我們的修口、單線聯繫、注意安全也是必須的,為了注意安全,有時看上去做的比較囉嗦,比如與同修切磋時手機卸掉電池或乾脆不帶手機、座機要拔掉電話線等等。我覺的只要我們能意識到的安全問題,我們就一定要把它做好;我們意識不到的,師尊和正神自會管我們的。這是對法負責,對同修負責,對自己負責的行為。雖然另外空間的邪惡虎視眈眈,而我們達到了無漏,達到了無人心的做好真相資料,那邪惡就只能自滅。

以上是我近年來做資料的一些經歷,敘述的不很全面,所做的還有不在法上的地方,還望同修們多多指正。今後我將要在助師正法的神路上繼續穩健的走好,直到緊隨恩師度眾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