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同修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十多年來,邪黨破壞大法,師尊和大法蒙受千古奇冤。眾多大法弟子遭遇殘酷迫害,眾生在無知中遭受毒害,在我們的心靈深處留下了隱隱的傷痛。「不行!不能讓邪惡的陰謀得逞!決不能讓偉大的宇宙真理被邪惡任意踐踏!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法輪大法好!」這是我們發自內心深處的呼喚。我們遵照師尊的教誨,與千千萬萬大法徒在反迫害中,救度眾生中堅定的走到今天,在修煉中逐步走向成熟,完成著我們的史前大願。下面是我們修煉的點滴體會。

一、珍惜時間,不浪費一分一秒

在學法中我和同修翠蓮、春蓮(化名)經常在一起學法,心時時刻刻都在法上。翠蓮沒上過學,我們上了小學。師父的法越學越想學。我們三人有一個共同點,就是能吃苦耐勞。我們巴不得一分鐘當二分鐘用。做常人的事時就戴上耳塞聽《明慧週刊》等,只要有時間就學法或發正念,時間休想在我們面前偷偷溜走一分鐘。

二、比學比修,向內找

發生迫害的頭幾年,講法輪大法好,我們還面對「六一零」頭目、警察、親戚、熟人、大眾場合都講,一有機會就講。本來中共邪黨迫害大法理虧,所以每次講都成功,世人心服口服。可後來勸陌生人退黨就難多了,效果不佳,有時難以開口,即是開了口,又不懂勸退技巧。一說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世人嚇的就不敢聽。越是勸不退,越是沒信心。本地有幾個同修講得非常好,我們心裏很著急呀!通過不斷的學法、看《明慧週刊》,對救人提高了認識,知道時間的緊迫。

師尊教導:「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洪吟》〈實修〉)。我們向內找自己,別人能講好,我們為甚麼不能?是不是有怕心?愛面子的人心擋住了?面對危難中的眾生不救,慈悲心哪去了?「三退」講不好那不是修煉中的一大漏嗎?對得起師尊的苦度嗎?履行了自己的誓約嗎?心裏充滿了自責與苦惱。不管會不會還是天天要去講,不知帶回了多少空白,但我們不灰心,帶上資料,即使沒講好也發了資料,也不至於白走一回,總有一天能學會。

師尊看到了我們急於救人的心,安排了兩位同修來幫我們。那天路上遇到兩位會講的同修,我們把渴求學會向陌生人勸三退的心願給同修講了,同修們商量後第二天帶我們一路去講。那次還真叫我眼前一亮,當看到同修坦然慈悲的不放過一個有緣人,那是同修法學得好,修的紮實。相比之下,看到了自己的差距,我們用心觀察同修一言一行,她的語氣眼神配合的恰到好處,所以對世人一講就退了。向陌生人講真相不像熟人可以說很多話,人們都很忙,來去匆匆擦肩而過,不宜時間過長,有的十句八句就退出邪黨團隊了。從此我們講三退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三、明法理,去執著

自那天跟同修學了經驗,我們三個人在講「三退」上有了大突破,有時一天講退十幾個人,講的好時有二十多個人,比起以前提高了很多。我們基本天天講,越講越想講,在那四十度高溫下我們也沒漏一天。講的過程中有苦有樂。聽了真相不退的人,我們就叮囑一聲:以後如有人給你講希望你不要錯過機會,都是真心為您好!有人罵我們也不動心,找一找是否自己正念不足,哪裏沒做好。

由於邪黨對大法造謠抹黑宣傳,特別是天安門自焚偽案,在中小學教科書上欺騙學生,毒害了很多學生。我們多次碰到過,年輕姑娘只要我們一開口,就嚇跑了,有的大驚失色,驚恐懼怕。這深深觸動了我的自尊心,難過極了!邪黨誣陷大法,世人不明真相,我們無私的救人,人卻把我看成甚麼樣的壞人了,我心裏好苦,我真想哭……。

當我苦惱時,師尊的教導現在眼前:「其實,你們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傷害而苦惱時,已經是常人的執著心放不下了。」(《精進要旨》〈真修〉)師尊的教誨撫平了我傷痛的心,放下執著坦坦蕩蕩走好修煉的路。

四、救度眾生,刻不容緩

師尊給我們再造了一個好身體,延續來的生命是給我們修煉用的,我們非常珍惜這寶貴的時間去救度眾生。無論嚴寒酷暑,只要出去總有收穫。春蓮、翠蓮講真相積極主動,給我很多幫助,也是我的一面鏡子,對照她們,我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我決心抓緊跟上她們,互相鼓勵,增強信心和正念。

一次和春蓮一路,我跟一個女青年講。她總說沒時間,不想聽,要走,我說:「這一分鐘你能找十萬元,也比不上聽我幾句話。」 她馬上肯聽了。我告訴她:人類將有大劫難,是因中共迫害法輪功,搞天安門自焚來栽贓陷害法輪功,將大法弟子活摘器官,天理不容,所以天要滅中共。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對社會有百利無一害。你從心裏把團退了,災難來時有正神保護你,你可保平安。」她同意退了,對陌生人講真相,要想講的很透也不容易,有的人答應退,不等講完就跑了。當然 ,也有很多聽的很透,感激不盡,連聲道謝。那次是我們三人一路,對兩個中學生講,一個女孩飛快跑開了,這一個也想跑,我立刻說:別跑,她不聽,你聽,將來你比她要強的多。就這樣千鈞一髮的拉著她三退了。

在今年七月的一天,我和另一個同修正中午從鄉下回來。因天太熱,汽車中午不出來了,我們只好往回走,對面來了一個騎三輪車的老人,我老遠笑容滿面的打招呼,車停下了,幾句話就三退了。接著迎面來了一個騎自行車的男的,我很熱情的打招呼,很順利給他退黨了。後面一輛摩托車來了,真想不到,摩托車也攔住了,退了。我回頭看我的好同修:高大、美麗、威儀,是同修的能量場強,不然怎麼能攔路退三騎? 真是:汽車避了暑,行人汗如雨,法徒救人急,攔路退三騎。

還有一次我和翠蓮一路,在一個天寒地凍的日子,天下著毛毛雨,人們大多都在家中不願外出,可這是大法弟子送資料救人的好時機。我和翠蓮踩著雪,冒著刺骨的寒風,將真相給眾生送上門。路上天寒地凍可我們心裏暖融融的。真是:白雪鋪地,細雨濛濛,頂著刺骨寒風,何懼虎狼橫行,真相送上門,好救度眾生。

過年也是講真相的好時機,我家親朋好友也多,每年過年親友們都會來拜年。每年我都提前準備好真相資料疊好,放在合適的地方。初一親友來拜年時,每人送一份帶走。近幾年拜年客又給資料又給三退保平安。

二零零七年大年初一,第一個拜年客是我丈夫同學。他擰著大禮包,一大早的就來了。當時我很不理解,將近七旬的教書先生,怎麼這早來呢?按常理,初一老人都在家接受年輕人來給自己拜年呀?聽他一說,他是笑容滿面的親自來退黨來了,他兒子兒媳也報了名一起退。以前給過他《九評共產黨》,他全家看了,這回明白真相了。

五、威嚴和慈悲同在

二零零五年,我為了證實法遭非法關押迫害。當時市委書記簽了字要送到省洗腦班迫害。聽到了消息後,我無論如何也不去,在師父的呵護點悟下,我放下生死闖了出來。後來幾年,邪惡一直不斷的干擾、跟蹤、監控、監聽,想抓我的把柄,據內部透露邪惡把我當成了重點。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由師父說了算。我在理智的做好三件事的同時加強發正念。讓邪惡的陰謀徹底解體。

二零零八年過年時,「六一零」也知道我不好對付,就指使我單位兩頭兒來到我家。我客氣的接待他們。一個人拿出一張表,估計是叫我簽字。我一看是「甚麼教……」的,我當時大聲的說:「哎喲,這個政府是怎麼這樣對待我呀?我修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呀!我以前從頭到腳沒一寸好的,你們也知道,哪個人不想健康長壽……。」不等我說完倆人拔腿就跑了。其中一人氣怒的說:「是上頭叫我來的。」我趕緊拽著他們的手:「坐會嘛!我們好好談談。」他們踩著雪一溜煙兒跑的飛快。

過了幾個月後,奧運會將近。那二人又來了,我給他們讓座,端西瓜給他們吃。剛一坐下來,又來一個公安。我說:「又想抓人是不是?」他們同時擺手:「不是不是,我們是路過這裏,來看看。」我說:「要想改變我的信仰,是絕對不可能的,為甚麼?因為法輪大法太好了。師父教我們要修的無私無我、先他後己,遇事為別人著想。我就是願做這樣的好人。如果人人都像法輪功那樣,那社會就真的穩定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以謊言為基礎,天安門自焚也是栽贓陷害。現在天怒人怨,災難重重。」那時,我就有了想救他們的一念:「有一句話我總想對你們說,總是沒說出來,每次你們走了我又後悔。」他們說:「你說,你說。」我說:「你們把黨退了,將來大劫難來時可保平安。」他們一個說:「我相信,我相信。」一個說:「嗯,嗯,不要到外面說,不要到外面說。」這樣就把他們的化名都退黨了。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任何騷擾了。

幾年來街頭巷尾,每一個角落都留下了我們的腳印。男女老少都在聽我們講,警察犯人也曾聽我們講。從南到北,從家鄉到京城,從春講到秋,一年復一年。邪惡迫害不止,我們講真相不停,修煉沒結束我們就要時時刻刻救度眾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