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好三件事中走向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師尊在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九日新經文《成熟》中說:「總的感覺是多數大法弟子成熟了,修煉的形式成熟了,修煉者對修煉的認識成熟了,人心越來越少的理性行為表現成熟了。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這樣,邪惡盡除,神佛大顯。」師尊的講法有更深更高的內涵,當時我悟不懂,只是從表面文字理解,這是師尊鼓勵我們並指出方向。同時我個人認為必須做到在修煉形式上成熟,在對修煉的認識上成熟,在理性行為表現上成熟。那麼就這表面文字的要求而言又怎樣做到成熟呢?一路走來,在修煉的實踐過程中,體悟到堅信師堅信法的修煉過程就是走向成熟的過程。其中的去人心去執著向內找並做好三件事都是成熟過程中的必然經歷。

後來師尊在多部講法中經常提到大法弟子成熟了,成熟了。特別當師尊《感慨》發表後我才體悟到師尊提到的「成熟」二字的法的內涵與理解它的重要,以及在這個問題上體現信師信法成度的重要。師尊說大法弟子成熟了,那就是成熟了。沒有疑惑與常人的謙卑,做不好就再做好,做好了就證實了師尊說的成熟,也證實了法。而每個大法弟子成熟的過程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證實大法好的過程與體現。

下面就幾個方面談一下我是怎樣從做好師尊交給的三件事的修煉過程中走向成熟的。

一、勤學法洗淨觀念 苦與累渾然不覺

二零零七年一月,結束了兩年來每週一次的北行,終於在自家建立了資料點,一朵蓮花綻放開來。

年初與我一起學習上網的同修,尚不能自行運作,甲乙兩位同修心急如焚,當時我還不能從法理上提醒同修多學法,而更多的是怕處理不當在言語上傷了同修。因此,面對他們白天晚上練習上網的那些個步驟,反覆練習還是忘的狀態,我只是不辭勞苦的繼續往返著教他們。我當時只是覺的:不要讓他們再打擾技術同修,因為我深知技術同修不只是教你、我、他,他們都很辛苦。同時我又看不得甲乙同修著急。就這樣,足足三個月,當同修們終於會上網的時候,乙同修卻在家中被當地派出所綁架了,並非法判刑二年。那裏的學法點、資料點立即處於停滯狀態。

一連串的變故震醒了我,我後悔沒有提醒同修多學法,在法上提高心性;我後悔在同修面前自愧是新學員而導致的自卑;正是我那種謙謙不語、逆來順受的修煉狀態,滋養了同修們的隱患啊!那段日子我穩下心來多學法,向內找,向內修自己,在營救同修及時上網揭露迫害的同時,真是在心裏告訴自己:自此不再說自己是新學員,我必須成熟起來,就聽師尊的話,圓容師尊所要的。

那天晚上接到同修甲電話,得知乙同修被綁架,第二天一早上我便趕過去與同修們切磋營救事宜。從表象上看乙同修是被他常接觸的同修家屬出賣的,在乙同修被抓後,丙同修去看望同修家屬時說到乙同修是因為對甲同修有情導致有漏被抓的。這話一下就炸開了,因為這兩個原因,一些同修們被帶動的憤憤不平,有的奔走相告到處訴苦、甚至痛哭流涕;有的看到乙同修被抓本來淚眼長流,再加上丙同修傳言事件更是火上澆油,一時間這些不正的東西形成了氣候,哪還談的上營救同修?在這種狀態下發正念可想而知效果會如何。

我當時幾乎不認識其他同修的家。這次能找到同修的家,是我求師尊加持神奇般的找到的。當我指出我們在同修被綁架後第一重要是我們如何形成整體、如何營救同修、多發正念、多向內找時,幾乎是孤掌難鳴。同時甲同修生氣了:她認為我是想轉移大家對丙同修的指責。還有的同修說「她是不是跟丙一樣」。面對這種局面,雖然那些日子往返於同修之間,卻無力挽回事情的局面。

一個月後,乙同修被非法判刑二年,同時丙同修也被綁架,怎麼辦啊!我開始向內找,找到了這一段日子由於幫同修學習上網,我自己學法時間都減少了。沒有法理支持,在和同修提營救建議時就顯的蒼白無力。儘管我說的是對的,可是沒有法的威力,達不到同修們的微觀,沒有起到正的作用。

同時我也找到了我的依賴心、著急心、用人的形式營救同修的心,換句話說也是對同修的情。當我找出這麼多心時,我大吃一驚,真的體會到師尊說的聽到看到都要向內找自己,沒有偶然的事。同時我也感悟到:慈悲是永恆的,情是最不可靠的東西。

同修被判刑後,我不再依賴,及時發出報導、揭露迫害、曝光邪惡。從那天開始,堅持每天多學法,用法歸正一切,洗淨觀念;堅持多發正念,清理迫害同修的邪惡生命與因素,並且每到學法時都呼喚同修的名字,一同學法。

同修的家屬原本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丈夫被抓後,幾乎完全放棄學法。她每次探望丈夫時,都到我家裏住。起初是帶著嫉恨之心到我家的,見面後總要說些沒有來由的話:「你們都是一個學法小組的,一起發資料,你們怎麼不被抓走?怎麼就抓我的丈夫」等許多話。我聽後沒有動念,善待於她。儘管她抱著不好的想法,頻繁的來往於我家,往來的車費從來不拿,走哪都帶上我。我抱著友好的慈悲的心態對待她,體諒她的苦處,與她溝通交流,希望能解開她心裏的怨恨。就在母親病重需要我日夜不閤眼的照顧時,她來了我也從不怠慢。這樣一年半後,同修的家屬對我說:「別人都說你怎麼有文化、有水平,我看你傻的不像樣。」我從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份真心實意的關心與心疼,我告訴她:「我們修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就是要做最好的人,處處事事都要對別人好。」

一次聽說可以讓探視了,我就和另外一位同修阿姨與同修家屬一同前往。勞教所的警察藉口不放棄信仰就不能探視,拒絕接見。我心想你說了不算,我既然來了就不能白來,我站在勞教所的大廳內,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生命與因素,無條件的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當時的感受真是無言能表達,深感師尊的加持與洪大的慈悲。在交涉是否接見時,我們及時的向警察講真相、揭露迫害,邪警隊長突然問我:「你是不是也煉法輪功」,我直視他的眼睛發出正念,他頓時轉過身去,忘了一樣就轉移了話題。這一次雖然沒見到同修,但對我來說任何事情都是提高的機會。

二、救眾生跨上戰馬 滅邪惡揮手之間

修煉以來,經常在夢中夢到戰馬奔騰、踏冰沃雪,飛奔的時候在我面前一掃而過,戰馬上的人神情威嚴、莊重、勢不可擋,我悟到是師尊點悟我要更加精進了。

零七年四月起,姐姐、外甥女、媽媽相繼得法,我既欣慰又感到有責任幫助她們,同時又需要再放大容量。姐姐自修民間小道十七年,她個人認為已有些成就,但是得了大法後方知啥都不是,可是師尊慈悲還是給她「好的留下,壞的去掉」《轉法輪》。儘管這樣,由於民間小道沒有從心性上下功夫。心性與常人無異。得法後外來干擾尤其嚴重。

年初我從老家回到本地後與當地同修結緣,組建了學法小組,姐姐參加小組後,每念一句下來要讀錯一兩處、兩三處,我們只好耐心糾正,就這樣糾正了一年半,她才能把《轉法輪》讀流利,這是其一;因為她是家中老大,習性中養成了尖酸、刻薄、多疑,甚麼事都想管的性格。你跟誰接觸了、見到哪些同修了、幹甚麼了,都要知道知道、評論評論,不以法的標準看待一切,而是以她的標準,左右著你的修煉。

在同修中、在社會上我體悟到「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洪吟》〈苦其心志〉),一切都是大好事,是昇華的機會,是師父對我的造就。可是在家中我卻不會修了,只知道向內找、忍耐、堅持、甚至嚴重時都給她磕過頭,卻忘記了發正念清理左右她、干擾我及整體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導致這種狀態持續了很長時間。師尊在《精進要旨》〈道法〉中說到:「長期以來大法中的眾生,特別是弟子一直對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著一種不同層次的誤解。每當魔難來時,沒有用本性的一面來認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麼邪魔就利用了這一點沒完沒了的干擾與破壞,使學員長期處於魔難之中。其實這是人的一面對法認識的不足所致,人為的抑制了你們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們已經修成的那部份,阻礙了他們正法。」師父的法理讓我猛然驚醒,我再也不要蹲在人情的殼裏不出來了。認識到後,我堅持長時間的發正念清理干擾迫害的因素,一切歸正到修煉人的正常狀態中來。

姐姐與外甥女得法後,我體會到一個生命得了法是何等的珍貴。在她們面前我是老弟子,我知道我一定要做正,我做的正,我周圍的一切都在變。這樣同修及新學員會在我身上體會到師尊的洪大慈悲與法的威嚴神聖,更加堅信師、堅信法,換句話說我們的一言一行就是在證實法。

四月開始,我沒有因為她們剛得法就不讓她們獨自去做真相,而是把她們當作整體的一部份,一個大法的粒子。無論是做《九評共產黨》、做其它資料、發真相資料,還是面對面講真相,我們都是一個整體。無論路途遠近、需要多長的時間、條件多麼的艱苦,她們從不落後,走到哪裏、救人到哪裏,神跡屢次在我們身上展現,我們緊跟師尊的腳步,肩負著救人的使命,相互提醒著走到今天。姐姐在發正念時只有增、沒有減,(因本地陸續有增加發正念通知)至今已幾乎每個整點都發了。我們地區由於房地產陸續開發,急速出現了講真相空白點,姐姐知道我忙於其它項目,隻身擔起了眾多樓群的發放真相資料的責任。

我回到當地,打開了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局面,拓開了一個精進實修的寬鬆環境。可是老家同修的狀態時時提醒我,自己還有沒做好的地方。一個偶然的機會,接觸了老家的另一位同修,經過幾次在法上切磋,我求師尊加持,我們共同在法上提高認識,認清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最終在她們那裏也成立了家庭資料點。現在已在老家陸續建立了三,四個家庭資料點,朵朵蓮花正在陸續綻放。

一日夜間發完正念似睡非睡時,見到一個古裝少年,英氣煥發,跨上了一匹棗紅色的戰馬,我知道那就是我,我將在這宇宙的正邪大戰中助師正法,完成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解體一切邪惡,救度一切有緣的眾生。

三、轉觀念形成整體 煉宇宙師尊成就

去年三月,我參加了一個由外地同修加入的一個小型交流會,通過切磋交流,認識到正法進程又推進了一步。找回昔日同修,組建學法小組,形成整體,加大力度救人是我們的史前大願與責任,勢在必行。我們當時參加的四、五名同修深感責任與使命的重大,決定在本地區形成協調小組,讓更多的同修都走出來,加入到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行列中來,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圓容師尊所要的。

由於這幾位同修都在各自的修煉環境中做著師尊交給的三件事,突然間轉換角色,變化了環境與外在條件,這對我們每個人來說,無疑又是一個心性昇華的機會與挑戰,這個過程滲透著對師對法的堅信成度,也顯出佛性與魔性的較量。而每一次打磨與拋光的過程,又包含師尊對我們的造就,還摻雜了舊勢力強加進來的魔難。我們始終堅守著一念:就聽師尊的話,就走師尊安排的路。我們互相叮嚀:在修煉的路上沒有「不」字。我們沒有誰比誰強、誰高誰低、誰修的好與不好的概念。我們就是從不同的起點、不同的層次與境界、不同的環境中走出來,互相牽著手走在師尊安排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修煉道路上,無條件的圓容整體。

願望是好的,過程中卻是一步一步修過來的。我們在各自的境界與層次中對師尊的法有著不同的體悟,而如果把這不同的體悟變成對對方的要求時,就將侷限自己的思想,停滯不前。當這種侷限性相互碰撞時,往往容易認為自己的對,別人的不對,更甚者執著別人的執著,使舊勢力的干擾有了可乘之機。我們決定的每週一次的學法交流日,就是這五、六個人,卻始終沒有到齊的。我們自己著急,鄰近地區的同修也為我們著急。我自己也是感到困惑,有時甚至在問:「我們做對了嗎?我們就這種狀態會不會衝擊了做好三件事呢?」

從去年三月份起我開始寫體會文章,為避免當面提出造成尷尬與間隔,試圖從明慧網上點醒某同修邪黨文化的那種「鬥爭思想」、習慣於扣帽子、打棍子、主客易位思維方式、及任何事都不在其中的「挑刺」。面對這種誰也不敢說話,一說話她就能挑出你話中帶著執著,再說話就再挑出一個執著來,幾位同修和我都感到有些無理取鬧與「攪局」,開始是誰都不敢說話,漸漸的有的同修就不參加了。

怎麼辦呢?體會寫完了反覆閱讀,看到語言太過犀利。修改吧,修改的過程就變成了我向內找的過程,一邊靜下心來學法,一邊修改體會,一邊無條件的找自己,師尊在法中明確指出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她為甚麼就是來「挑刺」的?為甚麼我這樣執著她說的話?我找到了在成立協調小組時我說過的話:「形成整體,你們是石頭、磚、各種材料,那我就做泥巴,無論石頭是尖的、圓的,我都會無條件的圓容、配合,砌出一道堅不可摧的大牆來」。看上去我的願望非常好,仔細推敲,這裏卻有著承認了甚麼的因素,發出的願望不夠純淨,同時也有證實自我的心,更有自己修煉不成熟的一面。比如,我們不是石頭,磚及各種材料,我也不是泥巴,我們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就像師父的功,是救度眾生的,也是來解體邪惡的。

觀念轉了基點正了,問題有了好轉。事實上,是我們有形成整體救人的願望,一切是師父在做,隨機而行,任何修煉狀態是學法修心向內找的自然狀態,絕非強為和增加個人色彩。我悟到,我必須擴大容量、再擴大,決不留戀某一層次、某一境界,師尊要的是大圓滿,我必須圓容師尊的大圓滿,走向成熟。

但是修煉過程中邪惡是無孔不入的,他們利用同修在某一方面的執著,干擾本地同修在法上實修。去年十一月末,比較激進的同修接來外地同修在本地區長期舉辦巡迴報告式切磋交流會,參加人數少則十幾人,多到二三十人;交流次數僅年前就達三四十場;交流範圍逐步擴大,年末又引進外市同修參與。使學法不深的學員和新學員崇拜個人,學人不學法。介紹經驗的同修也生出顯示心,證實自我,膨脹自我作用的執著。連日的交流嚴重干擾師尊對每個大法弟子修煉道路的具體安排,影響發資料講真相救度眾生。怎麼辦呢,一部份同修非常著急,我們組織同修一邊發正念,一邊找同修交流,當時在另外空間真的是與舊勢力爭奪同修,一場正邪大戰。但是,當時參與交流會的同修群情激動,根本聽不進去,我們也帶著擔心埋怨的人心,致使事情遲遲不能解決。直到今年四月,我開始起草緊急提醒同修的建議。就這不足一篇的文字,竟斟酌並增刪了十幾遍,真的不能觸動同修的負面因素啊,刪刪改改,後來在明慧網上刊登。四月二十六日明慧編輯部發表《繼續走好大道無形的路》時,事情基本解決,我們的同修回來了。

今年九月初,鄰近的農村同修發出請求協助講真相的要求。因當地農村面積大,戶數多,受邪黨毒害深,當地沒有幾個同修,真相自然很少做。當時三位同修一切磋,感到勢在必行,救度眾生解體邪惡就是我們的責任。從知道這事到發資料講真相的那天晚上,九天時間,甲同修組織人員,乙同修協調,我則從打印資料到現場預先查看,到帶同修認路,到具體分配發真相資料路段。而其他知道並參與的同修每人各自發揮自己的特長,默默無聞的圓容配合著這次救人行動。我們把小冊子《九評》、真相週報、真相光盤及不乾膠做完時,已近深夜。當我得知同修全部安全回家時,淚水奪眶而出。我給一位同修寫了這樣一段話:我們層層下走與輪迴轉世中結下了怎樣的緣份,暫且不提。在此,我們只有攜手並肩,互相提醒,完成史前大願,做師父欣慰的事,圓滿回歸。

一些過程中的事並不一定完美,但只要大家基點正,配合好,越協調一致威力就越大,救人效果也越好。同時我也深深體會到一位同修的話:協調不是工作,是修煉。協調不是修別人、管別人、叫別人怎麼做,而是踏踏實實修自己、實實在在做該做的事。協調是當看到不足或不完善的地方時,默默的補充圓容。一路走來,在修煉的實踐過程中,體悟到堅信師堅信法的修煉過程就是走向成熟的過程。其中的去人心去執著向內找並做好三件事都是成熟過程中的必然經歷。

最近,師尊經文陸續發表,我們小組一遍遍的學法、切磋,更加明確了自己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我們共同學法,共同切磋,互相勉勵,我們必將會走好師尊安排的修煉道路,不辱使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