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大法 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前一段時間,我鬆懈了學法煉功、發正念,天天忙於農活,農活又重又緊,體力還沒有恢復,狀態還沒有調整好,同修電話求助,我抽空去了,才知道講真相同修人多路遠,天快黑了,同修要我一起把講真相的同修接回來。

我剛到不久,突然感到心裏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著急,我叫同修快去把正在講真相的同修叫出來快走。他沒有去,只是按了按摩托車喇叭,他說只見同修在村裏轉來轉去,就是不出來。等了很長時間,他們才一起出來。

剛拐過一個山,我就發現前面騎摩托的同修被警察截住。警察打著手勢示意我停車,然後他們將我的摩托車熄火。我放下摩托車往前走。我看到前面有幾個講真相的同修,示意她們快走。這時警察叫我別忙走,我又轉回來。他們讓我上車,我想:我也沒做壞事,上車還能給他們講一講大法真相;同時我想同修被劫持,自己走了有點不合適,就這樣我上車了。

一到派出所,惡警們就迫不及待將我們用手銬銬上。這時所長找我談話說:「現在正在構建和諧社會,你們到處噴標語甚麼『天滅中共,退黨保命』,蠻嚇人的。你們能把共產黨推翻嗎?」我答:「我們不是想推翻誰,是它自己把自己打倒了。自共產黨執政以來殺害同胞八千萬,特別是對法輪功的迫害更加殘忍至極,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進行販賣,從中牟取暴利,這個惡黨雙手已經沾滿了鮮血。天理不容啊!所以天要滅它,我們告訴你真相,是對你的生命負責,也是對你的慈悲。」

他又說:「你們這樣明目張膽……,不抓你們不就成了你們的天下?不抓不行。」我說:「你們不能抓!法輪功是教人向善、做好人、不危害政府。湖北610頭子楊松因積極迫害法輪功在台灣被起訴了,國際上已對江澤民、羅幹下達了逮捕令。法輪功學員是按『真、善、忍』修煉的一群好人,誰管誰麻煩,誰抓誰倒楣!」

所長走了,外面大門開著。當時我想自己雙手銬著,怕不易走脫,沒有走,從而失去了這次機會。過了很長時間,又一個警察來問我:「你是煉法輪功的嗎?」答:「是。」問:「甚麼時候開始煉的?」答:「1996年。」問:「為甚麼要煉?」答:「因為有病醫治無門。」問:「你知道法輪功是×教嗎?」答:「法輪功不是×教,法輪大法是正法,法律條文上也找不到法輪功是×教的依據,說法輪功是×教源於江澤民之口。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初期,中共七個常委六個反對,他是先定性後製造根據,違反法律程序。」

問:「你知不知道煉法輪功違法?」答:「煉法輪功不違法。憲法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權利。法輪功在1996年被中國譽為明星功派,朱鎔基在4.25也肯定過法輪功。只是江澤民出於妒嫉而掀起了這場不該發生的迫害,對大法犯下了滔天罪行,並用各種謊言欺騙世人,致使不明真相的世人仇視大法。我們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我們大法弟子做了我們應該做的事。同時我們也希望你善待大法及大法弟子,給自己及家人留下一個美好的未來。」

他將寫好的材料呈在我面前叫我簽字,我看後與我講的事實不符,我拒絕了簽字。他又講:「簽了字可回家,不簽就關黑屋子。」我知道這是他們一貫騙人的伎倆。他見我不簽字,就將我的手機、錢包都收走了,錢包裏有500元錢。他們將我和同修銬在一起關到一間黑屋裏。我們一夜未眠,整晚都在發正念。

第二天上午9點他們才開門。同修被叫去問話,警察叫我寫悔過書、保證書,說:「寫了就可以放你回去。」我說:「我不寫,我沒有做過甚麼錯事,悔甚麼?保甚麼?」見我不寫就走了。過了一會兒,那個燒火做飯的過來講:「馬上要放你回家的。」聽了她這樣一說,我起了歡喜心,放鬆了發正念。這時所長又來了,他說:「有人給你說情,我們可以放你,但是你要把責任推到他(同修)身上,你的東西都給你。因為他是主、你是副,主要是整他。」我說:「我不會做出賣良心的事。整大法弟子是有罪的,也希望你不要執迷不悟!」他氣憤的走了。過了一會他又說:「有人說看到是你搞的。」我說:「不是。」他說:「把你銬在大樹上,看你說不說?」我說:「你不要充當打手,對你不好。」他說:「公安警察就是共產黨的專政工具,就是機器,是共產黨的奴才。說白了就是狗腿子,狗腿子就是狗子,我就是狗子。」然後把我反銬在大樹上,並把雙手的銬子緊了又緊,當時就有撕裂痛感,我沒做聲。這時師父的一句法打入我腦中,可以反制惡人,將疼痛轉移到惡人身上!念一出,一下子一陣熱流通透全身,疼痛消失了。

所長騙說:「只要你說法輪功不好,法輪功是×教,法輪功害我,你不煉了,我就放你。」我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他看我不屈服,不理我出去吃飯了。飯後他又找碴說:「你衣冠不整,敗壞大法形像。」然後用拳頭捅我前胸。我就喊:停止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好。我要求鬆綁,他們就拿出鑰匙給我開,可怎麼也沒打開,反將手銬的鑰匙弄斷了。這時他又問我:「還煉不煉法輪功?」我說:「還煉。」他們指著我說:「他是堅定的大法徒。」後來又拿餅乾,又給水喝,我們不吃又不喝,他們就將水潑在我臉上。

我開始向內找:按照人的做法,跳不出邪惡設置的迫害圈子,那麼怎麼做才是最智慧的呢?我想起了師父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記住了師父的話,所以當惡人再問我煉不煉的時候,我沒有正面回答他,我說做好人沒有錯。這時銬子鬆了。

後來惡警又問:「那事到底是不是你幹的?」這時我想到大法弟子都是一個整體,誰做都一樣,都是大法弟子做的。我說:「都是我做的,大法弟子做的事是最神聖的,對你好,對眾生負責。我們做的事是光明磊落的,我們所說的話會在不久的將來在人間得到見證。」他們將我和同修銬在一起,送到屋內,匆匆走了。

不一會,大法弟子的親人和同修們都來了。得知情況後,認為警察這樣搞是執法犯法,向警察要人,因找不到人,我們準備離開。這時做飯的人講,你們不能走,走了我不好交待。來看望的同修講:看管大法弟子是有罪的,善待大法弟子得福報。那個做飯的就走了,整個派出所無人,我們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我們沒有做好,使邪惡鑽了空子,讓師父為我們操心,真是愧對師父!謝謝師父救度之恩,謝謝同修與親人及時的營救。我真正體會到師父講的每句話都是天機,師父講的法意義也是很深遠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才是最智慧的。我們一定吸取正面教訓,不折不扣的做好三件事,做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