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而不凡的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七十六歲,一九九六年六月十八日我有幸得遇法輪大法並開始修煉。十四年來,一路平平,修的不盡人意,但我信師信法堅定實修,在平凡的修煉路上也時時顯露出大法神聖不凡的光輝。

修煉前我患有多種疾病:腦血管硬化供血不足導致的嚴重頭暈、低血壓、頸椎病、風濕性關節炎、頑固性神經性皮炎(三十年不癒)、乳腺增生、陰道炎、肩周炎、膽囊炎、慢性咽炎、近視、散光和白內障致使視力極度低下,五官綜合性乾燥症等等,真可謂百病纏身,生不如死。修煉後所有疾病不治自癒,從未有過的一身輕鬆。這是現代醫學無法達到的奇效,修煉十四年我從未進過一次醫院,從未吃過一片藥。

一、學好法、修好自己就能改變家人

我是退休後才開始修煉的,修煉環境主要是家庭。我在「文革」初期結婚,很多不幸都趕上了。婚後不久,我的先生就被隔離批鬥,下放農村改造,我在精神上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單位、同事都勸我離婚,免受政治上的牽連和歧視,但我沒有動心,頂著壓力挺過來了。接著就是生兒育子的沉重家庭負擔都落在我一個人身上,加上緊張的工作和工作時間外的政治活動,甚至夜裏還要起來參加政治遊行,真是搞的我焦頭爛額、不堪重負!由於當時對中共邪黨認識不清,把家庭的不幸和個人的魔難在一定程度上遷怒於先生,總認為他有負於我,常常「為私、為氣、自謂不公。」(《精進要旨》〈境界〉)只看他的缺點和不足,抱怨、指責、發怒、得理不饒人……。天長日久形成了我性格的一部份。這些惡念並不是我的本性,在學校、單位、社會上我從不與人發生衝突。

我現在悟到這些都是舊勢力強加於我的,增加我的業力和魔性。這成了我修煉路上的一大關,久久跨不過去。在一次背法中我悟到這是善心不夠,做事不考慮別人的感受,不考慮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沒有修出大法弟子應有的寬容大度的風範,爭鬥心強,遇事總要爭個對錯,不能受一點委屈。於是反覆背誦「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精進要旨》〈境界〉))遇到氣恨不平的事情就背誦,真是大法無邊,我的心境開闊多了,對先生的態度不再那麼衝了,語氣緩和了。

師父近年來多次強調這個問題,而且師父已經把實質性的敗物給我們去掉了,養成的習慣就得我們自己改了。就是這樣還是不能從根本上去掉這種惡習。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啊,大家知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真正受到損失的時候修煉人都付之一笑,這是你們應有的狀態和必須做到的,因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你不能用常人的理來要求自己,你得用高標準來要求你,所以你們必須得做到這樣。」(《曼哈頓講法》)

師父看我步履蹣跚,下不了決心,師父著急啊!就給了我一記棒喝。一天為了一點小事先生以從未有過的怒氣指著我的鼻子大罵我,而且是不依不饒,緊跟著對我反覆大罵,真是咬牙切齒。開始我還分辯幾句,後來悟到這不是師父安排的關嗎?好讓我去掉不能被人說的這個執著嗎!立刻平靜下來,不再辯解,任其去罵去吵。還真是付之一笑。當時還有外人在場,也不覺的丟面子。這真是體現出大法的力量,因為放在以前我絕對是忍不住的。可能是為了鞏固修煉的成果吧,當天下午我先生又莫名其妙的大吵特吵,完全不是他平時的行為。經過這一天的心性考驗,我的包袱放下了不少,感覺身心輕鬆了許多。

隨著自己心性的提高,先生認可了我的修煉,也認可了大法,自己也一點點的走進了大法。我深信先生與大法有緣,機緣成熟了就會得法。他最大的障礙是邪黨長期灌輸的無神論、唯物論,稍微超出他的知識範圍就說是迷信,他對大法健身奇效和提高人的道德修養是認可的,但對修煉超越常人的昇華就無法理解,也接受不了。由於在「文革」中我先生本人和其親人遭到嚴重迫害,所以對邪黨本質有一定認識,對《九評》很認同,這是打破無神論、解開他心結的一個有力契機。我說:「邪黨統治人、迫害人、變異人最入骨的一招就是抽去人思想中的精髓──敬天敬地、相信善惡有報的有神論,給人灌入唯物論、進化論、無神論,引導人沒有顧忌的作惡。你和你的親人以及整個民族遭受這場劫難,不都是這種歪理邪說的引導下發生的嗎?你現在痛恨它、否定它,那為甚麼還要維護它的邪惡理論呢?不是有句話說邪黨反對的我們就應該擁護,邪黨擁護的我們就應該反對嗎?」先生聽後如夢方醒,大聲說:「是是是,太對了!」從道理上講通了就有了判定黨文化的標準,以後就很少再聽到他說「迷信」二字了。他還用此理去啟發勸導他的朋友。

在平時我會不失時機的根據先生的接受能力給他讀一些明慧網上的文章,啟發他的正見,使他不知不覺中靠近大法。我從未直接勸說先生修煉,我想只要做到細心、耐心、用心,機緣一到,水到渠成,他自然會走入大法修煉中來。功夫不負有心人,這一天終於到了。去年五月十日我先生大聲道:「我腰疼的起不了床了,要拉著窗框才能起來,這可怎麼辦啊?」我平靜的說:「那就煉功吧,沒有比這更好的辦法了。」說著我去了隔壁的房間。過了一會,先生來到我面前,鄭重其事的說:「今天就教我煉功吧。」我說那太好了,其實我就等他這句話呢!

先生煉功後效果好的出奇,第一天腰疼就好了大半,三天就完全不疼了,從此踏入大法的門檻,煉功幾乎沒有間斷。他還把發生在他身上的奇蹟告訴親朋好友,帶動了幾個人也開始煉功了。但先生一直不能認真學法,我也沒有過份督促他,儘量找一些明慧交流文章加以引導,循序漸進。但也可看出他身心的巨大變化,身體更加健康硬朗,近八十歲的高齡還經常獨自南下北上探望千里以外的親朋;也經常主動做家務,說話態度都變了。我也看在眼裏,喜在心上,以後要更加耐心的幫助他穩定提高。

從中我體悟到對家人的救度最關鍵的是修好我們自己,只要我們變,他們就會跟著轉變;還有就是用心了解其心結所在,選擇有針對性的真相資料,對症下藥,還要耐心,注意語氣心態等。

二、和新學員一起修煉,共同提高

講真相和洪法中陸續有十幾位新學員走入大法,有的精進實修,有的埋下大法的種子,也有中途掉隊的。和這些新學員在一起修煉提高,對我又是一種新的修煉環境。

其中幾位比較精進的使我很受鼓舞。A同修走入大法後遇到的干擾很大,家人強烈反對,她橫下心來一個月抄完一遍《轉法輪》,跨過了一大關,真是了不起。我敬佩萬分,受其激勵終於下決心背法,之前一直沒有信心,真是比學比修啊。A同修與兒媳關係緊張,多年不說話,A又是個性極強的人,但在大法的修煉中她放下自我,去掉要面子的心,主動幫兒媳照顧孩子,解決兒子、兒媳的困難,也緩解了兒子的家庭矛盾,挽回了他們的婚姻。

B同修緣份很大,悟性很好,修煉第五天忘記服藥(她患有高血壓、糖尿病、骨質增生等疾病,幾十年藥不離口)卻沒有任何不適,她立刻悟到:修煉人沒有病還吃甚麼藥啊!從此停服一切藥物。B同修學法煉功齊頭並進,知道修煉人要向內找,提高很快。一次買了一本按摩養生的書,馬上出現嚴重「病業」干擾,她悟到是自己人心招的鬼上門,立刻把那本書清理掉了,立竿見影症狀全消。她愈加理解了大法的珍貴,更加精進了。

C同修是一位小伙子,二零零六年得法,後來居上,沒有任何思想障礙,迅速跟上了正法進程,學法、煉功、講真相、發正念樣樣不落,很大成度上促進了我們這些老學員。

和新學員在一起表面看付出很多,實際上得到更多。既然師父安排我把她(他)們領進大法之門,那我就有責任幫助她(他)們,否則就辜負了師父的委託。在邪惡迫害的環境下,條件受限,新學員心性不穩,我就分別登門交流,提供大法書籍、《明慧週刊》,這樣確實很耗費時間、精力,但在交流中聽到同修激動的訴說修煉中過關的艱辛、提高後的喜悅、學法煉功中的神跡,每每都在促使我對照自己,比學比修。當然也有同修間的人心執著和矛盾不斷表現出來,這時正是向內找修去人心的好機會,同時要擴大自己的容量,寬容同修的不足,否則就會退縮,無法繼續協調前進,這是身為一個老大法弟子的責任,沒有誰給我安排督促,只有師父無形的囑託。所以這個環境實在難得,一定要充份利用好提高自己。

三、盡一份力減少資料點的負擔

為了給資料點減少一份負擔,同時也要走出自己的路,我很早就自己上網,《明慧週刊》自己下載,不再伸手索取。以前週刊都是要經過多人傳遞,周轉慢也不安全,心安理得等靠要也助長了很多人心。我上網後也動員其他同修買電腦、手機上網,或通過U盤、MP3傳遞,大家都很理解、配合,各自選擇了適合自己方式。最多的是用MP3聽明慧電台播出的週刊,花錢少又方便。每週我下載後用電腦轉換成MP3文件再複製到大家的MP3播放器裏,這樣大家都能及時得到最新的交流文章。不止限於週刊,我也會針對同修不同的情況、環境,選取明慧網上的文章供其借鑑或講真相使用。比如有時同修身邊有人患某種疾病,正好有類似病人因大法得福報的文章;修煉人如何處理家庭的矛盾、小孩的教育等很多可以借鑑參考。這樣就形成了對資料點的補充,我覺的效果很好。

四、正念破除「病業」干擾

我修煉以來身輕體健,痼疾全消,偶有類似「病業」的反應都不是很嚴重。可是今年五月開始我的腿沉重無力,膝蓋疼痛,走路都吃力不穩,胃部多次劇痛,修煉前病痛部位又出現不適。開始我認為是修煉到了最後,自己還要承受最後業力,把它徹底消下去。我就堅持外出講真相,走路困難,我就強制自己按照以前速度走路,不去想它,就這樣稀裏糊塗的維持著。到八月十一日又突然高燒、拉肚子、尿頻並咳嗽不止,咽喉猶如火燒一般。那真是百苦一齊降!我也不得不從新認真思考了。

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很長時間以來我總是學法發睏,發正念也發睏、倒掌,講真相救人效率不高,距離大法的要求差的太遠。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這不是最後的消業,是舊勢力鑽我的空子,不知不覺走了舊勢力的路。是我法理不清才有這樣簡單膚淺的想法。十多年都是無病一身輕,走路生風,怎麼到現在「業力」又回來了?師父說:「正法是絕對嚴肅的,開始修煉時應該做的師父都已經給你們做了,現在就得靠你正念闖關了。你正念足了師父就能幫你。你正念不足、達不到標準,師父一動就牽扯那麼大的事情。」(《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正念來自於法,法理清楚了,面對魔難正確的用法理對照:我知道這所有的「病業」都是假相,險些上了舊勢力的當,我修煉有漏,也不允許你舊勢力來考驗我!當即我就反覆背誦:「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在師父的呵護下第二天基本恢復,參加了集體學法,照常讀法,而前一天嗓子還疼的不能說話!

在《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中,師父說:「有些人有病了,一修大法好了,真的好了,可是舊勢力為了去你的心、要考驗你行不行的時候,它還讓你在你原來那個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覺,或者是有病的反應,連症狀都一樣,看你相不相信大法。那個時候怎麼辦?人神一念哪。你動的是正念,你說這都是假相、舊勢力干擾,我修了這麼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現這個情況。你真的發自內心的一念,馬上甚麼都沒有。」

對照這一段講法,師父好像就是對我講的。反覆學這段經文,病業假相進一步消除。師父這麼無微不至的看護著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精進呢?是啊,同修們讓我們精進精進,再精進吧,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有限時間裏做好三件事,不能再有絲毫的懈怠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