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更多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回顧過去一年多的經歷,感到有一些體會,雖然沒有那麼閃光,但是發自內心,整理出來,請慈悲指正。

一、背法

我以前曾經背過《轉法輪》,當背到十多頁時,沒有堅持下來。這次從去年七月開始的背法,是我在遭到單位邪黨人員迫害後,被動開始的。

我是一名高管,是單位領導成員之一,這些年一直在不公開的修煉中,承擔著重要的證實法工作。去年由於不重視修自己,學法不夠,讓邪惡鑽了空子,被單位一把手告到總部,總部先停止了我的主要工作。面對突然而來的迫害,儘管沒有動搖修煉的決心,但是想到可能失去優越的工作和生活條件,人的各種念頭都出來了,心性不穩,這時正在背法的小妹同修兩次勸我背法,我想是師父在借她的嘴點化我吧,所以開始下決心背《轉法輪》。

這麼多年來,我大多數是在忙碌和風光中度過的,養成了一種習慣的生活方式,而這次舊勢力專門安排讓我無事可幹,這種空閒和寂寞是我從未經歷過的難熬。但是反過來看,這時間又像是專為我過去學法少而準備出來的。

開始是為背而背,堅決的排除想放棄的念頭,隨著往下堅持,感到自己能靜下一些來了,不再覺得難以忍受,漸漸的看到一些法理,能分清一些執著,並盡力去排除。背法伴我走過那段最艱難的、剜心透骨的修煉過程。背第一遍用了五個多月時間。接著背第二遍,對修煉的神聖和嚴肅開始有了更多的認識,這期間儘管發生了失去職務、失去優越待遇的迫害,但沒有對我造成大的觸動。背第三遍速度明顯快起來了,三個月時間就快背完第七講了。同時反覆學習師父九九年以來的所有講法、《精進要旨》和最新講法,感到魔難中正念在加強,也看到了越來越多的法理。

大法前所未有的、第一次修煉人的主意識,給了人能夠真正回升的希望,同時也給人最嚴格、最直接的考驗。看到了大法修煉對心性要求的高標準和去人心上的特殊機制,認識到實實在在修煉心性的重要。

我切身的體會到魔難對於修煉人的特殊意義。當我背到「但是這些假氣功師他抓住你的弱點了,抓住人的執著心,你不是追求治病嗎?好,他辦個治病班,專門教你治療手法。」(《轉法輪》)我悟到在修煉中,在魔難中,順著人心,用常人辦法來對待修煉中的問題,不就像那個假氣功師嗎?

就在開始背法三個月後,我參加了「明慧網第六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法會」,用所學的法理,總結我的修煉過程,找出差距,稿子在法會上發表了,這是背法帶來的進步,也是師父對我的鼓勵。

二、向內找,修心性

通過學法,自己身體和思想中的執著,一個個、一次次的現出原形,不斷的翻出來,顯示心,爭鬥心,妒嫉心,利益心,色慾心等等,我知道這些不是我,是後天的觀念和業力,不斷的用主意識清除它,排除它。

今年初我又遭到失去職務的迫害,我半生為之奮鬥的事業和榮譽失去了,收入一下減少了六倍多。在常人看來,就如大難臨頭一般,一時說甚麼的都有,有的對我惋惜不平,也有人對我不理解。

我的一位少數民族朋友(已做了三退),生性剛直,得知我失去職務,狠狠的拿拳捶我,他從沒有那麼重的打過我,說:「是誰在害你,把他的名字告訴我。」五十多歲的男人流下了眼淚,他怪我該講點策略,我沒說話,心想我還是有一個爭鬥心、怨恨心吧。

一向溫和的常人妻子(已做了三退)像變了個人一樣,開始處處指責我,認為都是我自找的,第一次向我提出你不要煉了。邪黨的迫害,讓人們不辨真假、是非,分不清善惡。這也是我平時講真相不到位造成的。

經過半年多的背法,面對這種變化,我心裏平靜多了,但有時也會翻出沮喪、失落的心情,我盡力排除。想起師父的講法,大法讓我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師父給了我最好的一切,讓我一開始就在高層次上修煉,使我的生命賦予了這個宇宙中最高的榮耀,即使付出我的所有包括生命都值得,常人中的這點東西算得了甚麼呢?

但是邪黨加重迫害,還是抓住了我的執著吧。在學法中向內找,我漸漸看到了自己的根本執著:執著自我,證實自我,放不下自我。舊勢力給我安排的整個經歷都好像在加強這個執著,我的事業、我的前途、我的成功、我的利益、我的名聲、我的面子、我的想法等等等等,這些圍繞自我形成的觀念,深深的紮在思想深處,形成頑固的物質,就像是一個「真我」。表現在工作生活中就是以我為中心、居高臨下、盛氣凌人、自以為是、不讓別人說、光想說別人。師父一次一次點化,給安排了一次又一次去執著的機會,都給推開了,甚至後來害怕過關,躲避過關,拖著一個大包袱迷而不悟。在講真相,證實法中,也自覺不自覺的帶著為私的、證實自我的因素。我想起背後告我的一把手,我在給他晚會光盤時,當時就有想藉此拉近距離的不純的念頭,這是多麼不好的一個有求之心呀。心性符合了舊宇宙的理,就讓舊勢力鑽了空子。

與執著自我有關,我的顯示心,爭鬥心,色慾心都很重。在病業中,矛盾中,別人的頂撞中,不斷的向內找,曝光自己的人心,開始體悟到向內找的奇妙,和大法修煉去人心的奇特效果,就像剛剛學會修煉心性。我注意到妻子的變化,對我的指責,表面上是失去利益的原因,其實也有要我修去顯示心、爭鬥心、不讓人說和情的因素。比如我上動態網,喜歡看一些新聞性的消息和視頻,然後津津樂道的講給同修,形成習慣,好像不講點甚麼,就顯不出自己了,一顆顯示心。看到別人有錯拒不認帳,卻一味的找理由為自己辯解,也會突然想到我自己不經常就這樣嗎,這時別人的頂撞也停下來了。一次我煉功時,被一種思想業干擾,心裏很亂,這時師父在第五套功法中的一句口令「注意,主意識不要完全放鬆」,打入我的腦中,頓時那些思想業消散了,整個身體也靜下來了。體會到修煉的嚴肅和實實在在修心性的重要。

三、抵制迫害和講真相

修煉中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有實修和提高的因素,但是正法修煉,還有抵制迫害,助師正法的內涵。

迫害之初,總部邪黨人員對我一直表現出一種偽善,比如要幫我調出,顯出一種關心,開始我並沒有看透,後來在同修的幫助下,在不斷學法中看清了迫害的本質,認識到不能順從它們的安排,順從就是認可迫害,也等於讓迫害者犯罪,必須抵制迫害,否定迫害。後來我明確表示不同意調出,幾次向總部寫信,指出面對真相、了解真相不是錯,躲避和掩蓋真相才是錯的,要求停止歧視,恢復工作;對總部要調我的職務時,當面告訴他們這樣做是錯的,不予接受。儘管由於否定迫害不徹底,失去職務,但我感到自己一點點的明白法理,一點點的走向成熟。後來單位要調我的辦公室時,我堅持不動,找我兩次,就沒再找了。

講真相是抵制迫害的好辦法,但我當面講真相講的不透。就與同修配合,通過異地給總部每位領導成員和一些部門主管寄發真相信和資料,給單位領導成員電子郵箱發真相資料,後來了解到不鼓勵從大陸給郵箱直接發東西,改為把收集到的郵箱地址發往明慧。我感到總部意識到是我在做,但並沒有直接問我。今年又有人把我給的晚會光盤交到總部,總部派人威脅我,我索性直接給總部兩位領導(包括一把手)去信推薦神韻,後來他們通過部門傳話,不讓我這樣做,對此也不了了之。

但我發現能接觸到的人越來越少了,勸退起來也難了,單位的人都不敢公開跟我接觸,給光盤也不敢接了。我發現手機被竊聽了,有些熟人說好要見面,但隨後就沒有了下文,邪惡的迫害讓世人恐懼,害怕失去飯碗。我發正念加上一念「清除干擾有緣人了解真相的邪惡生命」,同時向內找,認識到由於有證實自我的心,慈悲心不夠,沒形成一個慈悲的場,影響了講真相,救世人。只有多學法,加強正念,修去執著,修出慈悲來。

我儘量抓住一些機會傳神韻。一有要約我的,就讓他再約請一些別人。我總是隨身帶著光盤,有時會意外碰到想見的人送給他。一位公務員朋友,到歐洲時曾拿過《九評共產黨》,我勸幾次都沒退,聽說我的消息過來看我,我給他神韻光盤,幾天後跟我說,真是神啊,能做出這麼好的演出來,也同意三退了,並說要勸家人退。一位已經三退的公司財務負責人,看了神韻,還要看《轉法輪》,我幫他找到了。一對到美國二十多年的夫婦,回來搞合作項目,我們多年未見,我請他們吃飯,問起是否看過神韻,女的說,聽說演出很好,孩子曾經給他們買過肯尼迪中心的票,但沒去看,然後就講黨文化灌輸的不明真相的東西,說甚麼也不想參加,免得使領館或者回大陸有麻煩。我說:「這個演出巡迴全球一百多個城市,所到之處引起轟動,美國主流社會的人都在看,不是要參加甚麼,而是要明辨是非。」男的當即表示要看,女的拿走了我帶的光盤,我說一定要看現場演出,他們答應了。

一位過去的同事在香格裏拉給孩子舉辦婚禮,請我參加。他知道我被迫害,但過去沒給他講過真相,我想一定要現場給他神韻光盤。那天走進酒店大廳,看見同事周圍站了很多人,我正想是不是等一會再過去,發現這些人都在埋頭自己的事情,我知道是師父在幫我,當即上前與同事打招呼,他激動的說:「你來我最高興了,」就像一直在等我,表示祝賀後,我把光盤送給他說「送給你的孩子,祝他們平安幸福」,他仔細的看了封面,裝起來了。我想在這樣莊重的場合,他會重視我給的東西,而且是給他孩子,更多了一份愛護,他肯定會先看的。

沒有專車後,我很多時候是打車,就在打車時發神韻光盤。大多數司機接到光盤都很感謝,有的要給錢,有的還問有沒有別的,一位善良的司機在自己同意退團後,又擔心的說起他剛剛進入邪黨電視台工作的女兒剛加入邪黨,我說將來也要告訴她,讓她退出來。給司機發神韻光盤不能有分別心,有些衣著很差,有的其貌不揚,有的看起來不好接觸,有的說話粗俗,但接到神韻光盤都能積極回應,他們每個人都是等待救度的生命,有時有顧慮沒發,過後就後悔。

四、搞好整體配合

師父講:「當前大法弟子都得相互配合好。面對的形勢需要你們配合好,只有配合好才能夠把你們要完成的誓願完成好。」(《在大紀元法會上講法》)整體配合能量巨大,大法粒子在整體中能發出更大的能量。

這些年我們自發的形成了一個製作、傳遞、中轉、發送真相資料的組合,我一直承擔協調製作和傳遞大法資料的工作,在受到迫害後,我特別注意相關的安全問題,使大法的工作沒有受到影響。

根據正法進程的需要,資料供應越來越豐富,除了基本的資料外,平時增加了新的真相光盤、真相幣、不粘膠標語、幫助尋找翻牆軟件的書籤,過節增加了賀卡、真相信、護身符、年曆等,為了配合其他同修的證實法活動,我們經常根據網上提供的一些迫害單位的地址、姓名和收集到的政府及一些部門地址和官員名字,直接寄去真相信和資料,勸誡官員,震懾邪惡。今年看到學員文章提到「神韻藝術團合唱團演唱會」光盤,我主動與明慧聯繫,製作了大家歡迎的演唱會光盤。

在這個組合中,每個學員都發揮出獨特的作用,甲同修常年負責耗材採購和資料製作,幹活幹淨利索,從不叫苦;乙同修則默默配合,自覺的補充完善,總能有一些好的建議;老年丙同修常年負責資料的中轉,同修進進出出,她沒有怕心,即使傳出邪惡迫害如何如何也不為所動,一如往常;那些發資料的同修,一年四季,雨雪無阻,重複的走過城市多少大街小巷;工作和學習非常忙碌的丁同修,雖然得法晚,經常借到北京工作和學習的機會,把資料帶到北京去發,利用工作機會講真相做的很好。

我過去經濟上好一些,資料點的房租、主要設備採購都是自己承擔,日常費用發資料的同修大部份都能付出,但我從沒有跟同修提出過,只要出現不足,就主動負擔起來。我們還幫一個遠方的親戚同修提供部份資金,建起了資料點。

我還協調一些需要大家一起配合的工作。一次在網上看到當地一同修在發放資料時被綁架,我雖不認識這個同修,立即在網上發起倡議,提出當地大法弟子利用這個機會形成整體救人,不要責怪被抓同修,定點發正念,解體邪惡迫害,加持同修正念回家。靠近的同修到迫害單位要人(其中一同修付出很大),很快迫害單位和人員的信息及電話在網上曝光,國內外大法弟子打過去的電話,大大震懾了邪惡,後來聽說那段時間迫害者都不敢接電話。我們小組還給迫害者個人發了真相信,正告停止迫害,並一直堅持發正念,直到該同修正念回家。這次大部份的工作是靠近的同修做的,但是通過參與,我們看到了配合的力量,正念的力量,大家都受到鼓舞,得到了收穫。

今年我們小組還參加了支持澳洲訴江案發正念活動。解體當地勞教所、監獄等邪惡黑窩對大法弟子迫害的發正念。抵制當地預謀辦洗腦班的發正念活動,靠整體配合的力量,解體了當地「六一零」辦洗腦班的企圖。母親同修從農村出來,言語不通,默默的為大家提供方便,除了經常使用真相幣外,常年堅持白天整點發正念(直到晚上九點),盡了一份老年大法弟子的力量。

五、感受大法的神奇

修煉十多年了,我甚麼也沒看見過,周圍的同修也沒有一個開天目的,但是我們堅信大法的法理,堅修大法,無論是平常的時候,還是困難的時候,都堅定這顆信仰大法的心,就聽師父的,師父給了我們很多鼓勵和加持。

在我外出的照片中,曾經有三次清晰的顯示出法輪的圖象。我自己的手機,過去手機電池取出後再放回,手機的時間設置就回到初始化狀態,每次都需要從新設置,我就產生一念,不要這麼麻煩了,過後發現,再放回電池就不影響手機的時間設置了。但有時正念不足還會回到初始化狀態。手機晚上十二點設的打鈴,開著手機時鈴就不響,一看發現標示「關機時響鈴」,而我為了看時間方便不想關機,結果後來開機也響鈴了。

我經常在背法、學法中,或無意中打開《轉法輪》,得到師父明確的點化。做的好一點時,師父都能鼓勵,上一次打開《轉法輪》,我一眼看到:「喂,傑克,真行啊。」很多時候是在夢中點化,就在此文即將完稿時,那天早晨在夢中清晰的看到,金色的巨龍在天空游弋、浮動,時隱時現,持續了好一段時間。在常年傳遞大法資料中,師父幫我化解了多少我知道的、不知道的危險。這些用任何語言也表達不完我對師父的感恩。

在助師正法的特殊時期,師父賦予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使命和正念除惡的神通,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須的,但是由於觀念的制約,正念不足,很多時候做不到位。我知道自己還有放不下自我的心,慈悲心不足,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做的不夠,大法的工作中有依賴心,還有顯示心,爭鬥心,安逸心,色慾心等等,單位和熟人中還有很多人沒有徹底了解真相。

在正法的最後時刻,我們要多學法,更好的配合,救更多的人,不負使命,抓緊時間。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