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大法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日】我文化水平低,寫的不好,但我要把這十三年修煉中的風風雨雨,向師父回報,並與同修們交流。要寫的東西很多,今天主要從以下幾方面交流自己的點滴體會。

一、病魔中師尊點化走進大法

我生下來就體弱多病,剛生下來時只有點氣,渾身紫青色,父母用盡家裏所有的積蓄搶救我(我上邊有五個哥哥和一個姐姐,皆因有病治療不及時先後都死了)當時胃腸炎很重,得用幾斗米換小米粒大的一粒藥,說能治好,治療多年也沒好。除了嚴重的胃腸炎,我還有嚴重的皮膚病、濕疹過敏,關節炎、肩周炎、腰間錯位等。身體被疾病折磨的苦不堪言。

再說我老伴,四十六歲那年突患腦出血,當時腦部出血面積大,經教授確診:「太嚴重了,沒有治療價值,即使治好也是廢人。」我老伴是善良正直的人,平時在單位任勞任怨。單位領導請求醫院要不惜一切代價搶救他,因為人還年輕,孩子還小。教授說,那必須立即做手術,搶時間,否則下不了手術台。做完手術後,出現水腫、胃出血、氣管切開,全流下鼻飼,半年後才甦醒過來,不會說話,只會說「中國沒有不會」,他要表達甚麼就這一句話,別人就得像猜謎似的蒙,猜錯了,即打人。

在醫院住了二年八個月,雖然保住了命,但是身體半身不遂,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我全職護理他。老伴又高又胖,我又小又瘦,護理很吃力。不久腰部脊椎發生錯位,常常是錯位後,不能動,一動疼的天旋地轉,住院、打針、吃藥都不好使。加上久治不癒的皮膚病、胃腸炎、牙痛、低血壓等,還有癱瘓在床不能自理的老伴,我覺的實在活不起,常常想活著太苦,不如找根繩掛上算了。

有一天,腰又錯位了,痛的一夜沒閤眼,清晨時朦朧聽到有人說話:「去廣場煉法輪功」,我睜眼一看沒人,我想,法輪功,以前聽說過,也在廣場看過有人煉,可能是佛告訴我,讓我去煉法輪功病會好,那我去煉,煉功腰能好,不遭這種難以忍受的痛苦了,我決心去煉法輪功。

神奇的是,正想著,我那本不能動的身體,居然試著慢慢坐起來了,慢慢穿上衣服,慢慢能下地,最後扶著腰,出門走到了廣場煉功地點,開始學煉法輪大法了。第一天學完功,我就感覺腰部疼痛減輕了。學煉第四天時,做抱輪動作,感覺到腹中有法輪在旋轉,抱輪時感覺師父在給我調理身體,腰部突然感覺變得像木板一樣邦邦硬,感覺沒有肌肉似的,煉完功,腰部又恢復了正常。從那天起,困擾我多年的腰錯位徹底好了,煉了二十多天後,身體的其它疾病也都不翼而飛了,我真正感受到了甚麼是無病一身輕。從此以後,我照顧老伴,照看外孫子,家務活全包了。

二、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我沒煉法輪功前,我老伴半身不遂頭腦糊塗,早晚黑天白天都分不清,總是平地摔跟頭,一摔不是摔骨折,就是縫針,胳膊、腳脖子、肋骨都摔骨折過,耳朵根處摔破縫過針。自我修煉後,老伴身體也不斷的好轉,大小便也不失禁了,他也會簡單的語言表達了,自己也能夠自理了,也不摔跤了,偶爾摔倒,也是毫髮無損,神奇的是老伴也不用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藥了,以前每年藥費就得一萬元到三萬元,現在身體好了,節省了很多醫藥費。我老伴也在大法中受益了,我常常跟老伴說,「你歷經魔難,九死一生,也是為得法而來呀!」

老伴參加過援越戰,是在槍林彈雨中活過來的。老伴是司機,戰後回國時,負責運送領導幹部過江,過江的橋是獨木橋,一個車輪下一根木頭,他開的車,人車平安渡江。但後面跟的載運士兵的車卻翻到江中,車毀人亡。

全軍剩下的士兵一致要求延期回國,表示一天打七十多戰沒死,要回國渡江卻犧牲了,太不值得了,要求老伴一人將他們運送回去。老伴冒死將剩下的戰友一車一車的平安拉回國。

老伴回國後轉業到地方,又參加過唐山大地震的救援工作,負責運送物資,搶救傷員,最後也平安返回。還多次在冰天雪地的季節,帶領手下員工去吉林通化的山上拉煤,山道難走,危險至極,他也多次化險為夷。

尤其這次他大病能死裏逃生,我想老伴他也應該得法,就常常給他念法,教他煉功動作。他得法後,紅光滿面,身體恢復很好,見過他的人都說他是個奇蹟。

三、佛光普照

一次我有事出門,回來看到電視機放在床上,老伴坐在旁邊,靠牆的電視櫃歪倒著,我忙問發生甚麼事了。我兒子過來告訴我:「我爸去開電視,電視櫃腳突然折了兩根,電視櫃歪倒,但電視沒掉下來,沒砸到我爸,聽到爸爸驚叫,我跑過去將電視搬到了床上,這次真是太危險了,這要砸上,那麼重,後果不堪設想。」「大法保護,大法保護!」老伴連聲叫。有驚無險,又是師父在危難中救了他。

一九九八年入冬,當時我家住的是老房子,挨著鍋爐房,連著鍋爐房的水暖管道年久失修,貼牆部份裂開了,水泥剝落,鍋爐添煤燒起來的時候,煤煙就順著水暖管道竄到地溝,由地溝竄到室內,從地板縫、牆縫竄出來,很嗆人。需要馬上修,要修呢,得必須用黃泥才能抹上,水泥抹,抹不住往下掉。正趕上那幾天下大雪,大雪封路,哪裏去找黃土啊?師父點化我,去找清潔工們打聽哪有黃土,一個清潔工告訴說,旁邊那棟樓的東側以前有過,不知現在有沒有,讓我去那邊自己找找。我順著指點的方向找去。但見茫茫白雪中有一處黑地,走進一看,兩個樹空中間剛剛挖出的兩垛黃土整整齊齊的碼在那,像是專門等著我取呢,我的眼淚刷的流了下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黃土找到,立即返回鍋爐房抹灰。由於管道窄小,鍋爐工鑽不進去,我的身材剛好能擠進去,手能夠著抹泥。我剛剛抹好,抬腳往回走,突然腳下一尺粗的水管爆裂,鍋爐水瞬間淹沒膝蓋,我趕緊淌水移到門口,大喊:「發水了!」門口的工人們,見我全身濕透出來,驚叫:「水,燙著還是冰著了?」我說,「溫水。」他們都很驚異,因為這水要麼是高溫水,要麼是冷水,身體非燙即凍,平安出來真是神奇。我知道這又是師父保護了我,師父時時在看護著我們哪!

三、紀念師父傳法五週年法會

煉功一個月後,我和同修又參加了師尊傳法五週年法會,同修們的交流文章寫得都很好。當時在第三展廳的牆上有一幅畫像吸引了我,我看到一位大佛像,金光閃爍,圍著黃布,露著肩,慈眉善目(我當時不知道這是師父法像,我那時還沒請大法書)。

我一下想起來了,沒得法前,曾經做了個夢,在一望無際的大宇宙中有無數的佛在聽法,所有的佛都圍著黃布,有露著肩的,有不露肩的,數不清,像金字塔似的層層疊疊,最最上面有一個最大的佛在講法。夢中的最大佛我印象很深,長像與眼前畫像上的佛一模一樣,我突然明白,哭著對著畫像說:「師父啊,那夢中的大佛是師父啊。」我看到畫像上的師父笑了。

回來後,我立即請了《轉法輪》,以前眼睛不好,嚴重花眼,看不了書,一看書就頭痛、眼睛痛。這回看大法書,頭疼眼花的症狀沒了,眼睛越看越舒服。這大法真是太神奇了。

四、去北京證實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開始迫害大法,大法蒙冤,我想得去北京替師父說句公道話。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和同修乘火車去北京上訪。當車快到北京站時,我的天目突然打開了,看到了一個大轉盤,上面刻有刻度,還有黑、白兩種物質,顯示著黑色物質如何轉換成白色物質,白色物質如何轉化成功的過程,功是金光閃閃的黃色,不是人間的黃色,是特別可愛的黃色。轉盤開始加速旋轉,像火箭一樣快。我知道師父點化我,要我勇猛精進。

到了北京,我們上信訪辦,把上訪信交上,打算去天安門廣場,走到廣場就被惡警抓住。回到家鄉,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我夢到一條大江,兩岸都是立陡懸崖,北岸江邊有一條大法船,東西兩岸的人都向北岸的法船爬,北岸懸崖中下方,有一光明的小道,道只有兩腳並攏寬,很窄,這是通向大法船唯一的路,走這條小道,不能向兩邊看,走時要穩要正,否則就會掉下崖去,我從小道一步步的走到江邊,登上了大法船。回頭一看,江中、江邊兩岸到處都是人,都想登上法船。登上法船的人,法船瞬間就到達了另外空間。我悟到師父要我走正修煉的路。

回到家後,老伴首先告訴我,單位安排小兒子接替老伴上班了。這兩年多,多次找單位未能解決的難題,師父在我上北京期間卻給安排好了。

五、反迫害,正念除惡

從拘留所回家後,派出所、街道,天天像上班似的到我家,勸我不煉了,我就給他們講我煉功後身體多種疾病都好了,這大法太好了,不能不煉。一個星期後,他們明白了,再不來了。

二零零一年秋天,半夜十二點,我剛發完正念,聽到有人敲門,說是派出所找我,那時我還不完全理解否定舊勢力的迫害,不應該給他們開門。兒子剛把門開個縫,三個惡警就闖進來,讓我寫保證書,寫上不煉功,不上北京上訪,不發資料。我不寫,他們不走,兒子給我跪下說,媽你不寫,就說不煉了也行,不說,我就不起來。我想,這是邪惡用親情逼迫我,不能上當。我不斷的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我不向邪惡保證,告訴兒子,「我有師父管,你不要管我的事。」我堅持不寫,三個惡警最後悻悻退去。

沒過幾天,我在家正看外孫,派出所和街道又來我家,讓我寫不煉功的「五書」,我堅決不寫,開始發正念,鏟除邪惡因素,他們走了。以後有一段時間,我發現我家門口的平台上經常有幾個人坐著不走,一天大女兒回來告訴我,委主任說不讓你出去發資料,說咱家門口有便衣跟蹤。我說:沒事,我有師父保護,出門他們也看不見我。每次出門前,我都求師父保護我,我照樣出去發資料。沒幾天,發現監控的人沒有了。

二零零二年夏天,委主任上我家說,法輪功掛名的有你,下午市領導來檢查工作,上你家,你就說不煉了。她走後,我給小女兒打電話告訴她情況,小女兒立即說,立刻全力發正念解體邪惡因素。我立即盤腿打坐發正念,女兒也幫我發,發正念時天正晴,一小時後,狂風大作,烏雲滾滾,一會就下起了瓢潑大雨,持續很長時間,直到很晚,邪惡的人一直沒來。這正是正念戰勝邪惡!

六、講清真相,救度眾生

慈悲的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起,洗淨,並賜給我威力無比的大法神通,是為了解救今天被邪黨謊言毒害的眾生,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從二零零零年開始,我發放了大量真相資料,洪揚大法,揭露迫害,救度被謊言欺騙的世人。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二零零五年開始勸世人三退,開始我從親友開始勸退,然後走上街頭,向接觸到的有緣人勸三退。我每天學完法後,發好正念,然後出去勸三退。

下面我舉幾個勸退過程中的小例子:

一天路遇一個剛退休的機關幹部,我跟他講,現在人的道德下滑的厲害,天災人禍也多,剛過去的大雪災、地震、洪水,就是上天對人的警告,大災難還在後面,現在的毒奶粉、毒麵粉、毒豆油到吃的饅頭、油條都放對人體有害的東西,現在人是治不了,只有天治。劫難來時,你是黨員,你再好也過不去,得退黨保平安。他重複電視上的謊言,我說:「電視上說的全是假的,是江××迫害法輪功搞的假戲,你看這××黨說的,哪有真的。最後的滅中共劫難肯定有,我們大法弟子說的全是真的,你退吧!」他說:「我怎麼不知道啊?」我說:「你若知道早退了,現在退也不完,退吧。」他說:「好,我退。」我為他得救而高興。

一般我遇到的老幹部,多數受黨文化毒害,講真相時即便明白了大法真相,但很多人為了眼前的既得利益,高工資、高待遇,也不肯退黨。這次這位機關幹部能明白真相及時退黨,是師父加持的結果,也讓我對這部份眾生能得救有了信心。

有這麼個熟人,知道我煉法輪功。每次在路上遇見我,攔著我大吵大嚷的說:「老太太,你又去發法輪功材料了?別發了!你是反黨!不能反黨!」路人聽到都瞅我,我很反感他,我知道他一直沒明白真相,想跟他講吧,他吵吵嚷嚷的不管不顧的,也講不好。基於安全考慮不講了,見他便躲開。

一天,我又遇見了他,正想躲開,他攔著我,低聲問:「你還學不學法輪功了?」我說:「這麼好的功法,當然學。」「好,你幫我退黨,全家都退!」我很驚異:「你怎麼這麼快明白過來了?」他說:「前幾天有人跟我講了退黨的事,就是你以前給她退過黨的姓陳的,她對我說了詳細情況,我才知道××黨完了,法輪功好啊,陳某讓我找你退黨。以後你再有甚麼材料給我也送點。」

我很感歎:這真是世人覺醒了,大法慈悲!師父慈悲!我雖然沒給他直接講過真相,但在師父安排下,明白真相的世人也給他講明白了真相,他也得到了救度,我真為他高興。

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精進實修,我一定能夠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