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也有十二個年頭了。在這十多年來,有過欣喜、有過失落......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還是走過來了。

得法

一九九八年,也可以說是一個偶然的機會吧。同班組的同事對我說,你看一看這本《轉法輪》吧,很好的一部修煉的書。我要了這本《轉法輪》回家去看,看著看著,覺的這不是一本一般的書,是真的教人做好人的書,於是到了七月份,就正式開始修煉了。當時女兒才十一個多月,早上到廣場去煉功,每晚背著她到學法點學法,再回家。那時整個人沐浴在大法中,同修們都互相關心,整個人沉浸在幸福之中。這真是一塊淨土。

風雨欲來

可是到了九九年「七﹒二零」,電視鋪天蓋地的誣蔑法輪功、誣蔑我們偉大的師尊、誣蔑我們大法弟子。那時候,一打開電視就是這些東西,壓力很大,家庭的、單位的、朋友的,真有點不知是如何是好了,但師尊的法理真的打進了我的生命深處,法理那麼明白,我知道大法是好的。但不多久,在承受不了各方面(主要是丈夫和父母)壓力的情況下,我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書。之後,我一個人不論上班也好,回家也好,整個人就像失去了魂魄,師尊講的法一點都記不起,空空的,一個月後,我覺的不行了,我一定要修煉,我回去對父親說:「你只要讓我修煉,我甚麼都可以答應你。」那時候父親真的拿刀出來要砍我,母親就推我出了門。

一直到二零零零年,很多大法弟子去北京證實法。有位同修對我說:「我們廣東才十多人到北京證實法。」我一聽,心裏很不是滋味。師尊的經文《挖根》對我觸動很大,於是,我覺的再不去北京證實大法就真的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了。於是,我和同單位的同修一同上了北京,其中也有不少干擾,我們帶著一些真相資料來到了北京,選擇了一些景點上放真相資料。

魔難

二零零四年底,由於在家中學法、煉功的環境還未開創出來,還是老樣子,只能偷偷摸摸,利用丈夫上班時間或買菜之前到柴房學那麼一、二個鐘頭的法。一天早上在房間看《明慧週刊》,被丈夫發現了。他把《明慧週刊》搶去了,我在和他搶的過程中,他把我的嘴也打破了,面部不知挨了幾拳。他打電話到派出所構陷我。到了派出所,我發出強大的正念,讓整個空間場都是真、善、忍,滅掉所有迫害我的邪惡。回到單位,市裏的「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政法委之類的也來了我單位,和單位的領導一起企圖讓我放棄大法修煉,我和單位領導講真相,讓他們明白法輪大法是好的。單位、父親都要求我寫甚麼保證書之類,要騙上級吧,那你的工作還有著落。我想,決不能寫,如果寫了,我還是師父的弟子嗎?還是按真、善、忍修煉的人嗎?我說,我不寫:寫了我就沒做到師父要求的真了。父親沒有辦法,只好不了了之。後來單位迫於邪惡勢力,以合同期滿,解除了我的合同。我就失去了工作。

學法

在經過這場魔難之後,那一段時間,我真的很苦,因學法跟不上,整個人的狀態就是很痛苦的,好像甚麼都沒有了,愁雲慘淡的,整個人很虛脫,但還記的師父的一句法:「我來到常人社會這裏,就像住店一樣,小住幾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戀這地方,把自己的家給忘了。」(《轉法輪》)我不要留戀人間,我要回家。

後來,我覺的一定要和同修交流一下才行,否則,我這樣的狀態下去是很危險的。由於我這一念吧,我遇到了一位同修,我說明原因之後,我參加了學法點學法,在同修的幫助下,很多心都放下了。單位工作失去後,我只能在一些私營老闆處做銷售工作。不是每次學法時間都可以去的了。但有一次,一同修對我說,學法是最重要的,任何事也沒有它重要。我覺的的確是,有甚麼事會比學法大呢?以後,我每到學法的時間,需要上班的話,我就調班,老闆也同意了。一直到現在,我都堅持到學法點學法,不缺席。

到了零六年吧,同修們通過明慧網交流背法。而師父早在《法輪大法義解》中就要求我們把法背下來。我背了兩講吧,就覺的難,就沒有繼續。但到了零七年。又有同修對我說,最好把法背下來。一段一段的背。我就一段一段的背,多難都要堅持下去,不能退縮,那時候,思想業時不時的都會有讓我放棄的念頭,覺的難。但是,我還是堅持下來了,因為修煉是嚴肅的,每一思每一念,「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轉法輪》)現在沒有甚麼可以會讓我放棄背法這一念的了。我現在正在背第五遍《轉法輪》。其實,背法是把自己完全同化法,你到了須要提高的時候,法是會點醒你的。一天,我發整點正念,師父的一句法打進了我的腦中: 「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轉法輪》)

我心一下子豁然開朗,不動情。一直以來,我和女兒關係搞的不是很好,我總是用自己的觀念衡量她,她也有自己的觀念,我也一直清理她背後的不好的東西。但是,通過這背法,法理打給我的是,我對她有很重的恨,這是我一直未覺察到的,我對她有甚麼恨呢,我對她的恨不也是情的一種嗎?恨她不聽話。我要更多的背法,讓自己更好的溶於法中。學好法很重要,學好法,心才純。

開花

今年神韻光盤大陸版一出來之後,我看了一次又一次,每看一次,都會感動到落淚,而每看一次,師父都會幫我拿掉很多壞東西。神韻是師尊領著做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零九年,由於自己有要開一朵小花的願望,機緣也成熟了,我承擔了我們學法點的神韻光盤製作這一神聖的項目,想來,製作光盤的過程也是一個修煉的過程。現在我知道,煉功、背法方面不好,那麼,在今天製作的光盤會有很多壞盤,打印機方面的,墨盒方面等出現問題,都和煉功學法息息相關。

有一次,我的安逸心又出來了,沒有煉功,刻錄塔就不工作了,只能將光盤作廢。這多讓人痛心啊!如果學法學的好,煉功煉的好,那麼今天的光盤製作出來也很好,也就沒有甚麼干擾了。之前我對光盤中的一個節目用人的觀念去理解,製作出來的光盤質量就不是太好,顏色、燈光等都不對,音樂的銜接有一處也不和諧。同修說,原版本沒有這樣的,那就是製作問題了。你回去多看一看這個節目吧。我將觀念轉變過來之後,認認真真的看了幾次,明白了:神韻是師尊領著做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師尊借同修的口點醒了我,開啟了我的智慧。而且還要整體配合好,就甚麼都好,不論是做甚麼項目的,不管你是保安、燈光,或者在舞台上某一演員跳的多好,每一環都體現著整體配合,配合好一切都好。

有同修對我說,神韻光盤裏有你的影子。是啊!如果心不純,和同修配合不好,製作出來的光盤就有自己的信息,對救度眾生就起不到好的作用。那就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了。

合十,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