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自己的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我和老伴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今年都七十多歲了,在這風風雨雨十幾年修煉中,全靠一顆堅定的信師信法,堅如磐石的心,走到了今天。堅定的按照師父的要求修煉,每天多學法,堅持每天煉功,發正念,從不間斷。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了各種各樣的魔難,我們倆的身體得到了脫胎換骨的變化,心性也得到了提高。真是世界觀都轉變了,身體沒有病,人顯的很年輕,走路一身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中共邪黨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修煉環境遭到了破壞,但是我們對師、對法從沒有懷疑過,堅定的做著證實大法的事,十年了從未間斷過。我是以發放資料救眾生為主。那時的邪惡壓頂,到處都是警車,白天不敢出去送,我就晚上十一、二點出去發,資料都是用信封裝好,後面用兩面膠貼上。有的貼在門框上,有的放在對聯或福字的間隙中,從不毀壞人家門上的東西。半夜回來上樓時怕有聲音,就把鞋脫下來,拿著。還有時凌晨二、三點鐘出去送,一次從樓上下來,看見門口有輛警車,車燈亮著,我當時也沒害怕就想他們看不見我,就平安的回家了。那時隨時隨地背師父的詩《覺者》:「常人不知我 我在玄中坐 利慾中無我 百年後獨我」。

有一次我白天去送資料,當從樓上下來時,一個女的買菜回來拍了我一下說:你們法輪功幹甚麼,成天往門上送資料,煩不煩。面部表情很生氣的樣子,我和善的笑了笑說:「大妹子,你回家看看吧,你門上也有一份,你看完,明白了真相,對你們全家都好,有福報。」她一定是感受到了我的善意,不吱聲上樓了。

有時資料不夠時,我和老伴自己製作一些不乾膠,字寫的很工整,都是用隸書,畫面做的很好看、清新,背面貼上兩面膠。我們在做時都很認真,正念很強,所以貼出去的效果都很好,有的好長時間還貼在上面,起著震懾邪惡的作用。在送真相資料時儘量送到每家每戶,這次送這個樓棟,記住了,下次送另一個樓棟,從樓上往下送,發著正念,從沒看見有扔的。

後來,在明慧網上看到大法弟子到農村去送資料,我們全家也分別到附近農村去發。資料是自己家打印的,都用信封裝好,再用塑料袋裝上以免下雨濕了,每次下去都帶五、六十份,甚至更多。我和老伴帶著孫子每家每戶的送,有的不看給扔出來了,我撿回來再送出去。晚上去送,農村狗很多,一個狗叫,全都叫。一開始有點怕,去了幾次以後就不怕了,沒有了怕心,狗也不叫了,就這樣附近的幾個村子送的差不多了,送完回家心裏特別高興。

一個夏天的晚上,我們老倆口去送資料,進到樓裏後,感覺太熱了,就想趕快送完就出來,就這不正的一念,邪惡因素就鑽了空子。結果從樓上下來發現大門被反鎖了,怎麼也開不開了。本來就熱,這一著急出了一身汗,心也不穩了,想求住家的給開一下鎖,人家不給開。當時我馬上想到:我是一個修煉的人怎麼能去求常人呢,我不是有師父嗎!我馬上坐在地上雙盤立掌求師父給開開門。一會兒功夫,就聽門「咯登」一下開了,在裏面呆了二十多分鐘。出來後,找個地方坐下來,向內找。今天晚上為甚麼出現了這個事,是甚麼心出來了。原來是怕吃苦的心,怕熱,有完成任務的心。你怕熱,就叫你在裏面多呆一會,邪惡因素就鑽了空子。修煉是嚴肅的,來不得半點虛假,我有了切身的體會。悟上去了,心也平穩了,再出去送資料,抱著正念,甚麼問題都沒有。

一次給公檢法寫勸善信,寫完後晚上和老伴去郵筒送,送完信往回走,歡喜心出來了。下台階時摔倒了,腳脖子崴(腳扭傷)了。老伴把我拉起來說打車走吧。我想沒事,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對老伴說:咱慢慢走吧。到家後也沒看腳甚麼樣,坐下就雙盤打坐發正念,當時腳疼的很厲害,我也沒放在心上,一個小時後拿下來,發現腳脖都腫了,腳背都青了,但不那麼疼了。第二天早上照樣起來煉功,發正念,沒幾天就好了。我這兩次出現的問題都是出了人心,我悟到:不管做大事、小事都不要起心,只要默默的去做,無為的去做,不起任何人心的去做甚麼事都沒有。

在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上我是這樣想的,我不追求今天講了多少,退了幾個,我只有一念,把講真相,救度眾生放在日常生活當中,像吃飯,睡覺一樣努力的去做,師父就會給安排。

有一次坐出租車,看到車上掛著毛頭的像,我就說:你怎麼還掛著個死人像,它是邪靈呀,你掛它不會給你帶來福份的,只能給你帶來魔難,你趕快扔了它吧。司機說:現在的活人那有值得掛的。我說我給你一個真相護身符掛上會保平安,會給你帶來福份。他高興的說:那我就把老毛頭的像扔了。我問司機:你是黨、團員嗎?我給你起個化名退了吧。他說:好,謝謝你。還有一個司機我給他一個大法真相福字,下面帶穗頭很好看,他高興的拿起來看了看說「是法輪功的」,馬上掛在司機旁邊的掛鉤上,還說「謝謝」。

我在買菜或買水果時,從來不挑不揀,不講價錢,大的小的一塊稱,一邊稱一邊搭話:你們賣點菜、水果也不容易,甚麼大的小的一樣吃,有甚麼好挑的。他說:現在像你這樣的好人太少了,別人要挑好的,稱低點都不樂意。我說:我是修大法的,我的師父叫我們處處做好人,處處為別人著想,你以後常想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有福報的,送你個真相護身符保平安吧。他一直在謝我。我買菜花的是真相幣,以後再去買菜,他們看見我都老遠的打招呼,像親人一樣熱乎。

在家庭中,在社會上,在鄰里之間,處處想到別人,街道,社區裏的那些人傷害過我們,但我不記恨他們,覺的他們也都是受了邪黨毒害,很可憐!路上見到他們,我也和他們點點頭,笑笑。

這幾年,在日常生活中不管在菜市場或大小商場,只要買東西能搭上話的,我就會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間短就給個真相護身符,時間長就講真相,正念足,效果都很好。

前些日子我想起了我的老領導、老同事,都是共產惡黨的黨員,講真相不能落下他們。我和老伴買上水果、禮品搭車到他們家去看望他們。他們有的在本市內,有的在外市,我們要跑了一、二個小時,不管到誰家,我都把大法的美好帶給他們,把真相講給他們。他們都是我的老領導、老同事,都知道我年輕時一身病,經常不能上班,病休。到老了身體反倒這麼好,我就告訴他們法輪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要沒有修大法,今天不知甚麼樣了,還不知能不能活到今天。因為他們看到了我的變化,所以對大法也都認可 。但對「四•二五」、天安門自焚偽案,他們不太了解,我們就把真實情況詳細的告訴他們,再把《九評共產黨》、《解體黨文化》送給他們。有的還要看《轉法輪》,我就下次給送去。他們也都退出了邪黨的組織。

在外市的老倆口都是黨員幹部,我們去了兩次才把他們全家三退了,雖然很遠也很辛苦,但想到他們全家得救了心裏也是很欣慰的。也有不退的,因為他們都是邪黨的老幹部、老黨員,中毒很深,用他們的話講,幾十年黨齡了,你幾句話我就退了,哪能那麼容易,我總得考慮考慮吧。針對這樣的人,我就送一本《九評》和小冊子(上面有退黨和破網軟件),告訴他們:你自己慢慢看吧。走時給幾個護身符,告訴他們想「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他們有福報,他們也都接受了。

我每天都要求自己,除了吃飯、睡覺、做家務以外,其餘的時間要多學法,背法,晨煉;發正念,講真相勸三退,每天忙忙碌碌過的很愉快。在睡覺前要回想一下:今天哪些地方做的不好,不在法上,向內找去掉它提高上來。每個星期參加兩次小組集體學法,互相交流切磋,心性也在不知不覺中昇華。做到:「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洪吟二》〈正神〉)。

在一次夢中,清清楚楚的在一個教室裏,師父叫我站起來回答問題(甚麼問題忘了),我站起來腦子空空的甚麼也想不起來,師父笑笑,擺擺手讓我坐下,我很不好意思的坐下了。醒了以後想:我修了這麼多年怎麼腦子是空的,甚麼也想不起來呢?這不是師父的點化,讓我把修煉體會向師父做個彙報嗎?於是我這次就借「第七屆大陸大法弟子網上修煉心得交流會」的機會,把這些年的修煉心得體會寫出來 ,向師父彙報,同時也與同修交流,希望能達到證實大法的目地。

我知道,我做的很不夠,比起精進的同修差的很遠。但還是不想放棄這次難得的網上法會投稿的機緣。寫稿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有修的好時的興奮感,有修的不好或有漏時的痛悔。在寫的過程中克服了不想寫的念頭,不斷的用法來歸正自己,檢查自己夠不夠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堅持寫完了這篇心得體會。

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水平有限,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及時交流,共同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