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學法組遍地 讓資料點開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三日】回想十多年的修煉歷程,我能堅定的隨師正法走到今天,離不開師尊的慈悲苦度和無微不至的呵護,特別在生死考驗中,是大法給了我堅定的正念,讓我一次次放下生死,從而破除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從人的殼中逐漸掙脫出來走向神。

作為有幸和師尊正法同在證實法救度世人的大法徒,無論我修的好與差,我願誠心的向師父交一份答卷,以便與同修共同提高,整體昇華。下面我將在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中放下自我,如何幫助昔日的同修組建學法小組、參與協調、互相配合的點滴體會與同修們交流,有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盡己所能組建學法小組

雖然十多年來我經歷了許多魔難,多次被邪惡非法騷擾綁架、非法勞教四次,其中有三次在師尊的呵護與同修的正念支持配合下正念闖出,憑著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一路走過來。我從不把自己當成邪惡所謂「掛名」的大法弟子,一直和同修保持聯繫,不分颳風下雨和冰雪天,一有《明慧週刊》和正法材料馬上就送給同修,當初沒有資料就自己寫出去貼或用筆往牆上寫,始終堅持學法、煉功、講真相、近距離發正念、營救同修,並經常與同修切磋交流。

(一)組建學法小組圓容師父所要

二零零四年,我與其他四位被迫害剛回來的同修組成集體學法小組,學一段時間我感到收穫很大,但由於有同修又被迫害學法小組被中斷。但通過這段集體學法使我體會到集體學法有利於整體提高,也是走師父留給我們的一條圓滿的路,從中感到開創集體學法的修煉環境是十分重要的。

師父說:「每個人都是負責人,每個人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每個人都在法中熔煉著,每個人都知道怎麼做。」(《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師父這段法點醒了我,向內找自己,我過去對組建學法小組這方面認識不上來,對昔日掉隊的同修也知道應該幫助,可就是不重視,也不知咋做、也沒有緊迫感。三件事雖然在做,基點沒擺正,分不清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關係,只重視我天天該做甚麼,做事是為私為我,沒能想到與同修共同提高,沒注意形成整體。悟到後,我就想要破除這一切安排,圓容整體,從自我做起,做一個真正的大法粒子,整體配合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走師父安排的路。

零五年我地一昔日同修從外地回來,我和同修去看她,看到她落下了,從九九年「七•二零」後沒學過法,我說我們仨人在一起學法吧。就這樣我們建立了第一個學法小組。學一段時間後大家在法上提高的很快,逐漸的人多起來,由三人到六、七人。同修漸漸成熟了,我說我們分開吧,再建一個學法組,有一昔日同修馬上同意並說:「那就在我家學吧。」她的小組晚上學,我們白天學。後來,有一次在週日我去一位上班族同修家,我想和這位上班的同修組成學法小組,每週在一起學法一次,這位上班同修很同意,還說有別的同修來也行,就這樣又成立了第三個由五人組成的學法小組,我們還經常在一起切磋如何把更多昔日同修找到一起學法,在法上共同提高,及走大法弟子人人都是協調人的路,發揮每個粒子的作用等等。

共同學法提高,使我們認識到應該把身邊由於怕心放棄學法、偷著煉不敢走出來,還有三件事也在做但沒有學法小組的,以及沒有跟上正法進程的同修都找出來,讓大家都跟上正法進程。我提議在我家召開小型交流會,然後同修紛紛找來很多同修在我家交流,經交流大家對形成整體和集體學法認識提高很快。那些被找來的同修有的紛紛表示要加入集體學法小組。就這樣我們又先後建立了三、四個學法小組,通過學法小組的成立和成長,許多同修在法上提高很快,對進一步成立更多的小組都有了認識,大家都從自我做起每人都去找回掉隊的同修,主動分頭組建新學法小組。

如甲同修每晚在自己家帶新得法的同修一起學法,非常穩定已五年了,白天還去新建的小組學法。一天同修遇上了昔日工作單位中的大姐,大姐說學法沒有學法小組,那天我正好也從那路過,就把我叫住一同切磋學法的事,她說她家樓下也有大法弟子,我說我們這就一起去她家,讓她和你一起學法。經聯繫那位老同修非常高興的同意了,經過學法,七十多歲的老同修也能經常出去講真相了,還有一位六十多歲老同修沒文化,讀法慢經常讀錯,同修給糾正時的態度已從當初的生氣到現在心平氣和了;乙同修雖然上班,但她也把她單位同修找到一起每週學一次,還經常中午不休息與同修學法切磋,還去新學法小組學法和教同修技術。丙同修每晚參加小組學法,白天也去帶新建小組同修學法,並找回原單位的老同修一同學法。丁同修家在郊區,自己也組建了學法組學法,但他從不怕路遠經常去新學法小組學法。

經過不斷的努力,我們片由初期的一個學法組逐步分離出二、三、四個……到現在又蔓延到遠郊,學法人數少的二、三人、多的六、七人不等,有上午、下午、晚上,有的一週一次、二次、三次、還有天天學的。有的小組組建初期時也有困難,有的兩天打魚,三天曬網的。有的剛參加集體學法時總怕有人跟著,回家也得去陽台看看。我們老組的同修就主動和他們一起在法上切磋,介紹如何學法、如何提高等。去找同修切磋前我們先發正念清理邪惡因素對同修的干擾,如有一七十多歲老同修一直害怕不和同修接觸,我們三人一起去他家,有說的、有發正念的。我們就一同在他家學起法來。他說「我讀不好」,我說從今天開始你一定能讀好,他說那以後你們一週來一次吧。後來他通過學法和切磋提高很快,怕心少多了,在他家開了幾次小型交流會,還能對外講真相了,以及出去幫其他同修學法了。

在當地我和同修組建的學法點遍布我地城市內外,哪的都有,遠的學法點坐公交車來回得二個多小時,為了助師正法和幫助同修,我從沒有把酷暑嚴寒及路途勞頓放在心上,當看到我們組建的學法小組出現遍地開花的景象時我心裏總是樂呵呵的。

通過集體學法同修提高非常快,而且很多同修參加集體學法建了家庭資料點,能獨立做到上網、三退、打印資料、真相幣、刻錄和用手機講真相等。同修的整體提高使我悟到學法小組就如同一條紐帶,需要整體配合時能把同修迅速連在一起。

如我主動約各學法小組同修近距離發正念,各小組隨叫隨到,我們經常到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派出所、市政府及發生迫害的地方去集體發正念,甚麼地方需要就去甚麼地方。後來時間長了,同修都能主動去發正念了。由於同修的常年堅持,我地區勞教所於前兩年也被解體了。

為了讓更多學法小組紮紮實實堅持下去,我也經常約各片協調人到各小組學法交流,使每個同修都能走出個人修煉的小圈子,儘快成熟起來,參與到組建和維護學法小組中來。幫他們成熟之後再讓這些成熟的同修再去負責一些學法基礎薄弱的地方,同那裏的同修再一起學法。這樣在參與的過程中每個人還能不斷修自己,並不斷的使其他同修都成熟起來,帶動更多的同修參加集體學法,整體昇華,整體提高。

幾年來的組建學法小組的體會,我感到要想帶動更多的同修更好的在法上修,走出來形成整體、做好三件事,就必須儘快恢復師父給我們留下的集體學法交流的環境,每一個粒子都要發揮作用,人人都是協調人,才能真正達到師尊在《轉法輪》中說的「使上萬條脈連成一片,達到一種無脈無穴的境地」,才能使所有的昔日同修都回到大法中來,救度更多的眾生。

(二)幫助小組同修提高是我們的責任

今年年初,我市同修連續被迫害,我也被騷擾。有一老年同修聽到後就害怕了,告訴同修以後別來他家學法了。同修告訴我,我說這哪行。以前去他家學法就很難,他讀法都費勁,時常錯字添字。剛提高點就遇到邪惡干擾不想學了,這哪行?我說得找他。一次我去他家,因他女兒在眼前沒說幾句話,又看他很害怕,我就走了。二次去他家我和他交流,共同認識集體學法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環境,是在走師父安排的路。我說:「你不要因為我而怕,我被追查都沒怕,你還怕啥?」他問:「你敢回家了?」我說:「回了」,他說:「要注意安全」,我說:「是,這週我和你一起學法」,他說:「行,我知道和你們在一起學法我提高了,我得謝謝你們」,我說:「你別謝我們,你得謝師父,是師父讓你儘快提高上來的,別落下。你得發揮老弟子作用,你當過負責人,認識同修多,你還得找回掉隊的同修學法,我們共同提高才對啊!」最後他讓我們一週去他家二次學法。

在幫助同修參加集體學法的過程,遇到過各種各樣的同修,也修去我很多人心,如嫌棄心、分別心等私心與觀念。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就要為這方同修與眾生負責,我就要去圓容師父所要的,走師父安排的路。就幫掉隊的同修而言,這不是簡簡單單的幫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我們能不能體悟到他代表的體系背後又有龐大的體系,而他那個龐大體系中的粒子在更微觀上還有更龐大的體系,是在救度更多的眾生。

二、破除觀念學電腦,師父讓咋做就咋做

二零零六年我建了家庭資料點,在技術同修的幫助下學會了上網、做三退、打印資料及真相幣、轉載MP4、刻錄光盤等。我每週主動給同修打《明慧週刊》十多本,無論雨、雪天我都能把《週刊》、傳單、小冊子、光盤送給同修。

學技術當初,我曾想自己沒文化、笨,又是五十多歲的人了,能學會電腦嗎?我對電腦裏的軟件一概不認識,更沒想去教同修。我被舊宇宙的觀念障礙著,認為很難學會。

那時總是聽同修說當地沒人會裝電腦和教技術,大家商量想找個文化水平高點的同修到外地去學回來教大夥。聽後,我就想我文化水平低、沒摸過電腦肯定不行的,心想能找個文化水平高點的同修一起去外地學也行。可是由於約定時間出錯等原因我沒有去成外地,又害的我白跑一趟。我回家向內找,都是我自己不自信、依賴心所致。

我悟到我們要走大道無形的路,我必須主動學會電腦,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一天我想到同修家有會電腦的小孩,我就把電腦背到他家,求助那小孩教我裝電腦。那個小孩很願意教我。我問他好學嗎?他說傻子都能學會,並做給我看。他操作一遍,我就看會了,原來這麼好學呀。

我回家把我電腦系統從新裝一遍,確認學會了,我就哭了,內心非常感謝師父。我去掉了多年形成的物質觀念,師父就給我了智慧。我從今以後不再想甚麼自己笨、不行、沒文化等人的觀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給開智開慧,大法弟子無所不能。一次同修問我會備份嗎?我說不會,他說我教你,同修一步一步告訴我,我又學會了複雜的手工備份。通過和同修交流,我對其它軟件也明白一些。我寫到這想告訴同修,千萬別被觀念障礙住,也不要說同修不行、笨、沒文化,大法需要甚麼我們就應該去做,只要去做沒有做不成的,因為都是師父在幫,只要我們能破除一切觀念,放下自我,電腦一定能學會。師父讓咋做咱就咋做,一定能走出自己的路來。

三、幫助同修也是修自己 讓人人做遍地開花的一朵

當悟到如何讓家庭資料點在我地遍地開花,走師父安排的路時,我就在學法小組啟悟同修買電腦,把我學會的教給同修,只要學我就教。同時,強調讓同修基點擺正,要在法上,我都主動去教,並啟悟同修走大道無形的路。

我幫同修先從買電腦開始,同修怕學不會,我說誰也不許說學不會、笨、沒文化、不行等等,師父給我們開智開慧的,都能學會。而且我讓他們學會了再去教別人,別人會了又再去教別人。就這樣以點帶面逐步擴大,每個同修都發揮作用連成一片,最後達到百脈全開,無脈、無穴。幾乎人人能上電腦,人人在提高,引導同修逐步修成為他的生命,修出無私無我的境界。

在保證學法的基礎上我上午學完法,下午都是忙於配合同修建立學法小組、切磋交流和裝電腦、教技術。在做的過程中我克服了很多困難,也修去很多人心,但我覺得這是自己應該做的,從而也破除了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從人的殼中掙脫出來,圓容師父所要的,所以在做的過程中我始終堅持在法上切磋與心性交流。幫助同修的來回路上還帶著真相資料,能發就發、能講就講,晚上有時間就去配合同修一同打語音電話,但我心裏總是樂呵呵從無怨言,師父的法經常在我耳邊響起:「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有一天一位六十多歲同修來我家要學電腦,但沒錢買電腦。我說我有一電腦你拿去用吧,她說:「行,可我一點也不會,看電腦都是第一次,能學會嗎?」我說:「能,我就是從沒見過電腦開始學的」。她晚間來學時說:「我學要比別人慢,我笨,會耽誤你時間」。我說:「我不怕,但你先把學電腦基點擺正,不要被自己的觀念阻礙著,七、八十歲的都學會了,你也一定能學會,師父會給我們開智開慧的,大法弟子無所不能……」我先教她學會了輸mp4,複製、粘貼等,我一遍一遍的教,她很認真的學,並反覆操作,連著兩天從晚七點學到午夜一點多,讓她住下還不住,外邊冰天雪地,她騎自行車來回跑,我真為她擔心,又為她不怕苦而感動。經過幾個夜晚,她終於學會了上網、做三退、輸mp4、刻光盤等技術。後來她還要教別的同修呢。我真為她高興!反思曾經有同修對我說:「別教她,她笨」,我心裏有說不出來的難受,該為同修添正念啊!

還有一天,一同修領我去一位七十多歲同修家讓我教她電腦,剛拿出電腦來,領我去的同修就走了。這時那老年同修的兒子回來了,眼睛看著我說:「咋還學上電腦了」,同修趕緊收電腦,意思是讓我快走,在門口又求我下回來一定教她。我第二次去她家時,她已約來三人,我說咋這麼多人,她告訴我說:「她們看會了就買電腦」。我說:「以後不能這樣,要注意安全,大家要修口」,她說同修教她一年多了她還沒學會,我還能學會嗎?我說你能,你要有信心有正念把基點擺正,學電腦也是救度眾生。你以前為啥學不會,你總想別耽誤講真相,她說:「是的,我一天不去救人都不行」,我說:「你救人沒錯,但是你要想到整體,學電腦也是為救人,可以自己做三退,上網,不再佔用同修時間,要修出為他的生命」。她說:「我悟到了,我們無論做甚麼都得在法上,謝謝你」。我說:「別謝我,要謝謝師父,這都是師父在做,同時我們也在共同提高」。一個月的時間她破除觀念,學會了上網、下載、做三退等,她說以後還要教同修,她經常高興的雙手合十說謝謝師父,我會了。

幾年來的正法修煉,我深深體悟到師父度人的艱辛,為正法的巨大付出。讓我們珍惜這難得的機緣,正念正行,為眾生、為自己負責,努力圓容整體,共同精進吧。

個人體悟有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