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中喜得大法 魔難裏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生長在北京的山村,同修說我講真相嗓門大,老遠就聽的見,像清脆的鈴鐺一樣,所以叫我山鈴鐺。這是我第一次到明慧網投稿,和同修們交流自己的修煉經歷和體會。

一、疾病纏身求生存 得遇大法一身輕

我十八歲參加工作,在工廠裏幹了六年,累了一身病。為了保命,二十四歲時辭職被母親接回家。當地的風俗是祖上要是出了「女兒墳」(指未出嫁的姑娘就身亡了)是非常不幸的,可能輩輩都會出女兒墳。為了避免家中出這樣的不幸,母親瞞著我偷偷叫人給我找婆家。我被嫁到一個多子的困難戶為長媳。

常言道:「樹挪死,人挪活」,我竟然奇蹟般的活了下來,可是生活還不能自理。小叔子多次向我推薦法輪功,我說我的腿都不能打彎兒,甚麼功都煉不了。

一年過去了,一九九八年底,弟媳叫我們到她家玩,我一進屋,看見滿屋子的人在聽錄音,我扭頭就往外走,弟媳一把抓住我說:「大嫂,你就坐下來聽聽吧!」我只好坐了下來,不一會兒我感到自己在轉,我就問他們:「我怎麼轉起來了?你們轉不轉呀」?他們說:「你根基真好,剛來法輪就給你調整身體」。我也聽不大懂,只知道是好事。多年我都沒睡過好覺,可當晚回去睡的特別好。第二天我又去了,不一會兒我就開始難受了,有同修把我送回了家。回到家吐了好多,吐完很輕鬆。要是以前每次吐完肯定要難受好幾天。就這樣每天來聽錄音,那是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過了一段時間我也參加了煉功,可腿不能打彎,單盤都盤不上,我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才達到了雙盤。汗水和淚水混合在一起,淨化著我那業力滿身的身體。很快師父使我的身體達到了無病一身輕,走路像有人推的狀態。

二、做好人志堅念正 反迫害母親助陣

《轉法輪》拿到手,字還沒有認全,江氏一夥就與中共相互利用開始了對法輪功的打壓。那時候我就知道師父是叫我們做好人的,做好人是沒錯的,於是我毫不猶豫的同老學員上了中南海,參加了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的壯舉。九九年的夏天是一個非凡的夏天,我感到氣氛越來越緊張,黑雲壓城城欲摧。但不管怎麼樣,我都要緊跟師父走到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中共正式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當時惡浪席捲全國,我和老學員又一起走向天安門、信訪辦和有關政府部門,希望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大姑姐怕我被抓判刑,兩個小孩沒人管,就給我下跪,不讓我出去。我想這是情的干擾,就說:「你們誰也別管我,我跟師父走定了。」我多次去了天安門,多次被抓,他們把我監控起來,我成了公安抓捕的重點對像,我離開了家,到娘家住了。可是本村出了猶大,警察到娘家去抓我。我得到消息藏到二弟屋裏,剛藏好警察就到了,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我的老母親進來了,她揪住警察說:「這是我當軍官的兒子的屋,你進來幹甚麼?你有證件嗎?」那警察一下子懵了,灰溜溜的跑了。第二次警察來抓我時,我的母親給了他一個大嘴巴子。

三、證實大法世間行 師父呵護平安路

我得法那年才三十五歲,可是在這之前已經月經失調了,得法不到半年,迫害就開始了,中共當局利用所有的國家機器誣蔑法輪功和大法師父,作為師父的弟子,讓世人了解法輪功的真相也就成了我責無旁貸的使命和責任。當時我懷孕了也沒甚麼反應,整天東跑西顛的,飢一頓飽一頓的,沒有一天平穩日子,經常吃了上頓沒下頓,用山溝裏的涼水泡方便麵,吃完後拿著真相材料到處貼,牆上、電線桿上、山石上都是我們要貼的地方,印的材料貼完了,我就自己寫。我們有序的形成一個整體,各自做著自己那一份工作。一次我被警察抓住,警察將我往車上一扔,緊接著扔上來一個男同修坐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從來沒有想到肚子裏的嬰兒需要甚麼照顧,也不知道他甚麼時候出生,我的身體也不明顯,天冷了大衣服一罩更沒人注意。九九年陰曆十月二十六,我和一位老同修做完證實大法的事回她們村去休息,我當時感到腰疼,老人就問:「是不是快生了?」我說不知道。她馬上出去找接生員,可是接生員不在家,她急的團團轉,一會兒接生員回來了,見她著急的樣子,問:「是不是找我?」老人說快去我家。當接生員進門時,我的女兒已經半截身子出來了,臍帶在脖子上繞了兩圈。接生員馬上把孩子接下來,抄起桌子上的剪子把臍帶剪斷,孩子哇哇的哭了,剪完之後才想起沒消毒。說起來像笑話,若是沒有師父保護,哪有我們母女的平安。

因為是第三胎,半個小時後,女兒就被抱走送給同修撫養了。我休息了十天後又投入了證實法的洪流中。那年冬天特別冷,我用手沾著帶冰碴的漿糊往牆上抹,最後我的手都不能打彎了,我的月子大部份時間是在風雪中證實大法中度過的,沒有師父的保護,哪有我這健康的身體。

四、身陷牢籠志不衰 正念救人出魔窟

學法中我認識到隨師正法、講真相、救度眾生是我們的歷史使命,所以我沒有任何選擇。只要是一個生命就都是我要救度的對像。我向自己的親人和周圍的人都講明了真相,再去遠方讓那裏的人了解真相從而得到救度,更遠的地方的人我都不放過。在通過我講真相後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人中,出現了很多神奇事:我的侄媳在山上給開發商做飯,我給她做了三退。有一天她在山上坐臥不安,心神不定,就請假回家,就在她剛離開二十分鐘以後,山上發生了爆炸事故,在場的人都被炸死或炸傷了,她激動的直流淚,不知用甚麼話來表示對大法的感恩。鄰居接受了我送的護身符,有一天趕著毛驢去撿柴,毛驢馱著上百斤的柴禾下山,山路十分陡滑,毛驢滑了一下,眼看就要摔到山下,他大喊:「法輪大法好!」毛驢又轉危為安的穩步下走。

在被救度的生命中化險為夷的事太多了。我沒有分別心,也不講任何條件。一個剛從監獄裏出來的同修,為了讓她儘快的投入到正法的洪勢中,我去看望她,可是他女兒把我出賣了。警察以莫須有的罪名把我關進了拘留所。我正好剛剛學完有關壞事變好事的法理。於是我就整天發正念,近距離鏟除拘留所裏的邪惡。獄警來提審時,我說:「也別說你是甚麼人,我是甚麼人,我比你大,咱倆姐弟相稱行不行?」他說:「行。」於是我就堂堂正正的給他講大法怎麼好,我的師父怎麼好……。每次見面我都正念十足的給他講真相。再加上外面的同修每天到拘留所外面近距離的整體發正念,六天後我堂堂正正的闖出了魔窟,又回到正法的洪流中。

正法已到最後階段,我一定要走好最後的路,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一修到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