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中精進、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一晃十幾年過去了。在師父慈悲的呵護下,一直穩穩的走在修煉的路上。有多少感慨、有多少喜悅、也有多少修煉中的艱辛,更有感念師尊的苦心,讓我們修煉成熟。師父給了我們最好的,在大法中精進、修煉,是我萬生之幸。

這裏我想額外加一個小插曲:我剛得法時,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我在一個美麗聖潔的地方,那兒碧水澄清,翡翠珊瑚,白天鵝浮在水面,突然,我掉入了一個黑洞,那洞很深很深。掉啊掉啊,最後我一下坐到了地上,當時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地方怎麼這麼髒呢?」這時,我聽到正前方上空師尊正在講法,師父講的是《濟南講法》。我大喊一聲:「我要煉功!」從夢中驚醒。十幾年過去了,那個夢依然那麼清晰。今天師父給了我們宇宙中從未有過的最高的榮耀:大法弟子!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珍惜這個稱號,我也一定要配的起這個稱號。

從一九九九年開始:進京上訪護法、證實法、講真相、傳《九評共產黨》、促三退、被邪惡關押,樣樣都是刻骨銘心。一次次的證實法,一次次的在難中放下自我,剜心透骨。一步步的修心斷慾去執著,一點點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大法在我心中扎了根。在大法中修煉,感到人生充滿了希望。即便一個人在那邪惡的魔窟,也不會感覺到孤獨。看淡、捨棄物質上的慾望,帶來的是精神上的輕鬆和快樂。作為一個知道生命的真實意義、明白了宇宙真理的大法徒,絕不會被人間的表象所迷惑。

一、多學法、多發正念

師父告訴我們「高層次上的法一定要學透」(《轉法輪》),幾乎每次法會都要強調學法的重要性。一次次的教訓,我終於認識到:在巨大的壓力下,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這條修煉之路,必須多學法、學好法。我靜心學法時,真實感到大法的神聖、博大與師尊的偉大,經常被大法的法理震撼。只有認真踏實學好法,法理明晰了,才能更好的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師父這些年正法期間的所有講法我都看,《轉法輪》我已經背過十遍。現在我法理清晰,更加理智了。我們單位有一個學員被邪黨冤判六年邪悟回家,我與他幾次交談沒有用,後來我把師父的《向世間轉輪》和關於學員講真相的《風雨天地行》光盤悄悄的放在他家的信箱,幾天後再去他家,他自己就清醒了。

發正念是我們必須做好的三件事之一。如果我們每大法弟子都能認識到發正念的重要性,我們按師父的要求,去自覺做好這件事,並做到位,會給我們做救人的事省去很多麻煩和干擾。從網上報導的交流文章看,所有麻煩或者邪惡迫害都是學法與發正念跟不上,所以我平時很重視發正念,我一直堅持每天發正念十個正點,其中一次加長到一個小時。

二、多講真相、多救人

隨師正法,講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歷史使命。隨著我的修煉及不斷深入學法,明白了救度眾生的重要意義,而且刻不容緩。師父經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發表以後,除了過去做的寄真相信、發真相資料等外,我開始大面積的向陌生人講真相,用慈悲喚醒世人的善良本性,救度有緣人。一次我做夢,身邊圍了二十幾個親戚朋友,第二天下午,我非常順利的給二十幾個人講了真相。其中一個小伙子我給他講了渤海灣的故事:大約在二零零一年左右,兩艘大船出海,其中一艘二十二人,另一艘十七人,行駛到渤海灣突然十二級颱風,兩艘船之間、及跟外界失去了聯繫,其中二十二人那艘船已被風浪擊壞進水,船員們穿上了救生衣,準備跳海,這時一位船員突然想起了臨行前妻子告訴他的話:遇到危險一定要喊「法輪大法好」!他不顧一切跪在甲板上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李洪志老師救救我們!」瞬間風平浪靜,船員們迅速把船修好,二十二個船員安然無恙。而另一艘十七人只有二人逃生,其餘人全部遇難。講到這裏,小伙子站起來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有時去菜場買菜,為了告訴世人真相,儘量多買幾個人的菜(現在大量用真相幣)。有時菜買的實在太多了,我看到有緣人我也給他們講,他們聽的也很認真,目地想讓我買點菜。我會跟他們說:今天雖然沒有買你的菜,但是我告訴你的真相,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比甚麼都強。

二零零四年《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傳《九評》、促三退,救世人。剛開始勸幾人,慢慢的十幾人,二十、五十,最多下午出去可勸退七十多人。師父總是把有緣人領到我身邊。有時一次能勸退十人,騎車過馬路幾分鐘也可以勸退一個。有一次,我看到一個很帥的小伙子,我說:你是大學生吧?他搖搖頭說不是,顯得有點難為情。我馬上告訴他:生命沒有貴賤之分,生命對每個人來講都是珍貴的,入過團吧?他說入過,我說阿姨給你退掉,天要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命保平安。希望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他高興的說:謝謝阿姨。那次在婆母的葬禮上勸退四十多個。我的老家的一個鄰居聽說「天滅中共」,痛快的全家十幾口人全部退出邪黨組織。我的弟弟是一位高級檢察官,我告訴他「天滅中共」,他都說:天不滅它滅誰呀!

有一次,路邊有一個賣魚的,喊我買魚,我說我不殺生,他問我是不是信某某的?我說是煉法輪功的。我告訴他:我今年六十歲了,你看身體如何?他呼的一下站起來說:我要跟你走,我也不殺生了,我也要煉法輪功。我勸他別激動,你就正常的生活,記住法輪大法好就行了,他點點頭。並且幫他做了三退。後來回想起此事,總覺得遺憾,當時應該引導他得法才是。唉!都怪自己悟性太差。

時間每分每秒快速的流逝,救人的事也越來越緊迫。根據明慧要求,我都是把這精美的神韻光盤面對面的送給世人,並且告訴他們:這是一台高雅精緻的晚會,都是我國的傳統文化、神傳文化,天下第一秀;看去吧,會給你一個全新的概念。一般人都愉快的拿走還要說一聲謝謝。有一次,我在馬路上給路人發神韻光盤,一個老頭說:你給這個發、那個發的做好事,怎就不給我呢?我說怕你家沒有DVD機子,他說:怎沒有啊,現在哪一家沒有啊,我趕快給了他一個。他馬上裝起來,對我說:其實我認識你。我想了想問他?是不是給你做過三退的?他說是的。都是有緣人哪,眾生都在等著救度。慈悲的師父時時刻刻都在呵護弟子。一次我去同修家取自行車,順便帶了十八套神韻光盤,心想去時打車,回來時騎車順便發光盤,沒想到出租車走了多半路程,前面幾輛交通車橫七豎八擋住去路,司機說:過不去了,你下來自己走吧,反正也不遠了。看他那樣子根本不想往前走了,我送給了他一個神韻光盤,付了路費就下車了。走到前面發現去同修家的馬路上空蕩蕩根本就沒有堵車,心想算了,正好路上行人多,我就邊走邊給行人發神韻光盤,一會功夫光盤就送完了,拿到光盤的人都很高興。到了同修家裏取了自行車,準備回家,天突然開始下雨,我騎車趕緊往家趕。我突然悟到:剛才是師父安排讓我下車發光盤的,不然現在下雨就很不方便了。那幾輛橫七豎八的車子可是演化出來的,因為我當時下車後發現根本就沒有堵車,好像瞬間就疏通了。

從一九九九年開始,那時很多人不具備上網的條件,我就在明慧網下載一些學員的文章給大家傳看。只要師父經文一到,我就用最快的速度打印經文給同修看。二零零三年開始大量的製作一些真相「小冊子」、真相傳單,那時只有一台惠普打印機,速度慢,家人有時幫我拿到單位複印。後來又買了一台激光打印機,速度很快。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紀元發表了《九評》,當時我和同修看了覺的太好了,趕緊下載打印散發。同時刻錄一些《風雨天地行》光盤發放。雖然後來被邪惡抓了好幾次,但是只要一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上明慧,繼續做真相資料。現在又添了一台彩色打印機。功能齊全,性能好。剛買回來的時候老是跟我搗亂,一做事不是這邊不行就是那邊有問題,有時搞的我焦頭爛額。結果磨掉了很多人心。現在好好的,任勞任怨的配合我。無論是真相資料、小冊子、還是護身符、不乾膠、或者是打印的光盤都是一流的質量。現在家裏環境很好,有人專門幫我買耗材;有人幫我裝訂小冊子、經文、做神韻封套等等。心正、念正,路就正,一切都順。

三、否定邪惡安排

二零零九年「十一」前夕,講真相時被邪惡綁架勞教一年。去人心執著遲了一步,結果被送勞教所關了幾個月。在黑窩裏,我正念正行否定邪惡安排,記住師父的一句話:「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別哀〉)。我靜心向內找,發現了自己很多長期沒有修去的人心:歡喜心、顯示心、幹事心、妒嫉心等等。這些心才是邪惡迫害我的根本藉口啊!我想既然迫害發生了,那我就放下任何浮躁、沮喪、想出去的心。我靜下心來學法,不斷的用大法歸正自己。沒有被險惡表面所帶動,把它當作近距離從內部解體邪惡的好機會。歷史的今天,大法弟子才是這台戲的主角;這裏不是邪惡逞兇的樂園。邪惡的勞教所更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扭轉了被迫害的被動消極心態,講清真相、清除邪惡、清除對大法弟子行惡的黑手爛鬼,解體勞教所警察背後的邪惡因素。有時我把那些警察一個個調到跟前清除,不許她們對大法犯罪,這是對她們最大的慈悲。當時我與另外兩名大法弟子封閉在一個監室,我們端坐如鐘,學法、發正念。一個獄警說我們是三尊菩薩。不斷的去人心、去執著,發正念,三個多月一個字沒有寫,並且帶回五十多個三退名單。堂堂正正走出勞教所的大門。

二零一零年六月發神韻光盤又發到便衣手中,被邪惡綁架。惡警使勁的把我往警車裏推。我看馬路上行人很多,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我想我們掛橫幅,貼標語,不都是為了叫人知道法輪大法好嗎?現在正是機會。我不停的喊:「法輪大法好!」那個警察笑著對我說:「法輪大法好!」在派出所我就給那裏的人講大法在世界洪傳的盛況、貴州藏字石、三退大潮等真相。一會兒兩個保安就退了團、隊。有一個半死不活的吸毒犯人也退了團,另有兩個年輕人也退了團、隊。我告訴他們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其中一個問我:「你們法輪功還有歌嗎?」我說有啊,就給他們唱:「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佛光普照。」連唱兩遍,我看他們都驚呆了。那個小伙子說:「我也要學法輪功。」我告訴他心裏只要有一念想學法輪功,將來肯定會有這個機緣的。

門口來了一個農民工,我趕緊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他點點頭笑著走了。人少的時候,我立掌發正念,解體邪惡對我的迫害,我不承認這一切,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來救人的,誰也不配迫害我。我背師父的法:「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找出了自己被邪惡鑽空子的原因,最近發神韻光盤比較順利,產生了歡喜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但不管怎樣,我的一切由師父說了算,就是有漏,我有師父管,我會在法中歸正自己,誰干擾我救人,誰就有罪。我也奉勸那些警察不要對大法犯罪,否則將來還不起。他們不聽,非要送我到看守所,結果看守所不收,他們只好送我回家。從修煉人的角度上來看,都是自己有漏,歡喜心呀,不注意安全呀,還有證實自我的心啊。好在歸正及時,不然又的讓師父多操心了。

從這兩次過關中,我也體會到,修煉中無論碰到甚麼事,把心放下、放平,立刻找自己的心,把它歸正,把它作為自己提高、昇華的好機會。內心超然,坦坦蕩蕩、泰然處之。今天事過境遷,再回頭一看,其實這一切魔難的出現也只不過是一個去人心的過程。

十幾年的修煉中,我深切的體會到,師父時時在呵護著我們,修煉中哪怕一件極細微的事也為我們想的非常周全,就是希望我們做好、做正。真心感謝師父為大法弟子做的一切。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多救人。

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