賦閒處長修煉以來的部份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幸運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老弟子,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的精心呵護下,比較平穩的走過了十四個年頭。修煉過程中有過心性關的痛苦,有身體消業時的難受,有心性提高後思想上的昇華和出現功能後的喜悅。現在下決心突破各種因素的干擾,把自己這十四年來的修煉情況向師父彙報一下,與同修們切磋交流一下。

一、有幸得大法

在修大法前,我是一名大型企業的中層幹部,二級單位的行政一把手。在得法前的一次夢中,我夢見自己掉進了一個大約長六米,寬四米,深兩米的長方形的大土坑裏。心想:這下完了,四壁這麼陡峭的土坑,怎麼上得去呀?這不倒霉了,人一下子被嚇醒了。大約過了一個月,自己就從處長的崗位上被撤下來,理由是我的一個副手因受賄被判刑三年,我這個一把手要負領導責任,被調到一個同級單位裏當顧問,正處級待遇保持不變。當時流行一句話:「顧問,顧問,顧而不問」,就是被閒起來了。我當時思想上是想不通的,心裏總是堵得慌,悶悶不樂,所以當時每天晚飯後老伴就陪我去公園散步。

結果有一天散步時,我發現我原來的三個同事同時去了一個地方,手裏都還拿著一本書,我就好奇的問他們做甚麼?他們說去學法輪功,還說法輪功怎麼怎麼好,每天晚上他們在這裏集體學法,早上集體煉功。我接著就問自己能否參加?他們說:「當然可以,誰來我們都歡迎!而且分文不收。」這時他們中的一位把《轉法輪》借給我看,當天晚上回家我就看起來,一看就覺得這書太好了,這不是一般的書。於是第二天我就到街上買書,找了幾家新華書店終於請到了《轉法輪》這本寶書,我一看就放不下了,書中高深的法理使我明白了很多人生中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問題,我就這樣得法修煉了。

現在回想起來,當年我從領導崗位上被扒下來,不是無緣無故的,是我人生路上的大轉折點到了,常人的官做到頭了。師父說:「這個宇宙中有個理,叫作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轉法輪》)下台後,我看上去是失去了常人的官職,名和利都有所損失,但是得到的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東西。修煉十四年來,我身體健康了,沒有上醫院看過醫生,甚麼病也沒有,原來有的一些病,如前列腺肥大、肛裂、風濕性關節炎、心動過速、低血壓等疾病都不見了。現在是無病一身輕,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勁,人也顯得年輕了,我今年七十多歲,人家都說我看上去只有五十多歲。

十幾年來,不管邪黨怎麼迫害,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每天10~13次),沒有極特殊的情況從不間斷。以前學法一直是通讀,再就是抄法。從二零零七年起,我就開始背《轉法輪》,以前通讀時思想上容易溜號,背法就不一樣了,一溜號就背不了,我現在正在背第十二遍了,開始背第一遍時我花了近九個月的時間,現在每背一遍《轉法輪》只要三個多月的時間,而且我每背一遍或兩遍《轉法輪》後,就將師父各地講法和所有的新經文通讀一遍,然後又開始背法。師父說:「無論你們再忙,都不能忽視了學法。這是走向圓滿與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證。」(《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我覺得這樣學法的效果很好,昇華也快,現在只要學法我就雙盤打坐,每天保證有三到五個小時的學法時間。如果那天沒有學法,我就像少了一件甚麼事情似的,學法已經成了我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了。

二、修去怕心

九九年「七•二零」後,邪惡從天而降。我和全國的大法弟子一樣,心情非常沉重,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人煉呢?人們通過煉功有個好身體不好嗎?還給國家節約了醫藥費。人人都做好人,使人類道德回升不好嗎?為甚麼在中國做好人這樣難?為甚麼中共要打壓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後來看了師父的新經文才明白,師父說:「中共中央幾個別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權力對大法與大法弟子開始全面的邪惡鎮壓,抓人、打人、勞教、判刑、毀書、利用軍、警、特務、外交及所有電台、電視台、報紙,採用流氓手段鋪天蓋地的造謠迫害,大有天塌之勢,其邪惡成度覆蓋了全世界,舊的勢力用它們敗壞了的觀念安排這件事的目地,是破壞性的所謂檢驗大法。」(《精進要旨二》〈預言參考〉)

一天,我在路上碰到一個同修,他說我光在家裏學法煉功還不行,大法弟子要走出來證實法,向世人講真相救人,並給了一張「江澤民其人」的單張打印傳單,讓我貼出去,我滿口答應了。他告訴我不要怕,心一定要正,一正壓百邪。我上街買了一瓶膠水,一雙膠手套,選好了晚上要貼的地方。天黑了,我來到白天選好的地方,一看四週無人,我就將膠水擠在牆上,用手套一抹,再貼上傳單,剛貼完,從背後約五米遠的店鋪裏有個人推著自行車出來了,我慌慌張張的趕快走開,頭也不敢回,回家後還有點後怕。通過第一次貼了一張傳單後,我去掉了一些怕心,其實都是自己在嚇唬自己。

但是,經過這次之後再沒有人給我東西貼了,怎麼辦?有時候走在大街上,看到電線桿上、牆上都有小廣告粘貼,我想我們為甚麼不能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也堂堂正正的貼出來呢?叫世人明白真相多好啊!我就開始用筆寫,晚上出去貼。可是這樣做太慢,後來看到街上刻圖章的用長方形塑膠板可以刻字,我就買了幾塊回家,自己刻,但是自己不會寫反字怎麼辦?我想只要是做證實法的事,大法就會開啟我們的智慧。於是我想到了一個辦法──把要刻的字先寫在白紙上,然後將塑膠板用水濕一下,再把白紙平貼在塑膠板上,用手輕輕的抹幾下,順字就印到塑膠板上成了反字,用小刀刻好反字後印到紙上就成功了。我在紙的反面貼上雙面膠,最後剪成一張一張的小粘貼,在小粘貼的右上角先剪開一個小口,晚上出去貼就很方便了。我開始只是一個人自己做自己出去貼。後來做多了,我還供應周圍三、四個同修用,這樣做了好幾個月,後來我們這裏有了資料點,這種方式就沒用了。

下面我講幾個貼粘貼的小故事。有一天晚上,我從公園裏貼了幾張小粘貼出來,來到汽車輪渡碼頭,我就往汽車上貼,剛貼在一輛警車上時被發現了,公安問是誰貼的?有個人用手指著我,我急忙往公路邊走,剛好一輛的士開過來,我就鑽進的士走了,好像這輛的士是專門來接我脫險似的。我心裏明白,這是師父在保護弟子,有驚無險,自己也沒有覺得害怕。

我每次出去講真相,發資料,使用真相幣時,先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弟子,去掉這個怕的物質,當這種怕的物質沒有去乾淨時,那個怕的「假我」就會在舊觀念中演化出種種假相出來,這時我就不能跟著它想下去了,主意識要強,發正念清除它。我現在發資料都是白天,講真相時順便發一些資料,做的也很順手了。平時時刻想到自己是個煉功人,做的是全宇宙中最神聖的事情,最正的事,是在救人,保持清醒的頭腦,有時不好的念頭容易冒出來,一冒出來就清除它,清除任何不在法上的一思一念。

修煉中,自己體會到,修煉確實是艱苦的,也是非常嚴肅的,來不得半點虛假的東西。

三、面對面講真相

從二零零五年開始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以來,不管是嚴寒酷暑,還是所謂的敏感日,我每天都騎著自行車外出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同時把家裏的菜也買回來。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就是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兌現自己史前的誓約,盡職盡責的多救人,救更多的人,讓師父多一份欣慰。每天出發時,我總是抱著一種慈悲祥和的心態,面帶微笑,保持強大的正念,邊走邊發正念,見了誰都打個招呼,能說上話的就拉一些家常話,然後開始講真相勸「三退」,講的時候不能講高了,還要順著人的執著去講,現在的人都想有一個好身體,平安健康。

我用的最多的話題是:社會分配不公,貧富兩極分化;官場腐敗;還有共產黨宣揚的無神論,不相信善惡有報,所以現在很多人為了錢甚麼壞事都幹,人類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甚麼都有假的,吃的、喝的、用的、坑人的事無孔不入。人無德天災人禍,報紙登的今年的災難比往年多出十倍以上,這都是共產黨壞事幹多了造成的,共產黨壞事做絕,光說假話,它害怕法輪功的「真、善、忍」;工人失業,農民失地,有權有勢的人唯利是圖,殺人害命;邪黨官員二奶三奶、行賄受賄、貪污腐敗;同時也講貴州的「藏字石」和天安門自焚真相……共產黨的氣數已盡,天要滅它,在這個年代裏,真正吃飯遭罪的是我們老百姓,我們發不了大財也當不了官,只圖個平安,因為人類還有大劫難,只要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才能躲過這場劫難。到時候壞人銷毀了,將來的社會比現在好,所以留下來的都是有福的人。這樣大多數人都同意「三退」。分手時說聲:「祝你平安!」對方有時也說:「大家都平安,只要平安就好。」

有一天我剛出門,迎面碰見一位老年人,微笑著和我打招呼:「你好,買菜去呀!」我也滿臉笑容的迎上去和他交談起來。其實我不認識他,他可能認錯人了,我想這是師父安排他來得救的。我問他這麼早上哪兒去,他說他才下夜班。我問他這麼大年紀怎麼還沒有退休?他說早退了,現在給一個老闆守倉庫。我說:「你真辛苦!」他說:「有甚麼辦法?兒子要買房,房價這麼高,我退休每月只一千三百元,這看倉庫的活不累,每月還有七百塊錢,還不是為了兒孫們。」我說這個社會就是這樣不公,貧富懸殊太大了,我們老百姓只能維持最低的生活水平,你說這是一個正常的社會嗎?而中國大陸災難不斷,礦難、空難、水災、旱災、地震、泥石流等,這都是天警示人。我問他加入過黨團沒用,他說入過團。我說人類還有大災難,你對著天說退了它,神看人心,老天爺就能保祐你度過這個大災難,平安的度過晚年。他說:「退,只要平安就行。」我又問他貴姓,他說姓某,我說:「就用『某平安』幫你退了吧!」他連聲道謝。

分手後我往前走,碰到一位剛下公汽的老人,肩上扛著一袋花生,足有三十斤重,手裏還提著一壺油,吃力的往前走,我連忙下車去幫他,讓他把花生放在我的自行車上,邊走邊聊。這位老人今年八十一歲了,年輕時當過村幹部,是黨員,他嘆著氣說:「黨員有甚麼用啊?年輕時事事叫你帶頭,現在老了,沒有用了,誰也不管你了,每月還要交兩元錢的黨費。」我說:「共產黨邪得很,光說假話,貪污腐敗,它的氣數已盡,老天要滅它,你可以對著天說退出這個邪黨,老天爺就會保祐你平安!」他說:「只要平安,我就退。」不一會兒就到了他女兒家。他女兒也是五十多歲的人,退休在家,交談中我得知她入過團,我叫她對著天說退團,就能平安度過後半生,她高興的退了。

這一天很順利,上午不到三個小時,我就勸退二十多人。

當然,也有不順利的時候。我們這棟樓裏有一位女士,沒退休時是個幹部,還是黨員,我早就想勸退她,一直沒有機會。一天早上我去買菜,碰上她去買早點,我就勸她退出邪黨組織,她非常樂意的退了,我很高興。晚飯後,這位女士找到我老伴說她家裏人不同意她退黨,她早上是礙於情面退的,現在不退了。老伴對我大發雷霆,說了很多難聽的話,我當時有點受不了,想和她辯論,但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一直默默的忍著,我知道這是在過心性關。我退休了,家裏就是我修煉的環境之一,沒有這個環境我咋修啊?怎麼提高心性呢?我就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一找自己確實還有很多的人心沒有去,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歡喜心和顯示心都出來了,也沒有把道理都跟對方講清楚,有追求三退人數多少的心,有怕心,只是在熟人中講,不敢向陌生人講,怕在外面講真相被老伴知道了惹麻煩。老伴第二天就不准我一個人外出買菜了,要每天陪著我去。我心想:這怎麼辦?看著可救的人只能打個招呼,不能講,我一邊走一邊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她言行的一切邪惡因素。買完菜後,老伴讓我一個人騎車先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勸退了兩個。師父看到了弟子救人心切,就不允許舊勢力用這種方式干擾了,老伴跟了我兩天後就不再跟了,我又恢復了以前的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大約過了半年,我還是將告狀的那位女士勸退了,因為她皈依佛門了,我勸她說:「你是黨員,共產黨是無神論,你心裏裝著共產黨那佛能保祐你嗎?這不互相矛盾嗎?只有退出共產黨,一心信佛,佛才會保祐你。」聽我這一說,她這次真的退黨了。

在面對面講真相勸退的過程中,甚麼樣的人都可能遇到,有支持的,有反對的;有信的,有不信的。特別是那些受邪黨毒害較深的人比較難講,當你講到邪黨壞事幹的太多、殺人太多、天滅中共,退出邪黨保平安,有的說:「你是反革命,你反黨。」有的說:「你信你的法輪功,我還是信這個黨,這是我的自由。」還有罵人的,等等。當出現上述這些情況時,我就找自己的原因,是自己沒有講到位,還是沒有解開他的心結,還是急於求成,對於自己沒有勸退的人,我心裏則是希望這個人能遇到其他的同修能被勸退,因為與共產邪黨為伍不肯脫離的人將來肯定沒有好下場。

四、進一步突破自我

由於怕心去的不徹底,自己總是以安全為藉口,經常只是在熟人圈子裏打轉,所以有很大的侷限性。退休前,由於自己的工作性質和崗位的不同,接觸的人多,範圍廣,特別是與我同時代的中下層幹部認識的人多,這個層面得救的人也多。

我每年勸退的人數在一千人左右,覺得這個狀況還不行,師父說:「收救你們要度的眾生吧。正念正行,解體一切障礙,廣傳真相,神在人中。」(《致歐洲斯德哥爾摩法會》)二零一零年以來,我逐漸突破了自我,不在老地方打轉,騎著自行車跑的範圍更大了,完全是在陌生人中講真相,勸退的人也多了。有一次我與步行的人講了「三退」後,看到前面有一位騎自行車的,我就猛踩幾下,趕上去與前面的人並行,這樣也救了不少的人。

比如有一個老人,我騎車趕上他並與他並行,我說:「你好!您老身體這麼好,這麼大年紀騎車這麼快。」他說:「我身體還可以,經常騎車鍛煉。」我說:「老人就是要個好身體,健康是福啊,不像錢多錢少,沒有個好身體你享受不了,身體好,自己不受罪,家人不受累,還節省了醫藥費,這多好,現在醫藥費又貴,我們老百姓也病不起。」他說:「現在只求有一個好的身體,平安就行。」我問他:「你是黨員吧?」他回答:「黨員有甚麼用,我已經幾年沒交黨費了,已經不是了。」我說:「現在的人道德敗壞,天災人禍又多,還有大的災難。」他問:「那有甚麼辦法呢?」我說:「有啊,你對著天說把黨退了,就能躲個這個災難,你就能平安的度過幸福的晚年。」他說:「我退,謝謝!」

現在,我勸退的人數比以前翻番了,現在一週勸退的人數超過以往的一個月。經過這十幾年的風吹雨打和錘煉,也覺得自己成熟了許多,但離師父對我們的要求相差甚遠,自己也深知修煉的艱苦和嚴肅,還要繼續努力,不能鬆懈,不管時間還有多長,三件事不能放鬆,還要努力做好。

層次有限,難免有諸多不妥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