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十餘年 歷劫志不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十餘年的修煉歷程,我像一個牙牙學語的孩子逐漸長大並走向成熟。我感恩師父的諄諄教誨,感恩無邊的大法法理的薰陶,是至高無上的師父塑造了千千萬萬敢於為追尋和維護宇宙真理的大法徒!在這碩果累累的金秋,我把自己的修煉體會彙報給師父,也把一個生命在大法中得到昇華的真實故事寫出來,見證師父的佛恩浩蕩。

身心昇華 大法善解家庭的恩怨

我六八年出生。父親是一個出了名的老實巴交的人。記得小時候在村裏,生活貧困的讓父母幾乎天天吵架。因為沒人照看我,母親下地時就把我一個人放在家裏,長期的哭泣,把我的眼睛弄的十多歲了還不敢見太陽。從小性格倔強的我爭強好勝,到十八歲時就得了肩周炎、神經衰弱,隨時隨地的火牙痛更讓我寢食難安。

初中畢業,通過鄉里的考試我當上了幼兒園的教師。可是教育界的黑暗,讓我覺得前途如此的渺茫。更沒想到的是,剛與丈夫訂了婚,婆婆就與我那個剛剛二十歲的未婚夫分了家,也就是說,到結婚時,婆婆一點東西也不想給我們了。有一次我在地裏種地,婆婆指桑罵槐的叫罵起來,丈夫實在看不下去了,就找到了他的大姐。她大姐生氣的說:「到她老了,有吃無吃你都不用管她!」有時面對婆婆的無理攪鬧,我反而不生氣,只是納悶:她為甚麼要這樣?到我進這個家門時,我和丈夫真的是一無所有,只有我每月的六十元工資(半年開一次)。那時他的二姐還沒結婚,那真是七口子當家八口子主事,家裏整天亂糟糟的。小產留下的月子病讓我常守著幼子欲哭無淚。我曾經一邊怨恨自己的命不好,怨恨老天爺對我不公,一邊卻無奈的抵抗著生活的衝擊,三十歲不到的我,家裏自備藥箱,去熱的、息痛的、消炎的……,特別是對現實和人情世故的無奈,讓我不甘心,我真的是不甘心就這樣下去。

一九九七年的春天,我們在外地做買賣,我有幸連續拜讀了三遍《轉法輪》,這才如夢初醒,也讓我的心變的說不出的平靜。原來《轉法輪》就是我一生要找的!我一定修這部大法!從心靈深處發出的堅如磐石的那一念使我在以後的日子裏,無論經歷多少魔難、坎坷,都沒有動搖對師父的堅信和對宇宙特性真、善、忍的孜孜追尋。通過一遍遍的看書,我真正明白了師父在書中所講的人為甚麼會有難,會生病;人與人之間的恩恩怨怨是怎麼來的;為甚麼人會有貧賤富貴之分等等,這些長期困擾著我的問題,我都在書中找到了答案,特別是,我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伴隨著思想境界的昇華,師父給我淨化了身體,原來那些狐黃的牌位都被我燒的一乾二淨。原來無法理解的婆婆的那些言語、行動都在大法的法理中找到了解釋,真讓我感到輕鬆釋懷,我的世界觀和人生觀都徹底的改變了,我原諒了婆婆,並以行動來感動她。後來我丈夫的二姐說:舒雲(我的化名),我結婚後才體會到你當時(指我剛進婆家門的日子)的難處,我替老人說聲「對不起你」。我平靜的說:二姐,是師父改變了我,大法圓容了咱們的家!

得法後的我不再怨天尤人,心情開朗,充份利用閒暇的時間看書、多看書,不斷的被大法無邊的法理薰陶著,師父的教誨我記在心間:做買賣把心放平衡,不欺詐,不缺斤少兩,有時,買東西的人問我:秤準嗎?我立刻回答說:秤不準人心準!是慈悲的師父從新塑造了我,而我只是億萬受益人其中的一個。

脫胎換骨身心受益 現身說法廣傳真相

我得法後我的父母、二姐、兄弟一家相繼得法,真、善、忍的光輝給我們全家帶來了祥和與幸福。原來體態肥胖、臃腫的母親身體恢復了正常,冠心病、高血壓、腦血栓、肺氣腫等多種疑難病不翼而飛。特別是我的姪兒從兩腿完全不能站立到從新站起來這個事實,著實轟動了當地十里八村。我父親七十歲才得了這個孫子。姪兒四歲那年,晚上還好好的,第二天早上兩腿無力,無法站立了。青島山大醫院、瀋陽醫大二院都做了各種檢測和治療也沒有治好,巫醫更是看了不少。家裏的錢花光了,親戚家的錢也都借了,弟弟、弟妹為孩子已是精疲力竭,不得不放棄治療。回到家裏,夫婦二人天天不間斷的學法、煉功,不長時間孩子的腿好了!這些現身說法的實例為我們廣傳真相做好了鋪墊。

一九九九年,面對邪黨對師父和大法的污衊和攻擊,我就到市場上用言語和行動去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開始時真相資料很少,我便用手抄寫,後來同修幫助建立了資料點,做資料就成了我證實法的主要方面,我幾乎成了在家的專修弟子,我以救度眾生為己任,每天早上學完法之後就開始了上網、下載、打印、裝訂,然後就是傳遞,協調。前兩次法會我已重點交流了自己在做資料中心性的昇華和與同修接觸時彼此之間在心性的摩擦中如何放下自我、證實大法並從中得到提高的喜悅。十多年了,回過頭瞅瞅,正如師父所說:「只不過是利用這個狂妄的邪黨來考驗大法弟子、在生死面前去大法弟子的執著心,從而使大法弟子圓滿而已,把那些不能當大法弟子的篩出去,也不過就是這麼一個過程。」(《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在師父的引領與呵護中,現在我們越來越理智並逐漸走向成熟,我們每天被無邊的法理包容著,師父的慈悲加持與點悟更讓我覺的修煉的來之不易。是呀,千萬年的等待,為的就是助師正法的這一天,我不能懈怠,也不敢懈怠,同修間的配合更加默契, 相互更加圓容,在這瞬間即逝的歷史時期,更讓我們珍惜在世間的緣份,不忘自己是修煉人,不忘自己的使命和責任。記的二零零九年十一和十二月份西班牙和阿根廷法庭對迫害大法弟子的首惡江澤民等人要進行公審的不粘膠下來後,當時東北的夜間真是滴水成冰,怎麼辦?這麼重要的真相需要民眾儘快的知道,我和同修商量,周圍同修分組,自做漿糊,老少配合就在同一天晚上及時的張貼了出去。

我沒有甚麼大起大落的修煉故事,一直穩步的走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救人的方式沒有限制,做資料,發資料,花真相幣,面對面的講真相以及手機發短信等等多種形式。我和周圍的同修都在運用各種方式見縫插針的去做。

記得幾年前的一天, 那時我還在市場做買賣,同修給我拿來一張寫有真相的紙幣,我感覺挺好,於是我每天都會把較新的紙幣留下來,到了晚上用手寫上真相短語。後來同修設計了打印紙幣的模板就更方便了。師父在講法中肯定了這種方式後,用真相幣傳真相的方式不僅在我地,而且在全國各地都逐步推廣開來。

多學法 向內找 修好自己

從得法到現在,我時刻記住師父的囑咐,學法,學法,多學法,只有溶入法中才能不斷的改變自己,清洗自己。但是,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法理需要我們去證悟,不同層次有不同的法對我們的要求,往往看上去這顆心修去了,可不長時間通過不同的事情又翻出來。與同修在一起的日子,通過交流切磋比學比修,感到自己許多心已去了一些,可是,在這一年中,我回到了老家,才發現有些心去的不紮實,不徹底。例如,回來後,弟妹對我訴說母親的不好;兩位姐姐跟我說弟妹如何的不懂事,一段時間,我的心如亂麻,這些東西不時的在心中翻騰著:你們怎麼都這樣?為甚麼不找找自己的差距?我開始用法衡量他們,甚至用法要求他們,而且自己想再次離開老家來逃避這個環境。師父的法點悟著我:看自己,向內找。是呀,這不是在去我對母親的情嗎?這不是在幫我去掉那忿忿不平的心嗎?跳出事情,看到了本質,身心昇華了,此時讓我感悟到,「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是一種境界,是慈悲、無私、包容一切生命的博大胸懷。我心中不再指責弟妹對母親的不公,不再抱怨這種生活對自己的紛擾,內心深處由衷的感謝師父,感謝師父利用這種環境啟悟著我在修煉路上走的更穩當、更紮實。

我在日常生活中從不亂花錢,屬於節儉型的。我用這種心態要求不修煉的兒子。有一次,兒子想買手錶,我的意思手錶只是看時間的,不用買太貴的,誰知爺倆花了一百多元買了塊表。當時我的心就放不下了,一遍遍的數落他倆,兒子說:你不花錢還不讓別人花?就你說的對?聽著兒子的話我突然想到:我這不是唯我正確嗎,不是邪黨偉光正的遺毒嗎?何止這一件事,平日生活中,不論甚麼事情,都得我說怎麼辦大家就要怎麼辦,從沒顧及家人的感受,強行讓家人遵從自己的意願。我無言以對兒子。悟到了,邪黨文化的因素影響去掉了,內心輕鬆了許多。

感恩師父領我走上人成神之路。我覺的自己離師父的要求還相差甚遠,在這條路上我不會放鬆自己,我會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修好自己,來報答師父的救度之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