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六日】

一、聽師尊話,師尊咋說就咋做

揭露邪惡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師尊在二零零三年發表的《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中說:「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

聽師尊話, 師尊咋說,我就咋做。我就把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法輪功開始,在證實大法,揭露邪惡、講清真相這三年多裏曾三次被邪惡綁架、勒索家屬錢財(從北京回來,因腳有傷,三年非法勞教因身體不合格,被所謂的保外就醫,二次共勒索三千元)、抄家,並非法勞教等事實經過全部寫出來,曝光邪惡。在寫的過程中,我體會到曝光邪惡迫害的同時也是在窒息邪惡、清除邪惡的過程,同時也是提高自己的過程。

二零零四年,我又被壞人構陷遭綁架。兩個多月後,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以所謂的「保外就醫」形式回到家中。在參加當地一次小型交流會之後,自願參加酷刑模擬演示。模擬演示就是將自己曾遭受的酷刑迫害真實的演示出來。我毫不猶豫的將我被綁架關押在公安分局、看守所、勞教所期間所遭受的毒打、電擊、被野蠻灌食並加戴連體手銬、腳鐐(10多斤重)等酷刑真實的演示出來(遺憾的是我事先不知道,要穿上當時穿的那件衣服就更真實了)。

一週後,我寫的揭露邪惡迫害的事實真相,配酷刑模擬演示圖在明慧網上發表了,幾天後編輯到當地真相小冊子中在本地大面積發放。對本地邪惡起到極大的震懾作用。

我沒有怕心,也沒有想邪惡知道我家,會不會因此而招來迫害的不正念頭。因為我知道這是聽師尊的話,向當地民眾揭露這場迫害,讓民眾真實的看到邪黨對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多麼的邪惡與殘忍。更有力度的講清真相,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眾生。同時也是我們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煉的路上必須要做的。師尊講法中講過邪惡是最怕曝光的。曝光的過程就是清除它的過程。邪惡迫害你,你不揭露它,那不就等於默認它了嗎?滋養邪魔,那它可就隨時隨地鑽你執著的空子。聽師尊的話,站在法上,走師尊安排的路是最安全的。我這個點是從進耗材到送出資料,從下載資料、打印、各類書籍裝訂、退黨、投稿、刻錄、塑封等一個流程到底,都由我一人承擔。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穩定的運行了七個年頭。

在這方面法理清晰了。所以當遭到騷擾、迫害或從邪惡黑窩裏回來的同修,我熟悉的或能接觸上的同修,我都主動與其交流,及時曝光邪惡,沒做好的立即寫嚴正聲明,從內心真正的認識到修煉的神聖與修煉的嚴肅性。然後將被迫害經過詳細的寫出來上明慧網曝光邪惡。有寫稿困難的,我就幫助整理上網。鼓勵並幫同修將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奇蹟及在親朋好友中明真相得福報的事例寫出來證實法。

我身邊的一位同修因有怕心,被迫害回來後,一直不敢曝光邪惡,我同她說了好幾次,讓她將被迫害的經過寫出來,她推托,遲遲不寫,怕邪惡在網上看到,修煉狀態一直不佳,租房在外邊住。在二零零七年去勞教所看被非法關押的女兒時被劫持,遭酷刑折磨後非法勞教一年。回來的第二天同女兒一起來到我家。當聽完她的述說後我問她回來後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啥,她堅定的說:「上網曝光邪惡」。隨後我幫她整理材料,並將她從得法修煉前後身體的神奇變化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所有遭受的迫害全部揭示出來形成文字材料,發往明慧編輯部,證實大法的神奇,揭露中共邪黨的卑鄙無恥。明慧網發表後,做成當地真相,在本地大面積發放。隨著深入的學法,她很快恢復了最佳狀態,並成了一朵小花,而且開的絢麗多彩。

二、整體配合,師尊一路慈悲呵護

二零一零年九月上旬的一天,同修小嚴(化名)來我家跟我說外縣市同修要找我市章同修(化名)去交流,說那地區的同修形不成整體,說章同修得十天以後才能有時間。小嚴說想先過去看看,想讓我跟著去。我當時說:「你看我行嗎?」她說:「我看你行,就怕你沒時間。」當時我想既然找到我,那可能就有我要做的,聽師尊話,整體配合。我們一行四人,時間定在週六下午乘坐一點五十五分長途汽車到省城換車,傍晚到,晚上交流,第二天返回。

這期間還出現了一個小插曲。晶同修(化名)去找小嚴幫忙聯繫章同修交流,知道此事後,堅決不同意我們去,晚上住在小嚴家交流到十點鐘。第二天,晶同修又趕到車站阻止我們,說:「等十天也得等,法理上,章同修最清晰,寫文章劉同修寫的最好,並說我們去是浪費時間,不但浪費我們自己的時間,也浪費那邊同修的時間。」我說:「我不這麼認為,大法弟子兩個人在一起都有提高。」我們沒為其所動,說心裏話,我們決定去,都還沒多想甚麼,只是想到配合,想到的是修煉、是責任。經她一阻攔,正念更足了,我們都不約而同的想到有師尊加持,我們一定行。

接下來一切都是那麼的順。我們來到去本省某縣市的長途汽車前,問好了到省城換車的地點,小嚴跟車長說:「我們四個人,能不能便宜點(其實也就是隨口說說,長途汽車哪有講價的)。」沒想到真給我們每人少收五元錢,共二十元錢。上車後,晶同修打來電話也要去,當時我不同意,說車馬上就要開了(當時還有十分鐘)。同修說:「順其自然,由師父安排,趕上就該來,趕不上就不該來。」就在這時汽車開始啟動了,我們一看車前方的運行表,距離正點開車還有八分鐘。提前八分鐘開車了,我們不約而同的笑了。

開車後我向內找,因為我對晶同修有些了解,又對她今天這種做法感到不理解,看到她對某同修的崇拜心,心裏不舒服,所以說話語氣不祥和,不善,不願與她配合,包容心不夠,有爭鬥心。於是我發正念清理自己,純淨自己。同時解體干擾我們證實法的一切邪惡因素。到省城換車時,前後不到十分鐘,等於坐直達車一樣。晚上交流時我才知道我市麗同修(化名)在她們當地講真相時遭惡人綁架,已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五十三天了。她們當地的大法弟子在去向有關部門要人 、曝光邪惡、製作當地真相資料、不乾膠真相這方面不知應該怎樣把握。我們交流了不乾膠真相不用發往明慧網。製作當地真相資料的內容,必須是明慧網發表的文章才能採用。《明慧週報》第三版是各地方真相版,只能調整第三版內容。

如何曝光邪惡,我們學習了《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並介紹了我們當地的一些成功經驗和做法。要人過程中如何講真相和及時跟蹤報導,上明慧網曝光,隨時做成真相資料,向當地民眾講真相等方面進行了交流。

關於整體配合,我們交流了如何轉變觀念,擺正基點,站在師尊正法的角度,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因為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是隨師正法救度眾生來的。現在是正法時期,一切干擾正法的全是犯罪。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對法的迫害。因為我們不歸舊勢力管,我們歸師尊管。有甚麼漏、有甚麼執著,我們在法中歸正。這場迫害也不是人對人的迫害,是宇宙中正與邪的較量。大法弟子與它們的關係不是迫害和被迫害的關係,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走師尊安排的路。堂堂正正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救人。這是一次整體配合、整體向內找、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過程。

至於營救同修,也不是單純的為了要人而要人,營救同修的過程就是向公、檢、法、司等有關部門講真相、救眾生的過程。跟不修煉的家屬溝通,讓家屬明白我們的親人修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更沒犯法,邪惡所做的一切都是犯罪。從而使家屬樹立起正念,反迫害,堂堂正正的去要回自己的親人。這過程中也是給親屬們機會,擺放位置,選擇美好未來。

通過交流,同修們在法理上都有了明確的認識。在師尊的加持下,整個交流會在祥和的氣氛中一直到凌晨三點多,同修們都沒有睏意。三點五十集體煉功,發全球早六點鐘正念。這時天下起了雨,臨行時雨越下越大。我們得需走出住宅小區,上公路才能打車去公共汽車站。可就在我們下樓走到單元樓門口時,一母女正從一輛出租車上下來,同修們都會意的笑了,師尊派車接我們來了!

當地五、六位同修們冒雨送我們到車站。一女同修騎摩托車全身被雨淋濕,整個鞋裏全是水,回家還要走三十多里的路。

回顧這段整體配合的經過,整個過程是那樣的有序,是因為我們圓容了師尊所要的。一路上倍感師尊慈悲呵護,回來時,我們買的是普通長途汽車票,運行中因塞車,改走高速公路,提前一個半小時到家。一切都是那麼的順。看到同修們那顆都想在法上提高,都想要做好師尊要求大法弟子必須做好的三件事,多救人的這顆心,真的是好感動。我從內心感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在一起真好!做師尊的弟子真的好幸福!寫到此我流下了感恩的淚水。

三、面對面講真相救眾生

在這正法修煉的十一年裏,在講清真相, 證實大法,救度眾生中,我利用一切機會隨時隨地的面對面講真相,在婚禮上、生日宴會上,在公交車上,長途汽車上,火車上等公共場所講真相,在整體配合近距離發正念,配合家屬營救同修的過程中,我曾去過派出所,公安局, 安全局、檢察院、法院、看守所、勞教所講真相。每次講真相都是堂堂正正的,直接根據不同情況講法輪功的美好;國外洪傳多少個國家;天安門自焚偽案;中國共產黨亡字石;優曇婆羅花在世界各地開放;大紀元退黨網站退黨大潮人數及相關信息等。

僅舉一例:到勞教所、派出所講真相

二零零八年秋,同修小文被邪惡迫害,非法關押在勞教所,小文絕食抵制迫害已一百多天了,生命垂危。勞教所謊說小文不見家人為藉口一直不許家人接見。我和同修配合小文的父母去勞教所找所黨委書記講真相,要求無條件放人。辦完手續進入院內的時候,甲同修對我說:「姨,你今天少說話」。我答應了。走了一段路又對我說:「姨,你今天最好別說話。」我說行(我知道甲同修對我直接講法輪功真相有不同看法)。當時我甚麼想法都沒有,就是整體配合。

走進書記辦公室,我坐在沙發上一直默默發著正念。小文的母親說明了來意後,甲同修接過話題講真相,剛說兩句,所黨委書記一下就翻臉了。我急忙站起身來 (忘了同修囑咐我的話),稱一聲某某書記說,「我是小文的姨,我工作特別忙,我今天就是為你來的,來告訴你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全世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就中國搞鎮壓。十年啦! 法輪功是甚麼你們還不清楚嗎? 說小文絕食是跟共產邪黨作對,不許家屬接見。誰不知道生命的可貴,他是用絕食的方式來捍衛自己的人權,信仰。有些事我們知道是上邊壓下來的,但在你自己管轄的範圍內怎樣做好人,那可是你自己的選擇。」某書記態度變溫和了。我講了國外洪傳多少個國家;天安門自焚偽案;中國共產黨亡字石;優曇婆羅花在世界各地開放;接著講蘇聯共產黨都解體了,中國共產邪黨還能維持多久。共產邪黨搞運動,「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六四槍殺學生」,害死好人八千萬。一個人殺人須償命,一個政黨殺人就不償命嗎? 善惡有報是天理。解體共產邪黨是歷史的必然,我家安大鍋能收到國外新唐人電視台的真實報導,每天早七點新聞播報結束後,播報全球退黨總人數和前一天退黨人數,每一天都有五、六萬人退出黨、團、隊邪黨組織,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通過衛星向全救播放的新聞,你說哪個媒體敢撒這個謊?這時,某書記臉帶笑容深深的點頭。我還講了許多,並要求見小軍,他打電話安排讓見人。走時某書記將我們送到辦公室門口。我藉機會告訴他我就用某書記這個名給你退了吧?他只是笑著沒說話。走出辦公室我又返回來告訴他兩句話,做啥都是給自己做,做好事得福報。

那天我們又同勞教所的辦公室主任和管教大隊長講了真相。效果特別好。講的過程中真切感受到師尊在加持,智慧源源不斷的來,心中充滿慈悲,語氣平和,那狀態是我這些年面對面講真相中最佳的一次。回來後,同修讓我再講講當時講真相的內容,我卻記不那麼全了,因為當時都是師尊在加持。

幾天後從勞教所傳來消息說,我們講真相的當天,被嚴管的同修也不嚴管了,身體不好的同修也給看病了。環境寬鬆多了。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清晨,我市A同修夫婦倆在家中被不法警察撬門闖入綁架到派出所,家中刻錄機,光盤、手機等物品被搶走,當天下午三點我得知消息後,隨同A同修夫婦的女兒(同修)及另外兩名同修打車去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門前,A同修的女兒讓我們到附近超市內近距離發正念,她自己去了派出所。我們三人在超市內近距離發正念時,我想到早上看新唐人電視台新聞,世界各地都舉辦的紀念「四•二五」、呼籲中共停止迫害的活動。 而在中國大陸這些中共邪黨人員還在利用這個日子綁架大法弟子,真的是不想要未來了,慈悲心油然而生,我的眼裏湧出了淚水。我跟同修說:「我想去派出所」。同修說:「你有這個想法太好了,快去」。

我到派出所一樓時,三四個警察站在那,我直奔樓上,當走到一樓半的時候,下邊有人問我找誰,我回答找我哥。到二樓,我看到一個屋裏地上堆放著一台彩噴打印機、幾瓶墨水和幾包打印紙。我知道又有同修被抓了,我找到了A同修夫婦倆,我見面就問: 「你倆咋上這來了?」同修指著一個警察說:「是他把我們綁架來的。」當時屋內有三個人,兩個人靠著窗前站著,另一個坐在那,辦公桌上的電腦屏幕上顯現出一張表格,上有A同修的照片。我對著坐著的人說:「趕快放人,你們抓壞人我雙手贊成,抓好人是幹壞事,趕快放人。」我又朝同修夫婦倆說:「趕快回家,這不是你們呆的地方,你們是好人」來加強同修的正念。我問警察為甚麼抓人,他說:「刻碟。」我說: 「刻的啥碟?」他說「神韻晚會」。我說:「你看那裏演的是啥?是弘揚中國傳統文化,是唱歌跳舞,是新年晚會節目,那咋還犯法了呢?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香港也是中國領土,為甚麼煉法輪功在香港合法?在中國就被打壓?」他問我是不是也煉法輪功。我說:「我修佛,佛經中說,優曇婆羅花盛開的時候,證明『法輪聖王』在世傳正法度人,這些年全世界到處開優曇婆羅花,你沒看見過嗎?我在葡萄上、蘋果上、自行車橫樑上都看到過。網上都有,你上網查一查。法輪功也是佛法,是正法修煉。你手裏有電腦,按照法輪功傳單上的網址上網看一看真實的一面,要是不好的話,他不會讓你去了解的」。

一個警察把撬門闖入偷搶來的物品列成清單,讓A同修簽字。我說:「你們非法入室搶人家的東西還叫簽字,怎麼拿來的,怎麼送回去,趕快放人。你們不抓壞人專抓好人,撬門入室是犯法,你們執法犯法。我們一定要對撬門別鎖的違法行為追究到底,追究操作人的刑事責任,必須歸還所有搶走的一切物品」。在屋的所有警察沒有一個吱聲的。A同修說:「是你們搶我家的東西,我簽甚麼字?」夫婦倆也一直講著真相。最後在A同修夫婦的正念否定下,在同修們的正念加持下,另外空間操控惡人的邪惡因素解體了。A同修夫婦在晚七點回到家中。

四、默默補充,圓容師尊所要的

我地區這幾年迫害比較嚴重,承擔報導本地區大法弟子被迫害情況的同修相繼的都被非法判刑多年,本地區一段時間不能形成整體,例如:以前當有同修被迫害,全市的同修很快就都通知到了,承擔報導的同修將知道的被迫害經過立即上網。做成真相不乾膠傳到各個資料點,整體配合,講真相,揭露邪惡,清除邪惡。再聯繫其家屬鼓勵家人去要人反迫害,並跟蹤報導。現在我地區沒有專人做了,據我知道我市的《明慧週報》地方版是省城的同修給做的。

今年的六月間本市邪黨「六一零」辦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一天我在明慧網上看到了一篇揭露某同修被劫持的詳細經過文稿。我便在明慧網上關注本地區真相資料地方版。正常情況下三天左右就能下來。七天過去了還沒有,及時揭露邪惡,營救同修也很急迫。

我想一定有甚麼原因。聽師尊話,圓容補充做做試試,如果做重了請明慧同修把關。我就將本週的《明慧週報》第三版換成了本地迫害真相。僅將第三版改寫成本市版就發給了明慧編輯部。等明慧網發表後一看,我很慚愧,做事馬虎不認真,明慧同修幫我在每版上方填寫上了本市版,年月日等等。

七月中旬,我市又一名同修被迫害。幾天後明慧網發表了他的揭露迫害文章。我又將其做成《明慧週報》地方版。為向當地民眾及時講清真相,揭露邪惡迫害做了我應該做的。後來知道省城製作我地區《明慧週報》的同修被邪惡干擾了,不能完成此事了。

九月上旬,我與同修到本省內某縣市與當地同修交流如何形成整體,揭露迫害,營救同修。回來後我一直關注某縣市麗同修被迫害的情況,在明慧網上看到兩篇關於她的近況文章後,考慮到當地的情況,我想圓容補充一下,把真相資料內容編輯成某縣市當地真相,在當地發放,這樣更能直接向當地民眾講真相,揭露邪惡,救度眾生。因為在交流中我了解到《明慧週報》某縣市版停刊很長時間了。我在明慧網上沒搜索到《明慧週報》某縣市版停刊日期,所以我就寫個「說明」同這期《明慧週報》某縣市樣版一同發給明慧編輯部,請明慧同修幫忙圓容補充。又將其內容作成真相不乾膠帶給當地同修。二天後發表了。

麗同修的小姑子(同修)來我市談到嫂子在修煉法輪功前,身體殘疾多病(三級殘疾),癱瘓在床七年,煉了法輪功後病全好了,十多年來一片藥也沒吃過,她哥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誇嫂子善良,同時痛恨邪黨不讓人有健康的身體,不讓人做好人等可恥行徑。聽她小姑子講麗同修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所做的一切,我們身體健全的人都沒能做到的。她一直面對面送真相光碟,手不方便,她都是先把光碟夾在腋下或拿在手中,跟人講完了,能及時送給對方。早期被迫害時,她用手寫真相,到複印社複印,自己到處去發放,揭露邪惡,講真相,救度世人。真的很感人。

我詳細整理後發給明慧,明慧編輯部修改後並配上了神韻資料圖片發表了,我看到後很震撼,師尊的法響在我耳邊「偉大的法、偉大的時代在造就著最偉大的覺者」(《精進要旨二》〈弟子的偉大〉)。我又將此真相資料內容編輯到《明慧週報》當地版。因有圖片,加上我排版技術不熟練,怎麼也弄不好,找會排版的同修又聯繫不上,我還要外出。沒辦法,就又寫個「說明」再次請明慧同修幫忙圓容補充。

說實在的,這兩期《明慧週報》當地版我只是把內容粘貼到第三版上而已,具體都是明慧同修編輯的。我只是有圓容補充的這顆心。

我能做了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是師尊賦予我的智慧,是師尊將我從地獄撈起,洗淨,將金光閃閃的法輪給了我。牽著我的手往前走,跌倒了,扶起我走正。一路呵護著弟子走到今天。深知按照法對自己的要求標準還差的很遠。我要把這次法會作為「再精進」的新起點,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才能不辜負「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宇宙中最神聖的稱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