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好家庭是證實法和救人的一部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回想十幾年來走過的修煉路,有的關過的好、有的過的不好,在摔摔打打中,通過不斷的學法,向內找,堅持做三件事,總的感覺在修煉中逐漸成熟起來了,被常人帶動的心越來越少,路也越走越平穩,也更能理智、智慧的去做三件事了。修煉中的體悟很多,只就面對家庭矛盾如何向內找,和大家交流。

我與丈夫都有一份很不錯的工作,丈夫對我很體貼,當時接觸大法時丈夫也很支持,說:「我看見有的領導也在煉,你想煉就好好的煉吧。」可是,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黨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進行全面的造謠、誹謗、迫害,使不明真相的世人對法輪功談虎色變,我的家庭也跟大氣候一樣,丈夫不讓我在家煉功、看書學法了。有一天,晚上十一點多,我正在學法,被他看見,他一下火冒三丈說:「你給我滾,我這家裏不要煉法輪功的。」我沒理他繼續看書,他一下站到我的跟前氣勢洶洶的把書搶下說:「把家門鑰匙放下,給我滾」。我當時從他手中把書搶過來說:「走就走,反正我是不會放棄大法的。」我就去了我媽那兒,剛進家門,他打來電話說:「趕快回來,孩子醒了。」我沒理他,接著他又打了好幾個電話。我想我是修煉人,已經半夜一兩點鐘,不要打擾家人,不要跟他計較了,弟弟最後把我送回家。

九九年「七﹒二零」後,我去北京證實法,被惡警綁架,更讓丈夫對大法產生了誤解。回來後,那真是「百苦一齊降」(《洪吟》〈苦其心志〉)。丈夫的埋怨,欠的外債要還,孩子才五歲需要照料,社會、單位的壓力,朋友的不理解,一起向我襲來,丈夫根本不讓我煉功、學法,跟同修接觸就更不要想了,邪惡的環境壓抑的我喘不過氣來,隨之怕心也接踵而至。要煉功就得等丈夫睡著了才行。有一次夜間煉功被丈夫發現,他氣壞了,拽著我就要去派出所,我說我不去,我又沒犯法,說著心裏憤憤不平與丈夫爭執起來,忘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後來與同修在法理上切磋此事時,同修說:「關鍵是要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善待他,改變自己,讓他從咱們的身體力行中見證大法的美好,他自然會變好的。」是啊,修煉人的思維基點應落在為他上,同修的話深深的打動了我,我要把丈夫當作應救度的眾生來對待,跳出丈夫的情中,把握好師父給我安排的每一次提高和昇華的機會才是啊!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肩負著救度眾生的歷史使命,重任在身,能不能兌現誓約就看自己能不能去實踐,「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

離開同修後,我的心平靜了許多,我加強自己的正念,首先抑制自己的思想業力,看明慧文章,背師父經文,最後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師父的話像清泉滋潤著我的心田,又像重錘在敲著自己的執著。是啊,我是來過常人的安樂生活的嗎?我求相親相愛,一團和氣嗎?我那情又怎麼去呢?難道這不是自己該擴大心的容量、提高的一次機會嗎?修煉人是能夠容一切難容之事的,許多同修也交流過類似的經歷,到了我這怎麼就變的這麼難以承受呢?我哪像個真修弟子呀!面對著師父法像,心裏暗暗下決心,我一定要做好,像個大法弟子,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大法弟子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眾生。我要把對丈夫的情轉變到救度眾生上,我的心態變了,丈夫也變好了,那你就在家學法煉功吧,隨後建起了一個小型資料點,給我們這的同修提供資料,不管邪惡怎樣猖狂,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這個資料點運行平穩。

直到二零一零年,由於自己色慾心、顯示心、歡喜心驅使,再加之不理智,盲目行事,再次被邪惡鑽了空子,我被綁架到看守所,給本來寬鬆的環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由於平時不斷的給丈夫講真相,丈夫對大法有了一定的了解,邪惡來非法搜家時,丈夫對著幹。把所有大法的資料全部藏好,使邪惡掃興而歸。最後在師父慈悲呵護,同修正念加持,家人共同配合下,闖出魔窟。

回來後,丈夫又像以往一樣不讓我在家煉功、學法,我就悄悄的到地下室煉,幾天後,我覺的這也不對勁,修大法怎麼變的偷偷摸摸。向內找自己,是甚麼心促使環境變成這樣。修煉的本身是修心,修煉中所發生的一切不正確狀態都與我們所固守的不願修去的人心和執著有關,都與我們的心性有關,不重視心性的修煉,不紮紮實實的修煉自己那顆心,一切等於零。想到丈夫也挺不容易的,受共產邪黨毒害,與我風風雨雨十幾年,也承受了不少,我應該站在他的角度去考慮,多關心他,體貼他,不斷的讓他認清中共的邪惡,才能真正的救了他。不能執著自我,想到這些,我的心豁然開朗,大法的能量通透全身。我跟丈夫心平氣和的說:「我知道是我沒做好,不是大法不好,大法讓我遇到問題先想到別人,是我沒有按大法的要求做好,給你和孩子帶來很大傷害。現在一碗水潑在地上收不起來,我願以實際行動來彌補你和孩子。」丈夫真正的感受到我是為他好,他的態度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第二天我在家學法、煉功他也不管了。

隨著學法我越來越清晰認識到,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是在利用常人的這個環境來修煉的。師父講:「實際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經和修煉一環扣一環的緊緊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對自己的放鬆,實際上就是對修煉的放鬆。」(《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我就是要把做三件事溶進自己的生活工作之中,在做事時保持修煉人的思維和行為狀態。在家中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也是在證實法。讓身邊的人看到大法的美好,首先要學好法,用法歸正自己的言行,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只有大法弟子做好了才能圓容法,平衡好家庭關係,更好的救度眾生。

在證實法的路上風風雨雨走到今天,每一步都是在師尊引導下走過來的。我離法的要求還相差很遠,有許多人心沒有修去,但我有決心、有信心加倍努力,學好法,向內找,去執著,做一個真修弟子,讓師尊多一份欣慰。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