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大法弟子的尊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七日】最近本地區多個縣、區邪惡都在辦洗腦班,我縣部份同修被挾持到縣裏的洗腦班,邪惡並沒使用直接的暴力、酷刑等,威逼利誘下,一些同修就沒有了正念,給邪惡簽了甚麼字,甚至一些平時講真相、勸三退做的很好的同修,也違心的和邪惡妥協。聽到後心裏很痛心,就想把自己去年中秋節前面對邪惡騷擾正念對待的經歷寫出來,和同修切磋。

邪惡來騷擾的前一天,我在同修家看到一則修煉故事,其中一句話「用血肉之軀活出神的尊嚴」給我印象很深。

第二天中午,我在自己家的飯店裏正忙著給顧客準備午餐,那天來店裏用餐的顧客很多,一直很忙。我們村的村長和支書到店裏來告訴我,說上面有人要過來找我談話。十幾分鐘後,一夥人進來飯店,除了村長和支書,還有六個人,有我認識一個國保警察。我放下手中的活,問他們來幹甚麼。其中一人說,咱們出去另找個地方談,飯店裏人多。我說就在這兒說,人多怕甚麼,又沒甚麼見不得人的事。他們堅持要我出去說,我正猶豫出去還是不出去,這時腦子裏突然想起那句話「用血肉之軀活出神的尊嚴」,心裏一下變得篤定踏實,覺的出去就出去吧。

隨他們進入隔壁的一間屋子,他們坐下後,要我坐下來說話。我說站著和坐著說效果一樣,我就站著說吧,首先我這個人從來不和來歷不明的人說話,你們每個人先報一下自己的名號吧。他們尷尬的相互瞅瞅,第一個說他叫某某某,是縣政法委的;第二個是國保的,我說你我認識,經常到我店裏吃飯;另外幾個人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個一個報上他們的名字、單位。他們報完名,我問他們找我有啥事。他們說,上面準備找我參加甚麼班,他們來做我的思想工作,並說參加班也沒啥事,只是簽個字,從此就給我在名單上消名了。我說「上面」到底是誰,他們支支吾吾不回答。我說知道你們要幹甚麼,你們每次都是騙人。村支書在旁邊說,可不敢這樣說,領導都是為了你和家人好,怎麼是騙人?我說早在「十八大」前,派出所就來人叫我別亂跑,開完十八大就給我消名,多少年了,你們又來給我消甚麼名。我又沒犯甚麼法,上甚麼名單?又消甚麼名?!支書說我煉法輪功,就在黑名單上,不但影響自己,連子女上學,考公務員都會受影響。我說我煉功堂堂正正做好人,鄉親們都承認我是好人,都願意到我店裏吃飯,不摻假,放心,給我上甚麼黑名單,誰像你們一樣稀罕做公務員?!他們一個個啞口無言。書記忙打圓場說這就不對了。他們見我堅決不配合他們,面面相覷不知說甚麼,正僵持著,妻子跑過來喊,這麼長時間了,有甚麼說的,還沒完沒了了,那麼多顧客都在等著,趕快過去做菜。他們見有個台階下,就趕緊都走了。

後來他們還不死心,讓村長和支書找我父親和幾個叔叔勸我,我就給他們講「自焚」等真相。四叔還威脅說小心政府怎麼處理我,我說沒做虧心事,我甚麼都不怕。有了上次經歷,這次邪惡辦洗腦班,也沒有人直接找我說事。縣裏、鄉里、村裏只是找我父親勸我去,父親早明白真相退了黨,只告訴我注意安全。

因為當時那一念是站在法上,背後有法的力量,覺的邪惡很渺小,甚麼也不是。其實作為一名正法弟子,面對邪惡的迫害,生死的考驗中還用人心去對待,那留給自己的是恥辱,留給大法的是羞辱,留給未來的都是遺憾。當然是因為有放不下的人心才被邪惡鑽空子,可這考驗不正是修煉者去掉人心的最好機會嗎?這時橫下心衝破人心的束縛,用修煉者的正念面對一切,不就是用人的血肉之軀活出了神的尊嚴。個人現階段的一點認識,不足之處請同修指正。

(大法弟子口述,同修整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