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警務站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五日】二零二一年二月初的一個下午,我所在社區警務站的一個輔警打來電話,叫我去一趟。我問甚麼事兒?他說:「你是重點人物,找你談一談。」我說:「我又沒違法犯罪,是甚麼重點人物?我現在有事兒,不方便去。」就回絕了。之後,輔警再也沒有來找過我。

這個事情雖然過去了,我想,主管片警已經明白了真相,他敬重大法,未騷擾過大法弟子。但是,警務站還有兩個輔警,包括給我打電話的,我一直沒有機會給他們講過大法真相,他們還不一定明白呢。雖然輔警他們沒入警察公務員的正式編制,幹的可也是警察的工作,還經常衝在前頭。

師父的一段法也不斷出現在我的腦海中:「可是這裏的主角卻是大法弟子,眾生都在等著你們救,給你們提供修煉環境,同時等著你們救。」[1]我們大法弟子在這偉大的歷史時期,就應該唱好這個主角,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於是,我決定主動到警務站講真相

三月下旬的一個下午,我帶上我的獲獎證書、紀念證書和幾包防護口罩,一路發著正念,直奔社區警務站。可到了那裏一看,大門緊鎖。當時我想也許是機緣未到,以後碰到他們再講。於是,我就去附近買了些東西,吃了個飯。當我拎著東西途經警務站準備回家的時候,卻不經意的一眼看到警務站大門敞開著(平時開著,也是虛掩的時候多)。我悟到,這不是師父安排好讓我去救人嗎?於是,我三步併作兩步進了警務室。

到了警務室,發現正是上個月給我打電話的那個輔警在裏面,並且只有他一個人。於是我先上前打招呼:「你好小G,L警(他們的片警領導)說有時間到站裏坐坐,今天我看門開著,就進來了。我看門上貼著進門戴口罩,這包口罩就送給你,做好防護。」他推托著收下了。

然後,我說:「上個月你給我打電話,說要談談,我也正好有好多心裏話要和你當面說說。」他剛想開口,還沒來得及開口,我搶先說道:「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我要用親身經歷告訴你,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那個『自焚』可是假的。」

聽到這,他半信半疑的看著我,說了聲:「是嗎?」我說:「你想想畫面中的人,臉都燒花了,眉毛、頭髮還好好的,腿部夾的綠色塑料雪碧瓶是裝汽油的,大火中塑料瓶連形狀都沒變,可能嗎?」我接著指著辦公桌的監控視頻說:「視頻監控都是定向監控,可是播出的影像都是隨著人物和場景移動的,顯然是有人在現場拍攝的,普通人拍得了嗎?這都是在為鎮壓製造藉口。就像當年要打倒劉少奇,就誣陷他是叛徒、內奸、工賊一樣。」不等我再舉例子,他連連說:「我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

接下來,我給他算了筆賬。我說:「我們單位每年都組織到市裏最好的醫院體檢。每年體檢,女的花個千八百的不是個事兒,這25年體檢費,就省了3萬元左右;再來,普通人不生大病,一年花個2、3千多不多?」他連忙說:「不多不多。」我說:「我從來沒生過病、請過病假,醫療費少也節省了7萬元左右,這25年我至少為國家、單位節省了10萬元,我自己也免除了病痛之苦。你說這法輪功好不好?」

然後,我又拿出我的專業職務證書、獲獎證書、紀念證書,講了我的工作表現及業績,讓他感受到我們法輪功學員是德技雙馨、對社會有貢獻的人。另外,我還講了在社區我多年來與鄰里和睦相處,盡心孝敬老人,從沒給他們找過麻煩的事實。

最後,我告訴他:「法輪功是指導人以真、善、忍修煉的高德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轉法輪》被翻譯成近40多種語言在全世界暢銷,給法輪功的褒獎幾千項。請想一想,不好的話,能有那麼多人煉嗎?還廣傳到國外。國家主席不到三天就能被打倒了,法輪功被打壓20多年屹立不倒。而且,法輪功的真相越來越大白於天下。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公安部關於14種邪教組織認定的通知中沒有法輪功。千萬不要反對法輪功,更不要參與迫害,對佛法犯罪,害人害己。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

我還給他講了派出所、分局的警察在明白真相後如何放人、撤案的(參見《講清真相 理智救人 案子撤了》);單位的領導在明白真相後如何幫助我堂堂正正辦理退休、獲得高級職務待遇的。他連連點頭。

此時,天色已晚。我說:「今天不早了,你也該下班了,謝謝你聽我說了這麼多,我先回去了。」隨後,他幫我拎著菜,把我送出門外,微笑著揮手告別。

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2]

大家想一想,如果大法弟子能夠正念正行,利用不同方式向公檢法和社區人員講清真相,解體邪惡,清除邪惡,眾生明白真相得救了,感激還來不及呢,對大法弟子的「清零」還會存在嗎?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