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所謂的「清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三日】二零二零年九月,鎮上專管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我們村邪黨書記、婦女主任三人,在我們村開始搞「清零」行動。他們挨家挨戶到同修家逼迫寫所謂的「三書」,並說:「這是最後一次了,以後再也不找你們了。誰簽了名,就從黑名單上去掉名字。誰不簽,不但福利待遇去掉,你們的後代升學、當兵、找工作都不行,並且要辦洗腦班轉化你們。總而言之,這次誰不簽都不行。」有的同修當場就撕毀了「三書」。

以前,每年都有當地派出所和村幹部到我家騷擾,逼迫簽不煉功的保證。我都是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善惡有報的道理。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就從沒消停過。我從來不配合他們,他們就把我當成重點,認為我是這一方的頭、硬骨頭。他們這次把我放最後,一起來迫害我。

有一天,我的外甥女告訴我說:「姨媽,俺姐(我的女兒)寫了甚麼東西,叫我送給了婦女主任。」我一聽,急忙打電話問女兒:「你寫的甚麼東西送給村幹部了?」她說:「是黨支部書記給我打電話,說上面對法輪功搞『清零』行動。跟我說,你可能知道你媽是……你媽以前不配合我們,這次一定得讓她簽『三書』,如果她不簽,對你們都是不利的。我們要求你替你媽簽個名。這是最後一次,以後絕不找你媽的麻煩。愛煉在家煉,不要到外面說三道四,就這麼簡單。你要不簽字,上面辦洗腦班,你媽是重點。」所以我女兒答應了替我簽名。

我說:「女兒啊,這個字能隨便簽嗎?我絕不能叫我的女兒遭報應,這個東西絕對不能簽,我去要回來。」我女兒說:「媽,你都七十五歲了,我不能讓他們迫害你,我願替你承擔。」我說:「女兒,這不是承擔不承擔的問題,真善忍是宇宙大法,你反對宇宙大法,宇宙內沒有你的位置了,你也就不存在了,就這麼嚴重。我學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我有師父,有大法,一切平安,你放心吧!」

我急忙跑去大隊部,裏面一個人也沒有。我又急忙跑到婦女主任家,我說:「主任,我女兒寫的甚麼東西,我看看。」她說:「這次上面真重視,一定要全部清零,你配合一下。」我說:「先給我看看,我得知道她寫了甚麼。」她很不情願的從抽屜裏拿出三張紙,上面密密麻麻的寫滿了字。我說:「寫這麼多,我拿回家看看。」她也知道這東西到我手裏的後果,趕緊說:「嫂子,你看完趕快送回來,我也不愛管這事。你女兒寫了,就是應付一下。」又一次對我說:「這次誰也逃不過去,上級很重視,甚麼叫清零,你應該懂得。」

我回到家,把我女兒寫的東西撕的粉碎。我流著眼淚發誓:我絕不背叛大法師父。

到了年底,我村邪黨書記、婦女主任、鎮上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惡人,把我的福利待遇全部扣掉,共計兩千多元。師父給予了我一個健康的身體,我就外出打工掙錢,但我在心裏怨恨迫害我的人,爭鬥心、怨恨心都暴露出來了。

最近,我從明慧網上看到了同修的交流文章,我知道了我的人心是多麼的不對,我不應該怨恨他們,他們才是最可憐的。

我今天寫這篇文章,主要是想曝光邪惡。還有,就是想提醒同修,不要一有風吹草動,就用人心處理問題。我堅信,只要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我們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