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上門 我幫他了解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一日】社區換了個年輕片警,在去年所謂敏感時期來敲門騷擾。我問他有甚麼事,他氣勢洶洶的說:你是某某吧,你還煉法輪功嗎?你為甚麼還煉呀?國家都說不讓煉了,能不能不煉?協警在旁邊又是拍照又是錄像。我回道:你可能不了解真實情況:國務院和公安部認定的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你是警察可不要執法犯法呀。他說:我們執法,內部有依據。我說:你把依據拿出來。他說:今天沒帶,你開開門,我進去看看。我問:我是犯法了?還是做壞事了?他說都沒有。我說:因為煉法輪功的事情,你們騷擾我,你沒有法律依據,別犯法!然後問他姓名,記下他的警號和手機號。後來他看我堅決不讓他們進門就離開了。

過後我想,這兩人挺可憐的,來來回回就會說那麼幾句糊塗話,肯定是不明真相啊。他敲我家門,是與我有緣,這是師父安排他來聽真相的,師父講:「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來了我給你講真相。」[1]這次沒給他講真相,有點遺憾,他們若能聽明真相,就不會對片區裏其他大法弟子幹壞事、犯罪了。

怎麼跟片警講真相呢?要不先給他寫封真相信吧。開始整理思路,想要寫的東西還真不少,信沒寫完。一天我外出回家,家人說:你一外出,片警就來找你,說哪天還要再來。我心想,師父又安排他來聽真相了,知道我還沒準備好,就提前叫我有準備,謝謝師父!

要做甚麼準備呢?首先是靜心多學法、背法,增強正念。我自認為沒有怕心,但在以前面對面講真相時會耐心不足,還有較強的爭鬥心,那就求師尊加持,去掉這些執著心。二是加長時間發正念,直接針對片警、派出所,滅其背後的邪惡爛鬼。三是將明慧網上同修總結的,騷擾行為侵犯公民權益,違反憲法、民法等對應的法律條文記熟。

到了約定的那天,家人猶豫著問我:客廳供的師父法像,掛的明慧年曆等,是否先收起來?我說大法弟子的家,大法弟子做主。不允許他做壞事,他動不了,我們有師父呢!師父講:「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2]他肯定啥也看不到,他要是能「三退」,那就讓他看到。家人說好。

片警與協警來了。我說:不拍照、不開執法儀,要不就別進門。他照我說的做了。進門落座後,他又囉嗦了一遍上次的那些話,然後氣勢洶洶地問我的身份證號、電話……還要協警記錄。我正色道:這是變相的審問,我被非法關押過幾次,清楚這是非法的。我又問他:誰給你們任務來的?有合法的文件、手續嗎?他說有但不能拿給我看。我說:不拿給我看,但你要留好,將來脫罪時用。他不語,態度不再那麼兇了。

他說:我們來了解了解情況,有話問你。我說:你們要了解情況,那我就講講情況:《憲法》第三十六條明確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我信甚麼是我的自由,你們無權干涉;干涉就是執法犯法,將來追責對你們不好。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功法,修的是真、善、忍,絕不是你說的×教,國家也無正式公文認定。幹壞事、打砸搶的,有煉法輪功的嗎?他說沒有。我說,你們百度一下公安部的《公通字三十九號》通知,看看十四種邪教都有啥。

我當面搜出來給他看。他不看,搜出早年的媒體文章說,給定性了,是×教。我告訴他,這只是江澤民對媒體採訪時信口雌黃的一句話,媒體上的話能有法律效力嗎?你想想,迫害法輪功,這麼大的事,這麼多年,都沒有公開的紅頭文件,為甚麼?那是因上面沒人願、也沒人敢擔責;將來有一天,下面跟著幹的就是替罪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國內、國外都在起訴他,你們知道不?他搖搖頭,態度有所緩和。

我接著說:他哪能讓下面的知道,都知道了你們誰還幹呢?可誰都明白,比這更甚、更壞的事他都能幹出來;共產黨就是這樣,卸磨殺驢的事情沒少幹,文革一結束,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劉傳新自殺,成百上千的公安軍警等被槍斃抵命。再說,你們能爬到周永康、薄熙來的位置嗎?他們迫害法輪功,現在怎麼樣了?任長霞積極迫害法輪功,出車禍,一車人就她當場沒命。善惡有報,老天爺可看著呢。他們不語。

沉默了一會兒,他說:我們有任務啊……我說:你這身行頭是為了吃飯、養家,脫下就是個百姓。你心裏得明白為誰活著,你得是個好丈夫、好父親、好兒子,不值得用命去換,有命才有一切呢。工作你得做,但怎麼做你自己說了算,就像打槍,槍口可以抬高一釐米呀。他笑了笑,氣氛緩和了。

片警想套近乎,說咱們現在生活比以前好了吧,這可是咱政府的業績啊!我說:那可不是,那是你自己帶的福份,不是別人給的;即使你換個環境,照樣不會差的;你看街上流浪的、要飯的,他們生活好了嗎?過去老人講積德行善,做好事能給自己和子孫積福報;幹壞事,自己先遭報應,還會殃及子孫呢。他們點頭。

後來談到他是黨員,我說:《共產黨宣言》開篇第一句:「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幽靈是啥呀,那不是鬼魂嗎?還是外來的,能好嗎?我們可是中國人。他說:是嗎?這個以前可不知道。我繼續說:共產黨就是來害中國人的,歷次運動使八千多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過去中國老百姓大多都信神佛,能修佛、道的也不是一般的人,所以有句話說「打僧罵道不得好報」。法輪功是佛家大法,可現在被殘酷迫害打壓,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利,老天能放過它嗎?

他有點坐不住了,站起來,東看西看。我接著說:雖然我們被迫害、被騷擾,可是最可憐的卻是被它矇騙、跟著它幹壞事的那些人。現在的大瘟疫、各種大災難是在警告人、挑選人;武漢疫情期間,網上曾有個肺炎死亡統計名單,黨員可是佔大多數啊。現在全國黨員有多少?你們了解不?前一段統計有9191.4萬,啥意思啊?片警坐下,喃喃自語:數字很奇妙,數字很奇妙……我說,這是神佛慈悲,警示人:老天要滅它了,趕快遠離它,別給它陪葬,不值得呀!給神佛表個態,給自己保個命,你們退出它吧。兩個人使勁點著頭。都講明白了,他們也要走了,出門時還想拍個照。我說:我得緊著往上拉你們,可不能往坑裏推你們呀;甚麼都不留,對你們最好,你們做好事,給自己多留福報吧。他們高高興興的走了。

後來家人跟我說:剛才片警在廳裏四處看,還在師父法像前站了一會兒呢。我說:我們趕快給師父上炷香吧,有師父看護,才能順利把人救了。

後來,我反思這次面對騷擾,講真相勸三退的過程,有如下幾點體會:

1、我們正念越足,救人效果就越好。面對騷擾,不能有怕心,相反從心裏認為是好事,是救人的好機會;沒有自己要執著的東西,堂堂正正,只有為他之心,就是講真相、救人,沒有別的。

2、大法弟子才是主角,大法弟子要起主導作用。在整個過程中,雖然語氣要平和,但絲毫不配合他們的要求,始終圍繞講清真相、勸三退這一目地。他們打算讓配合做的事,一件也沒成,可最後他們三退了,並且高高興興的離開了。

3、站在對方的角度、以對方關心的事作為切入點。首先講真相是甚麼,他不明真相時對他的傷害可能會是甚麼,後果是甚麼。設身處地為對方著想,這樣對方容易明白,沒有「事不關己」的想法。

我體會到,在整個過程中,表面上看一步步是自己在做,實際上都是師父在安排。就像師父講的:「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2],感謝師尊!

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