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派出所八小時勸退七名警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三日】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上午九點半,我在行政服務中心附近講真相、勸三退。這裏有很多轎車停在道路的兩邊,車窗都開著,我就給坐在車裏的司機講真相、勸三退,大部份都接受並同意三退,不一會我就發了十幾份真相資料,勸退了六、七個人。

當我接著給另一個司機講真相並給他一份資料時,突然從車裏出來三、四個警察,從兩邊把我圍了起來,其中一個警察手裏還拿著一份我剛發的真相資料問我:「這是你剛發的嗎?上車吧!」我說:「我不上車,我又沒違法,為啥抓我?你們才是非法的,是執法犯法!」他們幾個人連推帶拽強行把我弄到車上。

一路上我給他們講真相。

到了派出所我就盤腿坐在大凳子上發正念,並向內找,求師父加持我。

發了半個多小時正念後,他們把我包裏的真相材料、光盤還有老年證和家裏的鑰匙等東西全部搶去,把我關在另一個房間的一個小鐵籠子裏。我質問他們:「我犯了甚麼法你們把我關起來?!」他們叫來兩個女警察看著我。當時我甚麼也不想,一點怕心也沒有,就利用這段時間加大力度發正念、向內找。心想:「既然他們非法把我關到這個邪惡的地方,我就正念正行。」利用這個機會給他們講真相救他們。

我高密度發正念,感覺到身體在旋轉,好像坐在半空中,說不出的一種大自在、舒服的感覺。這時進來幾個警察,要給我照像,我問:「你們幹甚麼?」我轉過身,不讓他們照,我說:「我為你們好,要是配合你們,你們就是做壞事了,那會遭報的,你們的家人都會受連累。」他們沒照成就走了。

我繼續發正念,找自己有甚麼人心,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太不注意安全了,只因為那個地方辦事的人很多,有很多高級轎車,大多數人都能接受真相資料並三退,在那兒呆的時間過長,還生出了歡喜心,就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很後悔,對不起師父,給師父添麻煩了!又想,我既然被他們綁架到這裏,那就正念對待,救度他們這些警察吧。師父明示:「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想起師父講的法,我就渾身有力量,師父在加持我,謝謝師父!我持續發正念,滅掉派出所的邪惡因素。也不知發了多長時間的正念,我想該給這兩個看我的女警察講真相了。我就先講我修煉大法後身體受益,十八年沒吃過一片藥。我還給他們講了我拔牙的故事:我拔了四顆上牙,沒讓醫生打麻藥。當時醫生都說:「你都七十多歲了,不打麻藥不行,這是上牙,直通腦子,出問題怎麼辦?」這時診所裏其他的人都驚訝的看著我,我就給他們講真相,給屋裏的好幾個人做了三退。醫生笑著說:「我真服了你這老太太了!」我對醫生說:「這是大法師父本事大,你佩服大法師父吧!」就這樣醫生順利的給我摘掉了兩顆牙,我一點都不覺的痛。隔兩天又拔了另外兩顆。

這兩個女警察聽得都驚呆了,我又講為甚麼要三退,講甚麼是法輪功,中共為何和怎樣迫害修真、善、忍的這些好人等等。這兩個女警察很順利的三退了。

這時進來四、五個警察,有一個抱著一大包書擺在地上,我一看這是我的大法書和三張師父法像,我儘量鎮定的對他們說:「你們非法抄我的家,這是犯罪,會遭報的。」他們把鐵籠子的門打開,我過去要撿起書和師父法像,他們就開始給我照相,我趕快背過身不讓他們照,他們就一起動手,拽胳膊拽手,強行叫我按手印。我把我的手壓在身子底下,他們就把我的手拽出來,我把兩隻手握的死死的,他們累的直喘,也沒扳開我的手。這時我就大聲喊:「法輪大法好!師父好!」我的喊聲很大,想必大馬路上的人都能聽到。奇怪的是,我喊一句大法好,這些警察也跟著說「大法好」。他們累得精疲力竭,就放開了我的手。我說:「我是大法師父的真修弟子,我不會給師父和大法抹黑的,我堅信師父和大法!」他們一聽,有的悻悻的走了。

有一個警察又把我推進籠子裏。我又加大力度發正念。

這時一個大個子臉黑黑的警察說:「你不配合,就關在裏面。」我說:「你說的不算,大法師父說的算。」他說:「你師父在哪?怎麼不救你出去?」我說:「大法師父告訴我給你們講明白真相和你們都三退後才叫我回家。」他一聽,轉身就走。

我繼續發正念。這些警察在走廊裏大聲議論我都聽得到,有個說:「這法輪功老太太真行!」有的警察還把頭伸過來看我,我說:「你們進屋來,我給你們講真相。」那兩個女警察也說:「叫老太太給你們講一講,給你們退黨。」那幾個警察都笑了,我知道他們背後的邪惡滅掉了。

過了一會,他們把籠子打開,叫我到另一間屋子去,再次讓我配合他們。我就抓緊時間給他們講真相,一個警察可能是個他們的頭,拿來一個大本子,想叫我配合他。我說:「我早就告訴你們了,我不會配合你們的,你把我給你們講的真相都寫上去吧。」

他按他的意思寫了一個東西讓我看。我說:「這不是我講的,更不是我寫的,我不看,更不承認!」叫我按手印我也不按。這事就這樣草草的結束了,還是沒達到他們的目地。我跟他們講:「你們太可憐了,在無知的替江某某賣命,你們才是真傻子。」他們趕緊把我又關到籠子裏。

下午四點多,那個大個子黑警察又來了,告訴我一會就讓我回家,還說:「是你師父叫你走的。」我說:「你姓甚麼?快三退吧。」他180度大轉彎,爽快的答應了,我給他起了個化名三退。

這時,可能是頭頭的那個警察把門打開說:「辦個手續回家吧。」

到另一個房間,我給兩個警察講真相,讓他們三退,別錯過機會。我只顧給他們講真相,沒時間回答他們的問題。

就這樣,在這個派出所我給七個警察做了三退。

這時一個警察對那個頭頭說我還沒按手印呢。那個頭頭說:「沒按就沒按吧。」

他們催我走,說:「你老伴在門口等你呢!」我說,「把我的大法書和師父法像還給我,我馬上就走。」他們說這些東西不會給我的。我說:「這是我的東西,一定得還給我!」他們好幾個警察強行把我推了出去,把大門關上。我大聲對他們說:

「那些東西是我的,你們必須還我!我還會來拿的!」

就這樣,我被非法關押了近八個小時回到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