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背法使我走出魔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九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跟隨父母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因為我從小得法,家族中又有十幾個人修煉,所以修煉環境很好。可是我的自制力很差,離開家在外面工作一段時間,就會懈怠,但是我擁有為法而來的信念,所以我一次次的辭掉不斷加薪的工作,回到家裏這個修煉的環境中,充實自己,洗淨自己,使自己不至於掉到滾滾紅塵中,錯失萬古機緣。

今天說一說我被綁架後如何在背法中走過來的經歷。

那年我被邪黨警察綁架,後被非法關進S看守所。在最初的七天裏,我甚麼也想不起來,只是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使我的心平靜的像一潭死水,看守所裏的一切甚麼都帶動不了我。我會背的法太少,被劫持到看守所時,就連新的《論語》都不會背。但我知道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

於是,我叫同屋的阿姨同修教我背法,她能背下來一些師父的經文、《洪吟》、《論語》等,但都背不全。後來,只要進來一位同修,我就問她們會背師父的哪些法?一位會背《轉法輪》的同修,教會了我背《主意識要強》這一節法,還有《真修》、《修者忌》等經文。

我在S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到十八個月時,得知法院不通知家屬和律師就準備對我非法開庭,我拒絕出庭。看守所配合法院,讓法院武警把我從監室拽出,送到法庭上。於是我絕食絕水抗議看守所與法院勾結,剝奪我合法的辯護權。點名時我不回應、不報數、不做操、不值班、不穿號服,所有人坐在鋪上所謂「學習」的時間,我都站在地上煉動功。新聞聯播時,我就坐在後面立掌發正念。休息時,我就煉靜功。

一次,律師前來會見,看守所以我不穿號服不能出屋為藉口,不讓我會見律師。但是卻告訴律師我不見他。家人同修和律師第二天再次前來,提審獄警把我領到科長辦公室,我向她說明我為甚麼不穿號服,她說:「不穿就不讓見。」獄警把我領到監室門口時,又突然說讓我會見了。因為我已表明態度:看守所與法院剝奪我的辯護權。從此刻開始,直到我走出看守所,都不會再穿一秒鐘號服!

於是我被S看守所送到Y看守所。我再次絕食絕水抗議。三天後,我被灌食。因不穿號服,被套上「約束衣」,又被調到另一個屋。在這個屋裏,一位老年同修教會了我按照目錄順序背誦《洪吟》、《洪吟二》和《洪吟三》裏面的所有詩詞,我還回憶起了曾經背過的三十五首歌詞。這位老年同修就在教會我背她會的法後不久就回家了。

轉到Y看守所後,律師前來會見我。但談話間言詞隱晦躲閃,我問他:「是不是家裏出事了?」他不得不告訴我,家人同修因為營救我,也被綁架了,送到我曾呆過的S看守所。與律師會見後我內心翻湧,不停的給家人同修發正念,求師父讓家人同修回家吧,兩年來,她們該做的都做了,我該自己面對,我會面對、做好!

律師再次前來,是為我的上訴。他當時告訴我,我的家人同修已經平安回家了,意外的是,還告訴我另一位家人同修已經在會見室等著和我見面!見到家人的那一刻,我雙手合十,心中無限感恩師尊的慈悲鼓勵。這使我今後的路走的更加堅定。

在Y看守所的四個半月,師尊讓我看清了自己的很多人心,特別是色慾心重,才被舊勢力利用想毀了我。我每天背誦《洪吟》、《洪吟二》和《洪吟三》裏面的所有詩詞和部份歌詞,幾十篇師父的經文,還有印象深刻的師父講法裏的短句。反覆背,不停的背。我在兩個看守所呆了整整兩年的時間,師尊安排與我在一起的每一位同修都對我幫助很大。

剛到魔窟不久的一天,「猶大」頭子找來十多個邪悟人員,加上屋裏兩個包夾,共十四個人,對我形成圍攻之勢。開始我一看這陣勢,沒見過,心裏有點不穩。這時師父的一句法「一正壓百邪」[2] 打入腦中。我想這十多個小丑算甚麼,瞬間,我渾身正氣。在兩個多小時的正邪大戰中,我不停的背誦這句法,整個空間場充滿了師父給我的能量。我不卑不亢,沉著冷靜,沒有爭的臉紅脖子粗的激烈場面,而是一語道破邪悟伎倆,使邪惡的囂張氣燄頓時煙消雲散。

這樣的圍攻時有發生,有一段時間幾乎每天上演,我不停的背法、向內找,歸正自己的各種人心,使「猶大」無空可鑽。

在魔窟,一張手紙都會作為她們要挾的工具。我被送到魔窟兩個月不能買東西,理由是我的購物卡沒有到,但是我知道家人早給我存了一千元錢。這時我求師父:「請師父幫助弟子解決眼前的困境。」我不停的背法、發正念。月末填購物單了,我的購物卡沒來。我不放棄,繼續求師父,堅信師父時刻在我身邊,保護著我。我又想起師父的法:「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3]。

過了幾天的晚上,包夾跟我說:某某,告訴你兩個好消息,一個是你的購物卡到了。還有上個月末的購物單有問題,需要重填,這樣你這個月就可以買東西了。我表面平靜的謝謝她告訴我的好消息,但在心裏,我激動的雙手合十,叩謝師恩,師父給予弟子的永遠都是最好的安排。

與我同車被送到魔窟的兩名同修,先後被關進「小號」迫害。包夾幾次三番的對我說:「你也快了。」「你怎麼不進去!」「真想把你送進去!」我心想:還拿這事嚇唬我?我當時也想進小號,那裏清淨,省的每天不停的給我灌毒。而且不進小號走一趟,揭露迫害時,還不知道怎麼寫小號裏的事呢。轉念一想,不對呀,我不是來逞英雄的,如果我真的進小號,我有師父管,甚麼事都沒有。可是她們得怎麼償還迫害我造下的罪業?我承受的一切將來她們都得償還,不能讓她們在我身上造業。之後,再沒有人說要送我進小號了。

師父說:「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這是過去釋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煉人也好,都沒有講過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4]

在以後的日子裏,我越為他人得救著想,我的環境就越寬鬆。在我冤獄期滿的那天早上,我問自己:「師父會安排人來問我還煉不煉了嗎?」回答是:「不會。師父不安排的事,誰有資格來問我?!」就這樣,直到我走出一道道門,坐上家人的車,沒有一人問我任何問題。

叩拜師尊!合十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