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給警察錄像

——正念對待「清零」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四日】二零二零年三月的一天下午,我接到同修A的電話,她告訴我,派出所警察剛從她家走了。放下手機,我和丈夫(同修)開始發正念,清除自身空間場及另外空間的邪惡。

大約過了四十多分鐘,丈夫的手機響了,是派出所警察打來的,說要和我們見面,而且已經到門口了。丈夫說:「你在屋裏發正念,我去見他們。」我說:「不行,咱們一起面對,互相配合。」丈夫到師父的法像前合十,求師父加持弟子正念正行,做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我先打開了門,外邊有兩個警察要往裏走,我先用手機給他們拍了兩張照片,然後大聲的問他們:「你們是幹甚麼的?」他們回答:「某某派出所的。」我擋在了門口,說:「先量量體溫。」當時是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

我給他們量完體溫後,又對他們說:「把工作證拿出來,我看看。」前邊那個穿便裝的人拿出了工作證,我剛想用手機拍下來,他快速的拿回去,放在上衣兜裏。我在心裏已經記下了他的名字。然後,我又問後邊的那個人叫甚麼名字,他回答說姓某。我看到他穿著的警服有警號,我就把警號記了下來。後來知道穿便裝的是派出所的指導員,穿警服的警察是負責做筆記的。

這時,丈夫出來,讓座,他們坐下。丈夫坐在了他們的對面。穿便裝的警察態度蠻橫,問:「你們還煉法輪功不?」丈夫沒有正面回答他,一直慈悲的給他們講法輪大法的真相。我在旁邊一直發著正念。我心裏想: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沒甚麼可怕的。同時,我把我手機的錄音功能打開,放在了上衣口袋裏。

這時,又來了一個年輕的小伙子,把警車停在了我家門口。我給他量完體溫後,讓小伙子進來。我出去,用手機把警車車牌號拍了下來。

我拍完照,一進屋,發現坐在丈夫對面的人,拿著的一個東西在閃著紅光。我問他:「你幹甚麼呢?是不是在錄像?不允許你錄,再錄,我就錄你們。」我一邊說著,一邊把手機拿出來(當時心裏也有點怕)。那個司機小伙子說:「這是執法記錄儀,我們是『正當』執法。你可以監督我們的執法,這是你們的權利。」

我馬上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呢!我馬上開始給他們錄像。剛才他們態度還挺蠻橫的,我一錄像,他們的態度馬上就變了。我想到了師父說的:「目前它們迫害學員與大法,所有採用的行為都是極其邪惡的、見不得人的、怕曝光的。」[1]

十幾分鐘後,那個穿便裝的警察說:「你們的意思我也聽明白了,我們走了。」

當天晚上,我們讓同修把警察們的手機號碼、姓名、警號、警車車牌號都上明慧網曝光了。

聽同修A說,他們後來(不是當天)又去了同修B、同修C、同修D的家。那個穿便裝的警察去了也不說話,低著頭。另外兩個警察走形式的問了幾句話,他們就走了,前後不超過五分鐘。我想,一定是海外的同修給他們打電話,講真相了。

由此,我們悟到:警察來了,我們不要怕。我們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在人這邊,給他們講清真相,救度他們。問題出現了,也要向內找,看看自己哪方面沒做好。然後,及時歸正自己。

我們更應該轉變觀念,不是我們怕邪惡,而是警察背後的邪惡因素怕我們。師父說:「惡人的表現,那是邪惡在後面撐著幹的。你們老是把眼睛看在表面上這個人怎麼這麼壞呀,這個人怎麼這麼邪惡呀、這個惡警怎麼怎麼樣啊,這個人表現的怎麼這麼沒理性啊,總是盯在表面這兒。我一直跟你們講,說人這個皮囊,就像一件衣服一樣,真正控制人體的是元神,主元神也好,副元神也好,而且能控制人的還不只是元神,各種有了靈氣的都能控制人。對大法弟子行惡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後那些因素解決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樣?人沒背後的因素你告訴他幹啥他就幹啥。你是修煉人,你是有能力的,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他是一個常人,他是沒有力量的。所以眼睛不要老是盯在表面上的人,解決那些背後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決問題,才能使形勢發生變化,才能使人發生變化。」[2]

如果我們都能及時的曝光這些惡行,邪惡因素就無處藏身。如果出於怕心不曝光邪惡,就是在滋養邪惡,邪惡就有了藏身之處,不僅迫害自己,可能還會迫害其他同修。

個人的一點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理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