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時時刻刻在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三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底得法的大法弟子。二十多年的修煉路上,如果沒有宇宙大法真、善、忍法理的指導和師尊的慈悲保護,我無論如何是走不到今天的。今天懷著對師尊、對大法無限感恩,與大家交流我在修煉中經歷的兩件事。

兩次乘動車的經歷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我要去外地奔喪,同時也想給那裏的親戚講真相,勸三退保平安。

在火車站過安檢、掃身份證時,就出現「滴」的一聲。一個年輕女工作人員拿了我的身份證,示意我到一個桌子那邊去,讓我把包放在桌上,然後開始搜我的身,搜的非常仔細,連鞋都讓脫看,完了就檢查包裏的所有東西。我壓著自己的情緒,問她:「今天為啥要查這麼仔細?」她冷冷的說了一句:「例行檢查。」我心想,你們想查的東西都在我腦子裏,你能搜去嗎?多麼可笑!

她沒搜到要的東西,就讓我走了。剛到親戚家的靈堂,就有一輛警車隨後到來。在我旁邊轉了一圈開走了。我想,你們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幾百公里都跟過來了,無非是想嚇唬我,我心裏有大法,有師父,我甚麼也不怕,我就做我該做的。

那天我勸退了十一個親戚。回家後,我一直在反思這次的經歷,那個人搜我的身時,我心裏有怕心,憤恨,心想你這樣做得遭多大報應啊!可是這種心態是修煉人該有的嗎?世上的人都是我們要救度的對像,那個人也是受邪黨謊言矇蔽的受害者,更需要我們大法弟子去救度啊,我為啥要怨恨她呢?我為甚麼就生不出慈悲心來呢?我離法差距還很大呀,還要好好修啊!

無獨有偶,大概一個月以後,我又一次需要去乘動車。這次是跟丈夫,還有丈夫的同學夫妻倆。當我想到上次的經歷,我就想:這次如果還遇到有人搜身,我一定不配合他們,否則就是害了那人,一定要放下一切怕心,一切執著,真心替他著想,好好的、耐心的給他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佛法,大法弟子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勸他不要協助邪黨迫害好人,迫害佛法,這是對他自己和家人最不利的、最糟糕的事情,希望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同時,我還有一個局面要面對:我丈夫是常人,雖然不反對我修煉,但也不相信大法好,還是相信邪黨的那一套。如果要出現上面的情形,我要講真相,面對的就不僅僅是搜身的一個人,而是周圍的過安檢去乘火車的至少幾十人甚至更多的人,很可能還要面對來自丈夫的強力干擾。想到這些,我必須堅定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我的責任就是救度眾生,證實法,無論有多大的壓力,多難的局面,師父會幫我的,我堅信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從這一刻起,我就發正念,清除一切利用鐵路部門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清除一切干擾我講真相救眾生的邪惡因素,清除另外空間的一切利用眾生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而毀滅眾生的邪惡因素。

在公交車上,望著車窗外,心裏發著正念,這時師父的法打到我腦子裏:「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瞬間淚水充滿我的眼眶,慈悲的師父啊,總是在最關鍵的時刻點化弟子,保護弟子,加持弟子。此刻,渾身充滿慈悲洪大的能量,相信不管怎樣的魔難都能在師尊的加持下化解。

安檢了,身份證在讀卡器上沒有異常,我和丈夫順利過了安檢。那天我們乘坐的那趟車是到上海的,當時上海正在舉辦一個甚麼國際展覽會,所以每一趟到上海的車都要雙安檢,就是要過兩次安檢。過了第一次安檢,我並沒有起歡喜心,而是在心裏萬分感謝師尊。當知道要過第二次安檢時,我沒動心,依然發著正念。結果第二次安檢也順利通過。

兩次乘動車的經歷,我更加明白了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再一次感受到師尊的偉大慈悲和大法的強大威力。

奪命的劇痛

在第一次乘動車回家後的第三天,九月二十二號,那天是星期天。我去公司加班,公司裏沒有別人,整層樓都沒有第二個人。打開電腦,我看了一下時間是九點十七分,這時突然感覺到後背中間靠左的位置,一陣劇痛襲來,瞬間我就感到我的整個腹腔和兩條大腿都劇痛無比,難以承受,因為來的太猛,一下就感覺到喉嚨被卡住,我就本能的喊了兩聲:「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因為氣卡在喉嚨那裏,發不出聲音來,就感覺只是嘴唇在動。

身子被劇痛折磨,我本能的掙扎著……心裏突然想起「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於是就一刻不停的默念,我想念出聲音來,可還是只能嘴唇動,發不出聲音來,但沒停止默念九字真言。劇痛已經讓我渾身發冷,冷汗即刻大顆大顆的往下滴,我看到我的手指甲蓋發紫了,身子一會兒往前傾,一會兒往後傾,有一次往後傾的時候,我感覺到我後背痛的地方與椅子靠背之間有一硬物頂了我一下,我想用手去摸一下,馬上又想,這一切我都不承認,都是假相,摸它幹嘛!於是就一直在劇痛中堅持著,不停的念著「法輪大法好」,我心裏只有一念:我一定能過去!

就這樣,疼痛在我能承受的極限範圍內沒有再加劇,似乎是在慢慢的減輕。我想我要坐起來發正念,但是要先去把辦公室的大門關上。我慢慢起身,扶著牆去關門。畢竟出了一身冷汗,襯衣已經濕透了。當我走到大門前,關好門,慢慢轉過身的時候,那種剛才還是要命的劇痛就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就像根本沒發生過一樣。

我回到桌前又看了一下電腦上的時間,九點五十二分。

僅僅三十多分鐘,我經歷了一次生死大劫!我知道是師尊替我承擔了這個大難,我想我應該是還了一個或幾個命債。我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師父的偉大和慈悲!

就說這個痛,這可是我從來沒有經歷過的。事後我一直無法準確描述它是怎樣一種痛。大概一個月以後我才想起來,那種痛就像是電影電視裏演的,被人從背後深深的捅了一刀,只有刀把還露在外面,人立刻就倒下,慢慢沒了呼吸……我當時後背痛處有硬物頂了一下的感覺,應該跟露在外面的刀把碰到椅背的感覺是一樣的……

說來慚愧的是,我們大法弟子都知道念「九字真言」可以救命,給世人講真相時,千叮嚀萬囑咐的告訴人家要記住這九個救命的字,可是自己卻一次都沒有念過!通過此次生死大難,慈悲的師尊點化我們大法弟子也要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啊!因為師尊在法中告訴我們:「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3]。

修煉中,我還經歷了很多神奇的事,沐浴著師尊洪大的無以言表的慈悲。通過學法、實修,師尊讓我明白了大法修煉的嚴肅,證實法和給世人講清真相中,我們感到作為大法弟子肩負的責任和使命。正法已經接近尾聲,可我還有好多人心和觀念沒有修去,還有好多沒有明白真相的人需要我們去救度。我告誡自己不能鬆懈,要精進,再精進!修去各種慾望和執著,不忘來世的誓約,不負千萬年的等待,更不能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