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 使我過了一大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三日】二零零零年,兒子從國外回來,給我帶來一本《轉法輪》,第一遍看好像不太懂,第二遍看過,還想看,那時法理不太懂,但總喜歡看,心裏想:別的書看一遍就不想去看了,而這本書看起來每遍不一樣。這樣,我天天看,看了十多天時,我就把其它的小說書都當廢品處理掉。再看一個月,我身上小毛病都沒有了。那時不知道有明慧網,因為村裏邊只有我一個人修煉,沒有人和我交流。就這樣學法,我帶修不修的學了十年法。

二零一一年下半年的時候,兒子在電腦上給我放了一曲《普度》。聽了一半還不到,我就哭起來,越哭越傷心,好像一個遙遠的記憶從腦中出來,這首曲子好像很熟悉,是我在天上聽過,我是從天上來的。從那以後,我想:這是修煉,我一定要返本歸真,我考慮到想要煉功。發正念是過一個月後開始的。兒子給我請來師父教功磁帶,我自己學,這樣就天天煉功、發正念了,半夜12點發正念到現在一次沒錯過。

去年十一月份,我闖過了一個大關,舊勢力真的把我往死裏整。事情是這樣:

有二十多天,我解大便很艱難。四號的時候,我吃過早飯上廁所的時候,好像有個聲音對我說:你生癌了。我說:我不會生癌的,我是李洪志師父真修弟子,我的身體已經轉化成高能量物質了,我是神,我不會有病的。因為我身體一直很好,我沒有把這放在心上。

到七號那天,大便解不出來了。我心想這不要緊,明天馬上好了。到了第二天,還是那樣,而且好像一天比一天嚴重。解出來的也不是一般的,裏面都是很硬的,裏面好像都是堅硬的像石頭一樣,天天用手摳出來的。自己想:少吃一點吧!可吃的不多,拉起來很多呀。我想這不對,這個東西從甚麼地方來的?!我開始有點注意了。

每次解大便過後,人就站不太起來,真是痛苦極了。我天天還是學法,加強發正念,真相電話天天照樣打,到四、五天後,更加嚴重了,上午一次解了三個小時,等完了,人好像要睡過去了。我想:不能睡,電話還沒打呢!還有最嚴重拉了一天,上午兩小時沒拉出來,一點力氣沒有了,下午又拉了三小時。因為大便很硬,出來也慢,有多少痛苦只有自己知道,坐也不會坐了,要倒下去了,頭都抬不起來了。

我就想起師父講過:「你要沒有堅強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這一點。」[1]我就硬撐著扶著牆壁,這時站也很難站起來了。

不管怎麼難受,我一點也沒想到醫院,我腦子裏就相信師父相信法。那時我不能坐,學法站著,打電話跪著,發正念半邊臀部坐一下,這樣天天堅持著。

天天到這個時候要拉的,就是這樣天天受罪,人瘦了很多。到後來幾天,最痛苦的時候,也求過師父。那幾天,師父天天在加持我,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十個我也倒下去了。

到二十八號的時候,我想發正念,剛坐下,感覺酸酸的,有甚麼東西往身體裏鑽,不注意根本不知道的,我馬上想到原來舊勢力把大便這樣弄進去,造成拉不完大便。我馬上發正念,發了一個小時。我說:我知道了,這麼下流的事也幹得出,真是邪惡透頂,明天必須給我歸正,我已經知道了,師父不承認你,我也不承認你。這麼多天過去,我也沒想去醫院,因為我不怕死,而且師父也不會讓我死的,我跟師父簽過約,我的歷史使命還沒有完成,我還要救度眾生,你不會有好下場的。可能是舊勢力機關被我識破了,肚子裏馬上嘰裏咕嚕的翻江倒海了,第二天解大便時間到了,拉出來的不是大便,是血、帶血塊,血塊還很大。這樣有兩次,我想這是好事,好像裏面有個東西破掉了,是慈悲偉大師父幫我把那個東西給我摘掉了,舊勢力說我生癌了,是假相。

後來,漸漸好了,剛拉的時候有點硬,後面都好了,雖然解過後臀部很痛,走路腿也不穩,可體力半小時後就能恢復了。

這次的難,沒有師父加持,這個坎我跨不過去。我真正的體會到,師父每個新經文中都要我們多學法,如果我平時學法不多,這麼大的關,正念不會這麼強的,而且我是自己一個人闖大關。所以平時一定要多學法,學進去的法真是寶。

層次不高,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