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怎麼能封住神呢」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三日】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三日,我們地區因爆發疫情,突然封城,我們小區也突然被封。小區被封後、每家發一張出入卡,每天每戶只能出入一次。白天有進小區賣菜的,我們就買點菜,米、麵家裏早都準備好了。

我和丈夫是同修,我是流離失所的,不敢去社區領卡,現在是救人的關鍵時刻,不能因疫情被干擾。不能出小區,我就利用晚上在小區內發真相資料。因我家是學法點,有一位老同修每週兩次到我家來學法。我想她來不了了,咋辦呢?

第二天學法日,同修阿姨早早就來了,我很驚訝,問:你是怎麼進來的?阿姨說:我們家一張卡被老頭子一早就拿去上山了。昨晚,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是神,人怎能封住神呢?所以,我想一定不能耽誤集體學法。今天早上,我也這樣想:人怎麼能封住神呢?我一路發著正念:誰也看不著我。就這樣,我經過兩個小區的關卡,也沒人管我,我大大方方的從我們小區出來,又進了你們小區。這不,就進來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小區封了將近一個月,同修阿姨集體學法從未間斷過。謝謝師父!同修正念這麼強也激勵了我,我也受到啟發,正念強了起來,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怎能被人封住?絕不能被封住,一定要走出去。

原來我每週六給三位同修送資料,其中一位被封在市裏妹妹家,出不來。只剩兩位老年同修還在繼續發真相資料救眾生。以前,我都是每週六把打印好的資料給他們送去,現在是疫情特殊時期,更不能耽擱了。疫情的第一個週六,我上午學完法,下午一直準備真相資料,裝好四、五十本大冊子和四十多袋真相包。我邊做邊發著正念:「這都是救命、避疫的良方,誰看誰得救。」我不斷的做,不斷的念。做完裝滿了雙肩包,已是下午五點二十分,我背起雙肩包就要走。

丈夫有點兒害怕,問:行嗎?我說:「你給我加正念,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有師在有法在,誰也擋不住我,一切由師父說了算。」於是我走出家門,一路發著正念想著:我是送資料救眾生的,一路暢通無阻,師父說了算。走到第一個關卡,進出小區人很多,防疫人員穿著防護服忙著給進出去人員登記(包括身份證、電話號、住的家裏單元號)等。我從他們身邊順利過去了,也沒人管我。

到第二道關卡跟前時,發現一個行人也沒有,我心想若來兩個人就好了,我就能藉機過去,果真就轉過來一對年輕男女,這時防護人員只顧給他倆登記,我又走過去了,也沒人攔我。在師父的加持下,通過了兩道關卡,又走了半個小時,到了老年同修家。老同修非常吃驚的說:你是怎麼出來的?我笑了笑說:是師父幫我出來的。老同修高興的說:太好了!我們又可以去救人了。在老同修家發完正念,就順利回家了。

第二週,由於吉林地區疫情嚴重,小區封鎖的越來越嚴。這次我送資料是從一老同修山上的菜園子過去的,心裏一直發著正念。然後,又過一個關卡,也沒人管我。順利到達目地地。在同修家發完正念,才回家。

回來時,為躲避關卡,從山上繞回來的,走了一個小時。山上都是樹,只有一條人行道,晚上六、七點鐘,一個人走起來,陰森森的,真有點怕。正走在一半的路程,對面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我發著正念,但心裏還是有點不穩,那人剛過去,我撒腿就跑了起來,跑了很遠,才緩下來,這時我全身已被汗水浸透,七點半才到家。進了家門,精神一放鬆,這時才感覺又累又怕,立刻癱倒在地板上,休息一會,衝了個涼水澡。頓覺心清體透,神清氣爽。此時,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

當晚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中,在我身旁,一邊站著一個同修,在我們前面停著一架銀白色的飛機。我示意她倆上飛機回家,可她倆沒上,而我一轉身就上了飛機,飛機機身很高,我都不知道怎麼上去的,但飛機上就只有我一個人,一點意識知道要回家,彷彿要回很遙遠很遙遠的另外空間的家。之後就醒了。

醒來後,我悟到,是我做對了,師父在鼓勵我,只有聽師父的話,多救眾生,不為世間任何形勢干擾,正念正行,就會兌現誓約,達成心願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