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中修煉 婆婆丈夫都幫我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五歲。二十多年的正法修煉中,大陸大法弟子在邪黨的迫害環境中,全靠信師信法,按照真善忍修自己,才能跟隨師父正法進程走到今天,提高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和加持。今天主要談一下我與婆婆及丈夫的善緣,在平時生活中修煉的一點經歷,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在生活中修煉 婆婆丈夫都幫我提高

1、我和婆婆共同提高

我和婆婆都是「七﹒二零」前得法的大法弟子,婆婆今年八十五歲了,我拿婆婆跟自己媽媽一樣,說話想說啥沒有芥蒂,感情很好。婆婆自修煉後,嚴格用大法要求自己,她八十五歲了,能自己獨立生活,從不用兒女操心生活問題,已經很超常了。她堅定的信師信法,她常說:「如果師父不管我,我能走到今天嗎?都是師父在管我。謝謝師父!」

婆婆的天目從小就是開著的,她從不以為然,以為誰都是這樣呢,修煉後,她能看到很多神奇美妙的景象,也常能看到法輪從大法書中往外跳,會看到大法書上的字變的很大,金光閃閃。

有一次,婆婆看到一個同修的大法書,封面沒有保存好,她心裏很不舒服。婆婆看到從書中往外飛出好多法輪,她想師父太慈悲了,大法書就是承載佛法、救度眾生的寶書啊,婆婆常講一定要珍惜大法寶書啊。

每次我被邪黨綁架時,婆婆就會長時間的打坐入定,幫我發正念,清理邪惡對我的干擾及迫害因素,直到空間場清亮為止。有時哪個同修狀態不對勁時,她知道了,就會默默的幫助同修發正念,同修很快就好轉了。

有時,對天目看到的東西她把握不好時,因為我是閉著修的,會拿自己的觀念去強加於她,埋怨、指責她如何如何,她當然不接受。於是,我修煉自己,轉變觀念,我也去掉了很多不正確的想法。

舉個例子:婆婆對門住的是一位同修,同修一來家裏,婆婆就會看到她背後跟著的東西,是個動物,她就再也不讓同修來了。可是同修不來呢,那個東西也會出現在她眼前,婆婆睜著眼閉著眼都能看到,那東西一來她就罵它,或者鏟它,攆它走,它就離開了,很長時間,那東西再也不來了。

我知道後,就指責她,說她看到的都是假相,有點自心生魔了,自己招來的等等,也不是用這方面的法理開導她,從法上認識。漸漸的我知道我錯了,不應該那樣對待她,修法不同而已,把心放下後,再也不執著她了,認識到都在大法中修,都有師父看管,只是修煉過程中修自己就是了。這不就是修煉嘛,於是我找出這方面的法和婆婆一起多學學,共同提高認識。

婆婆八十歲以後,有時會出現腰疼、腿疼的狀態,有時功都堅持不下來,我也很為她著急,我知道這不是心疼的事,修煉中有她要過的關,也有我要修去的情,都該提高了。放下常人心後,常常關心她也沒有錯,一問她咋樣了?她會爽快的回答:「沒事,師父管我呢。」一句簡單的話語,老同修那純淨的心誰也動不了,都在幫我去情。

她出去貼真相粘帖,卻從不說腿疼腰疼的,一出去,走兩個、三個小時,很輕鬆的就回來了。用她的話說:「出去貼粘帖,腿一點不疼,有師父看護,就這麼神奇。」

婆婆講當她從懷裏把粘帖往出一拿,眼前金光耀眼,一片金黃,每一個粘帖都帶著大法的能量,貼上去金光閃閃,周圍環境都純淨了。婆婆常常沐浴在這樣的佛恩浩蕩之中,有時會講出來鼓勵同修。

二零一八年的一天,婆婆被一輛麵包車給撞了,當時撞得挺重的,臉貼地面上,滿臉都是沙子,左腿被車壓過去了,當時那司機一個勁的問她:「大娘怎麼樣啊,怎麼樣了?」司機嚇的臉都不是色了。旁邊有人看到,都說這麼大歲數,一定不輕。跟她一塊走路的人也嚇壞了,但她爬起來說:「我沒事,啥事也沒有。」沒讓司機有一點負擔,就讓司機走了。

回家後,婆婆腳脖子腫了,變成了紫色,才感覺到疼。孫女說:「奶,你真行啊,你把人放走了,這要有個甚麼事,我們上哪去找那司機呀。」她說:「我有師父管呢。」八十三歲了,碰到這樣的事情,她能把握好,知道自己是修煉人,有師父保護。

2、丈夫的默默支持

我丈夫是處級幹部,工作中當了多年的邪黨書記、副處長等,待人非常隨和,從上到下對他都很尊敬,對我的修煉從不反對。邪黨迫害大法後,我多次被綁架,遭到非法關押和勞教迫害,他都是正面支持我,想盡辦法幫我,同時他也承受著很大的壓力,但他從不言語。跟我一起被綁架的同修的家人去找他,他都能盡自己所能提供幫助,同修的家人都很感激他。

退休後,他就在家裏幫我做飯,廚房比我收拾的還乾淨呢,我要一幹活,他會說:「學法去,幹你的去,這都不用你。」

他很早就三退了,我家安裝了新唐人電視之後,他也跟著看,他沒修煉,但他能夠做到天天煉功,從不耽誤,身體一直非常好。有一次,他發燒,燒到三十九度了,渾身發冷,我說:「你念法輪大法好啊,」他說:「都念一下午了,」第二天起來,完全好了。

有時師父會借他的嘴來提醒我,比如:有時他看到我對婆婆說話強勢勁,他會說:「你修你自己得了,老太太啥樣,你少管點,你比別人修的高呀。」 我馬上意識到,趕緊歸正自己。

有狀態不好的同修,我就接回家,本地的外地的都有,吃住在我家,同修甚麼樣的狀態都有,有時看似很危險,大家在一起學法交流,調整幾天後,好了,就離開了,來的都是女同修。丈夫每天三頓飯做著,到點就過來說一聲吃飯了,跟同修之間都禮貌相待,同修都很感謝他,他說一句:「可別謝我,也沒特意做啥好吃的。」淡淡的一笑,就完了。一個同修叫他叔叔,豎起大拇指說:「你可真是了不起,功德無量啊。」

丈夫為了不耽誤我學法救人,我父親八十多歲癱瘓在床,他照顧的。父親一喊我名字,他趕緊過去了,不讓我分心,直到老人安詳離世的一切事情,都是他操持的。我弟弟說:「姐,我姐夫真行,我做兒子的都做不到姐夫做的那樣。」是啊,老人拉了尿了,全是他給洗,從不嫌棄。

我家是學法點,我們上午學法,下午出去講真相救人。有一次,我們正在學法,有人喊我的名字敲門,我們在裏邊屋,沒聽見。他趕緊把同修的鞋都收起來,放到一個櫃子裏了,然後過來告訴我,有人敲門。我出去開門一看,當地國保的派出所的警察好幾個人站在門外。我把他們讓進屋內,在廳裏沙發上坐下,又給他們倒水。

他們看到父親房間開著門,我丈夫在那照顧,他們說:「還有那麼大歲數老人呢。」又說:「就是來問問你訴江的事,你不是實名起訴江澤民了嗎?為甚麼呢?」我就給他們講了為甚麼,我說:「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一身的病都好了,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江澤民不讓做好人它才違法呢,是不是?都應該告它。」警察手裏拿著本子要記錄,那國保大隊的說:「不用記錄了,問問就行了。」隨後,他們就起身離開了,也沒往其它房間看,裏屋四、五個同修都在那發正念。

丈夫這時才知道我訴江的事,因為實名訴江的事,一到敏感日,社區人員會電話騷擾,再說往返兒子家,會經過北京,一次電話又打到丈夫那,問我是否在家,他們看到我買北京的車票了。丈夫說:「在家,不信你們來抓我。」他們一聽他口氣很強硬,馬上緩下來,「您別生氣,就是問問,沒事。」從那以後,再也不打電話騷擾了。

他就是這樣默默無聞的幫助大法弟子,也正確擺放著自己的位子。

二、逆境中救人 兌現誓約

瘟疫也擋不住大法弟子救人的腳步,我與同修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相互配合,非常融洽。我們都是幾個人一起走,誰遇到有緣人就去講,其他人幫助發正念,效果很好。

舉一例:有一次,一個同修遇上一個年輕便衣警察,小警察說:「你知道我是誰?我是警察,你還敢講。」我們一看,馬上幫助發正念,加持同修,清理阻礙警察得救的邪惡因素。就看同修一邊隨著他走一邊講,遞給他一本《九評》書,他接過去了。走挺遠了,小警察還回頭說:「以後注意安全,可別這麼大聲了。」同修連聲說:「謝謝!謝謝! 」同修回來說:「同意三退了。」

有一次,我在一個小區看到一個老人,在那兒坐著,我走過去,也坐她身邊,叫一聲老阿姨,問她您多大歲數了?家住哪呀?她告訴了我。您身體好嗎?她說:「我有好幾種病。」我說:阿姨,我告訴你保平安的秘方,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要退出曾經入過的黨團隊組織,神佛就會保護你。她點頭聽懂了。我拿出一個護身符掛墜給她,她說不敢要,收受不起。她要給我錢,我不要錢。我說:「那我給你寫在紙上吧,你回家自己念吧,」她感動的雙手合十,對著我說:「我今天真的遇到神了,我有救了,謝謝!」我說:「不用謝我,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大法師父叫我來告訴你的。

關於講真相救人中的小故事實在太多了,這裏就不多寫了。正法修煉二十一年了,三退的人數從沒記過,每天多少而已,我會珍惜修煉的神聖緣份,在所剩不多的時間裏,抓緊救人,做好三件事,修心向內找,修好自己,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