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修煉的快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二零零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這十幾年的修煉中,我和同修一樣,有過消業及過關的痛苦,都是慈悲的師父給化解了。也有修煉提高後的昇華。

多學法,修好自己

修煉後,我知道要聽師父的話,首先是學好法。當我第一次讀到師父說:「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渾身一震,這法太大了,師父太了不起了!不由得淚流滿面,這段法深深的記在了我心裏。我下決心要做師父的合格弟子,做一個真正修煉的人。同時,這段法在以後的修煉路上,成為了我精進的動力。

在修煉的初期,我還在上班,時間比較緊,我給自己規定,每天必須學一講《轉法輪》,再聽一講師父的講法錄音;五套功法必須煉;發正念。每天早起煉完功,六點坐班車發正念、聽法,去上班。晚上還是坐車六點到家,一路發正念不停。晚上學法,除了學《轉法輪》之外,還學師父的各地講法、《洪吟》、《精進要旨》。還看《明慧週刊》等等。

我用了一年時間,看完了第一遍師父所有的講法。真是醍醐灌頂一樣,我的世界觀徹底的改變了。春、夏、秋、冬,每天飯可以少吃,但法必須學、功必須煉、正念必須發,雷打不動。不到一年,我突破了學法犯睏,清理了睏魔,達到打坐一個小時。

從此,我做到了每天以良好的精神狀態學法,並且每天學兩講《轉法輪》。如果哪一天有急事沒完成,三天之內必須補上。有時也給有緣人講真相。體悟到了每天學好法、煉好功、發好正念那神清氣爽的美好感覺。甚麼事都順,感到師父時時在加持著我,深切體會到了做一個真正修煉人的快樂。

轉變觀念,提高心性

師父說:「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2]

隨著修煉時間的增加,我從師父的法中知道,作為修煉人,必須提高心性,做一個超常的人。我當常人時,就是那種要強的人。在單位工作年年優秀,我主管的部門也是年年先進。二零零八年末,只有我部門評上先進了,我個人沒評上優。同事們都議論紛紛,有人讓我找領導推翻評選,我們部門的同事更是鳴不平。我雖然心裏也有些不舒服,但是我警覺了,這不是偶然的。

回到家,我正好學到師父說:「突然間怎麼這麼多麻煩事來了呢?怎麼甚麼都不好了,人家對他也不好了,領導也看不上他了,家裏頭環境搞的很緊張。」[1]我向內找,找到自己的人心太多了,特別是求名的心太重了。我雖然好像是放下了,但心裏還有些不舒服。理性告訴自己,必須過好這一關,但還是一夜沒睡好。

第二天休息,我找同修交流,她說:「這是多好的事啊!」我倆又學法,師父說:「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甚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1]我要聽師父的話,做真修弟子。

當我真正放下心的時候,校長來電話了,說:「今年你的優讓給一位明年就退休的老教師了。」並肯定了我的工作。我當時就樂了,我說:「我沒甚麼想法,校長放心,我會一如既往的幹好工作。」真是放下就柳暗花明了,謝謝師父為了我提高的慈悲安排。

這次實修後,再過家庭關的時候,我就能做到從含淚而忍到不為所動,再到慈悲善待他人。一切事情站在對方角度想問題了,那個自我弱了。我就這樣一顆心、一顆心的修,也有些苦、累。有一天,我正在打坐,師父給我打過來一個大大的「跳」字。我睜眼一看,沒了。

當天晚上我學法,師父說:「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1]我悟到,跳出去多好啊!

當時我感覺自己跳出來了,突然感覺甚麼都沒有了,大腦空空的。我悟到:這就是找到了真我的輕鬆。三界的名、利、情都不是真我,真正的自己是由真、善、忍構成的,是從宇宙大穹來助師正法的。如果冒出甚麼人心,都是舊勢力強加的,是後天觀念,我都不要。此時,感到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象。以後我要用慈悲的心去救度眾生。

在家庭中實修自己

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的身體很不好,為名、利、情奔波,很苦。經常和丈夫、女兒發脾氣。非常自我,甚麼都得聽我的,強勢,他們也不敢惹我。丈夫特別懶,我們時常吵的不可開交。我在工作上也要強,心理壓力大,總是透不過氣來,長吁短嘆的,很累。

修煉後,我一切為他們著想,有事商量著辦。心甘情願的幹家務活,沒一絲怨言了。我女兒說:「我媽怎麼這麼開心哪?幹活怎麼這麼有勁呢?」我說:「這是師父讓我這樣做的。」

他們雖然有怕心,但看到我的變化,也看真相資料了。女兒、女婿也看大法書,雖然他們沒有走進修煉,但是知道怎麼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了。丈夫也開始學大法了。家裏氛圍其樂融融,真是放下人心輕舟快。

完成自己的使命

師父說:「救度眾生這件事情不做,你就沒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責任,你的修煉就等於零,因為叫你當大法弟子不是為了你個人圓滿,是身負重大使命的。」[3]

我從法中深感責任的重大,認識到了救人的急迫。我們部門負責一個區的幼兒教育培訓、督導工作,經常下鄉。在每次下鄉的車上,我還是發正念。工作之餘,就是講真相救人,在師父的加持保護下,很順利。基本所到幼兒園的幼兒教師大多數都三退了,有的還給了真相資料。我從沒有負面思維,就是救他們。

有一次,教育局長給我們校長打電話,說有人反映我到幼兒園講信神、退黨甚麼的了,並告訴校長暫時別讓我下鄉了。當時校長就和局長說我煉功受益了,並向局長說了我的人品和工作怎麼讓人放心。如果不讓我下鄉,沒人領隊,幼兒園培訓、驗收都受影響。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後來這位校長得了福報,提升了。

就這樣,我一直用工作之便發真相資料、勸三退,從未停過。直到二零一五年我退休為止,全區公辦和私立幼兒園大多數的幼兒教師及園長都得救了。我知道,這都是師父在做,我就是動動嘴。

二零一五年,我退休了,可以專心修煉了。我每天上午煉功、學法、發正念;下午救人,天天如此。在訴江大潮中,我感到揭露邪惡迫害的重要性,我們全家四口人都參與了。在同修的幫助下,成功投遞。

幫助同修,修自己

有一天,我在外邊講真相,碰到一個七十歲的朝鮮族人。我剛給她講了幾句真相,她就雙手抱住了我,並流下激動的眼淚,原來她是同修。她自己獨修好多年,法中的字好多不認識,很苦。我想,這是師父的安排啊!我了解到,她曾遭到迫害,去過韓國。現在住在女兒家,就在我家附近。我二話沒說,告訴她:「明天上午來我家學法吧!」

第二天,我們就開始學法了。她沒學過多少漢字,《轉法輪》書裏太多的字都念錯了,這怎麼行啊?這是大法呀,不能念錯呀!我們就一頁一頁的糾正,把錯的字寫在一個本子上,然後我們再學這頁,這可太費勁了。此時,我有些不耐煩了:一上午,才學了十頁。

發完中午十二點正念,同修走了。我向內找:我的性格是那種雷厲風行的,幹甚麼都快,說話也快,讀法也快,同修給我指出來,我也沒甚麼改進。我想這位同修來跟我一起學法,這是師父要我慢下來啊,煉功還要緩、慢、圓呢。明天同修來了,我要穩下心來,像教孩子一樣,我們要繼續學法。

我自己心裏想:不要急,急的不是我。我不要急,急是我在三界形成的觀念,不要它。我和同修一起學法,學呀,學呀,這樣一天一天的,一講、兩講、三講,學到第六講的時候,我忽然感到一塊物質掉下去了,心裏感到特別踏實輕鬆,沉下來了。急的物質沒了,這真的太神奇了!我明顯感覺到師父為我修煉所做的安排,我感激的心無以言表。

同修進步也非常快,因為她有要學好法的心,師父也加持她。我給她買了本字典,教她查。我倆又學了一遍《轉法輪》。我讀法也慢下來了,我也感覺自己更文靜了。

有一天,同修說她女兒要搬家了,過幾天她就要走了。她現在能自己學法了,我又幫她請了她沒有的師父講法。我幫她念《洪吟五》中的繁體字。她也提高很快。她搬家走的前一天來了,說:「謝謝你三個多月的耐心幫助。」我說:「這是師父讓你突破學法障礙,也讓我修去著急、快的物質。咱倆都謝謝師父吧!」我倆給師父上了香,叩謝師父!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過後,這位同修輾轉又來了我家一次,我倆又一起學法,她念的都對了,狀態特別好,我也放心了。感恩師尊的慈悲救度。

疫情期間救人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路上很少有人,怎麼辦?必須出去救人。我決定出去貼真相粘貼,看看能不能再碰到有緣人。我到公交站點一看,沒人,趕快貼真相粘貼。剛貼完,後邊匆忙過來五個人,好像有急事要辦,要坐車。我想:得救他們,這是師父安排的有緣人。

我有了這一念,有個人就過來看真相粘貼了。我也過去和她一起看,我大聲說:「這麼乾淨的地方貼這粘貼,真漂亮。」我說完,又過來倆人,我又說:「法輪大法受迫害二十多年了,還有人洪揚,真了不起。」他們中有個人說:「是搞政治,反黨。」我說:「十五年前,我也是這麼認為的。現在我明白了,法輪大法是救人的。」

另外倆個人也都過來了,我繼續說:「法輪功學員們是在救人哪!他們冒著被打壓的風險,告訴別人保平安的方法。現在疫情這麼嚴重,法輪功學員還想著別人。你看這粘貼說的多明白呀!只有這『九字真言』才能保命啊!咱就信其有吧,不花錢,不費事的,多好啊!」我就給他們講了為甚麼要三退,為甚麼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能保命,他們都聽明白了。

我趕緊給他們起名字,怕車來了失去機緣,「永平、多福、大順、有財、張聰」,他們聽這名字都樂了,都說謝謝我。我說:「咱們都感謝大法師父吧!以後你們有時間就念九字真言,甚麼災難來了都保命。」剛說完,車來了,他們和我揮手再見。

我雙手合十感恩師尊!頓時,感到一陣熱流通透全身,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

展現大法弟子的風範

有一次,我和一位職業女性搭話,我誇她有氣質,並給她講真相。她上下打量著我,問:「你也煉法輪功?」我微笑著回答她:「對呀!」她說:「在我的印象中,煉法輪功的都是老太太,都是身體不健康的弱勢群體。」我倆邊走邊說,我說:「不是這樣的呀!他們可都是為別人著想的好人哪!他們是被迫害二十多年的無辜善良人哪!他們是頂著壓力,還要救別人的大善人哪!」她眨眨眼睛,小聲說:「我以為他們都窮呢,見人就『三退、退黨』的。」

我拉著她的手說:「妹啊,耽誤你點時間,咱找個安靜的地方,姐和你好好說說,這很重要的、生命攸關的問題呀!」她說:「好吧。」我就從為甚麼要三退,怎麼避免瘟疫,講人類道德的敗壞,再講善惡有報,「天安門自焚」等等。她聽的很認真,說:「原來是這樣啊!」她好像恍然大悟。最後她用真名退了黨,她說她是退休幹部。

我告訴她讓家人也能平安的辦法。然後我給了她一本《天地蒼生》真相冊子,讓她全家和親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她高興的說:「碰到你很高興,讓我知道了這麼多,謝謝你。」我說:「咱們都感謝大法師父吧!」她微笑著說:「好吧!」

我認為大法弟子穿著得體大方,既能體現大法弟子的風範,也比較和常人好溝通。所以,為救人,我一直保持上班時的服飾風格,救人效果挺好的。

師父說:「大法弟子啊,肯定是辛苦的,因為歷史的責任賦予了你們這麼大的重擔,歷史的使命使你們在關鍵時刻必須擔的起這歷史的責任。」[4]

我在修煉中體悟到,只要大法弟子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都是美好的。真正作為修煉的人,誰也動不了,舊勢力也不配。我們要正念正行,就歸師父管。我們現在所做的都是為眾生的。我體會到,只要我們做一個真正修煉的人,就時時能感受到修煉中無限的美好與快樂!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警言〉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